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外号
    落清秋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但是他还是稍微转了一个方向:“你们大概是不记得我在落家的时候有个外号吧。”

    铭浅唯和炎九霄都是面面相觑,然后炎九霄有些许犹豫不确定的开口:“好像是关于你经脉方面的外号吧,具体的那个时候我也不是多么在意,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跟你的关系挺好的,根本不在我面前提起你的外号。我记得有一次我听见了,但是具体的我还是没有听清楚。”

    铭浅唯点头:“我也是一样的不知道,不过他们是不敢在我面前嚼舌根……你还是说说为什么提起这个外号吧,我们实在是猜不到你的心思。”

    落清秋诡谲一笑:“你们忘记那也是应该的,毕竟都这么多年了,而且那个时候的我们还没有认清对方的身份,所以不关注对方也是正常的事情。我那个时候的外号叫做落无星。你们现在应该是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个外号吧?”

    刚刚炎九霄已经说了是关于经脉方面的外号,结合落无星这个名字,呵,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铭浅唯耀金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光亮:“落无星,落无星——你的意思是,你的经脉是废的?你是废脉体质?那你到底是先天还是后天的?”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先天和后天的差距是很大的。

    先天的是从娘胎就带出来的,基本上不是出生的时候改变的话,那基本上就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金钱来调理才有可能调理好。但是后天的就不一样了,毕竟经脉出生的时候就大致定型了,就算后天废了,也伤不到哪里去,最多就是在床上躺个几年就可以下床了,但是后天无论是自己废还是别人废,都是伤的自己的筋脉,所以最后无论多少星力都只能沉寂下来,最后变成一潭死水,根本没办法动用。

    两者在不了解的人眼中是一样的,但是真的算起来其实是不一样的。天生废脉,体内不可能有一点点的星力存在,就算是存在那也是如同淤积在河道里面的河沙一样的作用,就算是要治疗那也是要散开的。

    从理论上来说,后天的废脉是好治疗一些的。

    毕竟能够落得一个废脉的下场,多半实力也是有一点点的,就算是不多,甚至在废脉之后就像是无根之水一般要开始慢慢消散或者就此沉寂如死水一般。但是终归是有的,只要有实力强悍的人愿意付出一点代价替那个后天废脉的人疏通重塑筋脉,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终归是碎过了,终归是有一些后遗症的。

    落清秋神秘的笑了笑,然后直接开口:“我是我自己废了我的筋脉。”

    铭浅唯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我说为什么你现在的实力这么弱!你的天赋本来就比我们强,手段也比我们多,就算你的功法再难修炼也不会跟我们差这么多。原来你居然是自己主动废了自己的筋脉!落清秋你到底在想什么?废脉是这么好玩的吗?你以为重塑过的筋脉是原来那么坚固的吗,你这是在自己未来冲过君上劫的时候自寻死路!”

    落清秋摊开手耸耸肩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知道冲击君上劫的时候,废脉会死的很惨,你这说的我不知道一样。但是你觉得现在咱这情况需要在君上的境界稳定下来冲击皇吗?只是短暂的拥有超越皇的力量就好了。反正拥有之后就死了也枉费人间走一遭了。”

    落清秋说的相当的无赖,但是看得出来他原先废脉的本意并不是他说的事情。大概还有别的更加重要的事情让他下定决心废脉吧。但是无论这件事情的起因到底是什么,废脉早就是事实了,要是当初他们赶在落清秋有能力废脉之前认识落清秋的话,指不定当时还可以阻止落清秋。

    但是说到底一切都晚了,已经是事实的事情,怎么也不可能改变了。

    而且他们也根本不认为他们可以阻止落清秋的举动,就算他们能够对落清秋的想法产生一点点的影响,但是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根本不可能左右他的决定,最多就是让落清秋知道这件事情还有怎么样的利弊。若是真的能够因为自己的话而让落清秋产生了放弃的念头,那根本就是中大奖了。

    当然这也真的跟中奖的几率是一样的——落清秋的决定是多么难以改变,这一点铭浅唯和炎九霄是深有体会,从当初在地球开始他们就很清楚落清秋一旦想要做什么事情,只要不是楚澈儿阻止,那一切都必然是按照落清秋的想法进行的。

    就算是出现一些意外,那也在落清秋的算计之中。而且那些都是处在他可以承受的意外之中。

    换个说法,落清秋在地球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能力就很玄乎了,做任何事情都把参与者的心思给算计进去。就算是精神病在他的算计之中也是八九不离十。毕竟一个精神病,就算是落清秋想要思考他们到底在想什么,都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毕竟落清秋自己又不是精神病,只能通过案例来分析那些精神病人的思想。

    但是说到底,每一个了解落清秋的人都知道,落清秋这个人最好是做朋友,至于敌人对手什么的,铭浅唯和炎九霄都表示当初在地球的时候的确是有所耳闻,但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那些胆敢挑衅落清秋的人。换而言之,落清秋早就在那些人成为对手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些人给算计进去了。

    被落清秋算计的人,铭浅唯和炎九霄都表示,祝你早死早超生吧。

    毕竟被落清秋盯上的绝对不能用倒霉来形容,只能用最倒霉不过来形容!

