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所以与其为了一个根本就不值得去救的人浪费时间,还不如就此沉默算了,呵,反正这种人要是仔细一点去找的话,那还是能够找到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而且承担命劫的话,光有那种心境还是不够的,还是需要有足够的修为。

    修为才是对抗命劫的最重要的东西。

    铭浅唯叹了一口气,主动退后一步:“当我没说吧。”

    炎九霄有些惊奇的看着铭浅唯,似乎是觉得他的行为有些不可思议:“哎呦喂老铭,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同情心呀,你不是一向对这些胆敢背叛的人深恶痛绝吗?为什么这一次却想要求情了?还是向老落求情,能不能给兄弟说说看?”

    铭浅唯看着落清秋手指溃散的蓝色丝线,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以前有个实验需要这种人来当试验品而已,既然他都没有了求生欲,就算是带回去也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还会浪费一个人情,太浪费了。还不如再多费些心思找别的。”

    他说的也算是认真,但是眼底却有一丝丝心不在焉,每个人说谎的时候都会有一点下意识的小动作,就算是铭浅唯也不能例外,只是他平时基本上都没有说谎过,所以炎九霄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说谎,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眼底的心不在焉。

    落清秋根本不会把那些就算是碰触过血液也没有沾染上半分的丝线给收回去,他的洁癖很严重,根本容不得战场之外的污秽沾染身上。

    他简单的看着面前血被抽干,低下头颅的男人,男人身上已经没有了属于生命的气息,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属于落清秋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终于就此画上一个句号了。

    落清秋嗤笑,眼角有泪花闪烁:“果然,死亡才是一切的结束。只有死亡才能抹平一切的伤痛,就算是绝望也可以用血来抹平!”

    由不得他不绝望呀,这一切真的是太讨厌了,明明他只是想要平安的长大,找到自己可以爱的那个人,再慢慢的守护他的希望成长为人,为什么要这么困难呢?难得让他近乎绝望,差点支撑不下去了。

    他怔愣愣的看着男人开始冰冷的身体,早已失去生命弧度的线条近乎僵硬,属于死亡的绝望在男人身上蔓延。

    良久之后落清秋才笑:“一切都结束了呀,一切真的都已经结束了,李念,一切都结束了。”

    李念是男人的名字,一个普通的名字。但是在落清秋的记忆里,却掺杂了温暖和绝望、伤痛。

    但是一切真的都结束了,李念带着他的那段温暖与耻辱的记忆一起死去。

    落清秋转身离开:“烁槿,葬了他吧,好歹他当年也给了本皇不一样的记忆,他理当安葬。”

    他也只是淡淡的吩咐了这一句,但是烁槿知道,落清秋已经放下这一段记忆了,或者说看着李念死的时候,就已经让这一段记忆跟着李念一起去,现在让他安葬了李念,也不过是让他的记忆跟李念的尸骨一起藏下而已。

    这里是属于星雨学院的小空间,落清秋让李念安葬在这里,估计他自己以后也不会来了。

    毕竟他曾经又爱又恨的人呀,就葬在这里,他根本没办法以平常心来对待呀,所以还是不要来比较好。毕竟落清秋若是真被逼的发疯,那就没人能控制得了。

    所以现在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吧。

    落清秋默然,现在这个样子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件好事了吧。放弃过去的一切开始新生,然后又为了自己的执念赴死,虽然看起来有些悲壮,但是他心甘情愿呢。

    铭浅唯和炎九霄都没有跟上去,他们要让落清秋自己安静一下,反正距离下一场比赛还有很多时间,落清秋自己是知道时间的,自然是会自己过来的。

    烁槿留在这里安葬李念,炎九霄和铭浅唯回了炎九霄那边,卓月还在那里,虽然冰寒也在那里守着。但是炎九霄还是有些许的不放心,毕竟是自己心上的人呢,要是没有时时刻刻的守着的话,他还真的是不放心呢。

    落清秋跌坐在床边,精致的脸微微扬起,荼蘼的双眸泛起点点的失神,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如果说对是对在哪里?如果说错是错在哪里?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莫测,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或者说到了他这个地位这个身份的人,他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一个控制好的限度。

