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废土之行(肆)
    在见到凤澈羽之后,他真的成为了一个人,一个可以被叫做人的生灵,然后他开始第一次开始背负属于人的责任。

    就算当初李念那么对待他,他恨过了也就那样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想法了,毕竟他已经结束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了——所以现在就算是再度想起当初的记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就是感慨一下当初的他到底是多么愚蠢,其他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但是他现在感觉自己挺好的,因为他知道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生的——他是为了守护她才降生,然后来到了这里,一直等到她找到他。

    所以他要把所有能够威胁到她的东西全部的剔除掉,就算是死也要把他想要知道的说出来才能够去死,在此之前若是死了的话,他可是会很苦恼的。

    女鬼自然是知道自己说出来和搜魂的对比到底是多大,毕竟她都混到这种程度了,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的话那就真的是白混了,所以她只是微微一犹豫就开口了:“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过来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女鬼很干脆的把一切都说清楚,就这么一说就是整整半个时辰,折合下来也有半个小时了。

    然后落清秋结合了一下她说的一切,得到这个很要命的答案:不只是羽族废土出现了女鬼这样的东西,他的落族废土,炎九霄的炎族废土,铭浅唯的铭族同样的出现了这些东西,若不是这些东西实在是太低调了,根本没有任何做出任何要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决定,所以落清秋他们直到现在才知道他们的领地早就换名字了。

    落清秋怎么可能忍得住?他自己的地盘呀,他可没有做出任何赠送的决定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换了主人,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死?他的东西就算是再鸡肋再没用,只要他还要他就绝对不会把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哪怕那东西他根本就不想要!

    但是他只要抓在手里,就绝对不会放手给别人。

    但是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在他的地盘上那么嚣张,还真的是够找死的。

    其实说女鬼背后的人住在四皇废土上的确是找死,先不说废土的风水早就被打破了,根本就不可能恢复原状。

    单单就废土里属于他们的力量,就足以让一般的孤魂野鬼魂飞魄散了,他们的力量要是这么好抵挡,他们当初就不会在战斗之前首先先把那边的人全部都迁走了。

    也是幸好本来居住的人就不多,再加上他们以前勘测地形亲自去了那里,要不然把人迁走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当初为了赢下战斗,他们也是在那里准备了不少后手的,至少具备了最基础的把疆域变成废土的能力。当初真正一战之后他们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太紧张了,备下的手段都强大的足以让媲美他们的巅峰一击,就是那么一击对碰,硬是把这里的生机打没了。

    然后他们就崩溃的把这些地盘给分了,要是不分的话万一有些热血的小家伙进去玩,直接被撕碎了怎么办?

    他们根本不怀疑会有那些热血的小家伙,热血的人无论是在哪个时代都是不缺的。

    所以他们分了之后沿着废土边缘硬是把那里给封印起来了,至少也是要让这片土地从所有人的眼中消失,哪怕出现再多的传说也不要紧,至少那些人是闯不过去的了。

    只是落清秋根本没想到,他们是把这里给封印起来了,但是还是有些胆大包天的东西在这里存活,真的以为自己不会死吗?

    不过落清秋根本不在乎他们是不是找死,因为胆敢私自进入他的地盘的,除了三皇就只有要传达他们命令的君上,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死字。

    “这是她的领地,我本不该做什么别的事情,但是她现在是我的妻子,那我就有责任帮她保证领土之内的一切安宁,哪怕这块领土她根本不需要。”落清秋一板一眼的说出那些话,苍蓝的双眸冰冷而沧桑。

    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的东西他老婆的东西,只要他们还要只要他们不愿意送出去,那就没有人可以抢的走。

    “所以,你可以消失了。”

