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概,还是会的
    但是他眼底的阴寒怎么可能比得上落清秋此时此刻眼底的寒冷呢?

    只是落清秋现在微微垂着眼皮,根本没有人能够看见他眼中的寒冷,不过很快那些瀚海后人就知道落清秋根本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了。

    因为落清秋的身后直接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赤红色蟒蛇,竖立的蛇瞳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青色的信子一吸一吐带着死亡的色泽,巨蟒的蛇尾缠绕着落清秋的手腕,他现在正在漫不经心的抚摸自己手腕上光华炽热的蛇鳞,对,就是炽热的,烁槿的蛇鳞和肉身都是温热的,不像是正常的蟒蛇一般是冷的。

    不过这也是因为烁槿就出生在熔岩湖中,若是没有足够的进化,他大概是没有办法凭借寒冷的肉身在炽烈的熔岩湖之中安全的生活下去直到落清秋的到来。

    只是现在落清秋抚摸着温润炽热的蛇鳞,突然觉得其实自己的心还是热的,至少自己还有办法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至少自己现在还能清清楚楚的感觉自己还活着,而不是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这片世界,等待这最后自己为自己准备的死亡。

    片刻,一把银色的长剑缩小成一把小刀的大小出现在他手中,小刀在他的指尖跳跃旋转,化为璀璨耀眼的银色光芒跳跃,那是青霜。他准备用青霜直接剖开瀚海后人的识海,知道关于那个违背了羽皇的君上的所在地,然后进行灭杀。

    青霜虚幻的身影出现在落清秋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指尖跳跃的银色光芒,突然有点伤感:“其实人呀,从生下来就是苦的,尤其是对自己的存在清清楚楚的时候,是最苦的。就像你,知道自己最后要走的路,也就麻木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虽然你还是个小屁孩的样子,但是你眼底的光芒却足够焚尽这片世界了。你又没有真的过这千年,怎么现在这个年纪双眼就沧桑了呢?”

    他的确没有度过这千年的时光,若是仔细算起来的话,他就算是转了几世了,年岁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三百岁。上古时代的皇全部都是死在了皇战之中,他们死的时候年岁都不大。但是皇战真的是太可怕了,直接在他们的神魂之中都留下了印记,除非突破黯星者,否则他们的生命将终止在皇战之时全部同归于尽的那个年岁。

    但是落清秋知道自己已经等不到了,所以他很果断的把机会让了出去。

    不过他也不知道那个叫做凤澈羽的女孩儿知不知道自己把机会让给了她,虽然他认为她如果知道的话可能会给他一巴掌再霸气的说:“本皇才不需要你这个臭男人的施舍呢,本皇自己有的是办法成为黯星者,才不需要你的施舍!”

    那个姑娘就是这么霸气高傲,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需要别人的施舍才能够顺顺利利的活下去,这就是她生命层次远超众人的高贵,也是她的父母留给她的最宝贵的礼物。

    落清秋很简单的小笑,这也是没办法呀,除了笑,他就真的没有其他的表达情绪的方式了。

    而且难道笑容不好吗?永远隐藏起自己真正的情绪,永远的埋葬自己最薄弱的一点,成为最深不可测最骄傲的存在,不要被任何人知道自己最后的弱点是什么,因为这只会带来最后的灭顶。

    所以从始至终只要不是必然的局面,他都会笑,因为笑起来真的真的很让她放心,让他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不是一切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烁槿,抓住他们。”

    简简单单的命令根本没有多少个字,但是已经足够很清楚的把一切的事情给说清楚了,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事情可以做呀。

    不过这件事情很简单就是很简单。

    烁槿的身上化出几道赤红色的蛇鳞一样的光,直接化作了几条赤红色的火莲蟒缠绕在瀚海后人的身上,他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在证明,其实他跟这些瀚海后人想的根本不一样,他的实力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还有了提升的意思,毕竟好歹在熔岩湖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说什么也应该是有些进步了的。

    落清秋指尖跳跃的银色光芒开始停止露出那简单的小刀模样的青枫剑。瀚海后人认出了那是传说中的神灵之刃,本来应该是桀骜不驯的神兵,但是却如此简简单单的落在了落清秋的手上。大概是个人就不会心平气顺,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这些瀚海后人只觉得真的是太可怕了,神兵认主那是极为困难的,若是认的主是打造了神兵的人自然是简单一些,当然就算是简单也简单不到那里去,毕竟神兵都是骄傲的,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这么收复?

