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所谓奇迹
    铭浅唯不知道,炎九霄不知道,落清秋也不知道,凤澈羽更不知道,但是他们一直都在为了那个目标而前进,无形之间一直都在寻找那个答案,也一直都在推进这个世界的崩毁。

    落清秋一直都在沉睡,精致的双眸微微闭合着,线条美得好像最流畅的蝴蝶翅膀一般,甚至可以预见那绒薄的眼皮底下到底是多么璀璨明亮的一双眼眸。

    烁槿一直都盘膝坐在软榻上,一双眸子微微闭合着,随着呼吸之间的起伏,一道微弱的赤红色光芒一闪而过。

    窗子一直都开着,这个时候烁槿睁开了眼睛,他沉默的看着日落月升,月落日升,天边的云一次次被染成红色和金色,像极了炎九霄和铭浅唯的双眸,只是比他们的双眸来得更加的璀璨一些罢了,毕竟他们是人,而那种耀眼的红色和金色是天景。

    只是很多时候,天都比不上人,他们能够创造的往往比天更加的发展,他们的一切也比单纯的天来的更加的波澜壮阔。

    或许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比不上天,但是很多时候其实天都在羡慕人,因为人的一切都是自由的,也可以创造虽然很微小,但是却很壮阔的一切,就像是人本身都是那么的奇迹一般。

    他们本就是一个奇迹,所作所为也是一个奇迹。

    落清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他看着天边的云笑得很淡然:“烁槿,你知道吗?其实人本身呀,就是一种很奇特的奇迹,明明那么的脆弱,明明那么的渺小,偏偏还那么的努力,就像是最纯粹的白色画布,开始逐渐染上不同的色彩,有人染上了纯粹的颜色,也有人染上了不纯粹的颜色。黑色白色彩色,所有的颜色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一样的是,他们都很努力。”

    烁槿眨眨眼,但是他还是很干脆的点头:“大人说的都对!”

    落清秋无奈的摊开手:“你看看,你就是这样,我说什么你都说是对的,这样我有什么好的感觉呀?还有难道你真的想要你家大人我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毫无长进吗?要是我的心是静的,说什么也不会被你的话给弄得颠三倒四的。但关键是你家大人我现在的心不是静的,甚至我还有点激动。”

    烁槿有点似懂非懂,但是他还是很干脆的点头:“是,大人。”

    落清秋知道烁槿根本没有听懂,但是能够点头也算是一种进步了,他无聊的继续看着天边的云朵,温柔的金色正在逐渐把天边渲染的如诗如画。

    落清秋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美好,这也是第一次他觉得原来这个世界除了生死之外其实也有很多美好的地方。

    他陷入一种沉思,嘴角轻轻的弯起:“人呀,本来就是一种最奇迹的奇迹,这个世界本来是死气沉沉的,但是有了一种叫做生灵的东西出现,所以这个世界开始热闹起来。但是这还不够,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开始的样子,并没有新的奇迹出现。所以有了一种叫做人的生灵出现。这是一种最奇特的奇迹。”

    他顿了顿又继续开口:“最开始的人呀,只是一张白纸而已,染成黑或者染成彩,都是一种奇迹。只是这种奇迹是有差别的,是否对是否错,都是靠着别的人来判断,这不是一种准确的判断,又或者说这是一种最主观的判断。烁槿呀,你以后看世界,不要以为你的双眼你的耳朵就一定会告诉你最真实的属于生命的奇迹,或许连你自己都会蒙蔽你。”

    落清秋说的很玄,但是烁槿还是听懂了,毕竟他只是情商不怎么高,但是扯到修炼的智商却也是很高的,至少落清秋现在说出来的也是一种关于修炼的方法。或许说出来真的很玄,但是仔细理解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奇妙。

    白色单衣的男子睁着一双苍蓝色的眸子安静的看着那个一脸懵懂的赤发男子,一双璀璨的眸子像是包含着星空一般。

    只是那双眼睛是冷的,或者说那双眼睛现在没有一点属于一个人的烟火气,他现在只是一件最强大最冰冷的兵器,只是比烁槿、白曌、冰寒更加可怕的兵器之魂而已。

    他的身体就是最强大的神兵,识海就是最强大的兵器之魂。皇本身就是超越了神兵的存在,也因为他们的存在所以有了神兵的存在。

    落清秋安静的眨眼,精致的双眸闪烁着点点的光芒,如果不是这里真的很静谧,或许落清秋也不会这么放松。又或者可以说是因为烁槿在这里,因为烁槿防备着这里的一切,所以他自己也放松了下来。

