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落清秋的过去
    落清秋面无表情,他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冒牌货,他本身就不关心对方的实力到底如何,甚至于对于炎九霄的说法,他只是极度冷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精致的面容仿佛寒冷的冰雪一般。

    他淡淡的看着面前这个被发现秘密却截然不知的冒牌货,低声:“我不想知道其他事情,我也不会去管这个冒牌货到底跟你们有什么恩恩怨怨,我只知道在我找到那个胆大包天的君上之前,如果我眼前这个人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是不会放过那个坏我事的家伙,就算是我落族的人也不行。”

    他的最后一句话直接腾起深深的杀意,他要做的事情,就算是他的族人也绝对不可以阻止!如果胆敢阻止,他是不会在乎是同族的关系,反正对他来说,同族也只是血脉上有一点点关系而已,落族的人既不是他亲的兄弟姐妹,又不是什么对他好到逆天的亲人,为什么要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

    炎九霄微微垂下眼皮,遮掩住那一抹幽深的暗绿,现在的落清秋真的有点不像他们当初认识的落清秋了,或许这才是最真实的落清秋,但是绝对不是他们认识的落清秋。或许连凤澈羽也不会知道落清秋最真实的样子吧。

    毕竟这是他最后的隐藏了。

    渐渐地,那个冒牌货的识海被剖开的更深,展露出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落清秋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深,眼底的笑意也越来越冰。

    “烁槿,该去让那位坑害我们的羽族君上上路了,他在此间逗留的时间太久了,我不想要再见到他碍我的眼。”最后一点记忆也被剖了出来,落清秋嘴角的笑意很是轻柔,忽略其他的话,一定会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是什么好滋味,但是他的一双眼却是极端的冰冷,只因为他现在知道的真的是太多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吧,现在的落清秋已经完完全全冷静下来,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借助那些该死的肮脏东西和卑贱的空间之灵的计划,成功的把黯星大陆最纯粹的本源抽取出来,全部加注到凤澈羽一个人身上去,他们的心境修为是够的,只是一直缺了天时地利而已,黯星大陆的本源是最纯粹的,融化了当初创造黯星大陆的诸神之力,化作最纯粹最无缺的创造之力,这种力量是唯一一种完完全全无害的力量,也是唯一的可以借助量级顺利突破皇到黯星者的质的变化。

    或许听起来有些不好理解,但是如果换一个说法的话是能够理解的。

    一个人的力量在弱时是绝对比不上一座空间的力量,而皇本来就是近乎可以掌控空间的存在,皇突破黯星者这个层次,可以说是一个人跟一座空间抗衡,从一开始的有点下风到了直接占据上风的程度,这是截然不同的力量。落下风和占上风那是绝对不同的两个概念,不是说一点点的力量差别,而是生命层次的范围迁徙。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落清秋他们这么想要成为黯星者但是找不到准确方法的根本,黯星者也可以说是落清秋他们理解之中的成为真神的一个起步,只有走上这么一个台阶才有机会成为真神。

    但也只是有机会而已,如果没有足够的机遇和真神的指点,就算是拼死了也没有办法成为一个真神,这也算是一个没有丝毫背景的修者的悲哀。

    不过真神的眼光其实是很好的,他们看中了一个人自然是不吝啬指点,反正也只是说几句话而已。

    落清秋他们身为神子神女自然是没有任何的不可能,甚至在那些正常修者看来是属于天方夜谭的来自真神的指点一样,他们要是腻了他们父母的指点,还可以找一轮不带重样的。所以真的要比起来的话那就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落清秋的心思其实是很简单的,他的目标一直都是送凤澈羽成为黯星者,只不是觉得自己的方法有些许的不对,换了另一种看起来可行成功率更大一些的方法而已。

    “是,大人。”

    烁槿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声,直接转身离开这里,赤红色的身影消失在葱茏的烟雨之中。

    落清秋抬手轻轻把脸颊上落下的绵绵细雨擦拭干净,但是他现在站在雨里,怎么可能擦的干净呢?所以他发现擦拭完了天上还是会落下雨丝之后,他就放弃了擦干净自己的脸,就这么简单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精致荼蘼的面容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他的心情不算是太好,从知道那个君上的身份开始就不算是太好。

