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愿你长宁(叁)
    所以他这一次就出现在了这里。

    所以这一次他就是杀鸡儆猴。

    所以他没有自己动手杀了那个叫小六的人,他要把这个小六交给落清碧亲自动手。因为他很清楚要是落清碧成功恢复过来的话,他的记忆也会复苏,这个人就会成为他的心魔。

    而对待心魔只有两条路,心魔灭或者自己死!

    只有这么两条路可以走,就算是落清秋当年也没有走出第三条路。

    或许这也和落清秋认为就算是有第三条路也不会比第一条路来的好吧?

    但是对于其他人,落清秋是要杀鸡儆猴的,所以他们就必须得死!这是落清秋的怒火,也是落清秋的尊严。

    落清秋抬起手朝着他们挑衅的竖起中指:“本皇虽然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这里了,但是这个时代的错误说到底还是跟本皇的回归有些关系。但是本皇是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本皇的原因出现你们这种人。而现在你们要做的很简单,那就是把你们跟外界通讯的东西都给本皇打开,当然你们想要逃也是可以的,只是本皇也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死无葬身之地。”

    落清秋的这一番话说的相当的嚣张,而这个宗门也是有明白人的,当他们看见落清秋直接一伸手就破了阵法,就知道落清秋绝对不是他们能够硬抗的,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引发一场灾难。

    所以他们对落清秋的每一句话都是提起了万二分的警惕。

    奈何这个世界总是猪队友多一点,而且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聪明人也只是少数的。更何况这个宗门能够看得明白的人其实不多,或者可以说是这个宗门自己作孽把那些聪明的给打压下去……

    只是这对于落清秋来说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对于这个宗门真的能够看得清楚的那些人来说,这些同门真的是一群脑残一样的存在,明明不懂装懂还专门来训斥他们,偏偏他们还必须得忍受下来,不然的话指不定这些蠢货会怎么调动宗门的力量对付他们。

    这也是他们现在看破了,但是没有说出来的原因,一个已经让自己心寒的宗门,为什么还要在有新的碾压一般的力量出现的时候去阻止呢?这明显是一个重新把宗门给清洗干净的好机会呀,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声张,只是隐忍不发看着落清秋,眼底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落清秋不是没有看见这些人眼底的光芒,只是他也想的很简单,实力面前,所有的算计和阴谋,统统都不可能左右战局的变化!

    而落清秋就是这么一个执掌力量的存在,而且他是来杀鸡儆猴的,既然是杀鸡儆猴的人,留下一些聪明的给周围的人传个话,还是可以的。毕竟聪明一点对他的想法和安排也不会有多少置喙。

    他也没有多少的话,有些东西只要看就知道了,要是这些事情也要多说才能知道的话,那这些人就真的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落清秋也不需要那些无法理解他意思的蠢货存在,这件事情他是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没错,但是他也要做出屠了人家一整个宗门上下数千人的行为。

    所以就算之前这个宗门的弟子做出再惨无人道的事情,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那只是对于一个人做出来的;但是落清秋就不一样了,他是要对一个宗门出手,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一千多个人对上一个人,这个差值再怎么算都是应该算的清清楚楚的。

    或者换而言之,若是让别人来选择的话,一千多个人对比一个人,就算是脑子抽了的人都知道还是选一千多个人划算一些。

    因为就算是培养强者,一个天才还是太单薄了,至少千人才是一个保险的数字,甚至运气好的话,出现的就不只是一个强者了,指不定会有十几个强者出现。

    所以这件单纯自家哥哥被人虐杀,自己上门寻仇灭了一个宗门的事情,直接会变了性质,因为人言可畏,因为道听途说。

    没有人的理解能力是一样的,除非他们拥有完全相同的思维,但是除了落清秋和烁槿他们这样子的存在方式,怎么可能还有人一样呢?

    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落清秋也不指望别人能够理解他的想法,只要他身边的人能够相信他,那一切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毕竟若是真的算起来的话,神,何必去知道蝼蚁的想法?

    蝼蚁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个强壮些的蝼蚁而已,想要踩死还不是一脚就踩死了。

    所以落清秋根本没有任何的想要遮蔽一点的想法,现在这局面其实已经没有任何的回转局面了,落清秋只要动手开了杀戒,那一切真的是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而且就算是现在落清秋收手了,关系也没有任何可以弥合的方法了,因为一开始脸就打狠了,已经做不到一个大棒加一个胡萝卜的标准了。

    落清秋直接出手了,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过去而已,那么简单自然是达不到落清秋的标准的,但是如果里面还包含了轮回。

    他独一无二的刑罚,专属于他的标志,只要是知道他的人都知道,轮回只属于他,所有经受过轮回之刑的,全部都是落清秋的敌人。

    落皇的敌人,怎么可能有人敢于去追寻真相?除非真的是不要命了。

    当然现在那些敢于不要命的人或许不会多,但是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应该还是乐于反抗一下,说破了他们也不过是仗着不知者不罪而已。可是落清秋是会这么想的人吗?

