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瀚海一族(贰)
    落清秋随意的靠在软榻上,很随意的开口:“瀚海一族也算是得天独厚,他们自己估计也是认为自己得天独厚,被世界所庇佑,没有种族可以对他们出手,就算是出手也不会成功。但是他们估计没想到吧,我们出手,他们还是要死。”

    铭浅唯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茶,但是他的精神力全部都放在了他现在必须思考的地方,可以说现在的他思考的速度比计算机还要强悍一些,毕竟这件事情似乎真的有很多疑点。

    突然之间,他的双眸睁大,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重点:“瀚海一族是一群傻子吧,真的把人当做了一群笨蛋吗?他们真的以为瞒天过海是什么,真的以为我们是好糊弄的吗?”

    炎九霄眯起眸子,笑:“你想起来了什么?”

    铭浅唯也笑了,只是双眸之中都是森寒和冰冷:“瀚海一族以为是黯星大陆的孩子,以为自己会很安稳的度过我们的清剿,但是他们或许真的是一帮蠢货吧,就算是命运的力量给他们绝大的方便,但是他们还是跟烂泥一样扶不上墙,要是我们当初有这样的运气的话,或许我们之间真的有可能不借助皇战的力量出现一个黯星者吧。不过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一批试验品而已,就算是命运对他们有几分厚待让他们活了些人下来。”

    落清秋转头看着他,目光如电:“试验品,你的意思是不止是瀚海一族,还有生命一族吗?”

    铭浅唯含着笑,笑的很是无邪:“不,不止是生命一族,在我们诞生之前不是还有别的种族吗?那些所谓得天独厚的种族估计也是命运的试验品,他们只是作为命运的小白鼠来替胆小怕事什么都不敢做的命运做命运应该做的事情而已,譬如主动对我们这些明显不是得到命运庇佑的人发起战争。你应该是没有忘记为什么我们要发起征战的吧。”

    这个原因他铭浅唯没有忘,想必落清秋和炎九霄更不敢忘记。

    烁槿左右看看,然后直接把他们之间沉默不言的事实也说出来,相当于给他们换一条思路来思考到底命运是怎么回事:“他们,不过是命运养的一批试验品,却妄想要颠覆我们这些根本不属于命运给出的养殖场的兽。虽然我们没有得到来自命运一丝一毫的圈养,但是也因为是这样,我们的兽性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我们还是我们,最纯粹的我们。”

    他们当初征战的原因很简单,那些被命运或者说是宿命圈养起来的种族,他们居然想要对落清秋他们出手,因为他们眼红落清秋他们的强悍,想要得到落清秋他们的一切,但是他们也不想想,他们已经得到了来自命运的眷恋,怎么可能再得到落清秋他们这样的力量?

    这就叫做有得必有失,没有什么是恒定不变的,只要有得到的,就必然是会有失去的,无论是谁都必然是有这么一天的。

    炎九霄猛地站起来,一双暗绿色的眸子开始绽放不一样的光芒,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想出了一些事情,而不是像铭浅唯一样只是把自己想到的一些猜想说出来而已。

    几乎是颤抖着抬起自己的双手,炎九霄的双眸已经开始滴血,他真的是已经触碰到了事情的真相,否则命运不会这么强制性的不顾自己的暴露也要阻止炎九霄把那最接触事实的的所谓真相给说出来。但是也只是双眸滴血而已,这几乎可以算是不用在意了。

    炎九霄随意拿起烁槿递过来的帕子擦干净血泪,就开始示意他们布置下瞒天过海的阵。

    落清秋和铭浅唯看着炎九霄都成了这幅样子,也对这所谓的真相开始有一点点的兴趣了,都开始打起精神来布置阵。

    他们的精神力强悍无比,只不过一个呼吸就已经把阵布置妥当,而这个时候炎九霄也感觉自己和卓月的关系近乎屏蔽一般消失不见了。不过这也是他想要的。

    他搓搓手,可以说有点子猥琐,但是落清秋他们根本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炎九霄到底是想到了什么,居然让命运都不顾自己的隐匿给他降下惩罚,阻止他说出去。