    不过落清秋把那个人的面貌遮挡住了,他们根本就看不到那个君上到底是谁,也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叛徒才可以让落清秋这般的生气。

    不过炎九霄和铭浅唯心底却是隐隐约约有了猜测,毕竟能够让落清秋这般生气的人,可是不多,而这不多里面再指定修为的话,其实已经剩不了多少人了。

    所以他们基本上都是知道是谁,但是他们不能说出来,因为那个人基本上就是落清秋心底的一根刺,已经扎了很久很久了,想要拔掉却拔不掉,换而言之根本不能说!一提起那个人,别管是谁,就算是他们这些兄弟都是可以记恨的。

    那根刺呀,是来自他当时唯一的光明呀,那个时候的他渺小而脆弱,但是他的心却很坚韧,是成为强者的必备之一。所以他深深的记得自己没有强大起来的一切事情,在那之前他还没有遇见那个可以让他藏起支离破碎的心去真心浅笑的姑娘,所以他只能简简单单的过着属于自己的支离破碎的生活,等待那个让他放下一切感觉世间美好的姑娘。

    落清秋突然主动开口:“我离开落家那年,我还不算很大,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身上除了天生就带着的修为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了,甚至除了那一身修为,我的修为根本没有半点增长,因为当时的落家认为我是一个怪胎,天生修为那么强悍,认定是什么妖族托身。呵,结果我出生的时候难产我娘亲死在了产阁里,更是给了他们借题发挥的由头。”

    可笑的是,我那所谓的爹呀,爱娘亲真的是爱的太深了,根本不愿意理会我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孩。所以我被落家那些心思诡谲的人给带走囚禁了起来,他们妄想从我身上得到一切所谓的秘密,所以对我百般折磨。我十几岁的时候逃了出来,他们没有抓到我,

    然后我遇见了我心中的光明,那个时代即将风云迭起,基本上只要不是痴呆的,能够修炼的修者是能够快速增长修为的,当然这个快速也只是基于他们的修为本来就很低,甚至不需要心境的带动。

    他那个时候还真的是很伟岸呢,在当时的我看来根本就是救世主一样的存在。虽然他那身修为在现在的我看来根本就是垃圾都不如,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当时的我真的是太渺小了,根本没有意识到,其实如果真的要比天赋和修为的话,其实我加起来是可以碾压他的。

    也正是因为这份无知和逃出生天之后的惶恐,所以我在他身边生活了两年,无比的信任他。

    也正是因为我对他的信任,他成功的抢走了我近乎全身的血来换血,以他的资质能够成为君上,也是多亏我的血。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身体才会一直不好。

    当初要不是我一直沉寂的星力突然爆发了,估计我早就已经是干尸了,你们也根本不会见到我。

    落清秋的声音淡然,听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事实上他本就是这样,一直都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根本没有让别人知道的意思。

    事实上喜怒不形于色也是一个上位者所必须有的。

    片刻之后他微微弯起唇角,因为烁槿回来了。

    但是目光触及烁槿手下拖着的一个近乎死狗一样的人,他的笑容微微一变,然后慢慢的收敛起来,眸光浅淡,宛若瀚海一般深不见底。

    就连旁边站着的从小经历瀚海无边的瀚海后人看见落清秋的背影,都是一阵的心悸,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可怕了,面前这个人就算是背对着他们,也让他们不自觉地颤抖,这不是修为上的碾压,而是心境和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碾压。

    他们虽然是一个大族的后人,甚至这个大族还在上古的时候有赫赫威名,但是说到底都过去了,他们这些后人之中除了某些死板守旧的人之外,其实大部分人已经都看开了,根本不会以自己是瀚海后人的身份自居。

    毕竟当年的威名是当年的事情,现在若是提起瀚海一族,呵,除了那片瀚海与世长存之外,又有什么现在的人能够记得住当初还有一个值得四族一起出手的瀚海一族?

    而且说到四族为什么要一起出手,还不是为了防备自己单独一族面对他们瀚海一族会有意外死伤发生,要是疗伤的关头遇上了其他族的侵袭,那怎么面对?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