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随你便
    他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那双艳绝了时光的双眸,硬生生的变红了。只是就算是变红了也还是那么那么的好看,眸子染上了浅浅淡淡的红色。

    他放下手,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无数涌动的蓝色和银色出现在他身边,似乎是在古迹他身上的情绪,没有太敢靠近。

    他浅淡的笑,抬手轻轻碰触那些光点,它们是没有实体,是没有碰触的感觉,但是那一点点的温暖却是真切的,真真的温暖了他冰冷的指尖,光点总算是没有了顾忌,开始主动的绕着他的周身旋转上下飞舞,温柔的碰触他的脸颊,仔细擦干他的泪水,还抚平了他的眼角的红痕。

    他笑,浅浅温柔的笑容,真的让岁月都失色了。

    他慢慢的坐起来看了一眼天色,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劲装上面的那些皱褶拉平,接下来还要去见人,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至少要把自己弄得可以出去见人不是?

    他不是为了那些来看比赛的各个学院的人,也要为了自己想要见的那个人收拾的有个人样不是?所以呀就算是被认为刻意的,还是要好好的收拾收拾。

    他踏出房门,已经是晨曦刚刚破开云层的那一刹那绚烂,如同黄昏一般绝美的风景。

    无人能够说得清楚到底是黄昏美还是晨曦美,因为它们都是天地之间最纯粹的一道风景,不相伯仲。

    或许会有偏爱,但是说到底在落清秋心底它们是相等的,都是属于黯星大陆的风景。

    一个是白昼的降临,一个是星夜的初现。

    他安静的看着面前的晨曦,看着金色的光芒穿破云层,来到了这个世界,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数人欢喜的白昼。

    “清秋,你来了。”炎九霄听见脚步声回头一看就看见那道身影行云流水,踏着简单到恐怖的节奏一路走过来,心神微微一凝就直接转身牵着自己的媳妇儿求安慰去了。

    卓月笑眯眯的回头看了落清秋一眼:“清秋,你又吓他了。”

    落清秋闻言浅笑:“看看,你这就是赤裸裸的偏心了,我哪里有吓着他?明明就是他自己要回头看着我的,凭什么非要怪我呀?这节奏成了习惯就没有办法改过来了,他非要看差点被引了进来,我有什么办法?”

    落清秋的似笑非笑让卓月浅浅一笑:“一天到晚没个正形,都快二十的人了,还是跟一个小孩子一样,到底害不害臊呀?”

    铭浅唯这个时候也笑眯眯的转过来看着卓月:“妹子,这打击范围有点广了呀,不知这家伙快二十了,我和九霄也是快二十了。不过要是现在还在地球的话,咱这个岁数也只是刚刚上大学而已。”

    卓月微微一愣,有些伤感的笑了:“是呀,要是还在地球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在大学里了,不必像高中的时候虽然在学校里肆无忌惮的,但是在家里还是要偷偷摸摸的。”

    落清秋微微耸耸肩,拍拍铭浅唯的肩膀:“行了行了,这个话题打住哈,看你们一个个说得这么悲伤的,又不是真的回不去了,说的跟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一样的。我可是告诉你们哈,当初我们能够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回到黯星大陆,我们就一定有办法再次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回到地球去。而且我们现在回去的还不算晚!我们的未来还没有结束!”

    落清秋的声音不大,但是语调却足以让他们几个都从那个伤心的氛围之下脱离。

    紧接着落清秋抽抽鼻子:“明明我现在才十八,离十九都有些日子呢,还说我快二十了,我又不是真的二十了。你这么说我快二十了,是嫌弃我老了,想要找个人把我嫁出去吗?”

    卓月笑嘻嘻的看着落清秋:“当然是嫌弃你老了,咱们这儿呀十五六七成婚才是大流,像你们这样十八九都没有成婚的都是少的。所以我看着真的是心力交瘁,忍不住想要替你们寻一门好亲事了。”

    落清秋连忙抬手合十,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得了大姐,你就别给我添乱了,咱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去娶媳妇儿,这不是要我去害人吗?虽然咱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至少咱还是没有那份底线。”

    卓月调笑:“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弄得我好像对你做了什么事情一样,你看看周围那些其他学院的女学员和女老师,一个个的看着我的目光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样。”

    铭浅唯眯起眸子笑的清浅:“谁让月儿你是我们中间唯一一个女孩子呢,要是你也是男的话,估计那些女学员看着你的目光一定不会是这样。”

    炎九霄牵着卓月脸色一下子就黑了:“呵,要是照你这么说,我家月儿真的成了个男的,那你是打算让我孤独终老吗?”

    落清秋和铭浅唯两个面对面看了一眼,但笑不语。

    烁槿和冰寒两个自然是乖巧的听着他们的谈话,但是却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因为不需要也没有任何必要,他们的大人在这里,一切都不必他们去想。

    而且他们家大人说的事情他们也不是不知道,事实上他们跟他们的大人的记忆是相连的,简单来说就是他们的大人想要看他们的记忆就可以随时随地的看,他们的修为跟他们的大人比起来真的有点不够看,而且他们的忠诚不会让他们封印起他们的记忆。

    但是他们的大人却是经常的封印起自己的记忆,很多秘密都是在他们自己的识海里储存的。但是这两个的大人却没有真的封印起自己的记忆,该告诉这两个的还是都告诉了。很多时候他们的大人还是很清楚,听别人说话却听不懂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他们在地球的时候就经常这样。

    所以深谙这种痛苦的两位大人都是把这两个家伙该知道的记忆全部都给他们看了的。

    所以这两个才没有任何反常的举动出现,而且对于他们记忆里看见的那个世界也出现了一点想法,毕竟一个全新的世界呀,任谁不会动心呢?

