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废土之行(壹)
    凤澈羽直接搁下筷子,把自己手上的一个镯子褪了下来,直接给他:“镯子从我上一辈子就开始戴了,上面一直都有我的气息,这个给你是最好的。”

    落清秋微微咬着下唇,很干脆的把镯子接过来戴在自己的手上,既然是自己媳妇儿一直都在戴着的东西,那他就要好好的珍惜,还有什么地方比继续戴在手腕上好?随时随地都可以看见,随时随地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发现还在不在。

    凤澈羽看着他戴上镯子,低下头没有看他:“比赛完了记得早点回来,宝宝会想你的。”

    落清秋点头:“嗯,比赛完了我会第一时间回来的,我回想着宝宝的,我也会一直都想着你。”

    他起身,自己的饭一口也没有吃,直接走向了外面。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院落外,凤澈羽本来拿起来的筷子也“叮当”直接从手上滑落了下来,她怔怔的看着掉在桌子上的筷子,然后豆大的泪珠直接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晶莹的泪珠直接落到了碧色的玉樽里,泛起圈圈涟漪。

    泽宁在落清秋消失的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凤澈羽面前,看清楚了她的每一个动作。

    旋即凤澈羽抬手抹去泪水:“泽宁,你说我是不是太懦弱了?我居然还会这个样子,明明当初分别了那么久了呀,明明当初是我自己离开他的,现在他离开我了,我却这么懦弱。”

    泽宁微微咬牙:“别伤心,他不是要离开你,他只是想要名正言顺的跟着你回羽族而已,他不想被人说是靠着和我们的关系去的羽族,他想要堂堂正正的跟着我们回羽族,他不希望给你惹一点点的麻烦,因为你是他最爱的人。”

    凤澈羽愣愣的看着他,有些小声的问道:“真的吗?真的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要去比赛的吗?”

    泽宁伸手摸摸她的长发:“真的,当然是真的,我家的宝贝大小姐怎么可能没有人喜欢呢?而且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落皇是绝对不会让你孕育他的子嗣。他痴情又绝情,说到底都是因为他的家对他的影响,不过这样对你也好,毕竟他爱的人是你,这样你也不会出现别的事情了。只要他愿意只要他肯,那一切都是你的,你本来就是我们的心肝宝贝呀。”

    泽宁这话真的是没有说错,真的要看人的话,其实还是曾经敌对的人看的最清楚,因为敌对过,所以关于对手的一切情报都是要搞清楚的,泽宁很早之前就得到过关于落清秋的情报,甚至为了这个对手专门去观察过他,知道他的本质,也知道他喜欢上一个人是有多难——他可以说出那些甜蜜的话对那些他不爱的人,只是因为那些人对他而言有利用价值而已,但是他绝对做不到对自己爱的人说出那些肉麻的话。

    不过这也很让泽宁放心,因为所谓的情情爱爱其实落皇是看的最清楚的,所以他能够一直这么无情且痴情的走下去,只因为他要么永远不爱,要么就一直都爱下去,为了那么一个人,他是可以付出一切的,哪怕是性命。

    所以泽宁很是放心落清秋,因为他知道他爱她,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只是好像怀孕会让人疑神疑鬼一样,她还是流露出一点担心的眼神,但是在泽宁的安慰下还是收起了眼泪乖乖的吃饭,因为泽宁直接开口:“要是落皇回来的时候看见你没吃饭变瘦了,一定不会理你的。而且别忘了你不止是你一个人,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家伙需要营养。”

    这话直接让她不得不开始吃饭,这不吃饭也不行呀,就像是泽宁说的那样,她不止是她一个人,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家伙,要是这个小家伙得不到营养的话,那就不会长大了,那她这些天受的苦到底是为了谁的?而且现在身材还严重变形,每次照镜子看的她好不郁闷。

    所以能够早点生下来还是早点生下来比较好,免得出现什么意外的。

    落清秋没敢回头,深怕自己一回头看见自己老婆那个哀怨的眼神就不想走了。

    炎九霄也是知道他的心思的,所以也跟在身后没敢回头,更什么都没敢说,就是怕自己的动作影响到了落清秋。

    两个人几乎是片刻不停的就走到了比赛台那里,所有的八强队伍都已经等在那里了,染雪的其他人也站在那里,就等着落清秋和炎九霄的到来。

    落清秋朝着铭浅唯点点头,接着就直接看向了裁判:“可以走了。”

