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落清繁(贰)
    落清秋安静的看着他站起来眼底的光芒如燎原的那一点星火一般明亮。

    落清繁的双眸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大人,不知道您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落清秋几乎快笑了:“清繁,你觉得你有那个资格知道我的计划吗?还是你觉得你还是落族人,可以被我信任,可以知道我的计划?”

    落清繁摇头,很是干脆:“不,我知道自从我离开落族前往羽族开始,我就没有资格再被大人相信,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大人您,如果可以的话,清繁想要帮助您守护羽皇大人。”

    落清秋弯起唇角森寒一笑:“守护她?你觉得你还有这个资格吗?我都差点失去这个资格,你还觉得远不如我的你,有这个资格守护在她身边吗?当然也不是说你就一定不能守护她,但是至少现在我是会守护在她身边的。至于我的计划,呵,等到了我的计划真的开启了,你就一定会知道的。在我的计划开始之前,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清楚,这个世界不止是你们和我们,还有他们。”

    落清秋说的很意味深长,但是落清繁是得到了来自凤澈羽的信任,自然是知道一些冥冥之中的事情,他的脸色当即也不是太好看,但是他还是点头:“是,清繁唐突了,但是还是请落皇大人给予清繁明确一点的信号,您知道的的,我身后这些小家伙的脑子都不算太灵光。”

    落清秋微微抬起下巴:“我知道,要是他们脑子灵光的话,就知道你们之前对他们的警告绝对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是真真切切的为了他们好。毕竟都是一个种族的君上,就算你们再不喜欢这些傻不愣登的小家伙,也绝对不会害他们。”

    落清繁低着头:“是。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是在羽族长大的,因为接受着羽皇大人的气息,所以他们才有机会成为君上。但是他们也只是天赋好一点,成长的环境比我们好一点而已。其实他们只是一些没有见过多少血的小家伙而已。”

    落清秋撇撇嘴:“我知道,要是真的见过血,他们怎么可能会这么不堪?再说了,终究是这个时代太孱弱了,能够成为君上的人都没有,唯一的众人皆知的君上还是无一城的姝月,偏偏姝月还是个千年之前就成为君上的人。”

    这真的很讽刺呢,这个时代的无数修者都在等待这能够走到那个极限,成为那个名叫君上的境界,对他们来说,君上就是一切了。但是他们一直念念不忘的境界呀,根本就没有一个属于他们时代的人踏进去。

    或许以后会有吧,但是现在绝对没有,成为君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属于上古的。而现在正在陆续出现的君上,呵呵,全部都上古时代的人,根本没有一个是属于这个时代的。

    或许这是一个很大的笑话,但是说到底也是天命所在。

    落清秋慢悠悠的抬头望天,现在相当于下午,离日落黄昏还有段时间,但是阳光也算是很好的,天气也是很好,天空湛蓝湛蓝的。

    落清秋的嘴角扬起淡然的笑容:“当初在那里真的好久都没有看见这么湛蓝的天空了呢,要不是回来了我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看见这么漂亮的天空。不过就算那个世界再不好,那也是我曾经的家呀。你说对吗,清繁?”

    落清繁近乎悲伤的看着落清秋的背影,他知道,落清秋是想家了。

    当初如果不是他借助羽族的力量和天时地利人和,估计也绝对不看把他们给带回来。但是落清繁也不可能不把他们带回来,因为那是泽宁算出来的,这千年以来最好的一次机会,要是再等下去的话,那是要再等千年的,但是千年的时间他们能够等的下去,不代表这个时代就能够等下去,不代表这个时代的人能够等的下去。

    落清繁再次跪下来低下头:“落皇大人,清繁对于这件事情感到很万分抱歉,但是再给清繁一次机会,清繁还是会选择把你们带回来,这是我带你们回来的唯一机会,想要再等到这个机会,我们要借助的就不止是那个异族的力量,至少要血祭掉他们一整个异族。但是泽宁祭祀不让我们去动手抓了那些异族。”

