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废土之行(叁)
    所以可以说落清秋是绝对冷漠的,他根本不在乎生命的存在或者消失,对他来说只要不是跟他有关的生命就算是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也没有任何的大不了,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期待过生命的出现和消失,只因为根本没有人教导过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没有教导过他生命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所以他对于生命的理解是很偏执的,只要不是他放在眼里的人就算是随时随地消失在某个地方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对他的计划有任何的影响,就算是死了他也会不让那个人瞑目。

    他不会容许他的计划有任何的问题,就像是每一个人都有偏执的东西,一直都在沉默的守护,不是不说不是不问,只是真的是太沉默的想要守护了,所以根本没有任何对别人说起来的念头。

    落清秋就是这么偏执的人,他想要守护的那就一定能够守护好,他不想守护的管是哪路神仙,他照样不伺候。

    所以现在他很干脆的对这个女鬼说出了这样的话,反正面前这个人对他的计划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人的死活,就算是死了也是活该,本来他自己亲自动手的话,那是有因果缠身的,就算是付出一些微不足道的代价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重点是他根本没有动手,这个人就这么干脆的跑了进去,还根本不用他出手。所以落清秋也就根本不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哪怕再微不足道。

    女鬼丝毫不在意的笑笑,因为她是看出来落清秋根本没有救面前这个人的心思,所以她很确定自己就算是杀了面前这个人也没有任何问题,对面这个看不出深浅的人根本不会对她杀了这个人有任何的想法,甚至她还隐约的看出来,对面这个人甚至对于她杀了这个人还是很喜乐见闻的。

    但是女鬼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就杀了自己好不容易诱骗到的活人,在这里这么多年了,她就没有见过活着的生灵,好不容易见着一个了,她才不会这么容易的就放弃。而且她甚至对对面的人起了心思,生出了把对面的人占为己有的心思。

    落清秋感觉对面女鬼看着他的眼神不对了,眼神微微一沉,猩红的光芒一闪而过,然后收敛的很好,根本没有任何的气息外露。

    他可是很想借着这个机会问问为什么这个女鬼会出现在这里,明明这里是羽族废土,就算羽族再不待见这里,也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放着,最起码应该是跟外界隔绝起来的,最起码也是把这里给搜查了一遍,应该把所有的生灵都找出来才对,其他诸如女鬼一样的存在应该也是在搜查的过程中顺手灭了才对。

    可是这本来应该彻底封闭的地方却真的出现了一个红衣女鬼,这算是什么?算是生命的顽强和奇迹吗?可是他落清秋不需要这样的奇迹,而且这个红衣女鬼也根本算不上生命!只是一个非生命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值得他做出什么事情来,他现在只需要问清楚这女鬼到底是怎么来的就好,其他的一概不关他的事情。

    只要问清楚这个女鬼的来历,落清秋就能够借这个机会知道自己的废土疆域是否出事了,毕竟连羽族都能够这么忽视他们的领地,导致出现了女鬼这样不应该出现的东西,指不定他的领地也会出现什么事情,毕竟当初他的领地可是比他媳妇儿的领地更加的广阔,或许会出现更多的不一样的东西吧。

    所以他也该找个时间去看看了,免得到时候他的领地变成了那些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东西的乐土,他还没有这么善良,他只知道自己的地盘那就是自己的东西,绝对不能够被别人给抢走,就算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旁人,就算是自己根本不在乎的东西。

    那也是自己的东西!只要不是他想要给的,就算是毁掉也绝对不会给别人,他敢保证要是有人敢在他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前往他的领地居住,哪怕是他不要的废土,但是只要还是在他手上,就绝对不会给别人!他是洁癖很严重,严重到了落清秋根本无法忍受别人触碰他的东西的地步。

    要是真的有人敢于碰触,那就要付出代价,譬如手碰了那就砍断那只手,要是脚踩了那就砍断那只脚,要是眼睛看了那就挖了那只眼睛,一双眼睛看了那就挖了一双,反正敢于觊觎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要是准备空手套白狼的话,那就尽快的放弃自己的念头比较好,毕竟他的东西不是那么好碰的,要是真的那么好碰,他绝对不叫落清秋,绝对称不上落皇!

    “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你出现在这里多久了?”

    落清秋的声音逐渐偏向平缓,他自己的态度不能着急,要是连他自己都着急了,这个红衣女鬼只会更加的着急,甚至开始得寸进尺,开始敢跟他提条件。

    他倒是不怕别人跟他提条件呢,只要能够提条件那就说明合作还是可以继续的,但是条件那是相对等的,只有地位一样才能够提条件,否则就只是不自量力,而现在的情况就是,落清秋站在高处俯视众生,红衣女鬼只是他脚下的蝼蚁,随时都可以踩死一大群。

    所以就算是提条件那也只是他手下的那些君上和其他三皇,其他人要是想提条件那也是要看身份的,要是四皇手下的君上的话,落清秋还是能够勉强看看的,其他的根本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现在这个女鬼明显的不在三皇诸君的行列吧,所以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根本不在乎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付出呢?而且他太懂人心难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他活着有记忆的时间加起来其实连一百年都不到,但是他经历过得却比百年的时间更多更肮脏。

    因为太肮脏了,所以他下意识的就想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只是他忘了,能够走到他这一步的,经历的不比他少,否则根本没命走到他可以看见的地方。

