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花瓶?(壹)
    卓月忍不住调侃:“要不是循环赛必须要六个人都上场,估计你根本不想来吧?”

    落清秋淡然的点头,毫不犹豫的承认了这个事实:“对,要不是循环赛必须六个人都到齐,每一场都必须出现,这样才有资格获得总决赛的冠军奖励,不然的话我才不会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

    也是幸好落清秋的声音不大,不然的话很多人都很想心底默默吐槽他们想要上场还没有机会上场呢,他们很多人都要等待复活赛的机会才有机会上场,而且这复活赛还是一半的学院争夺那么五个名额,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十个人有上场的机会而已,这不是诚心的让他们难受吗?

    不过也正是因为复活赛的存在,所以很多有实力但是却遇上了更加有实力的学院而落败的学院有了新的机会上场,虽然说不准以后会不会遇上,但是至少现在要拼一场吧。

    卓月浅笑着摊开手:“没办法呀,你也要想想我们到底是要去哪里,那地方可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到的,要是真的那么简单的话,当初你们也不会那么长时间都没有攻破了。刚好这一次去看看,到底里面都有些什么防御攻击阵法,要是真的看出来了就一切万事大吉了。”

    落清秋的双眸深邃:“要是真的看得出来就万事大吉了,怕就怕就算是亲眼看到那些阵法还是看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羽皇的阵法可不是我这个半吊子能看的清楚的,我走到是己身战力无敌,她分出了一部分精神钻研阵法。毕竟我不是真的那么专心的想要为了落族留下些什么,她却是把羽族当做了自己真正的血脉传承者。”

    卓月一时无言,但是她还是笑的很开心,因为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开心呢?只是没想到四族的底蕴居然是这样的。

    就算她身为炎后,也不知道这个秘密,原来四皇从始至终都没有自己的血脉传承吗,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当初近乎幼稚的认为炎九霄在她之前还有妻子,至少也还有通房,否则他们都说炎族是炎皇的血脉后裔是怎么来的?

    本来以为这真的有一部分人真的是炎九霄的孩子,她本来还在逼问,但是说的再多问的再多,炎九霄还是只是笑笑,然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引开这个话题,反正就是不把这件话题继续下去。

    这一直都是她的一个心结。但是现在看来她的心结根本就不是心结!这根本就不是个事情,她就说嘛,炎九霄看起来那么年轻,成名的时间也不长呀,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看起来好大好大的“孩子”,敢情都是她的误解。可是为什么这个混蛋都不告诉她的,就让她一直误会下去!

    可是这是属于他们的秘密,似乎也不能告诉别人呀,就算是亲密如夫妻也绝对不能告诉的吧?

    可是还是感觉很伤心呢,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这么一个小小的秘密真不可以说出来吗?那为什么她现在会是从落清秋口中知道这个消息的呢?明明现在落清秋说的这么随便,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要保密的意思,为什么你就一定不能说?

    像是看出卓月眼底的悲,落清秋很是淡然的伸手摸摸她的头:“别伤心,这个秘密对于我来说可能不重要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但是对于九霄来说可能很重要,毕竟对当时的他来说他的父母是最重要的,兴许比后来你的地位还有高些,他们求九霄认下炎族是他的血脉后裔,九霄对你都是那么的宠爱,对他的父母这一点要求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卓月看着炎九霄的背影惨笑:“没想到就算是我这个陪伴他一生的人,都及不上他父母的一句话,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他为了守护这个秘密居然一直都在回避我。”

    落清秋的眸光愈发深邃:“四族族人会被认为是我们的后裔也有很多原因。只是九霄这个原因算是很单纯的了,要是你问的是落族的问题,估计我还真的没有办法说的明白。月儿,现在这个秘密我已经说出来了,就不要怪罪九霄了吧,你们小两口好好的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九霄他上辈子的父母已经死在岁月里,不可能回来了。”

    卓月默默收敛了一切的苍凉,突然很是意外的唤了落清秋另一个名字:“阿落,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算岁月再强大,但是轮回比岁月更加强大,往事不断的轮回到现在,就算是成为黯星者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就算他之前的父母死在了岁月里又怎么样?他这一世是新的炎九霄,他有了新的父母。你也知道他自小没了母亲,可是他还有父亲。只怕他父亲一句话抵得上我百句千句。阿落,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卓月的声音愈发的哽咽了,她真的是慌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在这里她没有亲人,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就算是她认为的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她现在都产生了惶恐,她该怎么办?

