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你是我要守护一辈子的人呀(贰)
    凤澈羽抬起头伸手在他光滑的脸上抚摸:“不要把我当做外人好不好?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更久一点。我知道生宝宝的时候我可能会出意外,但是我还是想要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多余的秘密。”

    落清秋紧紧地抱住她:“我怎么可能把你当做外人呢?要是我把你都当做外人的话,那我就真的是注定一个人孤家寡人一辈子了,宝贝你应该也不忍心让我一个人孤独终老吧?”

    他完全是说笑的,因为他知道凤澈羽是不会忍心让他一个人孤独终老的,所以他根本就是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笑话来看待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她笑的风轻云淡:“要是你真的敢对孩子做什么,我就算是变成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实话跟你说了吧,你要找续弦还是其他什么女人,在我死后都随便你,但是你不能对孩子怎么样,孩子是我唯一留下来的念想了……”

    落清秋微微蹙眉,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对她的威胁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宝贝呀,你要记住一句话,本宫不死,尔等只能为妃。而且你一定会在我身边的!小时候有人看过我的面相,说我容易招惹桃花。你可是要好好的在我身边,严厉的看着我哦。”

    他的话直接让凤澈羽一愣,然后一笑,慢悠悠的抱住他的脖颈,然后蹭蹭他的下颌:“我知道了啦,我一定会在你身边一直盯着你的,我才不想别人占着我的位置呢,要是我孩子认为别的女人才是他亲娘的话,那我辛辛苦苦十月怀胎岂不是太委屈自己了?”

    她的笑声清浅,带着一种温柔的嗔怒,但是她的眼角眉梢却都是满满的温柔。

    她爱着这个抱着她的人,亦深深沉醉在他的温柔里,仿佛全世界只有这么一个人能够入了她的眼,仿佛全世界就只有他是唯一的星光、月光、阳光。

    他们是彼此的一切,他们是彼此心上的明月光,朱砂痣。

    只是凤澈羽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落清秋比她更加的爱她——她就是他的一切,他现在唯一能够活下去的希望,为了自己仅存的希望,也为了自己仅存的勇气,他决定在自己剩下的日子里好好地爱着她,让她在失去他的日子里,失去关于他所有的记忆的时光里,能够勇敢的活下来,能够勇敢的带着孩子好好的在这个世界安全的活着。

    只是落清秋也不知道,他把一切都算计进去了。但是他怀里的那个乖巧的宝贝,其实算计的比他更多。因为她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很简单,她想要度过命劫生下孩子,就算是死在产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其次就是孩子好好的在他的爹爹身边生活,就算是他的爹爹要续弦或者娶妻,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因为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血统和孩子的血统到底是多么强大,她很清楚她的命劫是多么强大,强大到了她自己都抵抗不下去的程度……所以她需要其他三皇的帮助,但是如果她决定自己死的话,其他三皇的压力必然是会减少很多,甚至在命劫里全身而退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只是说到底她还是太贪心了吧,她也真的是对落清秋那句“本宫不死,尔等只能为妃”所心动,但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妄想,该离开的还是要离开,她不能在自己的命数到来的时候去连累别人,就算那个男人很爱很爱她,甚至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

    但是她还是不能牵连到他,否则她的心不会安稳下来。

    所以她做的事情真的很简单,说起来其实也就一句话,借着落清秋的计划变成有利于她的局面,一举把落清秋推上黯星者!

    一对夫妻基本上就是在互相算计对方,但是如果是正常的算计对方得到对方的一切,大概所有人都不会觉得意外,因为那个句老话说的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是落清秋和凤澈羽却是截然不同,落清秋是布置好了一切,就等生产的那一天了。凤澈羽则是直接把落清秋布置的局给反转了,直接把他想要做的事情直接反转成她想要做的事情。

    只是夫妻二人,落清秋是想把凤澈羽推上黯星者的位置;凤澈羽却是想要把落清秋推上那个位置。

    说他们狠心,也的的确确是狠心到了极点;但说他们温馨,他们也真的比黯星大陆其他的夫妻来的更好。

    他们都不知道,一只雪白的雪豹现在正趴在粗大的树杈上,安静耐心的守护着这里的一切。一条蓝色的小蛇,细长的身躯缠绕着树干,小小的蛇头放在树杈上,安静的看着身边的那只巨大的雪豹,蛇瞳中满满的都是好奇。

