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柳青青”?
    炎九霄很是委屈:“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呀,再说了就算我真的提前预料到了,难道我能改变历史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岁月历史不可更改,就算是黯星者也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改变和自己有关的人事物。就算是真的逆天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会产生影响,你又不是没有推测过,就算一时的改了,岁月还是会发现有异样,会重新把一切的轨迹拉回来,而且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更改的机会了。”

    落清秋摊手很是无奈,但是他一双苍蓝的眸子却没有任何的无奈,有的只是满满的淡然。他早就不去想这些了,怎么可能继续管当初研究出来的东西?

    只是现在真的是有点麻烦呢,不是关于其他,就是关于四皇城即将出世的事情。

    本来四皇城出现应该是一件皆大欢喜普天同庆的事情,但是错开这个时间,提前一点或者延后一点出来也好呀,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皆大欢喜的时候,眼下这个关头四皇全部都在这里,四皇城的开启会散发他们的气息,在这个羽族的地盘散发气息,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好,但是还是掩盖不来这除了找死还有什么?

    落清秋根本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才好,毕竟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有点超乎他的预料了,而且这一件件一桩桩的,要是真的没有处理好的话,估计后续就足够他苦恼的。

    只是落清秋从来都没有把这一切放在心上,毕竟就算这些事情再麻烦也没有他现在的处境麻烦吗?身体里的封印不计其数,这些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他更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的孩子。

    他很确定自己根本不是落清煌和莫贝的孩子,或者说不是他们的血脉,只是借助他们的身体而出生而已,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就算落清秋再没有任何表示,也会庇佑好他们,只因为他们给了落清秋一直念念不忘的亲情,这不是他的亲生父母能够比拟的。落清秋不是不知道落清煌和莫贝是因为他是从莫贝肚子里出生所以才会这么对待他。

    但是好歹也是给了他亲情呀,单单就是亲情已经足够了。

    往往能够拯救一个人的,全部都是因为曾经给过另一个人拯救的念头,因为此救所以彼救,因果都是相对的——落清煌和莫贝对落清秋好,所以落清秋也愿意对他们好。

    没有那么一层随时都可以反悔的血缘关系在,落清秋认为这反倒是增加了他的勇气,没有了多余的羁绊,总是能让人的心没有任何多余。

    落清秋站起来手掌摊开,一柄血色长剑在他手中悄然成型。

    炎九霄挑眉:“落天?你拿落天出来干嘛?你别以为你拿落天出来我就会害怕哈,我的九歌照样可以和你打成平手的。”

    落清秋斜睨他一眼:“九歌是在你身边,但是九歌的枪魂在吗?枪魂不在你说什么都不可能跟我打一架吧?”

    炎九霄嘴角抽搐,他的九歌的确伴随着自己的识海一起来到此世,但是枪魂不一样,他的枪魂和落清秋的落天之魂烁槿,羽皇的清宸剑之魂白曌一样,都是生灵化作的,他们也是唯一可以彻底相信的同伴。

    烁槿和白曌等到了落清秋和羽皇,但是他的枪魂却没有回来,这就没有任何对比的意义了,因为一把有兵器之魂和没有兵器之魂的神兵,差别真的太大了,大到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想象的地步。

    所以现在就算是拿出九歌来,也没有办法和落天打上一场!

    落清秋凝视手中的血色长剑,无所谓的开口:“你要是真的想要被结结实实打上一顿,你随时都可以拿出九歌,甚至我还可以让烁槿暂时入主九歌来帮你找回枪魂。但是现在我只想好好的跟你商量一件事。”

    他微微扬起下巴,精致的眸子闪过一丝高傲的光芒。

    他笑的很肆意也很张扬,宛若最美的那一块最珍贵最完美剔透的宝石一般……他美得很肆意,他也有这个资本肆意。若不是他的气息强大到足以让人心惊胆战,或许没有一个人就认为他是活人。

    赤红长发的烁槿也在落天出现的第一时间出现在落清秋的身边,只是他一直都没有开口,只是专心的看着落清秋手上的落天,他是落天的魂,此时此刻视线中自然就只有落清秋和落天,其他人都不在他的眼中,这就是当初他成为落天之魂定下的第一件事情。

    落清秋直接把手上的落天递给了烁槿,示意烁槿去炎九霄那边拿九歌。

    炎九霄看见他们的眼神,瞬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没有多少犹豫,直接摊开手掌凝聚出一柄血色长枪递给了烁槿,如果说能够靠着烁槿来把他的九歌给叫回来,那就是一件好事。虽然炎九霄并不认为九歌的兵器之魂可以这么容易就可以被叫回来,但是凡事总得试试不是吗?

