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她本就是我的一切
    所以就算是为了挡住他们的注意力,林恒也宁愿多叫点人出来挡住这些学院的学员。

    落清秋顺顺当当的回到了凤澈羽的房间,当然路上自然是看见了坐在树下闭目养神的泽宁,事实上泽宁本来就喜欢化出一具化身留在这里看着一切,因为他很清楚凤澈羽平时没有人看着到底是多么的马虎。

    而其他君上,就算是谛梦在这里,泽宁也不算太放心的。

    所以他宁愿自己消耗一点精神来在这里做好防备。

    但是看见了落清秋之后,泽宁的那具分身微微一沉默,然后直接化为灿烂的光点消失的无影无踪,反正有落清秋在这里,他也不必在这里守着了,守着也没有什么用处,落清秋是会动用自己的精神力把周围给屏蔽起来的。

    林恒他们则是站到院子门口就没有进去了,表达了对两位皇的尊敬之后就离开了,这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两个人身为皇,更是一对有情人,他们再站在那里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毕竟落清秋走进院子之前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的,虽然那一眼没有多少的威压在,但是已经足够令他们胆寒,顺便再关个门的。

    更何况刚刚泽宁的化身都那么干脆的自己消散了,他们杵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不是?而且之前凤澈羽没有和落清秋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对落清秋表达不屑表达的那叫一个一清二楚,但是凤澈羽和落清秋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知道那些话不能提起来。

    因为落清秋再不济也是和他们的大人一个层次一个阶级实力的修者,而他们不过是一个君上而已,就算是号称最接近皇的君上的林恒,也绝对不敢做出什么事情来,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就算是号称再接近皇又如何,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君上而已。

    落清秋就算现在不复之前皇的修为了,但是人家的精神力还在那里,大不了就是把烁槿的身体控制起来直接对他们发动攻击好了。他自己不是皇的修为,但是烁槿却是君上的修为,君上的身体配合皇的精神力,是可以把实力提升到半皇的层次的。

    所以一个皇再怎么落魄,要提升实力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足以对抗空间的存在,或许做不到击败空间,但是抗衡已经可以了。他们自己也是在空间深处留下了自己的烙印,虽然不至于以后成为黯星者都必须在这黯星大陆才能成为,但是为皇是必须要在黯星大陆留下烙印的。

    原因很简单,他们无法成功的靠着自己的力量穿越位面,只有当初落清秋他们上一辈子在地球空间的时候那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出现,他们才有机会穿越空间。

    但是他们穿越空间也是付出了代价的,因为当时的他们最多就算是身体比较好一点而已,其他的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不要说根本不存在的修为了。

    不过这样也很好理解为什么当初的落清秋他们能够那么轻易的被带回来了。

    落清秋抱着凤澈羽慢慢的走回去,虽然很慢,但是每一步都是踩稳了的,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抱着他的宝贝摔倒了不会出什么事情,毕竟他现在根本没有任何意外可以出,每一个能够打击到他的意外对他来说都不是意外,而是真真切切的伤痛。

    虽然这么说很绝对,但是这也是事实。

    房间布局和落清秋的房间差不多,看得出来凤澈羽在学院赛之前根本没有来过这个小空间,所以泽宁他们也根本没有要求在这里留下一个很大的房间,反正够睡就好了,他们也都是从底层一步步的爬起来的,也算不上是多在乎那些虚头巴脑的礼数。

    凤澈羽还是不肯下来,所以落清秋也没有放她下来,就这么抱着她坐在床上,听她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这些年没有他的漫长时光。

    他想的很简单:“我是没有参与过你的那些时光,但是我可以让你成为我日后的主角独一无二最重要的主角。”

    这是他唯一可以做到的,也是现在近乎迷失的他唯一能够做到的。

    他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了——一种充满生命的活力在他心底蔓延生长。

    但是他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计划,为了那个孩子留下。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决定为了这个孩子留下,那他的娘亲就必然会离开他们父子两个。

