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起风了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是优雅,事实上他本来就是一个相当矛盾的人,明明是那么嗜血的一个人,偏生能做到千军万马尘土飞扬之中不沾一丝尘埃的优雅样子,明明是那么洁癖的一个人,偏生能做到血海万丈血雾如洗之中不染一丝肮脏的高傲样子。

    丢掉帕子之后,他抬起头朝着他的宝贝坐着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又开始走向下一个人。

    他要速度点了,解决一个人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要是还要收拾其他五个人,那是不是还要浪费更多时间?

    所以那边的那五个人是在干什么?在那边站着给他当啦啦队吗?

    他眸光一扫过去,那五个站在那里无所事事的男男女女立刻醒悟过来这位正在爆发之中的大佬看着他们就这么站在这里当啦啦队心情有点不好,立刻离开自己刚刚站的位置,立刻冲向了自己选择的对手那里。

    当然卓月没有动,因为落清秋已经主动的冲向了另一个莫城队员那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落清秋认为卓月只是一个女孩子,女孩子动手终究是有点顾忌的,所以他就自己亲自动手了。

    五个人对五个人,这很公平不是吗?但是当一方的实力明显的超过另一方的时候,公平将不是公平,只是一件摆起来看很讽刺的东西而已。规则也不过是一口空话而已,因为强者就是制定规则的人,他们遵守规则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统治更加完美一点而已。

    而现在的学院赛也不过是羽族利用的东西而已,利用所有人心底都会有的那种虚荣,来把现在大陆上可以说是天之骄子的那一批人给集合在这里,看看这些人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而已。

    若是连成为他们可以认可的一员都没有资格的话,那就算是杀了这一批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身在高位的人总是有一个点执行的很好,那就是宁缺毋滥,就算是没有那些好的苗子,那宁可全部都拔掉毁掉,那也不会把本来就少的机遇和机会让给那些不好的苗子,这本来就是一种人为控制的物竞天择。

    虽然这样看起来很不公平,但是这人间事又有几件是公平的呢?

    就算是落清秋他们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可言,甚至他们还感觉到了莫大的阻挠和艰险。或许会有不甘心的人说这是成为皇必然会经历的,但是怎么可能真有这么凄惨呢?他们当初成皇就是一个字,惨;两个字,凄惨;三个字,很凄惨;四个字,十死无生!

    他们能够成皇完全是因为那个时候烁槿他们主动的融入他们的身体,给他们带来了后劲,给他们带来了全新的力量,让他们本来在最后一关有些乏力的身躯再度出现新的力量,足以撑破最后一关的力量!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力量他们才终于成了皇,而烁槿他们再也没有拥有实体的机会,他们现在的身躯都是因为落清秋他们在成皇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在以他们的力量和精神力洗刷烁槿他们的身躯,所以他们才拥有了新的身躯。

    但是落清秋他们还是觉得亏欠烁槿他们,原因无他,要是烁槿他们当时稍微一犹豫,他们就绝对没有可能成为皇!他们能够成为皇,也是多亏了烁槿他们当时的果决。

    因为连落清秋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皇,更不要说烁槿他们了,所以这有可能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成皇一步登天,不成皇粉身碎骨。

    所以烁槿他们以诚心待他们,他们为何不能全心全意的对待烁槿他们?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呀。

    “呵,一群没什么战斗力的小家伙也敢出现在我面前,是这个时代没有人了,还是这些学院没有用了呢?”落清秋慢条斯理的掏出另一条帕子擦干净自己的手,慢慢的嘲讽完了那些莫城学院的人,他直接看向了裁判。

    没办法,只有裁判说了哪一方胜利之后,护罩才会开启呀,要不然他就算是被大家认为是力竭倒下的也要提前走。

    裁判被他的眼神盯得心里一慌,但是裁判也知道落清秋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所以鼓足勇气开口:“循环赛第三天,莫城学院对染雪学院,染雪学院胜!”

