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落清繁(壹)
    落清秋的精神力真的是太强大了,直接让这些小家伙不知不觉的就被吸引走了出来,双眼迷茫的看着落清秋手掌之中溢出的闪烁光点。

    林恒那些老油条自然是不可能坐视不管了,好歹这些人也是他们的,虽然蠢了点,虽然笨了点,但是好歹也是他们的人不是,要是这些小家伙不是他们的人说什么都不会出手的,毕竟面前这个男人实力不怎么样,但是精神力却比他们强大太多了,偏偏还没有因为精神力太强大身体太弱小而出现精神力爆体的事情。

    没出现这样的事情也只能说是落清秋隐藏的实力真的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了足以让他维持着现在这种稳定的身体。

    现在落清秋帮助这条蓝色的巨蟒也可以说是在消耗自己的精神力,多消耗一点,可以用出来的力量就多了不少,打个比方说之前的落清秋能够借助自己的精神力用出帝星境七层的力量,现在已经可以用出帝星境九层的力量,这也算是把多余占地方的精神力给发泄出,留出地方来计算如果更好的使用自己身体的每一分力量。

    只要他的身体修为提升上去,就算是不消耗这一部分的精神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现在的重点是他不得不消耗这些精神力,更何况多创造一点生灵守护这里,他也能够放心一点去比赛了。

    慢慢的那些溢出的精神力都被落清秋慢条斯理的揉成长条条的形状,看起来有点像是一条小蛇的样子,当然落清秋没有真的闲工夫到给它弄得面面俱到,真的弄得太精细了其实对这条小蛇来说也不算好,每个人最开始的时候都是一团迷蒙,从开始修炼就是开始打磨那团迷蒙,开始不断的雕琢出自己本来的样貌,或者说是自己心底认为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的样貌,只是大部分人都看不清看不了看不到,他们也只能选择雕琢出自己的样子而已。

    只是那也是一种本真,和万千世界一样真的本真而已。

    落清秋不需要给这条小蛇什么太精细的样貌,因为或许这条小蛇也不算喜欢自己的样子,也许下一次蜕皮就把颜色换了也说不准呀。

    所以落清秋没有太多的雕刻它的样貌,因为他早就已经看穿了看透了看清了,对这些事情真的是太了解了,也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了,所以他选择了让这条小蛇自己去走自己的路,就算这条小蛇本质上其实是他的精神力凝聚出来。

    但是天道也没有不准他创造新的生命,不是吗?所以在可以玩的范围里,还是好好的玩玩吧,不然的话等到连命都没有了,还有什么东西好玩呢?

    落清秋慢条斯理的把自己手中弄出一个大概的迷蒙贴近蓝色巨蟒化成的小蛇头顶,慢悠悠的把那团蓝色的光给塞进去:“其实人生在世,要的还不就是一个真切。若是我没有踏上修炼一途的话,就算我的血脉再强大也绝对不可能成为皇。但是天道让我接触到了修炼,那我就要成皇。而今我创造了你,也不算是违背天道的意愿,本来就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只是我也不知道创造出了你到底是对还是错,或许你有一天也是会感觉到厌烦的吧。毕竟这个世界这么丑。”

    他一边淡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一边还算是小心的把手中的光塞进去,他的动作很快,看起来一举一动都很是平凡,但是林恒他们来到这里之后看到这一切却觉得面前这个他们一直都在埋怨一直都希望抓住小尾巴打报告的皇,却是那么的深不可测,尤其是他主动取出来的那团精神力,更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一种足以让他们窒息的强大。

    这不是境界上的差距,而是心灵上的差距真的太大了,大到了这些小家伙根本就追不上来的程度。而林恒那些老油条也感觉到窒息,完全是因为落清秋现在的气息和他们千年以前感觉到的气息差别有点大,基本上可以说是成长的太快了。

    但是这对于落清秋他这个层次的心境修为来说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呀!落清秋可是比他们更老的老油条,当初可是一路厮杀出来的,当初该尝试的早就尝试了个透彻,根本说不上一点点感动和仇恨就可以让他快速的提升心境修为啊。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事实就是落清秋的心境修为真的提升的太快了,快到连林恒他们都是怅然若失的地步,他们差点就闹心的认为是因为自己的修为真的是太低了,自己的天赋真的是太差了。

    但是事实证明了不是他们太差了,而是他们的天赋还算是好的,但是落清秋是个变态妖孽而已,除了落清秋是个妖孽要让他们闹心一点以外,其实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落清秋相当简单的就把自己的这一部分精神力弄出来塞进了小蛇的身体里,看上去倒是真的相当的简单,但是其实林恒他们很清楚,剖开自己的精神力真的很痛。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天道有意为之,他们成为君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剖开自己的精神力,在里面种下属于自己的种子。

    活生生的剖开自己的精神力自然是极端痛苦的,但是这不是剖开自己的识海,所以短暂的剖开其实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那枚种子也是他们借助自身那一刻强大的力量直接成型的,自然也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那剖开自己精神力真的是太痛苦了,能够靠着自己忍受下来的人真的太少了。也别看现在成为君上的人这么多,但是还真的没有几个是靠着自己剖开了精神力的。

    落清秋他们当初的手下基本上成为君上都是靠得他们剖开了精神力,种下了属于自己的种子。

    林恒面带苦涩,压低了声音:“果然这就是当初为什么你们能够成为皇的原因吧,那么非人的痛苦也只有你们几个才承受的下来了。”林恒当初是尝试过剖开自己的精神力的,但是他失败了。

    但是四皇却是自己剖开的精神力,自己种下了属于自己的种子,这也算是一件四皇与君上截然不同的事情吧。

    但是四皇和君上的区别真的是太多了,多到了他们根本数不完。

    落清秋拍了拍手站了起来,精致的眉微微一挑:“我们成为皇的原因挺多的,但是这种痛苦绝对不是占大头的。事实上只要是被折磨了几十年,都是能够扛过去的。”

    月影随意的坐在墙头上,耸了耸肩:“可是落皇大人,我们没有这个功夫去被折磨几十年呀,就算我们真的脑子一抽想要去被折磨那么久,这世间能够折磨我们的只怕已经没有多少了吧?”

