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时代的恩赐
    裁判也是听见他们的话,自然是看清楚了他们两边的情绪,很显然这场比赛应该是不可能好的了,但是结合之前他看见的关于染雪的比赛,心底又不是那么容易下判断了,因为染雪真的给他们的感觉很神秘也很强大,所有参赛队员的表现都不像是正常的十九二十的少年能够做到的。

    但是这个世界不缺乏名字叫做天才的存在,可是再天才也绝对不可能这个年纪就能够做到横扫一方吧?但是一个人的话还可以说是奇迹,可是一队人至少三个都是这个样子,再怎么说都不可能是奇迹吧?

    其实裁判是星雨的人,他本身其实在星雨里的地位还是挺高的,所以他有些好奇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得到星雨关于把染雪的人扣下的命令,他不算是高傲自大,但是还是挺自家的学院,而且他是知道学院的背景的,所以他还是挺想知道为什么他们背后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想要扣下这几个人。

    但是上面的命令到底是上面的,他就算是在星雨的地位再高也绝对不可能参与进真正的决策层,所以他在等待上面下的命令。当然他要是知道他打主意的人的身份,估计现在吓得失禁都是有可能的吧。

    但是很遗憾的是他不知道落清秋他们的身份,所以现在就这么想想也就算了,也幸亏他现在只是想想,要是真的打着先斩后奏邀功的打算,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也幸亏这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一个人是打不过他们联手的,所以就算是想着独吞功劳也绝对不会选择自己下手,最多就是唆使别人去下手,自己占个名头好听一点而已。

    只是就算他现在想的再多,也是要比赛的,甚至这一场比赛可以说是决定这场学院战到底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的关键了,只要这场比赛结束了,那一切就真的出现分晓了,不过裁判还是觉得,这场比赛一定会有一点惊喜出现,因为染雪真的不按常理出牌。

    果然,比赛开始这四个字才刚刚落了话音,一直默然站在队伍后面的卓月走了出来。

    今日的她穿的不是便于战斗的劲装,而是一身红色广袖裙,露出纤细白皙锁骨的长裙包裹出纤细窈窕的身形,精致娇美的容颜更是让人忍不住愣住。

    但是很快它们就知道自己的发愣完全是一种找死的行为,因为卓月抬起双手,指尖套着亮晶晶的圆环,跟纤细的手指刚好匹配,然后她抬起了手,一双漂亮的眸子仿佛沾染上了属于星辰的光辉一般,闪烁的让人心醉。

    简单来说,这一刻的卓月美的像是漫天的烟花,虽然短暂,但是却让人忘不掉。

    尤其是对于炎九霄来说,这个时候他是站在卓月背后的,自然是不怕被她看见了,所以他睁开了双眸,很是努力的凝聚起自己的星力,努力的想要看一看他心爱的人现在的风采。

    虽然那不再属于他,但是只要一想到她的肚子里有一个孩子,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快了几分。

    同时他也为了卓月的每一个动作而担心着,生怕哪里磕着碰着了就不好了。

    落清秋和铭浅唯的嘴角都是一抽,却也没有任何打算阻止炎九霄的打算,反正那个家伙也是有自制力的,自己管着自己就好,再说了夫妻两个的事情,他们又怎么好意思去插手不是?

    所以他们这一场该打酱油的还是打酱油,该作壁上观的还是作壁上观。

    而卓月却是直接抬手,十指灵活的还是活动,像是在操控什么一样,然后她有些不满意的嘟囔:“月影那个坏蛋说什么这个很好玩,结果我只觉得一点也不好玩,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被控制!”这指环是月影给她的小玩意儿,就是怕她一个人住着无聊的时候可以操控点小东西来玩玩的。

    她今天看着炎九霄的背影就有点不耐烦了,所以就直接上前要一穿六学落清秋之前的壮举打穿对方的队伍,没想到关键时刻自己的东西居然这么不给力。

    炎九霄就看见了她的小指动了动,就知道她现在一定是为了自己的东西不给力而生气,所以感到有些好笑,然后他毫不犹豫的直接把精神力灌注进了指环里,直接在那连器灵都没有的指环里客串了一把器灵,直接帮着卓月开始操控对面那些人,当然他用的是自己的精神力,不然的话依靠他媳妇儿那么一点点精神力,玩这个岂不是得不偿失?

    落清秋和铭浅唯自然是看出来了,但是他们怎么可能说出来呢?所以他们也只是趁着两个人都没有回头的绝好机会好好的笑笑,然后专注的看着炎九霄在那里强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却额头冒冷汗的样子。

    终于两个人都是看出来了,炎九霄这个样子真的是很累,而且这么使用精神力也不是个办法,也不是谁都像落清秋一样,随意的使用精神力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要耗尽。

    所以两个人也不在说笑了,开始微微凝神也调动自己的精神力进入那套指环之中帮助炎九霄分担压力。

    然后所有人都看见对面那些被控制的人像是变了一副面貌一般,神情开始丰富起来,像是一个个正常的人一样开始活动,可惜的是,他们还是被控制着,只是因为控制的人变多了,精神力的压力变得更小了,投入更大了,所以才会是这个样子。

    卓月倒是玩的挺高兴的,可惜的是,炎九霄知道他们虽然在提供精神力,但是说到底操控的人还是卓月,所以卓月也是要消耗一部分精神力的,本来只是操纵一些小玩意儿也没有什么事情,但是现在操纵的是生灵,有自己思想的生灵,那难度就真的提高了。

