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护身符
    旋即落清秋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你是不是皮痒了?是不是要我动动手脚呢?要是你想要在废土被我阴惨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尽管说就好了。”

    落清秋的话直接让炎九霄轻轻抖了抖,然后很是无奈的开口:“你还真的是够小心眼的,我又没有做什么只是说了两句话而已,你就这个样子,还真的是够小气的……算了算了,本皇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说这些事情了。不是还有事情要做吗?赶紧的做完了,咱还想去休息一阵,昨晚上没好好睡,现在还在打瞌睡。”

    落清秋微微点头,然后相当干脆的直接走进了院子。但是炎九霄还是在那里筹措,因为他真心的有点害怕呀,羽皇当初在他心底积威甚重,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勇气面对她了,因为他陡然发现在不知不觉间,似乎羽皇挖走了他好多好多的人呀,连老婆都挖走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也幸好是羽皇挖走了他老婆,要不然他还不放心别人挖走了他老婆呢,要是万一找错了靠山,万一命劫的时候靠山也死了,那他老婆还怎么办?还要不要好好的生活下去了?本来吧他也是给他老婆安排好了后路的,但是架不住凤澈羽那边的确是挺好的。所以他现在对羽皇的心情真的很是复杂。

    落清秋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他那个窝囊的样子,嗤笑一声:“如果你不快点的话,我就不会管你了,随便你进来还是不进来,但是你要考虑清楚去了那边可能遭遇到的压制,别忘了当初属于我们的战争到底是多惨烈。”

    炎九霄顿时没有了一点点犹豫的心情,因为落清秋的话真的让他没有办法犹豫下去了,要是再犹豫下去,多半都是要陷入自己的心魔的。

    所以也只有进去一条路。

    卓月虽然是跟着他们一起一路回来的,但是她现在没有进来,而是直接朝着泽宁的院落而去,因为她只是君上,所以她不必像落清秋和炎九霄那么必须要羽皇的护身符才能够在那里安然的行动,她只是一个君上,一个君上是不需要那么大张旗鼓的,而且她本身是接触羽族功法的,在某个程度上可以说是跟羽皇是一脉的,是能够抵挡一部分的。

    落清秋进去之后相当开心的微微躬身抱住了那个朝着他走来的人:“宝贝,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宝宝有没有动?”

    凤澈羽抱住他的脖颈:“我很乖的,宝宝刚刚动了几下,然后你就回来了。对了,你回来的有点晚呢。”撒娇一般说出这些话,然后她看向了炎九霄,因为她认出了炎九霄到底是谁,所以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刚刚升腾起来的那一丝杀机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落清秋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凤澈羽那一丝杀机一样,含着笑把她打横抱起:“嗯,刚刚找裁判问了下八强决赛的具体事宜,浪费了一点时间。阿铭现在在比赛台那边看别人比赛,不出意外的话八强决赛那支队伍应该是要参加的。对了,宝贝,这趟回来之前我们想了想,好像要去废土应该是你的领地吧。”

    凤澈羽还是抱着他的脖颈,微微点头:“对呀,星雨学院都是我的,用的废土当然也是我的了,反正那片疆域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拿出来当初八强决赛的场地来的好些,至少还是可以废物利用的嘛。而且当初白曌可是被落天削了一点宝石下来呢,我可是指望着你们有谁能够拿回来,免得白曌还是这个样子。”

    炎九霄跟在后面听得那叫一个尴尬,毕竟人家夫妻两口子在那里说这些话,显然是平时夫妻的事情,他这个外人待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呀。所以他暗戳戳的拿自己的小眼神去盯落清秋,希望他能够想起自己的存在,不要再这么无视他了。

    落清秋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从进来就没有看过他一眼,很是干脆的把他当做了空气,什么也没有看见一般直接忽视掉了。

    事实上这事情也不能全部怪他不是?谁让他一回来就只想着护身符的事情和自己老婆了,其他人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所以也就注定了炎九霄要当很长一段时间的电灯泡了。

    不过他能够做到忽视,但是另一个娇俏的却是不能够忽视,毕竟就耀眼程度而言,炎九霄还是听耀眼的,至少一眼看过去还是能够被他那一头火红的头发给吸引的,尤其是他身上的怨气真的是强烈到一种程度了。

    凤澈羽娇嗔的指着炎九霄:“他怎么办?”

    落清秋随意的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蹙眉:“随便给他个带着你气息的东西就成了,反正你的废土只认识你的气息,只要是带着你气息的东西都是可以得到认同的。”

    凤澈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意的向房间里一抓,就抓出来一块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玉佩,随意的甩给了炎九霄:“那这东西应该是可以的,毕竟是没有灵智的东西,也不需要怎么去正眼看,这个糊弄一下就可以了。好了,东西送你了,你可以走了。”

    凤澈羽很是干脆的下了逐客令,她才不想别人来占用他的时间,他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要是现在再因为这件事情而被占用,她就真的很生气了。

    炎九霄有点尴尬的揉揉自己的头发:“那个啥,澈儿呀,还有阿铭呢,那个家伙不好意思过来,所以在比赛台那里观察敌情去了,你能不能给他弄一个?”

    凤澈羽斜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再度伸手一抓,弄出来一个看起来款式很是平凡的玉戒指,随意的抬起下巴:“行了,拿着这个给他吧,这个戒指当初是阳影送上来的,我看着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暂时留下来了,所以也沾染了一点我的气息。现在可以走了吗?”

