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愿你长宁(壹)
    落清秋是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才转身进了屋子,不然的话他还是很高兴把那些小家伙老油条给好好的收拾一遍的,毕竟都是举手之劳。

    果不其然,她已经快要睡醒了,本来就只是有点睡意才睡的,现在醒的快些也是正常的。

    她迷迷糊糊之间想要抓住什么,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握住她的手,修剪的极好的指甲闪烁着圆润的光华,但是这一只手却也充满了力量的线条,因为它的主人是落清秋,这个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强大的男人,他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世界终将是属于他的。

    就算是同是神之后裔,他还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唯一能够跟他竞争的人,是他认定的妻子。

    诚然凤澈羽是不会把那些封建思想当做约束自己的东西,但是她到底也是个姑娘,她其实更加愿意陪在他身边,哪怕就此沉眠也是愿意的。但是那个时候的她没有他在身边,所以她只有强大起来。

    她有些迷迷糊糊的伸出另一只手揉揉眼睛:“清秋,我有点饿。”

    落清秋温柔的环住她,让她可以舒服一点:“嗯,饿了我就让林恒他们做饭。”

    他这话说的也没错,他虽然对林恒的印象仅限于生命一族的传人和他的天赋不错加上修为不错。但是真的算起来的,林恒作为生命一族的传人,其实自己身上也是带着生命一族的纯净气息,他触摸过的东西都是带着纯净的气息的。

    所以林恒做的菜,就算味道不怎么样,但是至少看着还是很舒服的。更何况林恒的菜真的也还是算好的了。而林恒和别的厨师有最大的差别,就是+林恒成为了君上,那些厨师连修者都算不上。

    所以直接给林恒下了命令之后,他就开始小心翼翼的把手掌贴在她的肚子上,那种紧绷的感觉让落清秋自己都有点心跳加速,生怕一不小心这里面的小东西就受到了伤害。

    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小家伙是怎么了,兴许是给落清秋这个爹爹一个惊喜吧,直接踹了一脚,正正踢到了落清秋的手心上,让他的精神瞬间紧绷起来,然后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掌下的肚皮,雪白的肚皮没有妊振纹,还是那么的细腻。

    但是刚刚那种生命的感觉却明明白白的告诉落清秋,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娃娃正在长大,很快就要来到这世间了。

    凤澈羽完全清醒过来了,看着他闪亮的双眸,眼底也开始温润起来,她的身边是她的丈夫,她的肚子里是她和他还没有出世的孩子,他们很相爱,爱到她愿意给他生一个孩子,到了她这个地步是很清楚他们这个层次要生一个孩子到底是多么艰难。

    但是她还是愿意,就算后面她忘却了一切也是一样的。

    林恒很快就过来了,他知道落清秋叫他做菜是因为凤澈羽醒了,所以他拿出了看家本领来做菜,虽然他这一身君上的修为来做菜有点浪费,但是当对象换成双皇的时候,就算是做别的也是很必须的,因为对象换了不是。

    “咚。”

    很轻微的敲门声,但是已经足够让落清秋反应过来了,他轻轻一伸手,那条蓝色小蛇出现在门边,悄无声息的打开门,直接用蛇尾卷住边缘送了进来,根本没有让林恒进来的意思。

    林恒就这么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转身走了。这里还真的没有他什么事情了,落皇把羽皇需要的全部都想到了,就算是这一刻没有想到的,下一刻也一定会想到,反正关于他们大人的事情,落皇绝对是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其他的只要大人没有吩咐,何必去多做?而且看大人现在这个样子,估计要是他不是重要一点的人,估计他们家大人都不会正眼看着他——谁让他们家大人现在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呢?