    不过他也终于吐出一口气,刚刚那种被卡住喉咙的感觉真的是有点不好呢,虽然他知道自己有的是办法脱离这种窘境,但是终究还是会被命运知道一点自己的手段。

    所以他也就放松下来让命运来乱整,反正它绝对没有任何的机会翻盘,再说了落清秋和铭浅唯这两个货是摆在那里干看的吗?好歹也是两个皇呀,说什么命运也绝对不可能当着他们的面对炎九霄动手。再说了,炎九霄自己也是一个皇呀。

    君上是逆天的敲门砖,皇就是进入这个逆天的世界的路,实力只是他们走的路的多少而已,只有黯星者才是真的尽头。

    当然在场的人都不会以为黯星者就是最后的终点,他们都不是蠢的,自然是知道如果黯星者就是最后的终点,那么这个被创造出来的世界的创造者又是怎么回事?

    当然现在他们根本不会想的这么多,他们现在想的只是炎九霄到底要说些什么,居然都引起命运的忌惮和反击,虽然这反击就跟小学生被年级老大给欺负了然后反击踹了一脚一样,本来就因为恐惧没有几分力气,跑了是跑了,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年级老大自然是要回击的,甚至比那个踹了他一脚的小学生更加的狠,因为他本身的尊严比踹了一脚还要重要!

    他们一点也不认为这个比方好,但是这也是现在的事实。四皇早已经超越了可以被命运操控的地步,但是他们身边的人都没有,所以他们跟命运可以说是和平相处,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利益,但是一旦命运那边出了什么事情被他们知道了,那命运就是他们的利益,一切都将颠覆。

    尤其是这个要人命的关头——羽皇怀着孕,他们的一切都开始了走向加速,他们必须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找到成为黯星者的办法,或者击杀命运的办法!

    这是他们的迫不得已,也是来自自己的命运的恶意。

    他们掌控自己的命运,甚至插手命运的交织,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办法掌控别的一些东西,因为那是命运最本质的东西,是命运最初的力量。

    炎九霄的双眸都是阴森:“那些所谓的被眷恋的一族,那些所谓的是命运的试验品的种族,他们只是一些可悲的试验品,一些可悲的被自己的种族放弃的失败品!你们之前应该也有那种感觉吧,我不相信你们没有感觉到,那种在我们血脉之中涌动的力量,熟悉又陌生,但是你们当年真的没有那种面对那些所谓的被眷恋的种族有一种愤怒的感觉吗?”

    落清秋似乎是想起什么,直接并指为刀在另一只手腕上一划,蓬勃的血气和生机出现在他们面前,可以看出落清秋的血里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出现,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是却凭借着微小的量级来碾压这个世界,甚至有一部分还产生了臣服。

    铭浅唯的双眸开始闪烁不定,上辈子他叫王铭唯,是个富二代,但是他不是个碌碌无为的富二代,或者可以换一个说法,如果他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他根本没有可能跟落清秋他们站在一起毫无芥蒂。

    他对科研的兴趣很大,如果说一个方面的话,那就是关于世界的量级,铭浅唯不是多么清楚到底什么样的量级才能够对世界都造成压制,至少他在地球那么十几年都没有看见那样强大的东西。

    但是自从回到了这个世界,这里的一切都在给他造成难以想象的世界观,但是还是没有能够造成世界都动荡的量级出现,哪怕是一个很巨大的物体,只要给黯星大陆造成了动摇,铭浅唯都有办法第一时间确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但是很遗憾,这些年他根本就没有发现,计算起来他在两个空间找了将近三十年,但是他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可以颠覆一切的存在。

    但是他现在找到了,落清秋的一滴血。

    他本来是按照量级来对比的,能够动摇一个空间的就算不是另一个空间,至少也会很是庞大才对,这样量级上才对的上。

    只是现在了落清秋居然只是手腕上破了个口子滴了滴血出来,就已经造成了空间的动荡,这完全不符合他的认知!但是自从两世的记忆合并之后,其实铭浅唯发现他所有的认知在这片截然不同的世界根本用不上,从大陆的根本——生灵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两座大陆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旋即似乎明白了什么,铭浅唯也迅速的并指为刀,划破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腕。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