    只是因为担心,只是因为热爱,只是因为心底的温柔,他们才想要一直一直的在一起,为了在一起,收敛起一切的尖锐,收敛起一切的凶恶,只是为了单纯的如家人一般的在一起而已。

    为了这份家人的温暖,他们早就付出太多了,多到他们根本不可能为了多余的不相干的人和事付出任何代价,哪怕只是抬手而已。

    他们太累了,为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太累了。

    所以落清秋现在才会是这个性子,若是能够救下来自然是好的,但是不能救下来,那也就算了,又不是他害得又不是他亲手推的,管他什么事?能够说一句话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若是他连话都不愿意说了,估计就算是亲手把那个人给推进去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想法,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做别的事情了,他只能够顾全自己的小家,所谓的大家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那个时候的他也一定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背负什么因果了,因为他能这么疯狂的时候,一定是他要死的时候,一个人都要死了,都要魂飞魄散了,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还有什么值得说上一句话?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可以去魂飞魄散的呢?

    人的一生只可能遇见一个人,遇见一个足以让自己倾心的人。或许那个人不可能惊艳岁月也不可能温柔天光,但是至少可以温暖自己,可以为了自己付出一切。

    这个人一辈子只会遇见一次,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一辈子都没有可能遇见下一个还那么疼爱自己的人了。

    也只有那么一个人值得自己付出一切乃至魂飞魄散来成全。

    能够让落清秋这个样子的只有这么一个人而已,就是这么一个人已经让他付出一切了,再来一个小的他实在是承受不起了。但是他又不希望他放在心上的人把另一个人放在心上,哪怕那个人是他和她的儿子。

    他太清楚爱一个人到底是多么惨烈的事情了,所以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爱上别人,哪怕是她对他们的儿子付出属于母亲的爱。

    他即将要付出一切了,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面前这个人是死是活,毕竟他现在注意的只是自己的因果到底有没有加剧,因为他的因果越少,面对命劫的时候把握就更大。

    “最后一遍,说不是?”

    女鬼有些疑惑:“为什么你这么关注这件事情,明明这个人的命更加重要不是吗?”

    落清秋整个人都是冷的:“重要?这个人我和你一样都是第一次见,我跟他没有任何的因果纠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可言,他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现在在乎是是你的答案。如果你非要认为他这个人比答案更重要的话,那我也不介意现在杀了这个人,再对你搜魂。你能够修炼到现在的年岁,应该也是知道搜魂之后的你,是会魂飞魄散的吧?”

    女鬼一愣,旋即不可思议的盯着落清秋:“一条人命在你眼中居然还没有一个答案重要?!”

    落清秋毫不在意:“你应该是这千年以来才出现的厉鬼吧?你大概是不知道我到底是谁,要是你背后真的有人有组织的话,大概那些太上长老什么的应该会知道,我当初到底是怎么一个人。”

    落清秋微微一顿,旋即才缓缓开口:“当初我为了一场战事的胜利,我用了十几个真言级数的人和成千上万的低端修者的命去填;当初我为了得到一个答案,直接出手灭了一座城池,然后逼着那个君上说出了实话。你说说,我到底会选择答案还是人命?”

    女鬼现在是相信落清秋的话了,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她现在根本不敢去看落清秋的双眸,刚刚就是那么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就被那里面如深渊般的寂静给吓到了,再也不敢抬起头看他,深怕再看见他那双充满死寂的双眸。

    但是她不敢看不代表落清秋不敢看,事实上落清秋很是干脆的直接走了进来,直接抓住那个人的衣袖,然后掀翻出了绿洲,那个人本来站的就离边缘不远,进来就被定住了,现在扔出去自然是扔的很快,而且落清秋现在不想耗费时间,手上的力气也用大了一点,直接就把那个人扔到了几百米之外。

    落清秋随意的取出一条手帕,慢条斯理的把自己刚刚碰过那个人的手指擦干净:“现在没有碍事的东西了,你可以说了,当然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介意耗费一点力气搜魂,只是你会有一点痛。”

    落清秋不紧不慢的说完这些冷冰冰的话,直接看向了女鬼,似乎真的是在认真的等待她的选择。

    他真的不着急,一点都不着急,反正机会摆在这里,无论最后怎么样都是这个选择,他完全不着急这个女鬼到底会怎么选,其实落清秋倒是想看见这个女鬼选择搜魂。

    真要是这样的话,对他来说还是省力一点的,毕竟无论是人是鬼都收会说谎的,只有魂魄最本质的东西才不会说谎,也只有那东西才能够让落清秋相信一件事情的真假。

    举个例子,要是落清秋怀疑一个人,而那个人慷慨激昂的让落清秋搜魂以证清白,估计大部分人都会相信那个人是真的这个样子,但是落清秋会很认真的确定他是不是要以这个为条件让落清秋相信,如果那个人真的确定的话,落清秋是真的会搜魂。

    他只相信自己看见的,哪怕说的再天花乱坠那也是虚的,只有眼见为实才能够相信一些。

    本来作为人而言,落清秋不该这么喜欢怀疑,但是他曾经埋葬的过去里,他是妖,他是魔,他是鬼,他是神。

    总之在遇见凤澈羽之前,他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