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我终于找到你了
    落清秋微微抿唇,然后点头:“既然你找到办法了,那我也不说别的了,只是希望你真的能够确定这个办法能够用,当然我是相信你的驭下能力,毕竟当初你的表现真的比我还要好。”

    铭浅唯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开始商量,但是他们还是留了一个心眼,针对三族一旦有一族没有出现的情况做出了安排,至少绝对的后手是有的,而且他们也是相信自己的人也不是蠢货,要是真的是蠢货的话早就在千年前就已经被发现了。

    紧接着三个人就抛弃一切多余的念头,开始商量起全部的事情了,而且还是那种脑筋转的飞快的商量,一般都是这一个方面商量个开头,又想到一个阴损的手段,把自己身边的那些君上基本上都算计进去再把之前的那个后手给完善的让人听到就崩溃,再想下一个手段。

    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冰寒和烁槿开始听的时候都以这是自家大人,不能嫌弃不能害怕为理由不断的麻痹自己,然后听他们说的越发起劲,就越发的咽口水,再到最后因为听得太多了,所以再度麻痹。

    三个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就这么一直商量到了晚上,烁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伸手拍了拍落清秋,想要提醒他羽皇还在等着他,但是落清秋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一样,转过头对他一笑:“你觉得我有这么笨吗?”然后继续转过头跟他们商量起来。

    烁槿一愣,旋即站了回去继续默默的看着这三个男人像是商量起兴的狐狸一般笑的诡异。烁槿之所以这么干脆,都是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落清秋是个化身,估计真身早就走的无影无踪了,根本不需要他的提醒。

    估计铭浅唯和炎九霄就是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才会这么干脆利落的猫在这里商量的起兴,反正落清秋的智商也在这里,他们又何必去计较落清秋现在是分身还是真身,这件事情闲的发慌的人才回去管。而且他们很清楚落清秋这种性子,能够陪伴在自家媳妇儿身边多一点时间都是好的,估计在比赛完的时候人就走了,大概那个问裁判问题的都是化身。

    但是他们怎么可能去询问这种事情?大概现在落清秋已经把所有的智商都用在了布置后手上,问这种事情只会拖延他们后腿而已。

    所以三个暂时没有了家室拖累的男人,正在为了他们的家室开始不断的想出万全的办法阴人,准备给他们的家室准备好一切,让他们的家室可以做好一切的准备。

    终于等到了天蒙蒙亮,开始有人朝这个方向走来的时候,三个男人才短暂的停了一下,打坐修炼的烁槿和冰寒也睁开眼睛等待着他们的吩咐。

    五个人身上都有一股湿气,显然是坐在这里整整一夜被露水给沾染上的,不过五个人都没有在意,只是简单的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就各回各家了。铭浅唯的背影是最悲惨的,因为他的初臣没有在他身边,所以他只能看着其他四个成双成对的各回各家,但是很快落清秋的化身就直接溃散了,反正他们要做的已经告一段落了,维持化身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所以烁槿也跟成为了孤家寡人。

    铭浅唯看着有人跟他一眼了,“嘿嘿”一笑,也是干脆利落的回去了,毕竟他比不得落清秋那个变态妖孽,化身真身随意的变幻,他为了保持最完整的自己,根本不回去分出化身,毕竟崩溃的化身也算是自己的一部分,随意的崩溃对自己也不好。

    烁槿倒是不介意落清秋的化身崩溃了,反正他这么多年都走下去了,也不在乎这些小事情,他现在要回到羽族的院子好好的睡一觉了,不然还真的是撑不下去了。

    炎九霄抬起头看着天边隐去的明月:“我很快就要离开了,这样你大概才能够在想起我的时候不止是想到我的坏,也能够想到我的一点好吧。我知道我的念想很过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等到我死的时候,我们的婚书玉佩应该也能够借助那一瞬间的力量恢复了吧,到时候你还是炎族的炎后,还是我的妻子,炎族也会归顺在你手上,成为你最大的力量依靠。这也是我唯一能够给你留下的。”

    他弯唇一笑,在冰寒的牵引之下去自己的院子修整,他们今天还有一场比赛,大概是星雨学院那边看他们两天连续比赛有点操劳,所以专门给他们安排在下午。虽然没有什么用,但是能够有一点还是好的,所以能够休息一点还是休息一点吧。

    他们这边是安静了,但是这不代表凰翎幻那边就安静了,事实上当他回去的时候就看见了正蹲在那里蛙跳的诸多羽族新晋君上,他们正在苦逼的蹲在那里被落清繁操练着,而刚刚逮着他的林恒也半蹲在落清繁身边给他斟茶倒水。

    所以他决定绕开这些煞星走别的路去凰翎梦的房间,毕竟路多得是,何必跟这些人犯冲不是?

    但是落清繁的眼睛像是遍布了这里一样,干脆利落的把那些新晋君上的封印都解了,直接让他们朝他铺上了。

    开始那些新晋君上和凰翎幻都懵了,然后林恒轻轻咳嗽了一下,两边的眼睛都亮了,新晋的那些小兔崽子全部都看着凰翎幻双眼放光,凰翎幻则是干脆利落的朝着凰翎梦的房间而去,毕竟都暴露行踪了,还不如直接冲进去呢,他还不相信了,这些小兔崽子真的敢冲到凰翎梦的房间去搜人!