    而且按照他们家大人的推测,那个世界看起来的确很普通,但是仔细一分析,其实可以发现很多东西,隐隐约约居然有一股他们根本无法直视的力量。而且那些气息不是很久远的样子,气息的主人应该是不久之前才离开的。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以后的提升,也要好好的去那里看看,兴许能够找到什么好东西也说不定。

    而且他们的大人也是同意他们去地球的,虽然他们必须要守护好大人在那个世界的父母,但是这也是一种伪装呀,谁也不知道那个世界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有个伪装的身份总是比没有要来的好些不是?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大规模的更改别人的记忆,记忆更改多的不只是对那些人的记忆产生模糊,更是对他们的精神力有一点的损害。

    所以借着大人的身份去那个世界才是最好的,毕竟大人他们是在那个世界出生的,在那个世界有正大光明的身份和亲人,不说别人,单单就是亲人就足以让他们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努力的探查那个世界的一切奥秘。

    落清秋慢悠悠的看着前面,一双苍蓝的眸子剔透晶莹:“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回去的,迟早有一天我们是可以回去的。我们回去的那一天绝对不算晚。”

    铭浅唯嘴角含笑,他很清楚,如果说真的,他们能不能回去是一个绝对的问题,三个人才能造就一个黯星者,他们能不能成为黯星者真的要打一个问号。

    至于落清秋的样子,在铭浅唯看来居然有一种他要赴死的错觉。

    所以铭浅唯其实不认为落清秋的这种状态可以成为黯星者。不过就算不能成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要效忠的不是落清秋,而是凤澈羽。

    而且还不是真的效忠,而是简简单单的交易而已,而且这些交易还是建立在他们的确是有那个交易条件才有的。

    不过说真的,其实凤澈羽成为那唯一一个黯星者才是他们之中最好的选择,先不说她的性格,单单就是她在他们之中所有人的地位,其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们这些男生勾心斗角也就算了吧,女生那边一片和平就好了。反正女生才是他们维护和平的唯一目的,女生不在身边的话就算是粉饰和平又有什么用处呢?还不如就此各自称王,一起打一场群架算了,反正他们又不是没有这个本事。

    不过那些女生还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是很乐于粉饰太平的,毕竟一切都是为了女生的而存在的。

    所以与其他们一帮子男生里面找一个人成为黯星者,还不如就凤澈羽成为黯星者算了,至少他们这些男生都能够帮她一把。

    而且她是女生,别人他们不敢保证,但是至少自家的那些兄弟只要是自家的姐妹在跟前都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落清秋拍拍铭浅唯的肩膀,苍蓝的眸子闪过一丝温柔的痕迹:“好了好了,别多想了,就算是想的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在找到我们其他的兄弟姐妹之前,其他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现在就我们聚集在一起而已,其他人一点消息都没有,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在这个时代苏醒过来的。”

    铭浅唯还是那个笑眯眯的样子,但是很明显的他的双眼之中多了一些很不一样的东西,至少很多很多的思念已经染尽了他眼中的那片耀眼的金色。

    反正一切都是有定数的,他们强行参与根本没有什么作用,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这强行参与不属于他们的时代而产生什么不一样的变化。要是因为这样就出现意外,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落清秋感觉到了一缕赤裸裸的毫无掩饰的杀机,寻着那股气机找到了一双含着愤怒的眼眸。

    他笑,生生的引得那双眼眸的主人化解了杀机,眼神中痴缠上一丝绮丽的痴欲。

    炎九霄恰好看见这一幕,无奈地摇摇头:“你还真的是够吸引人呢,要不是我们真的了解你的本性,说不准也会像那个被你吸引的主动放弃杀意的花痴一样。不过幸好我们是一伙的,就算你吸引了我们也不会有多少好处的。”

    落清秋转头咧开嘴露出一个堪称惊艳的笑容:“切,就算我真的要吸引你们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再说了就算是悦尔能够被窝吸引,你就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上一秒我吸引了月儿,下一秒你就回来找我拼命吗?”

    炎九霄微微眯起眸子:“你举这个例子是真的打算让我直接打上门吗?还是说你这家伙真的是没人爱没人疼吗。要死要活的在外面招蜂惹蝶,就算我是姑娘都不会喜欢上你的,一个妖孽的招蜂惹蝶根本看不住的人,说什么我都不会要的。”

    既然脑子比不上人家,那就抓住一个点一直不断的开嘲讽就对了,反正说到最后一定是落清秋扛不住,毕竟他现在是条单身狗是抹不去的事实,他是条恩爱狗更是抹不去的事实呀。

    所以落清秋现在成功的黑了脸,但是就算是他黑了脸也还是那么帅气,不得不说落清秋的这张脸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作弊神器,本来就很妖孽的脸,越长大越妖孽,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长残的意思。这一点让作为他发小的炎九霄表示很无奈,也只能逮着他单身狗不断的开嘲讽。

    不过最后落清秋只是森森一笑就相当随意地看着他:“没关系,至少现在我还是单身的,至少我吸引的姑娘还是比你多。而且你吸引的姑娘多了,月儿会同意吗?月儿会吃醋吗?”

    炎九霄的脸色一僵,然后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我看你是皮痒了真的欠抽了是不是?你敢说你敢让我告状吗?要是你真让我告状,你现在想要做什么都随你便!”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