    护罩在下一秒开启,而落清秋的身影已是鸿飞冥冥。

    下一秒,凤澈羽感觉那个抱着自己的人拥有了真实感,她松了一口气,抱着他的手臂抱的更紧了,那种不安全的感觉真的让她很惶恐。

    但是她不知道她这种不安全的感觉让落清秋感觉很多很多的愧疚,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没有在她身边,她居然会这么胆小害怕。

    不过这让他真的很心疼,落清秋抱紧她:“不怕不怕,我在你身边,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的。”

    他的声音低沉下来像是带着清泉的清冽,温润的双眸淡然的看着怀里的人,但是深深隐藏下来的眷恋却是那么那么的深邃,若是不能就这么拥抱着她的话,那还不如就毁了这里算了。

    凤澈羽突然抬手把他的手放到她的肚子上,掌心下的那种柔软的感觉让落清秋微微一愣,但是很快他就清醒过来,甚至开始哭泣。

    因为凤澈羽低头看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本来就温柔的脸也越发的温柔,带上了一种母性的光辉:“感觉到了吗?肚子里是你和我的孩子呢。他都已经这么大了,很快就会出来陪着我们的。”

    落清秋已经被这番话震惊住了,他一直都认为这个孩子是别人的,甚至因为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为了她去死,而决定对这个孩子好些。突然她就告诉自己,这个孩子不是别人的,就是他自己的,这种震撼和惊喜,大概是不是谁都能体会的吧。

    或许也可以把这种感觉叫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吧。但是他的心情绝对不止是这样。倒是更像是已经绝望到死的人了,突然看见自己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鲜明充满希望,而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呀,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对他一如既往的爱。

    他哭,然后怕她看见他的泪水,眼角的泪珠开始蒸腾,抚平眼角的红痕之后,他笑的很纯粹,但是这一刻却有一种绝代的风采在他眉宇之间流淌。

    他抱紧凤澈羽:“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不是为了孩子,而是为了你,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你从来都等着我找到你,就算我过了这么久才找到你,你还是这么简单的等待着我。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居然顾忌了那么久才来找你,我居然这么混蛋让你一个人在原地等,我居然都没有鼓起勇气去找你,就算是被泽宁阻止也好,就算是被羽族那些君上阻止也好,至少他还是有勇气的。

    “我还是来找你了,我还是找到你了,天可怜见,我还没有失去你。”

    凤澈羽闻言温柔一笑:“你怎么可能失去我呢,我才不会那么命薄离开你呢。”

    落清秋浅笑不语,他说的不是什么命薄不命薄的,他说的其实是,他终于在离开这里之前,找到了他的牵挂。

    他已经没有了遗憾,一切已经都足够了。

    一切都是天命,一切都是既定,或许他会彷徨失措,但是他绝对不会在她的事情上出现任何意外。

    林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林恒现在的修为足够强悍,自然是知道落清秋和他们家大人的位置在哪里,再说落清秋也没有遮掩的意思:“落皇,大人,这里风大,回去吧。”

    他来这里只是简简单单的说这么一句话的,而且看天色真的是要起风了。

    不过看他的神色,似乎凤澈羽不在这里而是乖乖恰巧的待在自己的房间的话,他是不会这么好心的来到这里对落清秋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毕竟,落清秋算是他什么人?仇人、对手、还是敌人?

    所以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告诉落清秋,起风了,带着他家大人回去吧,不然着凉就麻烦了。

    落清秋没有拒绝,事实上他也根本不会拒绝,因为为什么要拒绝,起风了在这个时节本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但是现在他怀里可是有一个快要生了的丫头,这个世间还是能不吹风就不吹风吧,就算她的修为已经到了万物踩在脚下的地步。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林恒站在前面替他挡开那些学院来观战的人。

    当然只是林恒一个自然是不够的,还有很多很多人相继从阴影里走出来,像是凭空出现一般,直接出现在落清秋的前进道路上,但是落清秋知道他们不会挡住他的去路,因为这些从阴影里出现的人,他们都是羽族的君上,现在他们正在为他们的大人把那些挡住她去路的人给阻隔开而已。

    事实上就算是林恒一个人也可以,但是他要动用自己的修为才能够做到,但是动用修为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譬如那五个刚刚走了不久的人。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