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审判
    落清秋冷冷的看着面前,苍蓝的光芒被遮掩下去,残忍嗜血的光芒在瞳仁之中闪烁不定,看得出来如果那些人不愿意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那他也不会遵守。他本来就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愿意遵守呢?就算是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安静一会儿而已。

    其余的落清秋根本没有任何打算要遵守。

    他们要询问染雪众人的地方是在星雨学院的院长办公室,其实说白了就是上次他们交名单的那个地方。不过落清秋还是觉得挺讽刺的,这都循环赛了,他们才想起来要审讯一下他们,是他们没有什么关注度还是别的什么吗?居然这么晚才开始审讯,真的是一群蠢货。

    不过落清秋也不在乎到底是什么时候审讯,反正他从来就没有爱过这个时代,就算是随时离开也不是不可以,最多就是付出一点代价而已,只要付出代价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

    走到了地方,落清秋安静的看着房门紧闭的院长办公室,然后伸手推开了门,若是可以的话他也不会做出什么违反规则的事情,但是如果那些人不愿意遵守,他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屋子里坐着五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和七个看起来年纪稍微小点的老师。

    落清秋知道他们,五个老人三个是星雨学院的院长和长老,两位两个是两个实力稍微强劲一点的学院来的长老。至于那七个老师,落清秋也只是稍微有点印象而已,好像是其他学院的老师吧,反正看起来在其他学院来的老师之中还是有些地位的。

    但是也只是有些而已。

    他们看见落清秋走进来,眼底是闪过惊艳的,很显然他们都想过要把落清秋给挖到自己学院的。但是很快他们就醒悟过来,自己坐在这里的目的是揭穿他们的真面目。

    想必这么一揭穿,估计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惊艳的年轻人是绝对不会来的。不过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只要利益足够,说什么都是可以挖过来的。

    只是落清秋,从来都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他从来都不是任何人可以想象的。

    他如果不是为了凤澈羽,根本不会选择留在这个时代,这个时代于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也是一个车头车尾的疯子,一个可以为了那么一个人可以放弃一切的疯子,也是一个为了那么一个人得到一切的人。前提是那么一个认识他放在心底的人,如果不是,那么一切的报复都将拉开序幕。

    落清秋进来之后相当随意的坐下来,毕竟这里根本没有值得或者说是能够让他行礼的人。

    只是他没有坐在那些个在他眼中脏兮兮的位置上,再说了也已经没有座位了,都被那些老头子老师什么的坐完了。

    云雪染不在这里,他是染雪的院长,而这次审判的就是染雪的人,怎么可能让他知道出来搅局呢?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让消息传到云雪染那里,因为很简单呀,护短是每个人最初的本能,就算是再冷血的人都是有一种护短的情绪在里面,当然如果真的狠毒到了能够对自己人下手的程度的话,那当然另当别论了。

    但是很显然在场的这些老人都是知道云雪染很护短的,至少对于他手下的人还是很护短的。而且这些人都是知道云雪染是个君上的事实的,君上君上,君主之上,区别于臣,为皇之预备。

    就算是再弱的君上那也是皇的预备,就算是再强大的皇那也是从君上走来的,甚至真的否极泰来到了一个极端,或许一个最弱的君上会变成最强大的一个皇。

    虽然这种假设不现实,但是也是一种幻想。

    所以这些学院还是不敢让云雪染知道这边的事情。

    而落清秋坐下的时候,一把椅子已经放在了他落下的方向,烁槿安静的把手中的椅子放好,就这么站在了落清秋身后,冷漠的看着前方,但是偏偏给人一种他根本没有看着前面的人的感觉,但是又给人一种如果有人敢对落清秋动了杀机的话,他就会是落清秋手中最锋锐的一把剑,直接剖开他们的五脏六腑。

    炎九霄和铭浅唯也进来了,但是冰寒和卓月没有来。

    他们根本没有告诉卓月这件事情,事实上就算是那帮主动发起审判的老东西也没有闹大的意思。而他们根本就不放心卓月一个人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所以冰寒就留在了那里。反正他们来了也是够意思了。虽然他们来这里最大的作用看起来也只是在落清秋暴怒的时候拉一把不让他杀完。

    落清秋翘起腿就这么悠闲地坐在那里,朝着那些人微微抬起下巴:“说吧,你们找我们来这里到底是想出了什么点子对付我们,要是理由不够好的话,你们应该是看见我们的表现了吧,你们的下场只会比你们的学员更惨。”

    他的语气很是淡然,精致荼蘼的苍蓝色双眸闪烁着森寒的光芒,线条流畅的双眸安静的看着那些人,这些人根本不值得他生气。

    但是出于另一种对这个世界的另一种承诺,他还是选择给了他们一点点说话的权力,当然也只是说话的权力而已,若是他们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的话,落清秋觉得自己还是太宽宏大量了。

    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自然是一脸的懵逼,毕竟他们都活了多大的岁数了,根本没有人敢对现在的他们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然其他人不敢,但是落清秋是绝对敢的。

    察觉到炎九霄释放出来的那一抹杀气之后,那些人还是不敢轻易的说出挑衅的话来,毕竟如果真的验证了他们的想法,这些人是吃了特殊的丹药返老还童的话,他们的实力还是在这里摆着的,至少杀了他们应该算不上什么难事吧。

    所以其中一个星雨的老头咳嗽了两声开始他们的长篇大论:“染雪的学员,你们来这里应该知道我们找你们到底是什么事情吧。老朽劝你们最好还是把真相说出来,一旦我们查出来有什么不对的话,你们就是罪加一等!”