    炎九霄怎么可能容许她怀着孕的关头这么耗费精神呢?所以很干脆的双眼一眯直接给了卓月一股压力,让她知道她的精神力不是那么好消耗的,直接让她做出了结束比赛的决定。

    卓月当然不知道其实自己是借助了三个人的精神力才能够这么自如的操控生灵,现在指环传递给她力竭的消息,而且她的身体也的确传递出了疲惫的信息,就在这一刹那她直接停手了,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啪。”

    对面一直被操控的团团转的六个人随着那一声清脆的声音,直接倒地,因为他们的身体被强制性的下达了昏厥的命令,所以就算他们现在的精神其实是清醒的也绝对没有任何作用,在绝对的实力的压制下,他们只能遵从弱肉强食的规则。

    卓月伸了一个懒腰:“唔,还真的是舒服呢,难得玩的这么开心,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结束了,算了算了,还是下次去操控别人试试看吧,这么玩儿还真的是挺好玩的。”

    炎九霄几乎都要看呆了,但是很快他就注意到卓月要转身过来了,赶紧的瞪了裁判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直接就闭上了眼睛装出一副残疾少年的样子。

    裁判对炎九霄突如其来的一眼表示懵逼,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炎九霄要来瞪他,但是立刻他就知道原因了,因为那个一身红色长裙的女孩而转过身来有些疑惑的朝着这边看过来,而那个之前瞪他的少年则是闭上了双眼,装出一副乖乖宝宝的样子。

    落清秋这个时候弯起唇角:“裁判,我们赢了吧?”

    裁判这才反应过来,迅速的跳上比赛台直接检查他们的状态。其实说真的他这个做裁判的真的不担心染雪的比赛,因为染雪实在是太让人放心了,他们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就算是他这个裁判也一样的害怕。所以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是让观众放心而已。

    落清秋安静的看着他检查,然后没有任何意外的开口:“这场比赛,染雪胜。”

    一直都在看台上的云雪染几乎沉默了,因为这一次学院战,染雪的比赛全战全胜——可是他也很清楚为什么这一次会这么给力,因为他们全部都是从那个残酷的两极分化严重的时代走出来的,那个对于没有任何修为的人来说简直是天堂,对于修行天赋很好的人来说简直是地狱的时代。

    因为修行的人太多了,所以彼此之间的压制和制衡,根本没有人能够腾出精力去对那些平凡人做什么事情。

    而且作为那个时代最尊贵的那个四个人,根本就不允许那些修者展开对平凡人的屠杀,根本不允许那些修炼邪功的人存在于世,甚至还在发起种族之战前首先命令全黯星大陆展开了一次屠杀靠杀戮来提升修为的人。

    对于这件事情的解释很简单,因为诸多修者,在踏上修炼之途前,有几个是真正的远离世俗之人?有几个的祖宗向上数不是平凡人?若是大肆屠杀平凡人,修者的数量必然是要降低的。这一点的原因就是,只有庞大的基数才能够诞生足够的修者,而且从最低的最初的修者开始一直向上,每一层的修者数量都是要锐减的。

    一直锐减下来,造成最后碎星境,只有四个人而已。

    黯星境,一个人都没有。

    若是大肆屠杀了平凡人,那也就意味着他们修者的数量要急剧减少。可想而知长此以往下去,黯星大陆终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大肆屠杀才是全部人的禁忌。

    只要还是有良知的人,都会下意识的避开这件事情,因为平凡人才是他们的根基,若是根基都没有了,说什么未来?说什么发展?

    所以高阶修者是不能参与平凡人的事情,这是所有人的认知,至于到底哪个阶段可以说是高阶,这个所有人都说不出来,毕竟上面还有四个大佬压着。不过至少能够约束自己的是能够避免屠杀的。

    当然也不是说高阶修者就是没有人权的,若是真的有绝对的恩怨,还是能够有所宽限的。

    一般来说都是修者原谅平凡人的一点点过失。若是去四皇的地盘报备的话一点点恩怨四皇的人是会负责调解的。当然若是涉及到亲属之间的事情,就算是四皇的人都不会干涉,因为他们有底线,因为他们很清楚,父母之仇妻儿之仇,是不共戴天的,他们就算是能够以力压人,也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干涉。

    而且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既然做了,就绝对不可能逃得掉,所以就算是称霸四方的四皇也绝对不可能插手,这只会凭白招惹因果。

    也是因为四皇的决定,才让这个时代再次出现了这么多的天才,才让这个时代有足够的力量,让他们重新的全部的降临这个世间。

    这个时代能够有力量承受他们重来一回的机会,真的是绝无仅有了,但是至少他们等待了千年呀,终于还是等到了他们,要是这个时代晚来几千年的话,他们这一群人是不是都会作古?是不是连最擅长等待的羽族都会等不下去了呢?

    即使君上的寿命是永恒的,即使他们的容颜不会衰老,但是他们的心是会老的,他们的魂魄是会衰败的,最后能够留下的,就只是一具躯体而已,一具没有丝毫温度的躯体,就这么停留在坟墓里,就算是时光的力量也绝对不会让他们的姿容有任何的改变,但是他们的魂魄已经消失了,已经彻底的离开了,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回到这幅躯体,就算是借尸还魂,也只能是别人借他们的尸来还魂,他们自己是不可能回到自己的躯体还魂的。

    最多也就是使用一次自己的躯体,使用自己的躯体完成一次必杀,这也是这具于他们而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的躯体的最后的意义。

    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云雪染突然有些伤感,但是却还是为了自己在乎的那些人,努力的保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感谢,时代的恩赐,让他可以再次看见想要看见的人。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