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戏弄(壹)
    落清秋的笑容越发的深邃,只是很快他就自己退出了烁槿的身体,毕竟这不是自己的身体,留久了对烁槿自己也不好,不过简简单单的来上几分钟是没问题的,甚至还对烁槿锤炼自己的精神力有好处。

    绚烂的紫色就这么烟消云散。

    但是当落清秋回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他的双眸之中却闪过了一丝比刚刚更加绚烂的紫色,很漂亮的颜色让人心醉神迷。

    但是现在他们要想的却不是这些,原因很简单,林恒刚刚说的那些种族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现在看来完完全全就是一句空话,因为他们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来自瀚海一族的气息,如果林恒说的话是真的,那就说明这些瀚海一族的人根本不是正大光明进入的!

    虽然只是一个光明正大和偷偷摸摸,但是这其中的差别可是很大的,最重要的还不是林恒骗了他们,而是羽族的态度,甚至很大一定的程度上羽族的态度很重要,一旦羽族表现出了确确实实的欺骗了他们的态度,那羽族就不再是他们的同伴。

    羽族以后就彻底是他们的敌人了。

    落清秋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一幕,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羽皇跟他敌对。他们现在争夺黯星者的那个位置不过是因为他们必须出现一个黯星者,否则他们就不可能回到他们的家。

    但是如果真的是那种情况真的就不一样,而且一切都必然会变,那个时候他们就一定会变成不死不休的敌对,没有任何可能回到他们最初的原点,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落清秋现在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现在的执念全部都是羽皇,如果羽皇回不到他的身边,那他做现在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落清秋笑的很淡然,但是铭浅唯和炎九霄却看见了,他的眼角有血色的泪滴出现,他居然因为这种事情开始落泪,甚至还是血泪。

    铭浅唯当即就低声喝道:“清秋!你不要想的这么多!现在所有事情都没有定论,你就这么干脆的下定结论,你认为真的好吗?等到一切都彻底出现结果的时候再哭!”

    铭浅唯不得不这么做,落清秋可以说是他撕破脸皮之前的朋友了,他绝对不允许在他离开他们这个小组织之前,落清秋这个主事的出现什么意外。

    如果真的出现意外的话,那一切就真的糟糕了,这边失去了他不算是什么,但是一旦失去了落清秋,靠着炎九霄一个人根本无法撑起与羽皇的战斗。

    羽皇绝对会成为他们之中最强大的人,这跟他最开始的愿望有违,甚至可以说他其实最希望落清秋成为黯星者。就算是离开了,他还是希望落清秋成为那个唯一。

    所以他必须要叫醒落清秋,他不能有事。

    “呦呦呦,我看看这里到底有哪些大人物呢?哎呀呀,我看见了谁?烁槿君上大人,这不是落皇身边最忠诚的一条狗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小的们你们说烁槿君上大人这条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一个人直接走了进来,随着最后一句话他的那帮小弟也出现了。

    蓝黑色的长发显得很是嚣张跋扈,他的眼角眉梢也都是一阵的轻浮,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当初瀚海一族的人的样子。

    所以烁槿也就干脆利落的开始讽刺:“当初的瀚海一族强大而自傲,他们就算是内部有一些蛀虫也绝对不会像你们一眼,成为整个黯星大陆的蛀虫。你们还真的是不配作为瀚海一族的后人存活下来,当初大人也不该留你们先祖一命。”

    烁槿没有在乎那个瀚海一族的人说的讽刺的话,他在乎的只是落清秋的想法而已,落清秋若是不高兴的话,他根本不会多说话,直接就要了他们的命,事实上就算是生命价值对比,落清秋一个人的命,也比整个瀚海一族来的强悍。

    落清秋暗自摇摇头,直接神识交流:“不要告诉他们,我们的身份,我想看看肮脏的虫子先是狂喜然后绝望的样子。”

    落清秋嘱咐的很干脆,所以烁槿的杀机也收敛了起来,或者可以说他遵从落清秋的想法,做落清秋想要做的所有的事情,就算是错的也好对的也好,只要是落清秋说的事情,那他就一定会遵守他说的一切,只因为他是他唯一的信仰,此生不渝的坚定。

    或许他很盲目,很固执,很不听劝,但是他还是会一条路走到黑,落清秋是他最后唯一可以臣服的人了。

    而那个带头的人自然是感觉到了烁槿身上一放即收的杀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烁槿就这么放过他们了,但是人家能够放过他也是一件好事情不是?

