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戏弄(贰)
    铭浅唯暗搓搓的私底下把四个人的神识连接在一起,开始无事可做的聊天:“老落,逗这些傻子真的有意思吗?总觉得你现在比我们当初在街上糊弄那些小混混的时候还要没有精神了。”

    落清秋微微弯起唇角,默默地在心底回答他的问题:“虽然我承认逗这些傻不愣登的人的确没有什么好玩的,但是至少我还有个玩的不是?再说了当初我们上街去买东西,要不是那些小混混瞅着我们家的姑娘好看,他们至于围上来吗?”

    炎九霄这个时候开始调侃了:“哎哎哎,说起当初的这件事,我还真的是记忆尤深呢!那可是我们家的落大少爷第一次被别人认作是女孩子呢,这件事不知道老铭你是不是还记得!”

    铭浅唯瞬间就笑了:“怎么可能不记得呢,还不就是那天老落穿的衣服有领子把喉结给遮住了,再加上他头发有点长没来得及去剪,所以就被那些小混混以为是女孩子一起调戏了吗?说起来我还记得当时老落的脸都是铁青的,对了对了,老落糊弄完之后趁着她们都走了把那些小混混打得多惨?你也知道我带着一帮姑娘先走了,后续没有看见。”

    炎九霄几乎是兴高采烈的说起了这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仿佛这真的是他们对过去的唯一念想了:“哎呦呦,当初的那些小混混真的是作死呀,如果他们只是对老落有些言语上的冒犯,估计他还不会发飙,但是他们错就错在了偏偏对澈儿一副垂涎的样子。你说说看他们敢这么看澈儿,老落还不是要发飙?你也是知道老落的过去的,他过去可是咱那一带的混那里的人,战斗力自然是不用说的了,那些小混混自然是直接就被打趴下了。我还记着当时老落是这么说的:‘如果不是我已经不想掺和进他们的世界,好不容易找到了喜欢的人决定离开了,按照他们的规矩,你们就不只是现在这么简单了。’他当时说着就直接踩断了那个调戏澈儿的人的骨头。至于其他的就算我不说你也想得出来吧。”

    铭浅唯微微瘪了瘪嘴:“幸好现在他不是当初我们见到的那个他。说实话,我觉得最肆意的老落,还是遇见澈儿之前的那个老落。那个时候的他还没有遇见澈儿,一切都是最开始的样子,他独自一个人住在外面,借助我们的力量直接封锁了自己的真实消息,给了他的父母一种他很好的假象,却做着那些在正常父母看起来根本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再看看他遇见澈儿之后,直接从一个狼王变成了小绵羊,啧啧啧,那差距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呀。”

    这个时候落清秋的神识直接插了进来,带着森森的寒气:“哟,你们两个在这里倒是聊得很欢快呀,是不是要把我当年的黑历史给抖搂完才开心呢?还是说你们两个是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当初的黑历史吗?当初你们所有人的黑历史我都是知道的!”

    烁槿当然不知道这一切,所以他只是听着根本没有任何插话的意思,反正他的大人也开口了,他开不开口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再说了他们四个人在这里连接起来,虽然看着人数算不上是太多,但是单单论身份而言,其实这已经算是仅次于四皇同桌聊天的三皇一君一起聊天了。

    炎九霄弯着唇角不动声色的发出两声狭促的笑声,然后继续聊天:“我们当然是聊得很欢乐了,好不容易我们想起了共同知道的一件事情,好不容易你这个当事人也在这里,好不容易可以调侃你一顿,这个机会说什么也是要好好的抓住的,要是真的放过了那就真的是活该自己无聊!”

    炎九霄说的很是干脆,反正落清秋这个无聊到极点的人还在玩弄那些傻子,他自然是不怕落清秋现在就放弃自己的乐趣来找他算账,原因很简单呀,他就在这里跑不掉,但是落清秋要再找一些不开眼的傻子,那可不怎么容易呀。

    所以他很确定落清秋现在根本不会找自己来算账的,而且就算是算账那又是算的什么?

