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冰寒
    “柳青青”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死死的咬着下唇,一言不发的盯着炎九霄,说真的,炎九霄刚刚的话其实已经算是一种疑惑了,他能说出那样的话,其实已经很是疑惑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说实话他自己也很疑惑。

    炎九霄突然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在了“柳青青”面前,双眸闪烁着森寒的光芒:“我还真的没想到,本来以为是我最可靠的人,却是最要我命的那个人。呵,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可以控制冰寒。冰寒,难道你要看着我被那些卑微的东西伤害吗?”

    他的最后一句话直接用上了真言的力量,他真的是快被整火了,就算是伤害了冰寒的这具身体也是在所不惜了。

    冰寒正是九歌的兵器之魂,属于九歌独一无二的魂,他也是最后一个魂凤。

    区别于流离的至高血脉的凤凰,冰寒属于最神秘最稀少的魂凤一族,这一族可以说是所有种族最稀少最不可闻的一族,简单来说这一族最鼎盛的时期也不过三人,还是父母子三人,很多时候都是保持在一人或者两人的样子,大部分都是靠着自己与他族联姻带来的血脉传承。

    他们如此逆天的稀少也完全是因为他们传承在骨子里的强悍。

    从破壳而出的那一天起,每一只魂凤其实都是真言级数的强者,他们出生极为真言,成年即为君上,成皇虽然也有一定的可能,但是从来都没有魂凤成功过。

    另外他们一族也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了,神兵利器在他们手上可以说是力量翻倍的增长,他们一族也可以说是最好的兵魂,但是他们一族的实力也很强大,分开逃窜简直没有人能够抓得到。

    但是只要有欲望在,这个种族也在,就有一个必然的局面造成必然的事情。

    譬如一群君上和真言掺杂在一起的散修队伍,瞄准了魂凤一族这一代只有冰寒一个人活着,冰寒自己又没有到达君上级别,就起了抓捕他成为兵魂的念头,而且他们也真的这么做了。

    就在他们把冰寒逼入必死的局面的时候,恰好炎九霄就这么路过,那时候的炎九霄还只是一个君上而已,但是就算当时的他只是一个君上也是强横无比,直接了当的把一堆人给清除干净,就算有不长眼的又爬起来了,但是那也只是一巴掌的事情。

    事情总结下来就是,当初的冰寒要被人给逼死,但是炎九霄恰好路过顺带收拾了那群人,再顺带把冰寒给带了回去成为九歌的兵魂。

    虽然都是成为兵魂,但是兵魂与兵魂之间还是不一样的。

    冰寒跟在炎九霄身边之后可以说是很开心,毕竟可以不再东躲西藏,可以自由的在此间纵横,真的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可以说炎九霄就会冰寒的一切。

    炎九霄突然这么说,自然是让冰寒瞬间就愣了,他的眼底有深深的黑色一闪而过,虽然很短暂,但是以三个人的眼力来看却是一清二楚。这也让炎九霄的眼底闪过一丝恼怒,他真的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有人对冰寒做出这一切,要不是他动用了真言,是不是冰寒还是这个样子?

    冰寒有些犹豫的看着炎九霄,手都抬了起来却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他要放下去,却被炎九霄直接抓住了手腕,另一只手被落清秋抓住了。

    两个人都是脸色凝重,若是他们两个都没有感应错的话,附身在冰寒身上的那种力量,应该不属于黯星大陆,甚至可以说不被这片宇宙所容!但是它偏偏就是出现在了这里,甚至还有一种诡异的可以短暂容存在此间的一种容许。

    这根本就是一种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表现呀!除非有可以掌控这片天地的人出现容许了这道诡异的黑气存在,但是到底是谁,是什么人有资格赋予这种绝对不可以出现的允许?

    炎九霄想不明白,落清秋同样想不明白,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借助九歌这本能的反击把那道黑气给逼出啦!他们很确定要是不尽快逼出来的话,这道黑气再次隐匿就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逼出来的。

    两个人同时发力,同时说出了真言:“世说无尽,无尽为何?天道之念,为手中兵。世说无尽,无尽为何?天谴降临,斩尽罪孽!”

    这一段真言两个人共同念出,威力根本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而是成倍的增长!

