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放血
    落清秋很安静的抬头看着烁槿,眼角眉梢都是浅淡的沉寂:“我让你杀了他。”

    烁槿的脸色有些不安,但是他还是微微低着头:“大人,他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大人您说。而且烁槿觉得您的血还在他的身上,这是属于您的血,不该留在一个罪人的身体里跟他一起消散于尘世。”

    落清秋微微歪着头,安静的看着他们:“所以这就是你违背我命令的原因吗?你可以放血,把血带回来,为什么要把他带回来?你知道我不会高兴的。”

    烁槿知道,他如何不知道落清秋会生气,但是他还是把那个人给带回来了,那个落清秋记恨一辈子的人。所以他现在只能沉默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所有的所有他都没有办法开口解释。

    落清秋微微抬起下巴,冷冷的看着那个始终没有抬头的人,那个他一直都记恨的人。若是他只是抛弃了他,或许他也只是认为当时的他真的是迫于无奈,但是为什么要放干他的血呢?为了那些修为真的一切都不管吗?落清秋真的觉得很悲哀,自己的存在居然还比不上不到皇的修为,自己的存在还真的是悲哀呢。

    他安静的笑:“想不到吧,你当初只是以为我的血脉很奇特,有可能帮助你更进一步。你应该没想到吧,我的血脉不只是帮你提升一些,直接让你这么一个资质奇差的修者,成为了一个君上。只是该是什么东西就还是什么东西,正常提升起来的君上怎么可能是你这种东西呢?就算是云雪染,我们四个人一起帮他引来星力洗精伐髓强行提升成为了君上,但是至少他有那个资质成为君上,只是来的慢些而已。而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他第一次说话这么尖锐,他本来是那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笑面虎一样的人,能不红脸不说脏话就不会红脸也不会说脏话,但是有些人天生就是贱胚子,根本不值得别人对他好!

    所以对于那些贱东西他根本不会说什么好好说话,本来此间就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既然背叛了我让我彻底的恨你了,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地上那个人想抬起头说什么,但是看见那一抹飘逸的衣角之后,他本来想要抬起来的头硬是停下来了,或者说是没有任何颜面面对落清秋这个当初被他硬是击碎了最后的天真的人。

    良久之后,那个趴着的人慢慢的坐起来,但还是低着头没有抬头的意思,缓慢而沧桑的开口:“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叫你,我也没有任何要为自己辩解的意思,因为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当初我真的伤你太深了。但是我还是想要说,如果当初可以重来一遍的话,我宁愿我自己去死。”

    落清秋的双眸一凝,然后冷冷的笑了,指尖流泻出一道蓝色的光芒,凝成一道蓝色的丝线,直接破开了那人的手腕:“在血流干之前,本皇给你时间。”

    那人没有丝毫要止血的动作,因为他根本不会也不能阻止,虽然他已经千年都没有见过落清秋了,但是当年他换了姓名在羽族的时候是听过他的名声的,绝对不会因为某些事情而心软,该动手的时候就绝对会动手,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手下留情。

    而且他也知道,若是当初他没有选择背叛他,没有给他致命一击,而是好好的把他抚养成人,或许现在的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但是他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决定,甚至先走都不敢去看他,只能日日夜夜承受着他的血脉和落清秋的血的剧烈冲突带来的疼,真真如剔骨剥皮,日日夜夜的承受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止。

    现在终于是到结束的时候了,血流出身体,他才觉得一直以来都到麻木的痛呀,才开始慢慢的减缓,虽然还是很疼,但是已经比以前那些已经到了麻木的疼,来的总算是轻了一些。但是他根本没想到他日日夜夜想要减轻的痛,原来是这么减弱的。