    但是他现在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应该做到哪一步。

    这还真的是一个极度讽刺的想法。

    可是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真的一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这本就是与生俱来的迷茫,就像是上辈子在地球的时候那个关于哲学的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没有多少人能够回答清楚这个问题,又或者是被世事所纠缠回答自己的那些所谓什么什么谁谁谁,但是名字是父母取的,又有多少人回答自己名字的时候说的是我是谁谁谁,我叫谁谁谁。

    这还不是认为自己是这个名字的附属吗?而且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很多人都是把名字看的很重,但是名字是可以改的,根本算不上什么。而且谁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有没有重名,说不准世界上就有很多很多跟自己重名的人。

    虽然落清秋认为应该没有人跟自己重名——毕竟自己好歹说也是一位皇,被天道承认的皇,他的名字是被天道庇佑的,没有人能够取他的名字。

    白皙的手搁在自己的手上,遮住那双沧桑的苍蓝眸子,遮住他眼底变幻不停的光芒,那绚烂的光芒就像是勾动人心的充满诱惑的一切一样,被那只白皙的手给遮住。

    现在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若是从来都没有长大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就算是面对着她也不必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害羞的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天知道呀,我第一次看见她的眼睛时惊叹真漂亮呢,比我曾经见过的最绚烂的夜空还要璀璨。”

    落清秋喃喃自语,慢慢的说着自己曾经很想说出来的话,要是他当年真的这么对他的宝贝说了的话,是不是他们就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不是皇战根本就不会出现,是不是他们早就儿女绕膝子孙满堂了?

    他们修炼到了皇的地步,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永生?即使作为皇来说不可能实现永生,但是至少看着自己的儿女健健康康的长大,看着自己的孙儿孙女们开开心心的成长,这不是他们的愿望吗?

    就算是再大奸大恶的人呀,也不可能无时不刻的在想着如何去做那些该千刀万剐的事情。

    所以他怎么可能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那些阴谋呢?而且这个时候的他其实已经算是认命了,他现在最后要做得其实很简单,他刚刚想起关于他爱的那个丫头还怀着孕的记忆,现在最后要做的就是确保她诞下孩子,完好无损的去迎接属于她的盛世。

    哪怕他粉身碎骨也好,反正这是他亏欠了她的,还上再封印了她关于他的记忆,那一切就都完美了。

    以后她或许会遇见那个值得她真心以待的男人,又或许不会遇见,但是不管怎么样,她身边都有她的孩子陪伴,只要有孩子,就算没有他又如何,她还是可以安心的生活下去。

    毕竟有一句话叫做为女则弱,为母则强。他相信她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强大起来,不让任何人抢走他留给她的一切。

    他相信他爱的姑娘,一定一定会保护好属于她的孩子,一定会好好的爱着她的孩子。

    他也不过是年少轻狂的年纪,却早早地心思沉凝,若不是他早就看开了吗,说不准他或许早已崩溃了。

    不过他还是相信自己的最后的牵挂一定会得偿所愿的。毕竟都是最后的愿望了,说什么也要拼命完成呀。

    他淡然浅笑,嘴角的笑容温柔缱绻,说不尽的肆意惊艳。

    人都说,自己这辈子会遇见两个男人,一个惊艳了岁月天光,一个温柔了漫长余生。

    落清秋于别人而言或许就是那个惊艳了岁月的人,因为他的美根本没有人能够匹敌,让人怀疑落清秋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片充满尘埃的大地上。

    而对于凤澈羽来说,落清秋不仅仅是惊艳了岁月天光的那个人,更是那个注定要温柔她漫长余生的那个人。他们是命中注定,也是他们不懈的努力。

    “宝贝,愿余生还有人能够陪伴你,无论那个人是谁,只要那个人对你好,我就心满意足了。你是个好姑娘,值得被温柔以待。但是我没有办法再陪伴你了。我知道我的行为很自私,把一切都抛给了你,但是只要封印了记忆,你就不会记起我到底是谁了,你以后一定……一定要好好的。”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