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猜想
    而事实也正如他想的那样,虽然血滴的位置比落清秋的血稍微的靠下了些许,但是还是造成了很深很深的动荡,至少不算太差。

    炎九霄抬起头看看左边这个,又看看右边这个,在他们“鼓励”的目光中也并指为刀划破了自己的手腕。

    然后真的跟他们想的一样,炎九霄的血也落在了半空中,当然这也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前几天的初步封印已经破开了,他们身为神子神女来自血脉中的强悍自然是出现了。

    只是他们根本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

    只是落清秋看着自己血滴之中的那一抹漂亮几乎可以说是绚烂的色彩,蓝色与银色纠缠在血色中形成完美的图腾,很完美的一把长剑的图腾,不同于落天那种几乎完全符合空气流动的剑型,几乎就是那种很传统的剑型,但是这种剑型也是最古老的。

    这也是属于黯星大陆人族的第一把剑。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这把最原始最古老的长剑的剑型,其实一直都在每一个人的骨子里凝聚,但是真的太稀薄了,稀薄到根本没有办法见到。

    但是没有人知道,黯星大陆的最初的那把剑,其实是属于落清秋的父母。

    那把剑是落清秋的父母创造出来的,留在落清秋的骨血里的!

    那是他的父母最初也最真挚的期盼,如果不是他的父母真的认为他们这一代必然出现奇迹,或许连黯星大陆都不会出现。

    只是那把剑真的太久远了,甚至连形都已经消散在了岁月里,就算是真神创造的又如何?不是真身的贴身武器根本不可能跟真神一般永生,更何况作为镇压一个被创造出来的大陆,真神用心创造出来的兵器已经足够了,更何况几十上百的真神用心创造出来的兵器镇压一座大陆真的已经够了。

    只是这些兵器根本不是所谓的空间之灵能够知道的,甚至她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

    也可以这么说,这些兵器根本就是他们的爹妈给他们留下的后招,只有真的神魂湮灭的危局,他们的封印才会破开召唤兵器的出现,但是这只有神魂湮灭的危机时刻才有可能出现。

    甚至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他们的爹妈真的有点不负责任的在外抗战,如果不是他们留下了底牌,只怕他们的孩子真的会被他们创造出来的吃里扒外的东西给弄死呀。

    虽然他们这些神子神女什么的一般皮都很厚,但是他们还是会受伤会死亡,虽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神子神女死亡,但是这也不是所谓的好现象,或许他们的危险就在后面。

    而且能够威胁到落清秋他们这个级别的神子神女,估计来的也是一个大家伙。毕竟这么多年了,神子神女之中的皇也只有他们四个而已,其他的神子神女不是在君上就是在真言级别,反正就是没有一个在皇的级别。

    当然也不是说他们没有这潜力做到这一步,只是天地的限制让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成为一个皇,只要有一个属于他们一方的黯星者出现,一切都将有转机,他们也会第一时间的突破岁月和命运的限制,他们将第一时间突破自己的境界借助自己的血脉传承突破来自血脉的影响,成为崭新的自己,而不是他们爹娘的一个延续。

    落清秋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血滴,苍蓝的眸子闪烁着漂亮夺目的光芒,几乎是一个念头之间,落清秋就粉碎了那滴血。这是自己的血,但正是因为是自己的血,所以他根本不会允许自己的血遗落在外面。

    他笑的很简单:“你们最好看看你们血里到底有些什么。”

    简单的笑容和深沉的意思,让铭浅唯和炎九霄都是深深一滞,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落清秋这么简单的笑容了,笑容到时看的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一些算计别人的笑容,根本没有一个是真心实意的。或许对于落清秋来说有真心实意的笑容,但是绝对不是对着他们,他们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落清秋的牵挂。

    他们又看向了自己的血滴,原因很简单,落清秋说的话如果不听的话,很大程度上可能会造成一些不一样的后果,因为这本来就是被他们验证过的事情,甚至当时有一段时间里他们的圈子里流传了一句话:“要是不相信落清秋的话,那就做好被坑的准备吧。”

