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戏弄(叁)
    烁槿说的很简单,但是重点也是讲出来了的,直接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那些瀚海后人,他要落清秋,无论是付出什么条件也绝对不允许他们带走落清秋。

    但是也正是因为烁槿这种态度,所以瀚海后人们基本上都是激动万分,一个足以让曾经的君上都如此重视的人,想必一定是有很大的用处吧,不然的话一个堂堂的君上才不会管一个小修者的生死吧?

    虽然也有一定的概率是因为落清秋对于烁槿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但是这种几率真的太小了,小的瀚海后人们根本不用考虑这件事情就可以下定决心。

    所以基本上那个为首的瀚海后人的语气愈发的嚣张了:“还是烁槿君上大人明事理呀,不过小子们也不会要什么让大人肉疼的东西,只是有一件东西烁槿君上大人必须要给小子们,毕竟那东西也是小子们的先祖留下来的,烁槿君上大人保留了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还给小子们了。”

    烁槿微微一愣,当初瀚海一族可是四族一起攻打的,一个小小的瀚海一族东西不算是太多,或许可以满足一个种族的胃口,但是四个种族一分就显得太少了。他当初本来就是君上,瀚海一族虽然也有君上,但是实力根本比不上他,他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们留下来的东西?

    所以这些瀚海后人到底是要什么?其实说真的要不是自家大人想要玩下去,他根本不会跟这些臭小子浪费时间。

    但是他还是没有记起自己当年到底拿了什么让瀚海后人这么念念不忘的,而且他也根本不认为自己当初拿了什么好东西呀,好东西能让他拿到手才怪了,不仅上面有四个堪称周扒皮一样的大人在,身边同地位的还有三个,他们三个跟自己的眼力差不多,他真的拿到什么好东西的话,那三个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动静?

    所以烁槿在等他们说出来,有目标才能够有目的的下手不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不是?

    瀚海后人兴许是预料到了这一点,又或者是告诉他们消息的那个人告诉了他们这一点,他们只是“嘿嘿”一笑,然后就不卖关子了:“当初小子们的先祖,有一副画卷应当是落到了大人的手上,虽然那副画卷不怎么珍贵,但是好歹那也是小子们的先祖留下来的关于始祖的画像,还望大人归还小子们,小子不胜感激。”

    说到一副画卷,烁槿瞬间想起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原因很简单,因为那副画卷是一个找死的君上祭炼多年的宝贝,基本上就是跟落清秋的落天这种级别的宝贝,只是材质上到底是比不上落天,而且主人也跟落清秋差了许多。

    那副画卷上的确是画着一个云雾遮掩面容的女子,但是那副画卷可不是征战瀚海一族的时候缴获的,而是更早一点一个被别人唆使前来挑衅落族然后被他击杀的君上留下的宝贝。

    仔细想想,似乎当初击杀的时候不止是他一个人在那里,炎族和羽族,都有人在那里盯着。但是炎族当时盯着的人只是一个真言级数的,根本看不懂那副画卷的奥秘。相反羽族在场的那个人也是一个君上,而且还是实力不弱的君上。

    烁槿还记得那个君上当即就想要和他交易,甚至之前还生出了抢夺的念头,只是当时他们是在落族大门口,那个君上大概是看出了落族大门口的阵法,而且是烁槿明明白白的击杀了那个挑衅的君上,就息了抢夺的念头,转而交易。

    但是那个时候的烁槿也看出了那副画卷的奥秘,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交易?所以一个不愿换一个偏要换,自然是谈崩了。

    烁槿倒是没有轻易的生气,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他们,很是轻松的开口:“你确定那副画是你们瀚海一族的始祖画像?为什么我听说你们瀚海一族的始祖不是一个女的,好像是说什么一个血脉很特殊的男人找了别的种族的一个女人繁衍出了你们瀚海一族。”

    落清秋听他这么一说,似乎也记起点什么,似乎当初说进还专门把那幅画卷献宝一样拿到他眼前来看过,只是当时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只是看了一眼画卷的内容就直接让烁槿拿去封存了。

    所以现在瀚海一族来找这幅根本不属于他们的画卷,他们手上根本就拿不出来呀,因为当初拿到手没多久就封存了,现在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不过只是封存而已,应该是找得到在那里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去找而已。但是落清秋至于为了这么一幅画卷就去翻那些颓垣断壁吗?这不是浪费时间是什么。

    但是旋即落清秋就想起另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直接让他的脸色微微有一些不正常,因为他似乎想起了烁槿的一个习惯,那就是他喜欢把好东西都收在自己的识海里,而烁槿的识海就是他落清秋的识海,也就是说有可能那幅画卷现在极有可能是在他的识海里!

    几乎脸色都是铁青的,他当初给烁槿的理由很简单,所以他想起来的也很简单,这幅画卷不止是一件兵器那么简单的,在某个程度和意义上,这幅画卷就是画上那个女人的寄托!

    这幅画卷就是俗称的——鬼!

    但是到了落清秋那个层次什么没有见过,只是鬼的话根本没有没办法阻挠他的行动半分,甚至于只要修为高一点就什么事情都没有,至少面对那些所谓的神神鬼鬼什么事情都没有。

    而落清秋他当初的层次,不客气地说就算是那些与天地同寿的鬼都奈何不了他,甚至稍微布一下局足以落清秋直接剿灭那些个鬼。

    如果落清秋更加不客气的叫上同位为皇的那个三个人,别说是那些鬼了,就算是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也绝对会被剿灭干净!