    落清秋相当随意的摇头:“不,还有我的轮回,我的轮回足够让你试试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什么叫做行尸走肉。”

    月影的嘴角一抽,摊开手:“抱歉,当我没有说这句话,我真的不算事太喜欢你的轮回,当初去那里走了一遭侥幸活着回来的那些人可是说了的,被你抓到判处轮回之刑的,宁愿提前自杀魂飞魄散,也绝对不能去轮回走一遭。就算能够活着回来,呵呵,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失了神智就没有什么好活的了。”

    月影说着还慢慢的小心翼翼的靠近阳影,他也算是清楚落清秋的脾气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与其离他这么近被他盯上了,还不如被他们自己人嘲笑来的好些。

    阳影也是慢悠悠的靠近月影,因为他感觉到了来自落清秋的压力,那不是修为层面上的压力,而是来自心境精神力层面上的压力,阳影很清楚的感觉到,这压力真的可以把自己给压垮了。

    落清秋无所谓的笑了笑,突然眸光一转:“我想我需要跟你聊聊当初的事情。还有不过几年不见而已,你居然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了。”

    一个穿着黑色兜帽的人出现在林恒伸手。林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双眸之中都是深深的不愿,他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自己根本不想面前这个人走到落清秋的面前的意思。

    但是这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是跟他一个层次的存在,甚至心境修为都是差不多的,根本不会被他约束。

    所以这个人只是摇摇头就直接拉开了他的手腕走了过去,顺带还把自己的兜帽取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继续戴着也没用,还不如就这么摘下来算了。

    他的样貌也真切的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落清秋说他居然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也真的是一种叹息,因为面前这个男子的眉目很温润,带着点点的梅雨般的葱茏。

    他叫落清繁,曾经的繁天城城主,现在的羽族云繁君上。

    他本应该在羽族替云无夜接续古晗的命,但是他现在出来了。

    他清浅的笑:“我出来是因为我知道我必须得出来了。至于大人的那位客人我已经放在了神石之中,神石的作用比我在那里日复一日的输送星力吊住性命来的更好些。”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给谁解释,又或者他只是自己说一遍然后放下了这件事情。

    然后他就看着落清秋,双眸清亮,带着生命的活力和光彩。

    落清秋慢条斯理的走到他面前,慢慢抬手抚摸他的脸颊:“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呢,不过也怪我当初没有记起来,要是当初我记起来了的话,大概当时我就已经把你撕碎了吧。不过当时我没有想起来,所以我没有把你杀了。现在的你也不过是个君上而已,我也就没有杀了你的欲望了。”

    落清繁抬手把自己的手放在落清秋的手上,早就已经成年而且快而立的男子,手掌比落清秋的手来的更加修长一些,肤色自然是比不上落清秋的那么白,但是也比身边的一大帮人来的好看一些。

    落清秋丝毫不在意落清繁的手上放在自己的手上,若是他在意了,现在落清繁的血大概已经洒满了这个地方的每一个角落了。

    但是落清秋没有在意,所以落清繁现在没有任何事情,当然要是落清繁做出什么事情的话,那落清秋就没办法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动手了。

    良久之后,落清秋才松手,在这里玩牵手,呵呵,他还没有这么无聊。

    落清繁在他松手之后,直接跪了下来。

    这一幕直接刺激了周围一大帮的羽族君上。

    但是落清秋和落清繁都没有理会他们的激动,因为他们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林恒在思考了片刻之后直接转过头露出冰冷的神情:“要是你们不能闭上嘴,那就滚回去修心,大人还在里面休息,你们是不想活了吗?”

    当然当然是想活,但是他们又实在是想要看八卦,所以他们很干脆的闭上了嘴巴。

    只见落清繁直接跪下,稳稳当当的就来了个大礼:“落族清脉清繁,拜见落皇大人!”

    这是礼节,属于落族对他们一直以来都亏欠着的皇的礼节,他们一直以来都对这位一直把他们保护在羽翼之下的皇感到歉疚——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们的皇什么东西,但是他们的皇还是选择了庇护自己的族人,甚至为了他们,直接把整个落族独立出来成为单独的大族。

    落清秋没有放弃他们,这让他们感觉很高兴也很歉疚。

    而落清繁是知道当初的一切的,甚至于他和落清秋的血脉是很相近的,因为他是当初落族清脉与落清秋血脉很相近的几个人,皇战开始之前,落清秋选了几个人封印了下来。

    但是那么长的岁月流逝,最后还是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而已。

    但是落清繁已经很感激了,因为是落清秋给了他活着的机会,而不是在皇战结束之后被诸多残余大族清剿。

    但是也到此为止了,因为他现在的羽族的人,而不是落族。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