    但是命运从来都不会给他放松下来的机会。或者是说他自己都不会给自己放松的机会。

    松懈真的有可能杀了一个人。

    落清秋很安静的笑,他知道很快一切将开始走向高潮,因为羽族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要是他们还有很多时间的话,他们也不会把四皇城的消息公之于众,虽然现在的情况算不上多么的广而告之,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他们还是把秘密给说出去了,至少那些世家大族是有准备了。

    他笑的很简单,其实他的每一个笑容都很有深意,但是这一次却很简单,就像是连绵阴雨却遇见一个放晴的天气一般的简单舒心。

    落清秋安静的抬起头,很是温柔的盯着外面的曦光,若是可以的话,他也宁愿自己只是一个简单的人而已,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是作为最单纯的一个所谓的人而存在着。

    炎九霄站在门外也是很安静的看着落清秋,他转头看着天边,也看见了那一抹璀璨的金色曦光,他笑,在一个层面上,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落清秋想的是什么呢,又或者可以说他想的比落清秋想的更多,如果不是现在真的不能继续想下去,估计炎九霄也不会轻易打断落清秋的出神。

    “该走了,不知道那些人到底在想什么,他们居然说染雪作弊,说我们的年纪作假,说我们都是一些老头子借助丹药的力量返老还童来比赛。啧,真的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炎九霄看起来很无奈,但是这也是必然的,毕竟他们的行动已经引起了那些资格老一些的人的注意了,而且双眼的沧桑是真的沧桑,这是属于心境的一种体现,毕竟他们当初是真的度过了那么多的岁月。

    落清秋的双眸终于开始明亮甚至锋锐,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弧度:“就算我们真的是用丹药返老还童的又怎么样?就算是我在这里把他们全部都杀了,那也是他们的荣幸。还是说你现在已经把那些卑微的家伙放在和你一样的地位上了吗?”

    落清秋干脆的声音直接让炎九霄和刚刚走来的铭浅唯蹙眉。

    事实上他们其实也不意外落清秋的话,就连他们自己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融入了这个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时代了。

    但是他们很清楚的是,就算是他们都融入了这个不属于他们的时代,落清秋也绝对不会融入这个时代,因为这个时代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就算是有落家这些人在,落清秋也只会在留下足够的报答之后直接消失离开。

    这个时代真的没有任何的意义,或者说能够让落清秋在意的一切都不在这里,而是在那个属于真正的他们的时代,在落清秋心底只有那个时代才是他真正的家。

    就算那个家再没有烟火气,再没有人情味,那也是落清秋唯一认定的家,就算是他手下的君上全部都死绝了,落清秋也绝对不会想要留在这个时代。

    或许这是一种执念吧,但是人生于此间,难道不就是一个个执念支撑的吗?或许真的有人无欲无求,但是至少他们还活着就是一种执念。也可以说人也是一种最矛盾的奇迹,他们无论是活着又或是死去,都有一种执念在。

    但是很快落清秋又开口了:“算了,现在争论这些没有任何作用了,还是先去你说的那个地方吧,我倒是很想要看看那些胆敢扰了我安宁的人到底是谁。”落清秋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种森然,看起来他真的不喜欢有人这个时候打扰了他的安宁。

    炎九霄和铭浅唯也知道,这个时候的落清秋,是真的有那种冲动!

    他们很清楚这个世界的规则根本不可能约束落清秋,相反很多时候甚至还因为落清秋身份的特殊反而被利用。

    而在落清秋眼中看来,他的宁静甚至比那些鲜活的命更加的重要,他是这座世界最可怕的人,只因为落清秋真的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留恋!他的心没有任何应该有的畏惧,一切的礼法在他眼中都是无所谓的存在。

    他现在之所以这么安静,大概就是因为凤澈羽还在。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