    甚至之前他也根本没有把那幅画卷放在眼里,但是那幅画还是有些邪门,所以落清秋就让烁槿给封存了,但是那个家伙见到好东西就走不动路的性子真的是太让人无语了。要不是那家伙还算是有点分寸,指不定落清秋现在已经把他给收拾成什么样子了。

    只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玩弄这些不知所谓的瀚海后人,当初他见这某些瀚海后人没有太多的罪孽可言,所以他就相当随意的也没有对那些人有多少限制,就算是后面知道其他人也没有拦着那些人,也没有多少想法。毕竟谁会去对一些失败的蝼蚁念念不忘呢?也只有他这种过目不忘和记忆力变态的人才会记得这么久远的事情了。

    不过落清秋倒是很好奇那个叫他们过来的羽族君上到底是谁了,直截了当的就要那幅画卷,这目标可不是一般的明确呀,不过这要是真的对号入座了的话,这么目标明确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烁槿身上的东西不多,但是个个都是当初落清秋专门为了烁槿炼制或者抢来的。

    不过就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烁槿身上好东西很多就是了。

    落清秋很缓慢的笑,眼底深深的戏谑让对面看见的三个人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事实上这也不是他们的错觉,落清秋现在真的是在笑,但是双眸却是冷的。原因炎九霄和铭浅唯也是知道的,因为他们知道,落清秋是发现了某些好玩的事情,譬如某些死不足惜的东西居然敢违逆他的主人,偏偏那个死不足惜的东西的主人还是面前这个发现一切的男人的心上人,是他留在这里的唯一的牵挂。

    呵,还真的是一种讽刺呢,但是现在还是要保留这些瀚海后人的性命,他需要他们告诉他,那个死不足惜的东西现在到底在哪里,他根本无法忍受有一个威胁在他的牵挂身边,就算他知道他的牵挂身边的人很多,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牵挂的身边,其实有很多都是他们派去的探子。

    他真的真的很迫不及待的想要灭了那个操纵现在一切的人,不管那个胆敢违逆他心上人的君上到底是谁的探子,又或者是羽族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自己人”,至少落清秋现在是不想留下那个君上的性命了,或者说就算是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实话实说,他不缺君上,甚至他身边根本就不缺人,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一个胆敢违逆他心上人和对烁槿下手要黑他东西的人,就算对方是一个新晋的皇也罢,他不想让那个人活下去,那个人就活不下去,就算他们站在一个位置上也没用,更不要说他们当初的实力是差着一个大位阶的!

    烁槿自然是感觉到了来自落清秋的那一丝暴戾,虽然很快就遮掩好了,但是这一丝淡淡的暴戾还是瞒不过烁槿,他们的一切本来就是相连的。

    所以他很是干脆的开口了:“罢了罢了,你们想要那幅画卷那我就给你们好了,只是这个年轻人你们必须要照顾好,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指不定你们什么时候就要倒霉!”

    烁槿煞有介事的说完这一堆可以说是忽悠人的话,直接转身从桌子底下摸出一个圆筒出来,直接伸手拿下盖子,一个画卷的木质轴子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直接伸手抽了出来,很是干脆的一抖就打开了,那个描绘着被若有若无的白雾遮住了面容的女人直接就出现在了瀚海后人的面前,当然落清秋是闭上了眼睛的,他无法确定自己一旦看见这幅画卷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毕竟一个勇于挑衅自己的东西暂时还有用处,就算是落清秋也是不舍得杀了的。

    烁槿自然是没有多少肉疼的,事实上他差不多都快忘记这幅画卷了,要不是现在瀚海后人提起这幅画卷,估计他连当初自己拿到过这幅画卷也不得而知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幅画卷的原因,基本上烁槿是可以把范围定在一个大概的程度。炎族的那个人直接被他顺手抹了记忆,毕竟一个真言级数的修者对他来说什么都算不上。而羽族那个跟他同是君上的人的记忆,他没有动用自己的手段抹掉,因为他绝对动用自己的手段真的是不值得。

    而他也算是知道当初那个羽族的君上到底是个什么性子,至少他绝对是不会对外人说起这件事情的,这个很简单呀,那家伙估计都是秉承着财不露白的道理,直接把那幅画卷当做了自己的东西,所以根本不会告诉别人还有这幅画卷的存在。

    但是那个家伙估计没想到吧,烁槿早就把画卷的事情告诉了落清秋,而且落清秋也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态度,直接让烁槿封存这幅画卷,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就直接封存。虽然理由很鲜明也很有道理,但是不得不说落清秋的态度也真的是干脆。

    不过落清秋也真的很有个性,不过没有人觉得落清秋难相处,因为他们尝试跟落清秋交流甚至作为朋友交往过。所以除了那些实在是畏惧落清秋的表象不愿意接触他的人之外,那些愿意接触落清秋的人,其实跟他的关系都挺好的,诸如炎九霄和铭浅唯这种深入了解过的,他们成为了几乎可以说是兄弟的关系。

    虽然这所谓的兄弟关系其实是靠着他们那些姐妹们维持起来的。

    毕竟男人之间的友谊很纯粹,但是他们勾心斗角起来,其实也不算是太简单,他们的修为决定了他们走到了这一步并不容易,甚至一步就是一个血洼。

    但是他们的姐妹真的很单纯,单纯的就像是最纯洁的一张白纸一样,但是也正是因为她们白纸一样的纯粹,所以他们这些在黑暗之中苦苦挣扎的人才会有机会因为这些白纸一样的姑娘们,彻底的达成和平。他们也正是因为这些姑娘的存在,他们这些在黑暗之中挣扎嘶吼的人,才有机会见到这人间的太阳,是多么的绚烂。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