    炎九霄连忙点头,生怕面前这位生气:“成成成,我现在就走,我现在就走,绝对不打扰你们独处!千万别对我出手哈,我现在身娇体弱的,风一吹就倒了,千万别出手,我马上就走!”说完炎九霄直接转身就跑,跑的速度那叫一个快呀,相识后面有什么妖魔鬼怪在追一样。

    落清秋无声的撇了撇嘴,随即直接把自家宝贝直接抱进去了,反正给的也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也没有要回来的必要了,不过能够要回来还是要回来比较好,他才不想别人不珍惜他的宝贝的东西。

    三天时间真的是太短了,可是要名正言顺的跟着她回羽族,那还真的必须要拿到冠军才可以,而且落清秋真的是要名正言顺的,要是有人胆敢挡在他面前,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他的路不顺畅,他的路很艰难,但是他不能允许他的路出现任何不能够出现的意外,一点意外都不能有,一旦出现,他只会提前把那些意外给弄出他的路。

    只要提前把那些事情给排除在外了,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就算是那些道听途说的人听到了这些事情在那里不断的质疑,在那里不断的聒噪,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真正的强者是不可能被那些事情给阻挡的,因为他们能够从那最低的点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这个高度,早就通过了时间的考验,根本不在乎那些舆论,甚至他们已经开始尝试借助自己的力量开始掌控那些舆论的走向,因为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那些舆论的力量,他们或多或少都是在那些东西上吃过苦头的。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那些东西掌握在自己手上和别人手上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可以这么说,这相当于是心腹大患。

    落清秋自己也不是多么想要接触,可惜的是他必须要接触,就算不是他自己去接触那也会有他手上的君上去接触,反正必然会有人去接触的,根本没有人能够逃得掉。

    他慢慢的笑,三天的时间是太短了,可是以后的时间只怕会更短,而且他的宝贝失去他的时间也必然会更长,但是他没有那个能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尽管他很想把这一切都停止在这里,但是他不是不知道,一旦时间停止,那一切都将令人崩溃。

    虽然他真的很希望时间就在这里停止算了,他真的真的很希望,但是他知道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多少人会希望停留在这里,只因为他们的希望都在过去或者未来,而不是在现在——现在的希望只是属于他的。就算他自己希望停留,那也只是他一个人希望的而已,希望总是要破灭的。

    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的希望留在时间上,他的一切都在岁月里,等待着命运的抉择。

    漫漫长夜总是来得太快了,去的也是很快。

    “宝贝,来吃饭了。”落清秋双手捧着一盏碧色的玉樽走了过来,里面是温好了热腾腾的果酒,度数很低,给凤澈羽驱寒用的,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第二次命劫过去了之后,凤澈羽就时常感觉到来自身体的寒冷,自从上次泽宁给她端来了一杯果酒之后,她就喜欢上了这种度数很低的酒液,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喝上一点。

    虽然落清秋不是很赞成她饮酒,但是也架不住她的身体体温真的降低了下来,他也只能自己亲手温酒,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之处。

    凤澈羽三两步就窜出来,双眸亮晶晶的盯着落清秋手上的碧色玉樽,她早就闻到了里面醇香的酒味,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落清秋才不会让她空腹喝酒,简单的夹了几筷子她喜欢的菜,然后盯着她吃完才慢吞吞的把酒樽给推过来。

    凤澈羽的双眸始终是亮晶晶的,一直都盯着那玉樽,一副生怕落清秋不给她喝的样子,看着落清秋主动把玉樽给推过来了,动作迅速的直接把玉樽给拿到了手里,就像是一只小兔子一般动作相当的迅速。

    落清秋低笑,然后对着站在树上的泽宁低声道:“以后别这么宠着她了,就算度数再低也是酒,是不能多喝的,要是喝醉的话,宝贝是要发酒疯的,到时候你们可就招架不住了。”

    正在小口小口饮着果酒的凤澈羽瞬间就僵住了,站在树上一直都在抚摸蓝色小蛇的泽宁也愣住。

    旋即泽宁轻轻笑了,摇头:“发疯就发疯吧,反正我们羽族家大业大,东西多的是,想砸就砸,我们耗得起。先不说这个,给她取个名字吧,好歹也是你创造的她,于情于理都应该你来给她取个名字,取个好听点的,免得别人笑话。”

    落清秋微微抿唇,然后点头:“嗯,好听点的名字,跟我姓,落家清脉,落清初。”

    他眼底含笑,看着泽宁:“初初所见,一眼倾城。”

    泽宁低着头继续抚摸小蛇的头:“嗯,是个好名字,没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羽族的事情还有很多都没有处理,我还要去处理一段时间,接下来应该是林恒负责大小姐的伙食问题,反正你回来之前大小姐的伙食都是林恒负责的。”

    落清秋微微沉默,虽然他不介意别人接手他老婆的伙食,但是想一想他老婆之前吃的都是别人不用心做出来的吃的,那真的是一阵心塞,但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他老婆又不是别人的老婆,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做出他这种水平呢?

    而且别以为他没看出来,泽宁对于他的厨艺其实也是抱着质疑的态度的,毕竟他身为落皇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厨艺的人。不过对于这一点落清秋不想回答,因为他会做饭的事情别人知道了干什么?他又不会做给别人吃,就算是求都不会做嘛,还把这件事情广而告之,他脑子抽了才会这个样子吧。

    但是旋即他就想到了另一个事情,因为他已经看见了炎九霄的身影。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凤澈羽。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