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愿你长宁(肆)
    有一点男子根本没说,那就是落清秋走到他们这一代的这一步,已经算是命运不受牵制了,他的事情可能上一秒是这个样子,下一秒就是下一个样子,也许一个念头就有可能改变他的命运。他们就算是这一次插手进去,也绝对不可能预料到他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毕竟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里等待着那些孩子的归来,根本没有任何插手的权力。

    他们只能这么看着,除非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否则的话那些长辈做出的安排就会被全盘推翻,他们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让孩子们变得更加强大吗?要是孩子们没有得到应该有的锻炼的话,那孩子们还不如在他们身边算了,至少在他们身边他们还能好好的看自己的孩子一眼。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们自己在前线击退那些异族,但是他们的孩子还是在这里残酷的成长。

    不过他们也是吸取了教训,知道自己要是真的把这些孩子带在身边的话,那才是真的害了他们。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他们好不容易挽救回来了,这个最小的孩子绝对不能出现什么意外。

    也是基于这个思想,他们很干脆的创造出了黯星大陆,把自己的本源直接融合了一点进去,让这座大陆史无前例的安稳,好好的等待着他们的孩子在这座大陆上成长变得更加强大。

    他们也在等待着,等待着这些孩子回到他们的身边。

    只是现在他们的孩子们正在黯星大陆上苦苦的挣扎,等待着破开泥泞重见光明的那一刻,而那一刻注定会成为他们最璀璨的时刻,因为那一刻注定是他们破茧成蝶的痛苦和光明的时刻。

    “呵呵,老铭,你说说羽族的那些人会怎么看我们?我们的身份虽然不是很隐蔽,但是至少大部分羽族的君上都是不知道的吧?现在咱们这么赤裸裸的就把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是不是在他们眼中我们就像是一个小丑?”炎九霄的声音带着点点的讽刺,本来嚣张的眉眼更是染上几分血色。

    他对自己被羽族发现没有什么感觉,反正他敢确定这个时候的羽族不敢对他们出手,所以就算是现在这样正大光明的露出本来面目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跟铭浅唯说的这些话也只是单纯的说说而已。

    铭浅唯翘起腿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正捧着一杯茶安安静静喝着的炎九霄,露出一个近乎嘲讽的笑容:“羽族?你都是一个皇了,能说出这话来也说明你也不是怎么看重羽族带来的压力吧。不过咱现在也的确是光棍,他们是能够查到我们的家族甚至是种族在哪里,但是他们没有人手来执行灭族计划。”

    炎九霄微微一愣,明显是因为听到了“灭族计划”这四个字,他有些许的犹豫了,因为他对于炎家是有一种孩子依偎大人的情绪在的,所以羽族如果真的执行灭族计划,估计他炎九霄得疯了。

    但是这灭族计划对于铭浅唯来说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现在的铭家的确是他的铭族血脉,但是现在的铭浅唯对于铭家的态度真的是恨不得他们全部去死算了。但是铭浅唯亲自动手的话,他的身上必然是要背负杀孽的。

    所以铭浅唯绝对不能亲自动手。

    但是铭浅唯不能亲自动手不代表其他人不能动手,哪怕是炎九霄或者落清秋甚至是凤澈羽也好,他们动手就绝对不会出现多少的杀孽,因为这是铭族当初欠了他们的。

    说是铭族欠他们的也不能说是太准确,因为他们之间可以说是相互亏欠吧,每个人手上都有其他三族的血,所以铭浅唯不动手,其他三个人动手都没有什么问题。

    其实这种事情天道是不会在意的,但是落清秋他们自己在意,因为这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落清秋他们自己心底的亏欠吧。

    两个人的聊天一下子就没了声,也只有一个烁槿安静的替他们把茶杯添满,然后就下去了。

    冰寒还在卓月身边,初臣也还没有回来,所以这件事情也就只能烁槿来做了。

    只是大概两个人都不会知道,冰寒其实现在没有陪伴在卓月身边,因为他偶然转过一个角落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女人,他很眼熟的女人,不过片刻关于这个女人的记忆他就想起来了,他的神色也是越发的复杂了,因为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炎后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了,他都能够看见,想必很快也会被自家大人发现。

    冰寒记得很清楚,当初炎九霄的那个命令,炎后和那个女人处于同一个危险的境地,先救那个女人。

    冰寒知道卓月很重要,甚至代表了炎九霄的脸面,说什么都应该先抱住卓月。但是他家大人的命令是先救那个女人,这一点直接让他迷茫了。

    但是他还是要遵守炎九霄的命令,保护好那个女人。

    这下子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待炎后了,就算是知道卓月才是炎九霄应该爱着的人,但是他冰寒也不能违反炎九霄的命令。

    世事没有给他时间犹豫,因为下一刻那个女人就看见他了,甚至还浅笑盈盈的走到他面前:“冰寒,是你呀,我刚刚还以为我眼花了呢。不过你来了也真好,九霄呢?既然你在这里,那九霄去哪里了?他不是说只要他在这里,你就会在这里的吗?为什么我没有看见他?”

