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但是有这么一句话已经是足够了,落清秋已经闭上了双眼,浩瀚如海的精神力直接追寻着那个女人的气息,降临在了那个女人的房间外面,然后精神力微微一扫就“看见了”另一个房间的一切。

    那个一脸悠闲的坐在房间里的男人,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莫大的危险已经在注视他了,不过就算是意识到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落清秋若是不想让他看见,就算他强悍到某种地步也是看不见的,更何况他能够进来星雨学院的小空间,完全是因为他的实力很弱,否则不要说是进来了,就算是站在外面都会引起空间的颤栗。

    落清秋弯唇一笑,点点的银白光点从他的精神力化身之中飞出来,悄无声息的附着在那个人的身上,他现在不着急杀了那个人,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做出什么防范该有的那还是得有,不然的话真的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那就真的是亏大发了。

    至少落清秋自己是认为自己是没有那么好心到可以让别人随意攻打不还手的地步,不说把手段全部都施加上去,单单就是基础的监控也要做个彻底,至少也要确定那些异族的情况,不然的话到时候就不简简单单是措手不及,而是他留下来的人全军覆没!

    他自认为自己还是没有那个魄力葬送那么多人的性命,因为说到底他自己还是认为自己是个人,而不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神祇,一个人自然是没有狠心到要葬送几个种族呀。

    他叹息:“看起来我还是要留下更多的手段才可以,要不然还真的不放心你们呢,要是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保住你们的话,或许我也只有选择血祭自己,让爹娘他们发现这里的情况,就算他们那边抽调了一部分兵力也好,至少你们应该活下去。我也不希望我布了这么大的局,会变成死局。就算是那些异族也阻止不了我的局。我保证。”

    落清秋完成监视之后,直接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还留在这里看乐子吗?他的老婆可还是在房间等着他呢,她可不能让他的宝贝一直这么等她,他有些许累了,也该回去了,不然的话她会担心的。落清秋不想她因为他而担心,他舍不得。

    不止是精神力化身直接溃散,落清秋站在他们面前的身体也是同一时间溃散,反正也只是一具精神力化身而已,溃散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这样回去的还能够快一点。

    铭浅唯轻笑:“他还真的是着急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到底是去做什么的,不过也就他能够赤裸裸的秀恩爱了,我们都是失败者。”他的声音到后面越发的轻,像是有感而发,又像是早就憋在心底一直都想要说出,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都没有说出来。

    但是他现在已经说出来了,终于也是能够轻松一点了。至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真的是能够轻松一点了。可是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也只有铭浅唯一个人知道而已,其他人只是他的共鸣者,而不是真正的他。

    炎九霄现在想笑却笑不出来了,他可以说已经是失去了一切了,但是他没有任何后悔的念头,除了落清秋,没有人知道他为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这个女子到底是付出多少代价,那代价简直就是恐怖,就算是整个炎族都比不上的恐怖。

    但是他还是付出了,只因为他觉得他面前的这个决绝的女子,值!只因为从第一眼开始他就很喜欢很喜欢这个叫做卓月的女子,一开始就认定了自己绝对不会移情别恋,只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在很认真的布置这个局。

    那个时候他已经是皇,所以从见到她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未来一定没有任何希望成为黯星者,所以他从见到她开始就一直在布置这个局,因为他知道要是自己没有从头到尾的好好计划,这个女子是绝对不会离开他的。

    可是他现在只能让她离开,他不想让她跟他一起死,就算那很浪漫,但是他很清楚生命的珍贵,所以他从一开始就要她活下来,哪怕是永远的恨他。有一个恨的人,总是比不恨要来的好些,不是吗?至少心底还是有一个可以牵挂下去的对象,至少还有那么一分仇恨在……

    本来他的计划是万无一失的,现在也只需要他去死而已,他本来应该轻松开心的笑。但是他笑不出来完全是因为那个女子,他心心念念放在自己心尖儿上的女子,真的真的开始忽视他的存在了。他的心呀,真的感觉像是刀割一样。

    但是一切都要结束了,不是吗?只要羽皇的孩子出生,他的局,他的计划就彻底的成真了。落清秋那个算尽一切的王八蛋也会兑现承诺让她安好。

    可是炎九霄很清楚,她们是可以安好,因为背后有他们一帮人被刚刚消失的那个男人心甘情愿的利用,利用他们的修为,利用他们的精神力,利用他们骨血,替她们搭成一条通天的大道。他们也很清楚,那个把他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算进去的男人,其实早就把自己的骨血自己的一切都搭了进去,因为他要保下的更多,所以他开始算计他们,把他们算计到死来保护他要保护的人。

    可是他们还是心甘情愿呢,至少他们付出了一切,她们还是安好的。至少那个骨血里一片冰冷的男人,是守信的。

    “噗!”

    炎九霄近乎是小心翼翼的抬起自己的手,微微低下头躲开所有人的目光盯了片刻,才猛地直接插进自己的心脏里。心脏对于生灵而言就是一个无比重要的地方,失去基本就代表着死亡。但是这对于炎九霄来说就算是失去心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低着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来,最后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慢慢的把自己心脏里的那枚小小的龙凤交颈的红色玉佩给取了出来。

    那是当初他和卓月的婚书。

    他有些不舍的用手摩挲了一下,但是在卓月的目光看过来之前,他却扬起手,狠狠地手中的玉佩给扔了出去,玉佩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落在了地上,化为了满地的红色碎片。

    阳光落在碎片上,闪烁出熠熠光辉,明明光芒不强,却不知灼伤了几个人的眼。

    卓月的目光立刻发生了变化,弥天的恨在她眼底成型,她在玉佩落地的这一刻,彻底的跟眼前的这个男主人断绝了一切的关系,她,再也不是他的妻!