    他面色平静的说完这些话,双眸没有任何颤动,精神力如同潮汐一般涌动,周围出现隐隐约约的海浪的声音,同时也隐隐约约出现了碧蓝的海洋。

    落清秋随意的扫了其中一处,发现本来应该空缺一大片的海洋已经被填补起来了,甚至还隐隐约约有了提升。

    落清秋微微抿唇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朝着绿洲深处而去。

    他没有回头看,因为那个一身红衣的女鬼已经如同玻璃一般破碎了,连一丝丝痕迹都没有留下,破碎之后就化作光点消失的彻彻底底。

    这就是落清秋说的消失,不是让女鬼滚蛋在他面前消失,而是在这个世界彻底的抹去痕迹。

    他现在正在慢慢的抹去自己的痕迹,因为她快要生了,他也快要去抵挡命劫了,所以他要开始抹去自己存在的痕迹,让她不会在某个不经意间见到他曾经留下来的痕迹。

    因为他不是太确定自己死了以后自己的封印能够支撑多长的时间,所以以后的封印就要靠泽宁他们来封印。

    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靠着自己去尽力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为了她好的事情,只有她好了,他才能瞑目不是?

    虽然这话说的是有一点严重了,但是道理就这样,他也根本不会去反驳,因为为什么要反驳,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很好吗?

    为了她的一切去努力去战斗去得到,就算最后死了,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至少他努力过了,至少他能够保住她。

    其实他想的很清楚,孩子没有爹可以,但是不能没有娘,就算他死了也不能让孩子没了娘亲,他太清楚没有娘亲到底多么一件痛苦的事情了,所以他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也跟他一样。

    而且他还要抽个时间去一趟那个隐世家族,把他娘亲给接回来,他根本不确定自己还能够活多少时间,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亲自去一趟,要是他手下的君上去的话,估计会因为这是他娘亲的家族而手下留情,但是他去的话绝对不会这样,他更清楚莫家的事情,所以他根本不会在乎那些事情,只会直接把莫贝带走。

    那些隐世家族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又不是缺了一个莫贝就出事了,他才不相信那些隐世家族会这么没皮没脸的非要留下莫贝。

    只是那些迂腐的家伙肯定不会那么干脆的把莫贝给放出来,所以他估计还是要用点说手段把莫贝给弄出来。其实本来是一件很好解决的事情,但是现在看起来不让莫家伤筋动骨一次那就真的不可能了。

    人呢,就是这么贱,只有痛了伤了流血了,才会乖乖的做事情,要是不见血那就真的是撞死南墙不回头了。

    虽然他不是没有对付过这些人,但是这些人总是让让他咬牙切齿的很,因为很多聪明人一点就通的问题,他们总是能够弄的很讨厌很麻烦。

    所以落清秋很讨厌跟隐世家族的那些家伙打交道,实在是不同意他们的条款直接灭族就好。

    这个方针他一直都在用,而且贯彻的很是彻底,只要是不同意的家伙就去死吧,他也懒得把握分寸去让隐世家族的人流血。

    反正隐世家族多的是,少那么一个两个的又有什么问题呢?过一阵子又会有家族成为所谓的隐世家族,所以做少上那么一个两个的完全可以说是杀鸡儆猴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但是莫家不一样,那几乎可以说是他的母家了,他要是灭了那里的话,他就算是隐瞒的再好也绝对不可能把莫家人一夕之间全部毁灭的消息遮掩住呀,要是这个消息流传了出去的话,他要面对的就不是来自莫贝的失望,还有来自父兄的沉默。

    他知道他的父兄不会对他说什么做什么,但是有时候就是这种无言的沉默带给人的感觉更加的强烈,甚至可以硬生生的把一个人推入深渊,尤其是落清秋这种至情至性的人。

    他高傲尊贵,远超寻常人的智慧更是让他高高的站在神位上,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超乎寻常,但是这也让人下意识的忘记了他的年纪,他也不过是一个还不到而立的青年而已,为人处世还没有学会就已经身处那个独自凌寒的位置。

    没有人教他为人处世到底应该怎么做,也没有人敢让他学会为人处世,因为他的实力已经足以将所有人踩在脚下了。

    所以凤澈羽带着他成为一个正常人的艰难,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让一个信奉了十几年弱肉强食的人一下子在乎别的东西,难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不是落清秋真的太在乎凤澈羽了,估计他根本不会为此做出任何改变。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