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秘密
    这不怪他们这么想,实在是落清秋给他们的印象就是这个,而且要不是落清秋坑人真的比他们强的太多了,说不准铭浅唯和炎九霄还有其他人还能够硬气起来。

    但是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落清秋表现出来的东西已经足以让他们认清楚自己一个人或者说是几个人加起来也绝对整不过这个能够惊艳时光温柔岁月的男子,因为上天实在是对这个男子太过厚爱了,厚爱到了别人都不得不嫉妒的份上。

    只是就算是再完美,再厚爱,也是会有弱点的。而这个让岁月为之倾倒的男子,他的弱点是他的妻子。换而言之,他的儿子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弱点,若是真的在媳妇儿和儿子中间选,他宁愿选择媳妇儿。于他而言,媳妇儿才是走过一生的,孩子基本上都是白眼狼,长大了就不想看见爹娘了,只想自己去好好的生活。

    不过铭浅唯和炎九霄也很清楚,落清秋若是真的碰上媳妇儿和孩子这个选择,落清秋只会选择自己代替其中一个去死,然后保全两个人——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是算计好了的。

    不是把他的媳妇儿和孩子算计进去,而是算计自己。他早就在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一定会选择放弃自己,让自己的爱人和亲人活下来。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会死,所以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还不如换了自己的儿子活下来陪在他媳妇儿身边……他相信他媳妇儿会比较需要儿子。

    而且不记得他的老婆,还是会认为儿子比较重要。他也相信就算是忘记他,他媳妇儿也不会对自家儿子狠心到哪里去,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说什么都不会狠心的。

    不过这也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落清秋很清楚或许凤澈羽的性子比平时面对他的时候有些暴戾,但是估计也暴戾不到哪里去,再加上是自己的亲儿子,说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算是他儿子的亲娘要给他找新爹,但是他还是相信他儿子绝对不会失宠,根本不会被外面那些狐媚子给抢了地位!因为他相信他的基因一定很强大,足够天道都降临命劫来阻止出生,说什么也不会差,至少在捍卫自己的地位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输!因为他这个当爹的都是无比的护短和护地盘,没道理他儿子不会。

    “落皇,人来了。”林恒已经出现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落清秋,顺带把手上提着的那个一直装鹌鹑的家伙递给了落清秋,看得出来虽然他看起来真的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眼底的怒火却如同熊熊烈火一般燃烧,看起来他恨不得把手上这个装鹌鹑的家伙直接给宰了。

    但是落清秋不能让林恒把他的人给宰了呀,虽然这个家伙真的是花痴花的够可以的,但是架不住这个家伙真的是有用呀,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计划,也绝对不能让林恒在这个时候把他给宰了。

    所以落清秋简简单单的笑了,然后伸手接过了凰翎幻的衣领子,点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不过不要去找谛梦,想必这个时候的谛梦不想你们去吵,让她自己一个人静静也没什么,回头我会让这个家伙去谛梦那里赔罪的。”

    他说的是不轻不重,但是林恒到底是跟他打过交道的,至少还是知道落清秋露出这幅表情是打定主意要把他手上的这个一直低着头没敢说话的家伙给好好收拾一顿的。所以他没有多少担心的意思,只是冷漠的点头然后就转身走了。他是相信落清秋的话,这个家伙把握人心的本事比谁都强大,所以如他所说的这个时候不要去打扰谛梦,那是最好的。

    虽然林恒还是有些犹豫,但是说到底站在落清秋现在这个立场上,他是不会对谛梦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听落清秋的直接回去安抚自家那一帮小兔崽子,也是幸好他身边还有一个落清繁,要不然的话指不定这帮小兔崽子会闹腾成什么样子。就算是闹腾出天了他也不在乎,但是他在乎的是一旦这些小兔崽子闹腾到了大人那边去,指不定会给大人弄出什么烦心事。

    而大人现在的状态是绝对不能够太过操劳的,所以还是要好好的把那帮小兔崽子给拦下来,不然的话闹腾到大人那边,直接把泽宁那尊大神给整出来了。林恒很清楚,要是真的把泽宁那尊大神给整出来了,指不定会出什么问题。