    所以他就很干脆的开始挑衅了:“烁槿君上大人,就千年的时间而已,想不到你已经如此怯懦了,怎么看见我们却不敢动手呢?是不是真的像情报里说的一样,因为千年的时间冲刷,所以你被打落了位阶,甚至伤到了本源,一旦出手就是不死不破的场面?”

    他这么一说,落清秋瞬间就愣住了,因为这个情报明显是错的呀,也不知道那个给这些傻蛋提供情报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决定给情报,那为什么要给假情报呢?对于瀚海一族的本性,落清秋还是知道一些的,那就是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别人。

    如果真的要他们相信一个情报绝对是真的,那就需要前面有无数个情报打底,甚至对于多疑的人来说,奸细卧底根本没用,那人根本不会相信别人,那就算是掏心掏肺也绝对不会让那个人相信。

    所以落清秋瞬间就转弯想通了,因为他知道这些瀚海的人送上门到底是为了什么,估计也是羽族的卧底告诉他们很多真情报之后,刻意告诉他们烁槿在这里,而且还因为时间的原因出了事,他们这些可以说是乌合之众的瀚海后人也可以抢一块肉吃。

    他瞬间就不担心了,反正羽族那边有决定,他又掺和什么呢?不过瀚海一族还真的是碍眼呢,能够早点让他们灭族就早点吧,免得污了眼睛没处抱怨去。

    烁槿还是很冷淡的看着嚣张起来的瀚海后人,突然歪着头有些嘲讽的开口:“看你这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是不是你真的打定主意可以吃下我了?你们虽然不是当初的瀚海一族养出来的后人,但是你们体内也是有瀚海一族的血脉,你们应当清楚就算我的位阶掉了下来,就算我的本源受了很大的创伤,甚至只有一次全力出手的机会就会死,但是我还说有办法不动用我自己的力量就让你死。”

    烁槿说的很慢条斯理,但是他话语中的威胁也是很干脆的。

    没办法呀,谁让大人打算慢慢弄死他们,要是真的直接出手斩杀了他们,估计大人也会少了几分乐趣吧。

    如果让炎九霄知道落清秋还对烁槿说过这样的话,估计真的会认为落清秋的恶趣味真的到了一种程度了。

    只是现在他不知道,而且他现在也是在看戏呀,而且他也猜出来了,他们四族当年虽然都把瀚海一族当做了最后一个攻打的对象,但是很显然瀚海一族其实根本不知道他们这些皇的长相吧。要是真的知道的话,估计这几个瀚海一族的后人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不过很多时候不都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有很多乐趣吗?

    看着本来就应该是作为猴子一般存在的蝼蚁在自己面前做出那种看起来很是弱智的举动,作为芸芸众生之中那几个具有唯一性的超脱于终生的看戏的,不是在这片无趣的世界里,多了几分心思吗?

    几乎是看戏一般的看着瀚海后人在那里大大咧咧的做着几乎是找死一般的动作,虽然没什么优雅可言,但是这也算是来自无知蝼蚁的小小娱乐吧,还是好好享受吧。

    炎九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不出声了,直接干脆利落的看着落清秋如何戏耍他们。

    只见落清秋脸色一变,突然就跑到了瀚海后人的身后,有些不动声色嫌弃的抓着为首那个人的下摆,装作很害怕的样子颤抖开口:“你们是来讨伐这个人的吗?太好了我终于等到你们了!这个人自从抓到我开始就一直在折磨我,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啊!”

    落清秋现在周身的气息不是很强,甚至隐隐约约散发出来的气息还要比这个几个耍猴一样的后人还要弱上好多。所以他们心底的正义感瞬间就爆棚了,根本没有任何怀疑的就认定了落清秋说的都是真的。

    只是可惜的是他们想的所谓落清秋被折磨的太惨都是一片空想,要知道落清秋这些天虽然算不上是多么的舒坦,但是过的像头猪还是避免不了……

    不过过得像猪不代表他的脑子也退化的像猪一样了,事实上他还是那个多智近妖的落皇,就算轮回再多的时间也还是那个落皇,什么也不会改变。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