    当初所有人的黑历史,他们基本上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就算是某些不知道没有见证过的黑历史,基本上后面随意地开一个头问一下还是能够知道的,他还没见过他们之前因为这件事打起来。虽然大部分原因基本上都是因为问起来的那个人基本上都是女生,而且还是他们各自的女朋友……

    所以就冲着这一点根本就没有人会因为这件事打起来,没办法呀真的要清算的话,估计真的算起来知道他们黑历史的人最多的不是他们这些彼此经历过的,而是那些根本没有经历过,仅仅是靠着事后闲聊的女生。

    落清秋也是很清楚这件事情的,所以他也根本没有办法对炎九霄下手,不过他也不会对炎九霄动手,最多就是找个由头偷偷摸摸的把炎九霄给结结实实的收拾一顿就好了,其他的事情还是不要多做的好。

    而且现在难道不是玩弄这些傻子的时候吗?

    所以炎九霄说完之后没有人接上了,炎九霄自己也没有任何兴趣继续调侃下去了,毕竟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尤其是调侃这件事情,要是真的过度了,落清秋那个性子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而且就算是现在放过他,下一次也绝对会找个机会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而那个瀚海后人可不会察觉到他们的交流,所以很是义正言辞的准备装一次好人,至少是他认为的好人:“那是,我一定会带着你一起离开这里的,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里受苦了,我还真没想到这位烁槿君上大人居然这么狠毒,居然对你一个小修者都下得去手!”

    这也怪不得他这么想,原因很简单呀,虽然烁槿的位阶可能掉下来了,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他应该还是有君上时候的傲气。这种程度的强者根本不会理睬那些修为低下如落清秋现在这种情况的人。

    不过也有不一定的情况出现,毕竟他们不是别人想不透别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所以很多时候他们没有想到的地方就是事情的真相。

    而瀚海后人虽然被落清秋称之为傻子,但是也不表示人家是真的傻子,对于事情最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至少也知道如果接下来烁槿对落清秋的情绪有异样的话,或许落清秋真的是从天而降的礼物,相反如果落清秋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普通修者,那就算是带出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他这个所谓的小修者也必然会对他这个救命恩人有一种感激的情绪在里面,带在身边甚至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用来挡灾。

    不得不说这个瀚海后人其实还是有一点脑子的,至少短时间内能够想到这么多关于落清秋的用处也是不容易。但是他们能够想到的,落清秋怎么可能想不到呢?甚至他想到的还比这个傻子一样的瀚海后人多得多了。

    只是现在根本不用灭了这些跟傻子没有区别的瀚海后人。

    他只是哆嗦着抓住那个后人的衣角,确定自己的哆嗦被那个人给感觉到而已。虽然他真的快要洁癖发作,想要伸手灭了面前这个人,但是自己好不容易吹拉弹唱弄起来的台子,说什么都要弄好!

    这也算是一种强迫症吧,但是至少也算是一种不怎么有恶处的强迫症。

    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不然呢?让那两个真的在看戏的家伙继续看着自己装可怜吗?他也只是想要看戏呀,再说了为什么就他一个人下台,这两个人却稳坐钓鱼台看着他耍这些瀚海后人,好东西都要一起分享嘛,落清秋对于这一点开始很明确的有赞同感。

    所以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拉着前面的两个一起下水了。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等到戏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是那两个看戏的下场的时候,而且那个时候他们就算再不愿意下场,也必然是会下场的,因为已经由不得他们不下场了。

    落清秋很安静的微微弯着唇角,饶有兴致的偷偷看着那两个还在稳坐钓鱼台的家伙。

    而这边瀚海后人已经开始继续挑衅烁槿:“烁槿君上大人,小子趁着现在你还有一点实力也就对你保持必要的尊敬,小子也算是对你这个年纪的人有一种尊重了,不过这个人,小子还是要带走的,毕竟你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对待他的,居然让他这么害怕,这就一种不对了。”

    烁槿自然是知道落清秋的打算的,所以他也是微微沉凝,然后有些沉缓的开口:“我不管他说什么,就算是他说我要害死他,他也必须得在我身边,说说你的条件,你到底要什么才把他还给我,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也算是守信的,你要什么,只有不过分,我还是会给你的。”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