    可是这些瀚海后人就算是过了千年了,他们还是很清楚的知道神灵之刃的铸造者是羽族的一位君上,那位君上专门负责羽族的兵器铸造,很多君上的兵器都是出自他手。

    简单来说就是凡是他打造的兵器,基本上都会有名字流传于世,当然除了那些他专门打造出来当做后手的兵器。但是神灵之刃是有名字的,只是大部分人都没有资格知道它的名字而已,也只有君上有资格而已。

    那些修为弱些的人没有资格知道,所以他们给它去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神灵之刃。久而久之当这把剑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的时候,很多人都忽略了这把剑其实是有属于它自己的名字,那个名字很简单,青枫,清风的谐音,也正如它本身代表的一切,正如清风明月一般的润物细无声,偏生它却是最好的剖开识海的神兵。

    瀚海后人自然是惊呼出那个众所周知的名字:“神灵之刃?!为什么神灵之刃会在你手上!不是说千年前那把剑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你到底是谁?!”

    说到最后瀚海后人甚至都有一些色令内荏了,毕竟神灵之刃这种传说了千年的神兵居然出现在这里,这是一件多么颠覆意识的事情呀,神兵之所以叫做神兵完完全全是因为它们已经具备了自己的意识,根本不是一般的拿在手中的兵器可以相提并论的。

    而四皇的兵器现在也只是叫做兵器,完全是因为他们已经超脱了神兵的位置,但是神兵之上他们没有什么称呼可以去叫,所以返璞归真又叫做兵器了。

    但是在这些瀚海后人眼里,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那些什么传说中的四皇兵器,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拿在落清秋手中的神灵之刃。

    他们不是没有听说过神灵之刃的赫赫威名,实在是当初太多不该被发现的秘密公之于众,所以神灵之刃这把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神兵迫不得已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虽然这也算是一种被迫,但是也算是正常的。

    毕竟上古那个时代,太多的不该出现在这世间的神兵利器都不该出现在世间。但是因为很多很多的原因交杂,还是有很多的原因造成了这些神兵利器的出现,乃至出现在世人面前,作为不该出现的神兵利器出现的它们,最后大部分的结局其实都是偷偷摸摸的封存起来,根本不会出现在世人眼前。

    其中最憋屈的就是羽族的那位专门铸造兵器的君上了,毕竟他是羽族乃至整个黯星大陆最出名的铸造师,怎么可能不被那些企图对羽族不利的种族的探子盯上?毕竟很多时候都是靠的兵器才能够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所以这位堪称铸造大师的羽族君上,基本上是被针对最多的,毕竟谁让他打造出来的神兵利器是最多的呢?谁让他打造出来的神兵利器是沾染了最多罪孽的呢?所以不盯着他盯着谁?

    不过人家再憋屈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落清秋也根本不会把一个羽族的君上放在眼里,羽族君上那么多,一个个都要记名字多麻烦?要不是那个君上是专门铸造神兵利器的,估计落清秋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君上到底是谁。

    他慢悠悠的走到为首的那个人面前,微微蹙眉似乎是在思考到底是要从哪里划一刀比较好,不过他的动作硬生生的给了别人一种面前的人其实是在烦恼到底该把手中的花插到什么位置的烦恼。

    因为他眼角眉梢的温润和自信高贵,真的让人不自觉的就沉迷进自己想当然的境地。

    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地方,因为他感觉到了畏畏缩缩的精神力和颤抖的神魂,那种欺凌弱小的感觉也还是不错的。

    至少现在落清秋是笑了,这也是一句废话,毕竟面前被缠着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不过落清秋的笑容真的很让人怀疑,要是他也被困在这里,是不是还会是现在这幅上位者的温润姿态。

    大概,还是会的。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