    女人笑着还四处看了看,看完有些抱怨的看着冰寒:“为什么九霄不在这里呢?不过那也不重要了,只要我回来了,就能见到九霄了,想必九霄见到我应该是会很开心的吧。”

    这个女人也算是很漂亮的了,但是在冰寒眼里其实是比不上卓月的,不仅仅是因为卓月是炎族的炎后,他家大人的真正妻子,更是因为她身上真的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真的让他们这些手下人都折服了。

    但是面前这个女人,其实炎族的君上都是很厌恶的,因为他们只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厌恶的感觉。

    他们相信自己的感觉,因为他们很多时候都是靠着这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活下来的,如果没有这些感觉,兴许他们当初绝对不可能站在那里厌恶这个女人了。

    而且在他们心里,卓月这个炎后真的是很好,换一种说法,要是卓月也能够成为皇,他们就算是脱离炎族加入她也是心甘情愿,其实说到底他们真的对炎皇有点失望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居然那么堂而皇之的就出现在了这里,炎皇还正大光明的给了那个女人那么大的权限,放谁身上都不会太开心的吧?

    这一次这个女人看见冰寒了,心思也活络开了,自然是想要趁着这一次机会彻底的击垮炎后,直接让炎皇成为第一个废后的人!

    不过这一次她的计划应该是要报废的,因为这一次,卓月身后站的是铭皇,落皇和羽皇!

    三皇都站在她身后,就算是炎九霄真的成功废后了,他们也有那底气让他们的姐妹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甚至活的比这个女人更好!

    这是他们的本事,也是他们的底气!

    但是现在的冰寒不知道,所以他还在为了卓月寒心。

    只是他现在必须要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因为炎九霄什么都好,但是一旦碰上这个女人就真的没辙了,那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冰寒的眸光还是那么冰冷,作为魂凤一族的最后传人,他真的很强大,否则也不会作为种子活下来了,实力的强大也意味着他的情绪收敛的极好。

    “炎皇的确在这里,但是我要等待落皇回归才能带你去找炎皇。”他的声音不卑不亢,像是在说着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是个人就能看见天穹之上有两个顶天立地的身影,他们正在支撑着要破碎的天穹,等待着他们要等待的人回来弥合天穹的裂缝。

    这也是为什么冰寒不现在就带着女人过去的原因,因为冰寒很确定,一旦那个女人出现在炎九霄面前,炎九霄的力量就会立刻溃散。

    但是破碎的天穹靠着铭浅唯一个人是绝对支撑不起的,除非羽皇出手。

    可是冰寒很清楚现在的羽皇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要让羽皇出手,那还不如直接看着天穹破碎算了。

    而且一旦炎九霄松手了,真的出现意外了,冰寒是绝对相信,羽族那边绝对会出现异动,别的不说,至少面前这个女人绝对会死!

    只因为冰寒很清楚出去的落皇对于羽皇来说,到底是多重要。

    但是那个女人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对着他的来路诡谲的笑了笑:“炎后,是不是就在那里?”

    冰寒的双眸瞳孔猛地一收缩,但是他没有办法拦着这个女人。

    女人笑完直接朝着那个方向去了,她早就料定了冰寒根本不敢出手拦下她,因为他现在把不准她对炎九霄的重要与否,要是猜测错了,按照炎九霄对她的态度,就算冰寒是他的兵器之魂,多半也是要出手惩戒的。

    但是她这一次猜错了,冰寒虽然不知道落皇和铭皇对自家炎后的态度为什么这么好,但是明显的不是因为男女之情,更像是家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冰寒可以确定的是卓月现在绝对不是这个女人能够动的了的。

    他也只是冷冷的站在后面开口:“这算是我站在身为炎皇大人的兵器的立场上给你的忠告,你最好现在还是不要去找炎后的麻烦,不然的话到时候事情上升到了我没本法插手的局面,那你真的有可能死。就算是炎皇大人都保不下你。”

    女人毫不在意的笑了:“哎呀,冰寒君上还真的是会开玩笑呢,一个无权无势的炎后,算的了什么?我也给你一个忠告好了,挡在我前面的人,全部都得给我去死,在我面前还没有可以阻拦我的人。”

    女人说的很是嚣张,但是冰寒还是觉得,自己的提醒已经到位了,其他的多说无益,看时间差不多落皇也要回来了,他回来了,那两位也有功夫处理这边的事情了,估计那两位大爷也不会让这个女人这么开心嚣张吧。

    甚至冰寒这个时候还在怀疑,那两位大爷的精神力比他强大太多了,估计早就发现了这个女人,但是没有告诉他们。

    不过没有告诉也是一件好事情,毕竟就算是炎族内部也一点都不想看见这个女人!

    女人走的很快,因为她的心情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她的心脏也开始剧烈的运动,她似乎就看见胜利的曙光和炎后的宝座已经在前面等着她了,只要她再上前一步就可以把那个一直都淡然处事的炎后给拉下来,自己爬上炎后的宝座。

    她到那个院子的时候,的确看见了卓月,只是卓月正站在一枝粗大的树杈上面,伸着手在够上面的果子,神情很是专注,但是女人莫名的觉得卓月应当是看见了自己的。但是她现在这个态度,真的让自己有点不好招架呀。

    但是女人不过片刻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姿态,恢复那种高端大气的样子,像是主母训斥一个不懂规矩的丫头一样:“堂堂一个炎后,站在高处做那等姿态,成什么体统?莫不是许久都没有见着炎皇了,所以才这般没有规矩吧?莫给炎皇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来,炎皇的脸面还不是你这个贱蹄子能够丢的。”

    女人说的很干脆,或许也是因为她很清楚她在炎九霄心底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吧。

    但是卓月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个女人的话外音呢?这个女人根本就是趁着她现在在摘果子,所以刻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刻意的污蔑她与人私通!

    但是卓月怎么可能就被这么一段话给搅乱了心神。

    她只是低下头对着那个女人笑了笑:“希望接下来你还说得出那样的话来。”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