    尤其是现在的落清秋,封印的加重会让他以后突破封印的难度增加,但是相对的他的修为也提升的越来越快。而炎九霄完全是出于愤怒,愤怒带来的力量虽然有些错误,但是说到底也是一种力量,他的力量也增长的很快。

    冰寒突然笑了,或者说是他身体里的黑气让他诡异的笑了:“你们还真的是强大呀,不过我埋下的力量种子可不止是这么一道而已,今天你们技高一筹,我甘拜下风,但是下一次我们对上,可就不是现在这个局面了,我一定会手刃了你们以报今天被你们斩掉这一点神识的仇!”

    他的声音森然,但是可以听出来那道黑气真的是虚弱下去了,毕竟两个皇的精神力交叠来对付一道黑气,说什么都是够了的。

    黑气在被他们抓住出来的那一瞬间就烟消云散,根本没有给他们追捕踪迹的机会。

    落清秋的脸色可以说是很难看的,毕竟就要抓住线索的那一刹那,直接被人灭了线索,这种情况搁谁身上不膈应?

    不过这也让他深深的忌惮起来,线索虽然烟消云散了,但是也是给他们留下了一点点的情报的,譬如黯星大陆上绝对不止是冰寒身上一个所谓的种子,绝对还有别的人被附身了而不自知。而且那个拥有黑气的人绝对很强大,毕竟不强大的话是绝对没有办法隔了这么多年之后还可以当着他们面自毁的。

    落清秋突然肆意的笑了:“就算是强大的无可匹敌又如何?我还是可以斩杀你!哼,就算你们大军入侵又如何?我以一当千以一当万又不是不可以,你们就算是监视了黯星大陆千年万年又怎么样?我从未全力出手过,你们又何知我的底线在哪里?”

    他笑的张扬跋扈,四海八荒唯我独尊的气息直接从他身上展现出来,属于他的领域也在他的脚下开始交织变得繁复而华丽,领域不断变幻,最后归于一个很简单的图案,一朵很简单的花朵。

    但是就是这么一朵花的图案,却让炎九霄的神色瞬间就变了,因为那是一朵神花,无人见过却知道大概模样的神花。

    落清秋也知道自己脚下的领域变了模样,有些许的遗憾,但是大部分都是高傲。

    这玩意儿强悍倒是强悍,但是只能用一次的东西,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大概就是天道有常吧,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得到了最强的东西而不复出一点代价呢?

    但是兴许是夺去的东西太多了,没有什么可以夺去的东西,所以这玩意儿根本就是个一次性消耗品。但是就算是个一次性的,落清秋也会在最恰当的时候使用,扭转整个败局!

    他直接伸手在冰寒的天灵盖上一拍,转身就走了,反正黑气已经没了,九歌的兵器之魂也回来了,就没有什么好做的了。

    落清秋很确定没有什么好做的,完全是因为铭浅唯的兵魂根本不在这里,要是真的在这里,无归根本不是这个反应,若有若无的气息散发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问题是无归老神在在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不过能找回冰寒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一把有兵魂的神兵在自己这一方,对付羽皇那边的人自然是更加的有底气。

    也不是落清秋底气不足,实在是羽皇当年召唤来的君上数量真的是太吓人了,由不得他不这样千方百计的把自己这边的人找回来。而且现在还不止市一个羽皇在那里虎视眈眈,还有一个得到空间认可但是被空间下意识的排斥的可怕人物也在冥冥之中看着这里。

    落清秋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啧,还真的是麻烦呢,本来以为一个羽皇已经够我打的了,没想到又有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跳了出来,要是真的打起来,多半还是要和羽皇达成暂时同盟。还真的是麻烦呢。”

    他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转身直接回去了,剩下的事情就是炎九霄一个人的事情了,他就算是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的帮助,与其留在这里无聊,还不如早点回去睡觉来的好些。人生混到这个地步,也是够惨的。

    烁槿也是沉默的把自己手上的落天收了回去,反正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了,自己的事情也就没有了,可以跟着自家大人回去了。

    落清秋打了个哈欠直接进了内室准备睡觉。烁槿跟在后面默默的关上门,替落清秋盖上被子。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