    裁判装模作样的在周围看了一圈,确定了所有人都到了之后也点头,其实他早就把周围的人数了一遍又一遍,知道只差落清秋和去叫人的炎九霄而已,但是基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三天决定出了八强的人选,其实根本没有多少比赛,所有的队伍基本上只需要三场比赛其实就能够知道到底谁参加八强,所以有希望的黑马基本上都是排在前面比赛的,就是为了提升速度。

    所以休息的多的如落清秋他们,过了整整三天的安生日子,休息的少的如北满学院过了一天。其实说到底休息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毕竟能够作为黑马出现在这里,那就是基本上保障了胜利的,所以能够保证胜利的前提下,如何保存自己的实力和底牌就是各自队伍的首要,所以就算是休息一天如北满学院,其实现在都是精神充沛的。

    月影和阳影都戴着面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裁判身后,手同时抬起,两团截然不同的光芒从他们的手中升腾,转着圈飞升,然后猛的碰撞在一起,在他们身后打开了一扇大门。

    带着绚烂纹路的大门此时紧闭没有一丝一毫要打开的迹象,然后阳影转身去推门,月影则是看着卓月:“也事情不要硬抗,反正你那一队强势的多的是,你就当在废土旅游一圈就好,好好的感受一下那边的气息,回来的时候修炼咱们的功法就会省心很多。”

    他就这么毫不避嫌的看着卓月,幸好卓月也不是那么在乎别人看法的人,很干脆的点点头,表示认同他的话。

    阳影也推开门:“好了,门打开了,你们可以进去了,记住进去之后生死自负,要是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我也可以告诉你们,要是你们放弃的话,可以由此次你们一个学院的参赛队员来参加八强决赛。这是你们现在唯一的机会,否则下次你们要站在这里就是比赛结束。我也有义务提醒你们,有可能你们其中的某一部分人不可能站在这里了。所以选择权在你们手上。”

    阳影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但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们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这个时候放弃多不值得?所以根本没有人愿意放弃。

    阳影也是知道根本没有人愿意放弃,而且他们心底想的一定是,就算是死那也一定是别人死。其实往往有这种方法的人才是最容易死的。

    不过阳影才不会说出来,而且现场他能够在意的就只有一个卓月,还因为卓月是他们的同伴他才会这么关心。

    而卓月身在一个堪称变态的队伍里,又怎么可能出现意外?只怕炎皇宁愿自己有事都不会让卓月有事。

    阳影看得清楚,比月影和卓月看的清楚,他看得出来炎九霄看着卓月的眼神到底是多么不舍,而且他还察觉出了卓月的身上带着另一种气息,探查之下才知道她已经怀了身孕,只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让谛梦给卓月一些可以保胎的药物。

    他反正是相信炎皇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不过应该仅限于炎皇、铭皇和落皇几个人,因为他在卓月的身上是感觉到了来自炎九霄的气息的,他的气息很小心的隐藏着,不仅仅是自己隐藏,还附带着隐藏那弱小的一团气息,很明显的他和卓月的血脉。

    虽然阳影还是不清楚为什么炎九霄要隐藏卓月怀孕的消息,但是这不妨碍那些知道的人对卓月的好,再说了月影对卓月的好那可是让他都嫉妒的。

    不过跟一个名花有主的孕妇抢关爱,他阳影是脑子抽了,所以只要是卓月想要的,基本上他都会让,谁让卓月是孕妇有那个资格发脾气呢?

    但是他不对卓月发脾气,他可以对炎九霄发脾气,谁让炎九霄是孩子的爹呢?他这个孕妇丈夫都不好好的看着孕妇,还让他家那个照顾,这不是赤裸裸的让他把矛头对准他吗?

    所以他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瞪了炎九霄几眼,那个眼神哀怨的让炎九霄愣愣的打了个哆嗦。

    当然阳影只是瞪了一眼就很干脆的转过来一把把月影扯了过来:“好了,这次八强决赛的结束,就是找到藏在废土之中的一块长剑碎片,样式我也也形容不出来,反正我们会随时随地监控那边的情况,而且那地方的兵器碎片还是有一点多的,你们找到了这场比赛也会在第一时间结束,无论你们在做什么都会被第一时间传送回来。友情提醒,也许你们的脚下就有那块长剑碎片。”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