    小蛇确定都准备好了之后也直接化作蓝色光点彻底的消失了,也不是什么死了,毕竟这条小蛇已经被落清秋赋予了生命,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不是什么精神力凝聚出来的化身,只是现在必须要好好的待在落清秋的识海里,不然的话刚刚才凝聚出来的一切就要彻底地化为乌有。

    桌子在外室,落清秋才不舍的自己的宝贝被别人看见呢。

    所以现在没有别的人的存在感之后,他很干脆的抱着他的宝贝就出了内室,随手就抽了个椅子坐下,凤澈羽像是一个小宝宝一样坐在落清秋的腿上,很安静的看着他一个个的夹自己喜欢的菜送到自己的嘴里,虽然菜是林恒做的,但是他的手似乎有魔力一样,居然给菜带上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兴许是自己的错觉吧,凤澈羽也没有多想,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自己唇边的饭菜,就这么吃了下去。

    若是她能抬起头看向落清秋的话,兴许是能够看见他眼底明显不一样的光芒,璀璨夺目的星空却也带着晦暗破碎的陨星。

    就在刚刚,他心底的一块地方缺了,他一个重要的人死了。

    不是来自新血脉的悸动,而是来自这个身体最初血脉的悸动,跟他血脉相连的一个亲人死去了,而且是真正的魂飞魄散不得超生,还真的是讽刺呢,他的精神力这么强悍能够感知到自己的亲人死的那么凄惨,但是却感觉不到到底是谁死了,到底又是谁害死的他。

    但是落清秋下一刻就换了一个思维,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精神力很强大——而那个死去的又恰好是他的亲人,他有绝对的关系可以通过天道的探测。

    然后他的精神力如潮水一般涌出,直接在整个院落上方形成一个人的虚影,真的也是虚影,因为身形很是模糊,但是那妖孽的容颜也是足以让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只是最引人瞩目的还不是那张脸,而是那双碧蓝如海的眼眸,双眸中像是包含了星空一般,点点璀璨如最真实的星空。

    那双眸子仿佛要勾引起人心底最初最深的欲望,但是那双眸子也是骄傲的,美则美矣,却如圣洁的让人自惭形秽。

    妖异和圣洁,明明就是相反的词语,但是这一刻却在这个虚影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凤澈羽自然是没有任何异动的,相反她对这股气息感觉很是亲切,因为这气息来自于抱着她的这个人。

    但是其他的君上和另外双皇却不是这么认为的。

    铭浅唯深深的看着那道虚影,微微沉吟,然后才不确定的开口:“看来,是有人对清秋心底重要的人出手了,否则清秋绝对不会在这个小空间里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和威压。不过我们看起来也是要动手了,不然这个小空间崩塌了,我们也不可能轻易的逃出去。”

    炎九霄也是深深的看着那道虚影,在铭浅唯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与虚影差不多的另一道虚影出现在了他们所在的院落的上空,与落清秋的虚影并肩而立,而后炎九霄的虚影对上了落清秋的虚影,两道虚影目光短暂接触之后,炎九霄的虚影直接抬起手仿佛撑住什么一样。

    但是在这里的所有人却是感觉刚刚仿佛要被第一道虚影给压塌的天空一下子就稳定了下来。

    铭浅唯无奈的摇摇头:“哪有你这么直接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还是主动出手直接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直接也在天空之中构筑出那么一道一样的虚影。

    三道虚影看起来都是巍峨庞大,但是他们周身的气息和威压却是截然不同的,让人根本不用分辨就知道他们谁是谁,就像是一个人的气质,一旦养成了就很难改变了,因为这是漫长的时光培养而成的,没有多少人做得到说放弃就放弃,放弃了就意味着放弃那曾经的漫长时光。

    铭浅唯的虚影出现之后,还是如炎九霄的虚影一般先是和落清秋的虚影对视了一眼,然后也抬起手撑住天空。

    因为刚刚落清秋的虚影仅仅是刚刚出现就已经造成了小空间的动荡,等下要出手了,那岂不是要造成更大的动荡,所以他的出手很有必要。

    这三道虚影其实真的算起来的话,并不能算作落清秋他们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因为这本就是他们自己的样貌,或者说是为皇的那一刻最锋锐的时候,他们永恒的记录下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刻,日积月累的培养,终于还是留下了自己的那一刻。

    落清秋为皇的时候样子还是如此的妖孽,只是现在似乎是因为年龄的关系,看起来还是比当初来的好看些。

    铭浅唯和炎九霄他们两个的样貌倒是变化的大了些,毕竟当初都是杀戮之中崛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伤疤,只是他们的修为也在提升,年龄也在增长,所以他们的面容也是在改变的。

    不过真的算起来的话,或许是天意还是其他的东西,他们现在的样子硬是比以前的样子好看多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