    雪豹无奈的撇撇嘴,但是还是勉强的露出一条眼缝慢悠悠的看着那条蓝色的小蛇。

    小蛇像是被鼓励了一样,双眸中绽放出明亮的光芒,然后身躯一动,直接缠绕到了雪豹身上。

    雪豹虽然不怎么习惯有东西在自己身上,但是这股鳞片与毛发摩擦的感觉也不怎么坏,所以他也就任由蓝色小蛇缠绕着他。

    小蛇似乎是很兴奋,伸出信子舔了一下雪豹的脸颊。

    雪豹无奈的抬起一只雪白的生着黑色条纹的爪子,慢悠悠的摸了摸小蛇的脑袋,然后粗大的生着黑色条纹的尾巴伸出来覆盖在小蛇的身上。

    小蛇闭上眼睛开始安眠,不知道为什么它在这头雪豹的身上感觉到了莫大的安宁,仿佛这宽阔的背影已经足以撑起它的整片天。

    雪豹也只能无奈的叹气,他好不容易解决完事情回来一次,结果就碰上这么一条缠人的小蛇。只是平时他周身的气息大概是太摄人了,所以回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收敛起自己的威压,结果这么一条小蛇就凑到他面前了,还这么纠缠着他,他也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厌烦的情绪,本体没有动,但是他的本体上却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形,是泽宁。

    泽宁慢悠悠的在自己的本体上坐下来,随意的把蓝色的小蛇搂在怀里,慢悠悠的抚摸着小蛇蓝色的鳞片,鳞片很是光滑,摸上去很是舒服。

    事实上泽宁的确摸上去挺舒服的。

    小蛇自然是睁开眼睛看向了泽宁,只不过当它疑惑的察觉到泽宁身上的气息和雪豹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的时候,它直接放心下来了,乖巧的趴伏在他怀里,安稳的睡了。

    泽宁对怀里小蛇的反应简直是哭笑不得,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被一条小蛇这么缠着,不过这大概也间接证明了他其实也不是真的冷冰冰的吧,至少还是有生灵愿意靠近他的。

    虽然还没有化成人形,但是好歹也是落清秋分割出来的精神力,看落清秋长的那样子,这条小蛇的样貌大概也是有保证的。

    泽宁一边满意的抚摸小蛇的鳞片,一边很是嫌弃的想着。不过他自己根本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嫌弃落清秋,明明他不是早就应该放下了这一切吗?因为大小姐和他的关系早就已经是不可拆分的了,为什么他现在会这么嫌弃落清秋呢?

    泽宁不知道,他会这么突然的嫌弃落清秋,完全是因为怀里这条摸起来很舒服的小蛇。

    这也是心理洁癖严重的他对除了凤澈羽之外的生物产生这么容忍的情绪,尽管这条小蛇身上很干净,甚至身上隐隐约约散发的都是淡淡的香气。但是泽宁很清楚,一旦把对象换成凤澈羽和小蛇之外的对象,就算再干净,泽宁一样能够找出很多理由来厌恶。

    只是很可惜的就是,泽宁现在也算是很喜欢这条小蛇吧,所以泽宁根本没有任何厌烦的情绪,甚至还相当随意的坐在自己的本体上,轻轻顺着小蛇的鳞片抚摸,让小蛇可以睡得更加舒服一点。

    其实泽宁知道,落清秋跟这条小蛇之间的联系还在,毕竟时间太短了,就算是落清秋主动的断开联系,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毕竟这是落清秋自己的精神力分化出来的,对落清秋本体的依恋实在是太严重了。

    所以就算落清秋不想感觉到也必然是会感觉到的。

    所以落清秋微微转过头目光很是不善的盯着泽宁,主要焦点集中在了泽宁怀里的那条蓝色小蛇身上。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家的蛇硬是要和他媳妇儿家的豹子和蛇扯上关系,但是他也知道,他现在不能把那条小蛇给弄回来。

    他媳妇儿现在可是在他怀里呀,要是真的把这条小蛇弄回来,他媳妇儿会怎么想?想自己还不如一条蛇吗?所以泽宁想要抱着那条小蛇,落清秋还是决定咬咬牙随便他了,大不了自己主动一点,彻底的屏蔽了自己对那边的感知,早点结束他和小蛇之间的气息牵绊。

    但是他结束气息牵绊也是要结手印的呀!他现在这个不能动的架势,怎么可能结的了手印?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