    落清秋摊开手相当随意的跟他们开口:“随便你们怎么想,当然要是你们愿意的话,其实我也可以让你们试试上古时候的刑罚,那个时候的刑罚还很简单,但是绝对比现在的刑罚来得更加好玩。”

    炎九霄和铭浅唯面面相觑,瞬间就知道落清秋到底在想的到底是什么了,直接走到了落清秋的两边一人一边按住他的肩膀:“清秋大哥,算是我们怕了你成了不?这些人虽然都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们现在还不能死呀,要是他们现在死绝了的话,那我们就算是拿到冠军也绝对没有机会去的。”

    最后一句话才是点睛之笔,这才让落清秋原本有些不悦的眸子安静了下去,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落清秋现在这个状态绝对不是可以压制的住的。他本来对这里的一切没有任何念想,想要离开简直就是随时随地。

    烁槿也没有管自家大人现在的状态,因为他很清楚单单凭炎九霄和铭浅唯两个人,没有神兵的帮助下是绝对没有可能压制得了自己的主人。

    他直接上前一步淡然的看着那些老头:“你们要说什么赶紧的说了吧,大人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要是你们没有任何要做的,这场审判就结束吧。反正也没有任何意义。”

    他说的很干脆,赤红的双眸静静的看着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看得出来如果这些人没有别的话说出来的话,那他绝对会直接跟着他家的大人直接离开这里。

    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面面相觑,另一个星雨的老人咬着没几颗的牙开口:“我们就是想要看看你们是不是被人假扮的,确定你们不是吃了什么特殊的丹药返老还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必须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要是你们没有给我们足够的解释,我们还是有那个权力剥夺你们参赛的资格,你们最好还是供认不讳吧,毕竟染雪好不容易打到现在。”

    这一次铭浅唯眯起了双眸:“你们真的以为一个比赛而已,真的能够约束我们吗?实话跟你们说,染雪这次来就是为了送我们进入循环赛而已,一旦过了淘汰赛,那循环赛就是我们的责任,染雪这次来这里的意义和练兵已经结束了。他们对于胜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看重。”

    这倒真的是事实,因为落清秋预先已经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了,提前告诉云雪染,可能这一次会有一点麻烦,因为他不确定这里是不是会有一些傻缺做傻事,如果真的扰了他的兴致,他其实是不介意开一次杀戒,反正这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做过,相反还有一点得心应手了,毕竟他上辈子的傻缺也是有很多的。

    落清秋还记得当时云雪染的脸色都是一片惨白,但是他还是同意了,毕竟在他看来,染雪学院散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换个人重新组建一个学院就是了,他的学生却是独一无二的,他们能够回来一次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还有命等到他们的下一次轮回,所以他必须把握住跟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铭浅唯和炎九霄都很乐意看见这一点,虽然希望有点渺茫,但是一旦云雪染成为了落清秋的一个牵挂,或许会直接让落清秋愿意在这片不属于他们的世界留下来,至少在这段时间里留下来。

    只是只有一个羽皇是他的执念和牵挂,这看起来真的太单薄了,羽皇现在的状态没有多少人很清楚的知道,一旦羽皇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或许真的会出事情。

    至少落清秋绝对会疯。因为羽皇真的是他最后的牵挂了。

    她的安危,炎九霄不希望,铭浅唯不希望,落清秋更不希望,没有一个人希望她出事,她真的近乎中心一般掌控着大局,而这个所谓的真正的大局却只是要她活着就够了,只要她还活着,无论生活的好还是坏,至少她还活着,活着就是对落清秋的牵挂。

    而落清秋也很清楚,只要她还活着一切都是有希望的,他的能力足够给她最好的一切。

    铭浅唯很清楚,炎九霄也很清楚,所以铭浅唯的话就是一种对那些蝼蚁的警告,他虽然确定落清秋对于这次的胜利算不上是多么一定要得到,但是也清楚只要有便利的方法,落清秋还是不想错过的心思。

    既然落清秋有心要保持面上的平静,那么他们也有责任保持现状,毕竟他们也不是不愿意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适应而已。

    但是现在看来这场所谓的审判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因为下一刻,炎九霄就已经释放出了属于自己的气息。

    年轻而充满了活力,虽然双眸依然沧桑,但是这种活力不是造假的。

    落清秋都已经没了继续这场戏的心思,为什么他们又要维持呢?

    这种充满了活力的生机真的不可能造假,这场所谓的审判也在第一时间就宣告了破灭,因为炎九霄的气息至阳至烈,他们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气息。

    而炎九霄怎么可能杀了这些人?他就那么简单的释放了一下,就直接收起来了,他当初可是亲自尝试过自己气息的强烈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气息对他们的伤害多严重。

    所以所有人都沉默了。

    所以四个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了。

    落清秋一开始就坐着,现在倒是站起来了。烁槿直接伸手一拂,那张椅子直接化作了漫天的星光消失的无影无踪,可以看得出来,从一开始这张椅子就是星力凝结成的。

    但是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手,就直接镇住了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和老师。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