    落清秋突然抬起手竖起食指示意他缄言,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不能说的,要是真的说出来,那些冥冥之中的存在是能够知道的,要是真的被顺藤摸瓜的说出来知道了,呵呵,那一切就真的很好玩了。那落清秋的计划也只能提前启动了。

    不过落清秋还是不慌不忙。

    他直接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清繁,很多事情都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正如你现在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到底是在想什么。行了你先带着他们下去吧,要是真的有事情要做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不过在此之前你们最好还是不要给我乱跑来的好,乖乖的待在自己的房间,比作什么多余的事情都要好。”

    落清秋意味深长的说完这句话,施施然的表达完自己的嫌弃之后,他直接转身就走了,毕竟这里人太多了,空气不怎么好。

    剩下羽族的君上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于先开口打破这略微尴尬的气氛,包括落清繁他们几个老油条。

    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是有虎头虎脑心思单纯的小家伙敢于开口,毕竟他们还是太单纯了。

    那个小家伙也是真的虎头虎脑的,长得就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落皇又怎么样,我们的行动是自由的,才不是他一个外来的皇可以决定的。还有云繁君上,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又有什么用?那个落皇还是那个样子,你还是别热脸贴冷屁股,他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尊敬,你只需要尊敬大人就够了!”

    落清繁双眸迷茫,但是他还是转过头安静的看着那个小家伙,直接伸手一挥就把他扇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一面墙上,硬是砸了一个大坑出来。

    他目送落清秋进房间,然后小心翼翼的合上院门走向那个坑,白色的靴子直接踩在了那个小家伙的侧脸上,白色的衣摆飘过那个小家伙的皮肤,然后被风吹起,落清繁的声音带着寒冷带着死亡的幽幽叹息:“你自己想要作死麻烦不要拉上我们,要是你真的想要说这些话,麻烦你还是去落皇大人面前说。还有,我尊敬落皇大人那是因为没有落皇大人那就没有现在的我。要是你认为自己委屈了,你可以去找别的跟我同辈的君上告状,你也可以去找泽宁祭祀,让他来定我的罪。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无知不是你的错,但是你不该出来丢人现眼。要不是羽族真的没有太大的君上了,就冲着刚刚的那些话,落皇大人不杀了你,我也会亲自动手。其他跟他一样想法的人,我希望你们收住你们的想法,你们也给我记清楚,落皇大人不是外人,他是羽皇大人的丈夫,他也是唯一会毫无条件真心守护大人的人,希望你们以后说关于他的坏话之前,先扪心自问一下,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说他的坏话!”

    落清繁的声音逐渐低沉,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还很是冰冷的扫了周围一眼,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他生于落家,虽然对那个家族没有多少好感,但是这改变不了他的出生。而且他虽然不喜欢那个家族,但是无可否认的是,那个家族尽管千般不好万般不是,但是对他们的血脉子弟还是很好的。

    他的意思众多的老油条自然是清清楚楚的,自然的他们也不会真的像是那些小家伙一样的天真。

    一个能够以落族清脉的落族嫡系子弟身份成为羽族的高阶君上,这根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又或者说把这件事情看得太简单的人,都是一群傻叉。若是他的实力不够强,脑子不够聪明,他八成早就死了,根本不会有和他们站在同一个地位的那一天,更不会成为羽族的云繁君上。

    林恒上前一步揽住他有些瘦削的肩膀:“走吧,犯不着跟他们置气,他们还小什么都不懂。你已经长大了看开了,也没必要跟他们那么置气。”

    他的声音低柔,带着一种安抚的力量。

    落清繁微微垂眸,还是没有挣脱他的掌心,默默感受他掌心的炽烈,顺从的离开这里。真的要如他所说,还是要好好的安静下来了,跟这些还没有长大的小家伙置气,犯不着。

    见着这两个老大级别的都走了,其他人自然是面面相觑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只是被刚刚那个被打脸打惨了的小家伙给震慑到了,他们对落清繁的认识上了一个档次,紧接着他们也开始铁板钉钉的执行落清秋的命令。毕竟不说落清繁那里的关系,单单就是他们的羽皇大人是那人的枕边人,他们就必须听从于那人命令。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