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愿你长宁(贰)
    落清秋的虚影微微停滞了片刻就伸手撕开了一个漆黑的口子,直接跳了进去,既然已经有人稳定了,那他也不必担心别的事情了,现在要担心的大概不是他了,而是那些胆敢对他的亲人出手的人。

    虽然还是不确定到底是谁出了事情,但是大概的范围还是可以固定了,因为给与自己血脉的人和传承同一种血脉的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所以落清秋是能够感觉出来,到底是他的爹娘,还是他的哥哥出现问题。

    而这个感觉,是他某一个兄长出了问题。

    或许他很狠毒也狠辣,但是他也不是每时每刻都想着要去算计别人,而且出事的是他的亲人呀,就算他很清楚那所谓的亲人其实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还是对他的亲人念念不忘。

    所以在他注定想要去死的关头上惹怒他,就算是神,他也一定要斩杀!

    因为被害死的不是别人,是他的亲人,是他的兄长,就算是为了自己的信仰,也是一定要尝试能不能挽救一点残魂。

    落清秋的虚影慢慢的闭上了双眸,直接开始寻找他那个兄长的下落。

    然后他找到了,很简单的就找到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多余的事情要做,因为那个出手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的兄长会有一个为皇转世的弟弟吧,要是真的知道了,估计下手也不会那么干脆利落,至少定目标的时候不会那么干脆了吧。

    不过也正是因为不知道吧,所以那些敢于出手的人才会那么干脆的动手吧。

    落清秋不是不知道正常的修者之间的战争是多么平常,就算是死个把人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且牵连到自己的哥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落清秋自己其实也是看开的,毕竟他也是从最初一步步的走过来的,知道这条修炼的路到底是多么艰难,与天争地斗人战,怎么可能没有危险,若是落清秋真的站在他们后面一直保护着他们的话,真言级数落清秋是可以堆出来的,但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君上。

    所以落清秋是看开了的,但是他对自己兄长的正常生死是看开了的,这不代表有人对他的兄长恶意出手他就可以坐视不管了。

    就算是现在那些身为老祖宗级别的真言级数的修者,他们也是这样子对自己的后辈子孙的,毕竟争斗生死对于修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就算是再宠溺子孙也绝对不会阻挡了他们的路。最多就是后辈出事的时候露面威吓一下而已,要是真的动手的话,那就是主动打破规则。

    但是落清秋这种情况不一样,他的哥哥,是死了,但是却是被人以绝对的差距实力虐杀的!这种情况就算是那些脾气很好的老辈修者也忍不了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句话他们谁都清楚,也不会刻意去模糊这个界限,因为他们很清楚要是他们出手模糊了这个界限,或许自己一时间不会死,但是迟早报应是要来的。

    所以基本上没有多少人愿意模糊这个概念。

    只是现在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敢这么做,所以落清秋就算是出手也绝对不算是过界了。

    很快落清秋就睁开了双眸,只是凤澈羽见着的却是一双有些空洞的灰蓝色双眸,另一边的落清碧“睁开了”眼眸。

    只是一双本来应该死寂的眼眸却绽放出了夺目的光芒,直接把面前这个准备收拾收拾就离开的人给吓了一跳。

    落清秋仔细的看向自己的手掌纹路,然后他的双眸开始渐渐化为璀璨的鲜红,因为他认出来了,这是他的大哥的身体,出事的是他的大哥。

    虽然还是有些疑惑自家大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毕竟看手心纹路自家大哥也不是短命的样子。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功夫磨叽了,再不出手他家大哥就要真的魂飞魄散了。

    低沉的绝对不属于落清碧的声音从落清碧的身体的口中发出:“世说无尽,无尽为何?以我之血,化天之灵!世说无尽,无尽为何?以我之神,化魂归兮!”

    他抬手,精神力几乎凝成实质化为潮汐出现在他身边,同时还禁锢了那个人,根本没有给那个人离开的机会。

    落清秋的精神力跟不要钱一样直接汹涌而出,很快他就找到了一缕几乎可以说是随时都有可能灰飞烟灭的残魂。

    几乎是小心到了极点,落清秋慢慢的把那一缕快要灰飞烟灭的残魂带到了自己身边,然后眉心主动裂开一个口子,把那残魂给收进了他自己的身体里。

    本来应该干涸的识海,却因为落清秋的到来而刹那之间充满了蓝色的海水,落清秋正闭着双眸悬空站在蓝色海水上面,而那缕残魂在属于自己的识海里也化出了自己本来的模样,但是和落清秋那种几乎可以说是真人的魂魄凝实度差太多了,只是露出一个相当模糊的影子。

    落清秋感觉自己眼眶一红,然后他就轻轻把手放进残魂的手里,轻轻开口:“哥哥,哥哥,我是清秋呀,不要这样好不好?清秋不想看见哥哥这个样子,哥哥不是最疼清秋的吗?为什么不睁开眼睛来看看清秋?清秋还想跟哥哥一起回家一起找到娘亲,看着咱们一家团聚呢。”

    他的声音带起低柔的音调,带着一种属于精神力的力量,来慢慢的唤醒属于落清碧的意识。

    只要,只要他的哥哥能够睁开眼睛,那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要是落清碧死活没有睁开眼睛,那导致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包括他背后的组织,全部都给他去死吧。

    虽然还是在念叨着那些话,但是落清秋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双眼已经变成了什么鬼样子,要是现在睁开对着落清碧的残魂,估计落清碧的残魂也用不着睁开眼睛了,直接就可以魂飞魄散灰飞烟灭死的不能再死了。