    所以他现在必须伙同落清繁对那些小兔崽子实行打压行动,把一切的根源都掐死在摇篮里。

    不过说起来,林恒这个时候还真的是觉得落清秋这一家子的血脉还真的够好的,落家清脉出了两个占据高位的人,其中一个还是占据了这片大陆最重要的四个位置中的一个。而且另一个还是占据的另一个种族的高位,这一点真的让人很是羡慕嫉妒恨呀。

    不过就算是在羡慕嫉妒恨,林恒还是得认命的回去,毕竟自己手底下其他的不多,偏偏的小屁孩儿小兔崽子多的要命,要是不仔细点看着,那就真的是要出大问题的。思维拐了个弯,林恒瞬间就想起当初这些小兔崽子被分到他手下来管着,为什么泽宁的表情和行为都看起来那么的悲天悯人和和善。他本来以为是当时泽宁的心情好,结果这些小兔崽子上手了才知道,原来泽宁是因为自己清楚这些小兔崽子的性子,所以为他这个监护人感到忧心吧……

    虽然林恒很想对着泽宁咆哮,可是说到底他还是没有那么做,只是一心一意的坐着自己的事情,顺带时不时的打压一下那些小兔崽子。

    也许是泽宁良心发现了,就把落清繁也给送过来了,这下子他就更加的没有怨言了,开始一心一意的当起孩子王,带着一帮小兔崽子准备超越十八君上的其他人。

    只是这个想法真的是怎么看怎么令人崩溃。

    不过林恒快要到的时候,看见了自家那些小兔崽子其中一个今天穿的衣角,然后他有些怔愣的继续向前走去,然后他看见了站成一排蹲在地上的自家的小兔崽子,然后他看见了悠闲坐在石椅上捧着香茗安静喝着的落清繁。

    虽然还是很诧异那些小兔崽子会这么安静,但是能够安静还是挺好的,所以他现在直接就蹲在了落清繁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很是欢喜:“清繁呀清繁,我真的没想到你对这些小兔崽子居然这么管用,要不是我知道这些小兔崽子的本性太了解了,我还真的以为他们的本性很乖呢。”

    落清繁慢悠悠的把自己手上的香茗搁在了石桌上,腾出一只手摸摸他的脑袋:“他们其实本性不坏的,只是成为君上之前受到太多的伤了,所以好好的调教一下也就没有多少事情了。你也要乖一点,乖一点才有糖吃,不然的话你也跟着他们一起去蛙跳吧。小家伙们,我什么时候说停了?”

    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小家伙们说的,而且尾音微微绵长带着一股淡淡的霜寒的气息,让那些趁着他跟林恒说话而有些偷懒的小兔崽子浑身一抖,又开始了漫长的蛙跳。

    林恒悄悄的看了一眼小兔崽子们,然后发现了他们的星力都被封了,所以他们现在根本就是在用自己的体力蛙跳,虽然他们的肉身也是君上层次的,但是这么没有星力来循环不息,体力还是在持续消耗。

    所以这些小兔崽子大概很快就会累惨了。他才不要跟着去蛙跳!

    思即止此,他一脸讨好的看着落清繁:“哎呦喂我的好清繁呀,人家才不想被封了星力去蛙跳呢,好累的。而是那些小兔崽子自己惹祸,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哈。”

    落清繁微微弯起唇角,露出一个让林恒有些眼熟的弧度,然后像是抚摸宠物一样抚摸他的头发:“只要你乖乖的,只要你做出什么违背我意愿的事情,那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当然前提是你要乖乖巧巧的。”

    林恒觉得落清繁嘴角的这个笑容有点眼熟,旋即想到了落清秋,然后又想到落清繁和落清秋也算是同一个支脉的,所以笑容有点相似也是正常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想多,只是以为是因为血脉的原因所以才这么相像。

    只是他完全没想到,落清繁和落清秋的笑容这么相像,完全是因为另一个原因,另一个落清繁和落清秋同时隐藏起来的原因,他们并不想这个原因被别人知道,就算这个原因是他们彼此认定的人——因为这个秘密对于他们而言,都刻在心上最大的伤害,心底最大的裂缝。

    林恒也完全没有想到,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坚硬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但是被伤到的时候还是那么的痛,痛彻心扉。

    落清繁弯着唇角浅笑:落清秋,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大概这个秘密,也该彻底的烟消云散了吧?除非当初的落族人复生,否则没有人可以知道这个秘密。但是怎么可能还有当初的落族人在呢?我们当初可是亲手对着族谱,让他们一个个的魂飞魄散的呀。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