    他们随即也看见了落清秋让他们看到的一切,或者可以说是他们的爹妈想要让他们看见的一幕,因为原因很简单,他们这一代除了极少数的那么几个人,其他人根本不是双胞胎,而且怀孕的时间根本不够,所以他们这所谓的第三批孩子,大部分都不如第二批孩子一样大部分都是一家两个孩子来计算的。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这些第三批的孩子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来自他们爹妈的眷顾,他们爹妈也是很用心的洗涤调顺他们身体里的血脉,确定他们的血脉是从一开始就是最为顺畅的状态,还留下了他们给孩子们铸造的兵器以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而铭浅唯看见的就是一把扇子,很简单很纯粹的扇子;炎九霄看见的是一把长枪,一把比九歌来的更加简单的长枪。

    但是片刻之后他们就伸出手捏碎了自己的血滴,他们的血绝对不能被别人发现,否则不只是他们的身份要曝光,还有很多人的身份也要曝光。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还是觉得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自己的血,就算是为了自己心底那一闪而过的执念,他们也不愿意让自己的血被别人看见。

    但是落清秋看着他们的动作自然是笑容满面,只是白皙的手指下意识的在软榻上敲击,慢慢地开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他们没有打扰落清秋的思考,落清秋的思考在很大程度上都跟最后的结果有关系,他的直觉在很大程度上真的让他们都害怕。

    良久之后,烁槿的双眸变了,赤红的色泽混合上不一样的神魂,化为了摄人心魄的耀眼紫色,他,或者说是换了一种视线的落清秋,他很简单的抬起“自己”的手,突然掌控了烁槿的身体还是有些许的不方便,但是这也算是现在最好的情况吧。

    他抬起头很是戏谑的看着炎九霄和铭浅唯:“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我看见了很多断裂的线,但是我知道那不是单纯的线,甚至我知道那是属于我们的命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还是看见了,你们身边的线在慢慢的断裂,你们自己也很主动的断开这些纠缠的线,就像是你们主动放弃了你们自己的情。让我想想你们为什么要这个样子,是不是你们觉得你们的未来都是一片黑暗,所以你们抱着你们明天就会死的念头来断开这些线?其实你们完全没必要这样,只要你们杀了那些胆敢阻挡你们的东西就好了。”

    故意的问又自答,落清秋像是开玩笑一般把这些全部都说了出来。

    他笑的很是简单,甚至给烁槿这张常年冷冰冰的脸都带上了些许的温暖,只是如果真的看懂了他眼底的笑容,估计就真的离死不远了吧。

    林恒推门进来,直接锁定了烁槿,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很逼人的气势在烁槿身上出现,跟落清秋当初给他的压迫一样。

    他直接开口:“你们想的都没错,但是有一点我不赞成,因为我就是最好的证据,生命一族不是那些肮脏的东西,也绝对不是命运的试验品,这一点如果我说出来的你们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跟我族的祭祀商量,泽宁大人可以证明我的身份。另外还有一个种族也不是,这一点我相信铭皇应该是可以印证,毕竟铭皇有一半那个种族的血统,虽然不纯粹,但是显而易见混合的血脉比单纯的那个种族来的更好。”

    他说完也很是干脆的抬起下巴:“事先说好了,你们之前的猜想也有不对的地方,星雨是我们扶植起来的不错,但是也不是每一个种族都有资格被收留在这里,至少你们说的那个什么瀚海一族根本没有资格进来,甚至靠近就会被我们留在这里沉睡镇场子的君上直接击杀。大人绝对不会允许那么肮脏的种族出现在她的地盘上,这是对她的侮辱。”

    落清秋也微微抬起下巴,虽然幅度不怎么大,但是那种高傲却是与生俱来一般:“你说完了吧?要是说完了的话,是不是我要送你上路了?你应该知道你这么突然的闯进来,真的是有点吓到我了,我这个人其实很简单,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你既然吓到我了,那就要付出一点代价的。放心,我也不会怎么贪心的,我也是知道贪心没有好下场,所以你只要留下你的某个部分就好了。”

    落清秋说的相当随意,但是是个人就知道他不是那么的随意。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