    就算是那些人义正言辞的仗着不知者不罪和法不责众的道理对他动手,落清秋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所谓的不知者不罪其实就是一句空话,虽然没有绝对的好人坏人的区别,但是一个人就算坏到骨子里了也不会一天到晚的想着要做什么石破天惊的坏事,同理一个好人就算是好到骨子里了,也绝对不会真的跟个善人一样,一天到晚的正事不干全部都去救死扶伤了。

    所以落清秋根本就不会手下留情,因为他不相信其中的煽动者会不知道一个大概,其他人人云亦云,不该死也要为了他们的愚蠢去死,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惹对人。

    要是惹到的是铭浅唯的话,或许铭浅唯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们是不是杀了自己的某个直系亲人,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他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产物,本来就是最错误的存在,他的亲人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感情,那唯一一个爱着他的人也死在了他那些所谓的亲人手上。若是这些人真的是挑到铭浅唯的亲人去杀,估计铭浅唯不仅不会灭了他们一整个宗门,相反还会纵容他们继续成长下去。

    当然也不是指望他们能够活下去成长到可以灭了一整个铭家的地步,毕竟铭家就是他曾经的铭族,若是可能的话,铭浅唯还是要借助他们的骨血来重塑当年他那几个与他血统相似君上的身躯,他们的魂魄可还是被铭浅唯封印在铭家的大地下呢,还在等待着他们的皇来拯救他们。

    只是最遗憾的是站在这里的不是铭浅唯,而是落清秋。

    落清秋是多么看重自己的家人,这一点铭浅唯和炎九霄都是清清楚楚的,他们也很清楚要是想要逼疯落清秋的话,除掉凤澈羽和落家人就好,只要他们死了,落清秋铁板钉钉是要疯掉的。

    但是他们也很清楚,一旦落清秋疯了,那这个时代就不再是他们争夺黯星者的时代了,而是落清秋疯狂屠杀的时代——他会杀了自己见到的一切生灵,为了那些爱他的他爱的人陪葬。他们从不质疑落清秋的心,因为落清秋走得比他们更远一点,但是就这么一点点远,却让他们很清楚落清秋真的比他们更加的强大。

    而跟落清秋一样的凤澈羽,又怎么可能是他们杀得了的?

    所以除非拥有能够杀了凤澈羽的修为,否则的话还是不要轻易去挑衅落清秋来的好些。

    落清秋微微抬起头,看着苍蓝色的天空:“爹娘,清秋不知道能不能有见你们的那一天,不过清秋还是相信你们能够活的很好……有姐姐在你们身边的话,清秋也能够放心。不过你们大概不会到把,你们已经有了孙儿了,你们的儿媳也很漂亮呢。如果你们有一天能够找到这里,那就把你们的孙儿带回去吧,记得经常带给你们的儿媳看看。我也不是狠心,听泽宁说,我的岳父大人可能不是那么想要见到你们孙儿,所以那孩子还是在你们身边带着比较好。”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那些很是平淡但是却更像是遗言的话语,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爹娘能不能听见,但是他还是要说出来,他怕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们就先一步消失在岁月里了。

    他更怕的是他的宝贝和他的小宝贝会陷入两难的境界。

    若是他提前一步做好安排的话,或许真的是可以两全吧。

    他不知道的是,苍蓝的天穹之上,一道穿着简单蓝色裙子的少女身影一直在那里矗立。她不是不想进来,只是时机还没有到,所以她不能进来,而且她身边还有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一直盯着她。

    他们是最后的两个没有参与战争的神之后裔和神了,他们是想要参与前线的战争,但是他们的使命更加的艰巨,他们必须守在这里,等待着他们守护的某个孩子打破空间壁垒站在他们面前。虽然他们还在等待,但是他们也很开心。

    只是现在少女的心情似乎是不大好,她很是明显的听到了落清秋的话,但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不能说出来,她很确定要是她说出来的话,一定会引起自己爹娘注意,但是也更加的会引起那个一直都对自己虎视眈眈的空间之灵的注意力。

    所以她不能说出这些话来,但是身边的男子确实知道她的想法,也知道落清秋对于这个少女来说到底是多么重要。

    他出声:“暖言,不要哭,我会心疼的。清秋也不是那么弱呀,他会找到办法回到你们身边的,你要相信你的弟弟不会这么弱小。别忘了爹娘一家在我们之中的地位到底是多么强大。”

    少女还是眼眶红红的:“可是他还这么小,都还没有回家看一眼,为什么会这样?爹娘他们可是很想见到弟弟的。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

    男子抬手搂住少女:“别那么悲观,清秋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而且他不是还有一个孩子吗?你可是当姑姑了呀,要笑,我们还要准备一下把你侄儿给抢到手呢,我可是记得你这个弟妹的爹不是怎么好惹的。”

    闻言少女微微抬起头,像是一只骄傲的小凤凰:“哼,就算是玄倾又怎么样?他跟咱爹娘的地位是一样的,他不愿意善待咱们家的孩子,那就接到咱们家去!大不了真的像弟弟说的那样,经常把孩子抱到弟妹那里看看,反正我是不愿意看见玄倾那个讨厌的样子。”

    男子无奈的揉揉她的长发:“好了,这话跟我说说也就算了,别到爹娘面前去说,虽然娘也不是很喜欢玄倾,但是至少他是你的长辈,爹还喜欢他。更何况,他还是弟妹的爹,说什么也不应该这么对待了。”

    少女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但是她还是咬着下唇什么都没有说,毕竟这是个事实。要是只是爹对他的态度好些的话,那少女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摆脸色,但是当那个她讨厌的人变成了他们家的亲家的时候,那说什么都要好好的对待了。

    男子继续说:“好了好了,我们只要在这里好好的等着就是了,他们的事情有他们自己的造化,就算我们能够插手进去,那也只是一时而已,我们不可能参与进他们的生命之中。”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