    她什么也没说,直接转身离开,朝着羽族的院落而去。

    她是还有比赛,她也只是会参加比赛而已,毕竟她不想铭浅唯和落清秋为难。但是她不会再见面前这个男子,她只会恨他。

    铭浅唯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苦涩的看着这一对鸳鸯变怨侣,片刻之后他转身离去。

    烁槿微微一愣,旋即直接抓住了那个女人,消失在他们眼前。

    冰寒看着自己面前的主人,却发现,那一刻炎九霄的双眸变成了灰色。

    “呵,我亲手,亲手斩断了我们之间的缘分呢,月儿,我的月儿,我居然亲手斩断了我们之间的缘分呢,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是不是很让你失望?是不是现在的你已经彻底恨惨了我?我亲手斩断了我和你的希望,我还记得,还记得你当初跟我说过,皇战结束了要跟我找个安静的村子好好的生活,再也不去管这些事情。我还记得这些话,但是我们是不是已经回不到以前了?”

    炎九霄的声音越发的悲戚,一双暗绿色的眸子在这一刻彻底的变成了黯淡的灰色,他在挖出那枚玉佩的同时,主动封印了自己的视力,他怕,他怕他看见玉佩破碎的那一刻自己会疯。

    他低低的笑起来,慢慢的走了过去,又慢慢的蹲了下去,一点点的把玉佩的碎片给捡起来,放在掌心用自己的血把刚刚沾染上的灰尘擦干净,然后像是完成了一件很大的任务一般,他直接把自己的眉心划开一道血口子,把手中的那些碎片一个个的全部都放了进去。

    不是放在识海里,而是他自己的魂魄里。

    “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魂魄最适合保护这些碎片呢。月儿,你是不是很恨我?恨我放弃了你,还是恨我吧玉佩给摔碎了?可是你知不知道,我的心也跟着玉佩碎了?可是我不敢让你知道,我怕,你知道了做傻事。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了,我知道,你这丫头是最细心的了,要是我有一点点遗漏,你都会看出些不对来。所以我才把玉佩给摔了。我就怕,就怕你不愿意离开我呀。”

    他的声音越发的哽咽,火红的长发发尾也开始微微泛起枯白,碎片全部都进入魂魄之后,他站起身来,一股暮气在身上流淌。

    他微微转头“看着”冰寒,轻声道:“冰寒,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你说,她见到是不是会说我又不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

    他说完,似乎自己也被自己的话逗笑了,嘴角弯起轻笑,但是冰寒却看见了深深的绝望。

    冰寒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但是他现在却觉得,自己似乎是看穿了自家大人的一切,似乎炎九霄并不是真的要这么对待夫人的。要是他真的狠心,又怎么会把破碎的婚书玉佩放在自己的魂魄里?那根本就已经定型了,根本没有任何更改的余地了!

    炎九霄伸出手,手上还有粘稠的血,他自己的血,但是他毫不在意自己身体里宝贵的血就这么流淌出来:“带我回去吧,我想我现在需要好好的睡一觉。等睡一觉,我就可以等待那一天的到来了。”

    恍惚之间,冰寒似乎看见了炎九霄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变得充满了磅礴的怒气和高傲的尊严。

    但是仔细一看,炎九霄的神情一直像刚刚一样充满了暮气。

    仿佛当初那个如枪的男子,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仿佛那个眼眸中都是锐利的男子,与那枚婚书玉佩一起化为了碎片,一同埋尘在这个叫做炎九霄的男人的魂魄里,永远的沉睡再也不可能出现。

    但是冰寒不后悔,从来都不后悔。

    他知道终有一天他扶着的这个男人会再度变回那如火焰般明亮耀眼的皇,但是他也在默默的祈祷,祈祷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要是那个叫做炎九霄的皇回来,他的主人,他的大人,会彻彻底底的消失,彻彻底底的变成岁月的灰烬,除了他再也没有人会记住,曾经有一个人,他成为了一个皇,然后他被岁月淹没,成为了灰尘,再也见不到了。

    可是冰寒还是很清楚,他的皇,真的会再出现,出现即是永别。

    他不愿意,却也必须得愿意,因为大局容不得他插手,他也没有插手的资格。那个叫做落清秋的男人,真的是把一切都算计进去了。若是他没有爱上任何人,没有任何人成为他的软肋,他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或许他真的会成为黯星者,没有任何的损失,成为最强大的那个人。

    但是也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其他,他有了软肋,有了心爱的人,所以他算计了除了她以外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就是为了推她成为黯星者,成为最强大的那个人。

    冰寒的眼中都有了水雾:“大人,活下去吧,好好的活下去吧,冰寒不想你死,要是你死了,冰寒还能去哪里找你?冰寒等了千年呀,你是苏醒了几次,可是每一次都是冰寒还没有找到你,你就濒死,甚至连你当初留下来的药都没有用。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这一次顺顺利利的找到你了,不要再让冰寒等下去了,好不好?”

    冰寒的声音已经近乎绝望了,他好不容易才知道了身边的这个男子,好不容易他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为什么他又要失去他?为什么他一定要失去他?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