    因为惹了落清秋,他不会正面出手,而是不断的编织一个个局,不断的把那个人给套进去,等到那个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深入局中没有任何办法挣脱,只能绝望的等待落清秋什么时候没了兴致,直接给一个死亡的结局。

    当初的落清秋也就是金落也是有这个能力的,但是他没有对身边的人动用太多,最开始是因为他的父母在家族里的地位实在是太超然了;然后就是因为他自己干脆利落的就离开了家族,没有在家族定居;最后他打算真的让金家的人进套的时候,他遇见了楚澈儿。

    他很清楚自己的精力一旦用在了算计金家人上,那他绝对没有多少精力对楚澈儿,但是他舍不得她有一点点不好,他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她,所以他暂时放下了对金家人的设局,一心一意的对她好。

    然后他本来打算在大学的时候直接去帝都,毕竟他家也在帝都,到时候带着他媳妇儿住在他的房子里,两个人过甜甜蜜蜜的生活,然后大二的时候见家长,大三的时候就可以考虑弄个娃娃出来给两家人玩了。

    当然他还打算把暂时放下来的给金家人设局的事情拿起来,趁着在帝都甜甜蜜蜜的时候,可以近距离的跟自己家的那部分势力正面沟通,到时候设局还可以方便一点。

    但是没想到的是,他本来完完全全设想好的一切,居然因为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打破了。不过虽然恼火不已,但是至少那个能够平息他怒火的人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等着他,所以他也对自己是否着急回去而没有多少的想法。

    毕竟佳人在怀,鬼才去想那些烦心事。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他必须要找到最好的帮助他的宝贝成为黯星者的方法,其中的危险他必须第一时间解决掉,就算是那些需要当场解决的事情也必须要考虑好,不然到时候临场出错了,那就没有任何补救的机会了。

    所以落清秋无赖完了,直接开口继续呛他们:“其实你们也要往好的方向去想想,毕竟我是打定主意要去死了,你们两个能够活下来就活下来吧,就算是只剩下个魂魄也算是赚了,而且就算是身体没了,冰寒和初臣也不会因为身体的崩溃而对你们爱答不理的。所以你们完全不用担心不是?而且按照我的计算,要是我把最强大的命劫挡下来,剩下的那些命劫你们一群人去挡,基本上都是死不了人的。”

    炎九霄却是有点严肃的看着他:“可是你铁板钉钉的会死。”

    落清秋随意的抬手示意烁槿把他拉起来:“死就死吧,反正我已经给落族的君上安排好了后路,只要有我儿子在,那些小兔崽子怎么可能闹腾的起来?而且我相信我儿子绝对是最棒的,就算那些小兔崽子要闹腾,也绝对玩不过我儿子。你们要相信我的基因。”

    铭浅唯眨眨眼:“我倒是相信你的基因,但是你不知道你的基因里除了一半好的,其他的都是坏的吗?要是你儿子长成你这个性子,我绝对要让我孩子跟你儿子成为朋友,要不就是保持距离。但是无论我的孩子是男是女,我都绝对不会让我孩子跟你儿子谈恋爱。我虽然不怎么喜欢孩子,但是我还是很清楚,我们这种性子要是找到相伴一生的人,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不,就算是死了追到阎王殿也绝对要追回来。”

    他们本身就是一种人,如若不然怎么可能走在一起?他们都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哪一点一样了,也很清楚要是真的有孩子的话,自己这一点遗传到孩子身上的几率到底是多大。

    所以其实他们自己是不赞成自己的孩子早恋的,不然有可能真的会出现,自家的孩子早恋自己心仪的对象火热,但是被早恋的那个人没有任何想要爱自家孩子的意思,那到时候怎么办?他们这些做父母的能够怎么办?他们自己本来就是早恋,有什么立场说孩子?

    所以铭浅唯很是忧心这一点,要是自己生的是个男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真的有早恋对象的时候可以狠狠的收拾;但是一个姑娘就不一样了,铭浅唯很确定要是自己生的是个姑娘,那绝对是如珠如宝的捧着,根本没有任何要收拾的冲动!

    落清秋顺顺当当的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哎呀,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去管这么多干什么?我也告诉你,就算我儿子没有喜欢的人或者给他妈妈领回去一个男人,我都不在乎,因为我很清楚我的种,随我。”

    他简单的做了一个下腰动作,精致的眉眼因为这个动作染上了几许薄粉,浑身的骨骼也因为这个大幅度的动作“喀啦喀啦”的摩擦起来。

    然后他开始活动手脚,接着随意的喊道:“喂,林恒,去把躲在谛梦房间内室桌子上装鹌鹑的那个家伙给我提过来,我有事情要找他商量!”

    “砰!”

    远处一棵树上一直蹲在在关注这边的林恒听见了落清秋的话脚下一个趔趄,然后直接脚步一错掉了下去。

    掉在地上的痛当然没什么,毕竟这伤真心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现在重要的是落清秋的话,他刚刚居然知道了谛梦的房间里有一个家伙在装鹌鹑,装鹌鹑也就算了,但是居然是在内室,而且听落清秋的口气,似乎那个家伙装鹌鹑不是一段时间的事情了,不然落清秋不会那么笃定的。

    所以林恒立刻站起来足尖一点就直接飞了回去。

    铭浅唯撇撇嘴:“你这家伙还真的是够阴险的,居然这么出卖你的手下,你这么阴险你媳妇儿知道吗?”

    落清秋很是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媳妇儿要是知道的话,你觉得我现在是这么站在你们面前的吗?”

    说完他抬起头看着远处提着一个人飞过来的林恒,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林恒脸上的怒气和被他提在手上的凰翎幻脸上的泄气。

    然后他轻轻浅浅的笑了。

    铭浅唯和炎九霄对视一眼:他又要坑人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