    凰翎幻可是很了解自己的姐姐的,她本来的性子就相当的娇纵,要是这些小兔崽子不经她同意就冲进她房间,估计这些小兔崽子就要做好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下场了。

    但是没成想这些小兔崽子其中居然有走极端的,把速度全面的提升了起来,直接纠缠住了他。

    凰翎幻咬牙,毫不犹豫的一拳就打了出去,直接把那个朝着他纠缠过来的小兔崽子给打飞出去三四米。但是他的速度也因此慢了下来,又有两三个速度快一点的小兔崽子跟着缠上来了,凰翎幻知道自己逃不过了,所以直接站在那里,距离凰翎梦的院落五六米的地方,他开始给这些小兔崽子上课,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君上。

    凰翎幻的一招一式都带着属于他自己的风格,璀璨的星力包裹他的拳脚,甚至蔓延出晶莹的倒刺,虽然还是星力凝固成的,但是很显然这些倒刺一旦碰上也是会掉一块肉下来的。

    他可没有多少爱惜小朋友的心思,他现在想的就是快点冲上去把这些小家伙收拾了,再在凰翎梦的怀里求安慰!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收拾完这些小兔崽子,不然的话那就绝对闯不过去。

    其实还是有一个绝对的办法,那就是他站在这里直接掀翻了凰翎梦的院子,那样就算他姐姐还在里面安静的坐着,也绝对会出来,毕竟房子都没有了,他家姐姐怎么可能不收拾他呢?

    所以他只能否定自己的想法,只能自己对上这些小家伙。

    就是这么一停下,其他的小家伙也追了上来,直接纠缠上了他。

    凰翎幻冷笑:“原来你们这些小东西也是有脑子的,居然知道对我的战术,不过难道林恒和落清繁没有告诉你们吗?我们这些千年前的君上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是你们也是在那个时代成为的君上,估计我还会忌惮一点,但是你们不是!”

    只要不是那个残酷和绚烂的时代成为的君上,他就完全不怕了,虽然威胁还是会有一点的,但是也绝对不多!

    林恒和落清繁都沉默了,他们都是从那个时代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自然是知道那个时代的残酷和绚烂到了极点,成为君上更是难如登天。

    那个时代从来都不缺天才,但是能够成长起来的天才却是少有的——可是只要能够成长起来的,都比别的时代更加的强悍,这也算是他们那个时代的特色了。

    也正是因为在那个时代生活过战斗过死去过,他们才知道,那个时代的不可复制性,就算是耗尽一切的资源也绝对不可能出现那么璀璨的时代了,因为天才是具有唯一性的,或许同一体质的天才会再度出现,但是历史上只出现过一两次的天才体质,又怎么可能找到出现的规律呢?而且若不是他们这一世归来,这个时代又怎么可能如此的美?

    凰翎幻见着那两个领头的沉默了,知道他们也想起了当年的波澜壮阔。

    然后他趁着那一群小兔崽子愣神的瞬间,直接迎了上去,一拳砸向了正面挡着他的小兔崽子的脸,他反正是打定主意了,一定要给这些小兔崽子一些足够他们铭记的伤,还有什么伤比得上他们的脸和命根子呢?

    幸好这一帮小兔崽子都是男的,不然的话凰翎幻自己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他这一顿真的打得很爽,最基本的手段基本上都用出来了,真真的把自己的怨气和怒气都发泄了出来!甚至在这个刹那凰翎幻还觉得自己年轻了几岁,虽然他现在的年纪就不是太大,但是至少现在的真的把怨气发泄出来了,那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很是舒服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身后的院落终于打开了。

    凰翎梦的身影出现在门后,她慢慢的走出来,碧色的裙摆漾开水波一样的痕迹,她的模样像是定格在了十六岁一般,还是那么的娇妍,让听到开门声转身看过来的凰翎幻几乎落泪。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双十青年的样子了,她还是十六少女的模样,看起来他比她大了几岁。这时候他们都知道,她是姐姐。

    但是凰翎幻不在乎。

    除了她,谁都没有看见,那一个瞬间,凰翎幻的双眸都亮了,如同燃烧的烈焰一般。

    但是那些小兔崽子刚刚吃过亏了,现在攻击直接上来的。

    但是凰翎幻完全没有防备,眼看着攻击就要到身上了,要是真的弄准了,绝对能够在凰翎幻的身上开几个口子,至少能放出小半桶的血出来。

    可是他不心疼。

    能够见到面前这个人,他怎么都不会心疼的。

    凰翎梦眨了眨眼,突然开口:“要是你连这些小兔崽子都打不过,那我也不需要你出现在我身边。”

    凰翎幻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身形开始变幻,刹那间万千身影出现在这一片地界,虽然每一道身影的动作都不一样,但是每一道身影都是避开了那些小兔崽子的攻击的。

    然后出现在那些小兔崽子身后的身影都抬起了手,直接朝着他们的脖子斩击而下。

    林恒和落清繁都看着,都没有伸手去阻止,因为他们看得出来,凰翎幻只是要把这些小兔崽子给打晕而已,要是真的要在这里斩杀这些小兔崽子的话,单单这一手势绝对不够的,因为好歹是个君上,无论是不是新晋的,至少生命力跟小强一样顽强那是真的。

    然后万千身影归一,凰翎幻也出现在了凰翎梦的身边,然后小心翼翼的抱住了她。

    她也抬手抱住了他。

    “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

    他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因为他当时根本就是一动不动的,要是她不说话的话,他一定会受伤。

    “如果你以后不想让我担心的话,你就要照顾好自己,要是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还怎么指望你照顾我?”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字字都戳中他的心。对于她的话,他从来都是放在心上的。

    她不知道,其实他一直都爱着她,从还没有出生就一直爱着她,二十年前他们还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他就这么抱着她,一直都没有松手。

    然后他们出生了,他也愿意一直这么抱着她。可是他居然因为别人的眼光而不敢去抱。

    “我好傻呀,我居然那么傻过,我居然浪费了二十年。不过还好,我终于在我二十岁这一年找到你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