    一切都是他自作孽呀!他本该拥有千万修者都羡慕不来的生活,他的地位本该比这君上更加的珍贵,但是他却亲手断了这份希望,还亲手种下了一个足以让他心死如灰的种子。

    他的眼角开始落下血泪,就算是过了千年呀,那血还是没有接纳他半分,甚至见到了真正的主人,就算是知道真正的主人根本不会再把它们收回自己的身体,却也还迫不及待的要离开他的身体。大概是觉得他的身体真的真的太肮脏了吧,根本不愿意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他只是扯着嘴角露出一点弧度就开始自己的讲述:“当年我见到你的时候,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过你到底有哪些特殊的地方,毕竟当初你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一看就是被虐待了,所以我也根本不忍心你就这么一个人走在寒风了。”

    所以我把你带回了我家。

    但是没想到我当时的邻居居然是一个修炼邪功的修者,日子久了他就看出来你的血脉很高贵,于是来和我商量着要用你的血来换掉自己的血脉,因为那样或许可以提升修为。

    本来我根本不可能答应的,但是他抓住了我的修为一直都停滞不前的漏洞,硬是把我给劝得心动了,然后那些天我看你的眼神都不对了。

    你自己大概是没有感觉到吧,毕竟那个时候的你还是那么那么的小还是那么那么的信任我,根本没有想过为什么我的眼神会变。

    时间一长连我自己都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起这种念头。

    很快我就因为这样,心境有了瑕疵,甚至还有了入魔的先兆。

    再加上我的邻居一直都在我耳边说着这些事情,我真的真的没办法了,所以我动手了。

    那也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他的脸色愈发的苍白,因为体内的血流的很快,而那根蓝色的丝线已经变成了鲜艳的红色,像极了烁槿的眼眸,也像极了落清秋那双赤红色的眸子。

    落清秋还是冷冷的笑,精致的面容没有一丝意外,他当初真的把他的行为好好的想了一遍,然后真的是想明白了,还找到了他们那个练了邪功的邻居的尸骨,啧,还没寒呢。

    想过的落清秋估计,大概也是因为他的血真的是太特殊了,特殊到那个男人刚刚吸收进体内,就遇见了这个邻居,血气上涌,直接灭杀了那个邻居。

    他抬起头望着快要暗下来的天,这个时候的天布满了黄昏,炽烈的火烧云让落清秋他们三个想起了地球的黄昏,同样的火烧云美的如诗如画,让人怀疑自己其实身在画中。

    “真美呢,看了这么多年的火烧云,本来以为再也看不见了,没想到还有最后一次见到的机会。不过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吧。你从来都不会允许自己的仇人活的长久。从我到了羽族知道你成为了落皇,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的。”

    他抬头,第一次正视了落清秋,火红的火烧云映红了这片大地,也映红了他们所有人的脸,落清秋苍蓝的眸子也被火烧云映的染成了璀璨的紫色,跟男人第一次见到那位高高在上的羽皇大人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她那双一样璀璨的深紫色双眸是一般无二的。

    他知道自己是时日无多了,所以他从一开始见到烁槿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活下来了,落清秋的骄傲是不会容许他的仇人活下来的。

    他笑的很简单,真的很简单,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甚至能够不能撑到见到星夜都是一个难事,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属于落清秋的血都快流的干干净净的。

    这个时候落清秋突然开口了:“知道吗,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当初捡到了我抚养我几年,还胆大包天的放干了我的血,逃了整整一千年。这是你最大的成就了。我当初为了这么一身血,耗费了些许本源呢。”

    男人一愣,然后苦笑:“对,能够从镇压一世的落皇手下逃出生天,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能够借助落皇的力量成为君上,也是我的成就。”

    男人苦笑,但是他还是无可奈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年的落皇意气风发根本没有人能够从他手上占便宜,他能够把落皇坑骗的这么惨,若是说出去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这一次铭浅唯倒是双眸微微闪烁起寒光:“清秋……”

    落清秋半侧身平静的看着铭浅唯,举起右手食指放在薄薄的唇上:“浅唯,有些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有些事情是不能提起来的。有时候你认为是对的,反而在我认为就是错的。”

    铭浅唯听了他的话,欲言又止,对上那个男人的双眸,却看见了一片寂静如灰,那个男人早就已经心死如灰,已经没有救回来的可能了。就算他真的动用人情把他从落清秋的手里救下来,那个男人也绝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