    所以落清秋现在只能选择做别的能够分散自己注意力的事情,不然的话自己的精神力全方位的包裹着落清碧的残魂,估计就算他喊破了喉咙残魂也不一定会苏醒过来。

    所以他几乎是嚣张的再度睁开了眼睛,开始迅速的修复落清碧的身体,不过片刻落清碧的身体就完好无损了,只是衣物是不可能复原的,但是这也难不倒落清秋。

    当初他跟别人火并的事情,就算是神兵铠甲都崩碎了很多,那些普通的衣物又怎么可能幸免于难?所以他们对于动用自己的星力凝聚自己的衣物简直是不要太熟悉了,而且还熟练到了衣物变成哪一个样子是最节省星力的程度,虽然凝聚衣物的星力对于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而落清秋只是微微一握手直接调动了落清碧残余的还没有消散就被他锁住的星力,一身简单的白衣直接出现在他身上,他不是怎么喜欢白色,因为白色虽然装起来很好看,但是容易脏,脏了又不容易洗。

    但是落清碧适合这个颜色,所以他就凝聚出这个样子的衣服了。

    只是他的一双眼眸却是红色的,像血一样的红色直接让那个被禁锢的人不敢动了。

    落清秋毫无表情,直接伸出手虚握:“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对清碧出手到底是早有预谋还是一时起意。但是能够教导出你这种千刀万剐的东西,想必你的师尊包括你的整个宗门给全部都该去死了,虽然这座大陆已经有了垂垂老矣的迹象,但是也不是你们这些渣滓可以玷污的。”

    落清秋说的很是慢条斯理,但是他双眸之中的鲜红却是越发的冰冷,他现在相当于是主动挑衅了,只是他站的角度真的是太高了,一个妄图对整个黯星大陆的修者不利的宗门,呵,不要说是发展下去了,不即刻灰飞烟灭就算是他们的强悍!

    落清秋玩弄人心的技巧也是很强大的,不然的话他如何能够在当年以一个一清二白的身份成为修者,还走到了皇的地步?暂且不说其他的东西,单单就是背景,其他三皇就比他要强大太多太多了,可以说落清秋根本没有任何背景,而且还有一帮恨他恨得要死不活的亲人。

    而反观他的最后,他是死在了皇战没错,但是其他三皇也都死在了皇战,没有一个人被落下的。而且皇战之前,落族是跟其他三族并肩的!

    单单就是这么一点,要是说落清秋良善,呵,说出来落清秋自己都不信。

    就在要掐碎那个人的心脏的时候,那个人终于还是想起了自己还有宗门给的信物,他直接掐碎了那个信物,属于帝星境的力量直接弥漫开来,只是很是虚弱,有一种伪帝星境的感觉,但是说到底那个给这个人信物的人还是一个强行堆砌上去的帝星境,这上面的力量也是铁板钉钉的帝星境。

    落清秋只是简简单单的笑了,然后强横的精神力直接顺着信物破碎的轨迹找到了最开始的源头。

    然后。

    “咔擦!”

    落清秋直接伸手撕开了自己找到的那道缝隙,直接挟带着那个人直接走了进去,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直接降临在了那里。

    而那个被召唤出来的人,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落清秋直接撕开了空间裂缝,顺带一伸手直接把他这道身影给灭了。

    落清秋直接站在了那个宗门的上空,嘴角扬起莫名的微笑:“哥哥,这个宗门就是培养出害你变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虽然清秋很想找个理由说服自己保留下这里,毕竟好歹也是一股力量,但是清秋又思考了一下,既然他们能够培养出第一个渣滓,那么就代表他们本身就是个渣滓,只是没有出现被我们发现而已。既然是渣滓,那还是不要培养新的渣滓出来浪费资源了吧。这个时代本来就是个错误,哥哥你大概是不知道吧,其实我也是个错误,要是我没有被他们带回来的话,或许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另一个落清秋了吧。但是世事无绝对,现在是我站在这里,所以能够为你讨回公道的,也是我。”

    他的声音很是淡然,只是双眸之中的杀意却如潮水一般翻滚不息。

    很快下面就有了反应,因为再没有反应他们就真的成了一帮饭桶了。

    “来者何人,不知擅自出现在我宗门上空意欲何为?”

    听起来还算是威严的声音直接传了出来,但是对方话音刚落的时候,落清秋就直接落了下来,下面是有阵法的,但是落清秋直接伸手下压就破了阵法,他直接落到了地面上,落清碧的面容有点傻大哥的样子,但是落清秋那双血色的眸子却让所有人都不敢轻视他。

    而那些人也看见了落清秋身边的那个人,一个长老样子的人直接上前一步惊呼:“小六,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出去历练了吗?为什么会跟这个人在一起?”

    那个被称作小六的人还没有开口说什么,落清秋直接冷哼,很是不屑的看着他们:“他为什么会跟我走在一起?原因很简单,你们不懂教授弟子,麻烦你们就不要出来祸害人了,本来我看着这个孩子面相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没想到手段居然会这么狠。要不是我及时出手挽救了哥哥,你们现在已经为了你们的错误付出代价了。”

    落清秋的声音很是冷冽,事实上他这次真的是很是生气,就算是以往那也是因为事情基本上都有那么一个把握在,但是这一次绝对不一样了,要不是他及时察觉到落清碧出了事情,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回家看见的就是落清碧的衣冠冢!

    所以他这次很生气,要是自己没有出现在这里,要是自己没有察觉到落清碧的异样,是不是自己就此就要失去一个哥哥了?

    这绝对不是他愿意看见的。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这一个细思极恐,他也一定要把一切的苗头掐死在摇篮里!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