    但是他一点也不想她离开,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他离开,而且还是封印了她关于他的一切记忆彻底的离开,只有这样他才能彻底的从她的记忆她的生活里彻彻底底的消失……想必羽族的那些人也是会隐瞒他的存在吧,毕竟他们从来对他都没有好感。

    他浅浅的笑,看着怀里的丫头眉飞色舞的讲着自己的事情,他不想打断这一刻的宁静,或许这真的是他最后的宁静了吧,但是他从来都不会后悔,要是连这种事情都要依赖身边的女人去做的话,那做个男人还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落清秋只是安静的看着她,在她需要确定自己的确不是在做梦的时候提醒她。

    良久之后,天阳高悬,璀璨的金色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就算是落清秋他们现在待在房间里,也有阳光从窗棂的缝隙之间泄露出些许来。

    怀里的丫头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因为她已经控制不住沉沉睡意了,再说身边有一个她无比信赖的人,她已经足以放下自己的戒备了,毕竟戒备只是对外人的。但是他怎么可能是外人呢,他是她这辈子最相信的人了。

    落清秋也是知道自己在凤澈羽心中的位置很高,所以他也能彻底的下定决心真的完成最后的计划。

    他真的是因为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凤澈羽根本不会同意自己的计划,所以他才越发的下定了决心。

    而且他要做的还不只是成功把凤澈羽推上黯星者的位置,还有成功的让他的孩子出生……

    他很清楚,或者说是他的血脉很清楚的告诉他,凤澈羽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其实是融合了很多血脉传承,若是真的能够平安降生那将是一场震惊的事情。

    但是前提也是这个孩子一定要平安的降生,没有办法平安降生也还是一句空话。

    不过落清秋很确定,只要自己付出了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这个孩子是一定会出生的!就算命定的不会出生,落清秋也一定会让这个孩子出生,只因为落清秋不爱这个孩子,但是爱着这个孩子的娘亲,很爱很爱。

    他也很清楚自己要是不在了,只有她一个人,还封印了属于他的记忆,她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他怎么可能放心的下呢?

    所以这个孩子,哪怕自己都不愿意出生,落清秋也必然会让这个孩子出生。

    不是他不愿意照顾孩子的想法,而是修为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其实是能够很清楚的看见一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血脉后裔,甚至连传承的第几代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收养一个孩子陪在她身边不是?再说了他也不放心一个跟她非亲非故的孩子,真的会对她好吗。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必须要让这个孩子生下来,哪怕是为此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落清秋随意的一抬头就看见了泽宁的化身默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淡然一笑,小心翼翼的把凤澈羽放下来,扯过被子替她盖好,顺带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告诉她他会一直都在她附近陪着她,让她不用太担心。

    泽宁听见动静索性直接走了出去,盘膝坐在那颗大树底下,阴凉的风吹过,微微扬起了落清秋的发尾。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相对。

    良久之后泽宁终于还是开口了:“落皇,你应该清楚我找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吧。我们也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是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大小姐。你的修为虽然没有恢复,但是你应该也是感应出了一点大小姐身体的问题吧。”

    落清秋微微点头:“对,我知道她的身体情况,我也知道她禁不起颠簸了。所以……我会让她成为黯星者,并且让那个孩子顺利出生。”

    泽宁闻言一愣,当然这一愣完全是因为他上一句说的“会让她成为黯星者”,要知道这个可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实现的。甚至连小殿下的降生都比这个要来的轻些,或许这就是本质上的差别。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件事情却是根本没有头绪,或者说要不是这两件事情跟羽皇扯上了关系,那羽族的人根本不用担心。

    落清秋温柔浅笑:“她就是我的命根子,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多少时间。所以在我死在这里之前,我找到了足够让我幸福一生的阳光。不只是阳光那么简单,更是月光,星光!”

    她本来就是我的一切。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