    落清秋像是反应过来一般,突然抓住她的手腕摇头:“月儿,你不能失控,你的身体里沉睡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要是你不好好的控制住,这就不是属于你的力量,而是此间的一场灾难。”

    卓月苦笑不已:“阿落,我倒宁愿我不是卓月,不是你们的月儿,也不是所谓的炎后,我宁愿我是你口中的灾难,至少这样我就不会和他相遇,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落清秋沉默,感情本来就是最复杂的,就算是他现在这样旁观者的身份和最无欲无求的状态也没有任何办法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事情,他也没有任何权利去说什么。但是他的姐妹现在看起来真的很痛苦的样子,他却没有任何办法,这真的很让人心痛。

    不过很快卓月就调整了过来,她抬手擦干净眼角的点点泪花:“阿落,没事了,我舒服多了。”

    落清秋还是有些难受,但是总算是看着她好些了。

    而被他们忽略的战斗也已经落下了帷幕,炎九霄和铭浅唯都没有下杀手,毕竟都是人族,就算他们都是自己带着自己的家族分离出去了,但是说到底都是一个种族的。

    烁槿和冰寒倒是随意很多,毕竟两个一个是红莲蟒,一个是魂凤,都是种族最后的继承者。就算烁槿的情况很特殊,有很多小的红莲蟒还在无夜空间的熔岩湖,但是说到底其实那些红莲蟒都是烁槿的一部分星力凝聚成作为一种特殊的种子以防不时之患的。

    他们两个真的相当随意,要不是落清秋和炎九霄都让他们给对手留一条命在,估计两个直接痛痛快快就动手了。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没死,也要躺床上休整很长一段时间了,至少在学院战结束之前是绝对不可能回到战场,而且这第一场就失败了,雷鸣已经失去了争夺冠军的机会了,只怕接下来的雷鸣就要放弃循环赛,因为他们的人没有一个死的,但是基本上都是半条命都没了。

    所以最后一个人倒在地上的时候,雷鸣已经主动认输,直接冲上来搬人去救治。

    而落清秋他们那边的事情其实没有多少人看见,因为他主动以自己的精神力模糊了这一片的景象,他不想有人看见他跟他的姐妹说话,就算是知道一点点内容也绝对不可以,因为他的姐妹现在很伤心,不想要别人知道她还在伤心。

    他的姐妹,就是他的亲人,她的所有无言他又怎么可能不懂呢?

    裁判也已经无言,因为今日这么一看,染雪必胜的势头已经锐不可当了,没有任何一个学院可以阻止而今的染雪了,除非染雪自己做出自掘坟墓的事情,否则他们绝对可以问鼎最后的冠军,而且是很稳当的问鼎,因为那是他们的实力!

    只是很多人心底其实也很怀疑,为什么这一次染雪就可以找出这么强悍的人来作为选手参加比赛,莫非是许了什么重利?想到这一点的众学院的心思都活络了起来,如果真的和猜想的一样是靠着重利才引诱来的,那他们也绝对可以!

    只是这个度的把握不是他们这些专门司职学院战的老师可以把握的,这必须等到学院战结束了回禀才能得到下一步的指示。

    不过至少这一刻很多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铭浅唯、炎九霄、烁槿和冰寒身上,毕竟是他们四个势如破竹的获胜。

    只有落清秋和卓月他们两个,众学院都是把他们当做了凑数的花瓶而已,在他们眼中,花瓶的作用只是花瓶而已,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不过他们其实想的都很错,甚至可以说是大错特错,错的一塌糊涂!要是这两个人都可以说是花瓶的话,那那些真的花瓶连称花瓶的资格都没有!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