    所以炎九霄直接把九歌给了烁槿,就算事有不成烁槿也绝对不可能做出什么危害九歌的事情。毕竟就算九歌的兵器之魂不在,炎九霄还是能够保证除非落清秋亲自出手,否则但凭烁槿和落天是绝对不可能留下什么危害的。

    就是因为很清楚这件事情,所以炎九霄根本不会有什么反应,或者可以这么说吧,除非落清秋做出什么没脑子要拆毁他们的联盟,否则的话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落清秋的双眸闪烁着淡然的光芒,看的出来他绝对没有任何要拆毁联盟的意思。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也绝对不允许他们拆毁联盟,这是现在这种状况下,根本没有人会做什么缺脑子的事情。

    烁槿接过九歌,赤红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长剑的剑刃划过一丝嗜血的光芒,他轻盈的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划,璀璨的血直接涌了出来,他直接滴在了九歌上。

    诡异的红色光芒一闪而过,长枪相继有两道光芒开始闪烁,他冷冷的看着长枪上的另一道光芒,手中的落天爆发出烁槿本源的光芒,直接帮助烁槿抢夺九歌的控制权。

    但是很快,另一道属于九歌本源的力量却开始增强,那道光芒的气息从不远处出现,瞬间增强属于九歌的本源力量,直接开始反压烁槿的力量。

    落清秋不能支援烁槿,因为能让炎九霄放心的底线就是落清秋绝对不出手,一旦落清秋出手,炎九霄埋伏在九歌上面的力量绝对会出现直接反噬落清秋的力量。

    落清秋丝毫不在意烁槿是不是正在被反噬,他很确定就算是烁槿的力量被反噬了,他还是有足够的力量去面对以后的事情。毕竟从开始成为一个皇开始,他们就很清楚,神兵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自己本身的力量,就算是再强大也没有任何作用,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过分的注重神兵的成长。

    虽然他们不在乎来自神兵的力量,但是神兵的成长还是在进行,甚至很多时候都是神兵在战斗,落清秋他们根本没有出手。

    很快那股引动的力量就出现在落清秋他们的视线里,因为真的很近,近到他们近乎诧异的地步。

    近乎一转头就看见了那个力量的源泉。

    柳青青正在一脸愤怒的看着烁槿,似乎对于他强行要掌握九歌来的很愤怒。

    而且她还在慢慢的变化,一张看起来小巧温柔的脸正在慢慢的变化,很快一张男人的脸就出现在他们视线里,还不只是脸的变化,身体的变化也是很干脆的,一身衣裙硬是被撑得破破烂烂的。

    要不是这里的三个都是男的,或许直接会有人骂流氓。

    只是三个人都很冷静的看着这一切。

    甚至落清秋还抬手摩挲下巴眯起眸子看着“柳青青”若有所思:“本来以为兵魂都是原来的性别,没想到没有找到之前有可能会发生意外,啧,这么看来铭浅唯那个家伙要找到无归的兵器之魂很难了。”

    他的声音没有掩饰,直接让“柳青青”转移了视线,低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敌意:“虽然我没有记起你到底是谁,但是我可以确定你不是我们的人,而且我看见了你还是那把兵器的主人!你为什么要让一个有主的兵魂抢夺一把无主的神兵,你真的以为你可以真的高枕无忧吗?!”

    落清秋还没有开口,烁槿就冷冷的看着“柳青青”:“如果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或者说你要是真的想要开口的话,我不介意你变成一个哑巴,我有的是办法可以让你变成一个哑巴,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来试试,想必大人不会责备我。”

    “柳青青”眼底的敌意更浓了,想要说什么但是被烁槿那一番话直接堵回来了,更何况炎九霄已经很是无奈的开口了,毕竟再不开口事情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无奈的捂住自己的额头:“你还在那里展示屁个敌意呀,要不是人家,你现在还在那里穿着裙子一脸文文弱弱随时随地会被人欺负的样子,还是说你根本没有打算变会原来的样子,想要一直以女性的样子面对我们?”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