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卸任?
    对于辣手摧花这种事情,落清秋说不是多么熟练,但至少杀个把也没有问题。

    这也让他很无奈呀,这世间找死的人那么多,他也不可能全部去干掉呀,只能给他们机会自己滚,但是很多时候他都是要自己亲自出手的,毕竟此间不识好歹的人真的还是有很多人了。

    这也是一个无奈。

    也是一种必然,最多就是印证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话而已,虽然大部分时候这鸟不是很招人喜欢。

    不过真的碰上那种不识好歹的鸟,一巴掌打死也就算了,最多就是脏了手罢了。

    但是很多时候怕的不是鸟儿不识好歹,而是那些不识好歹的鸟儿偏生还不好下手,这个时候就不仅仅是无奈了,还有一种极其讨厌的感觉。

    而面前的这个柳青青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他想要动手直接赶出去,但是还有一个云雪染压着,看他说起这个女孩的时候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估计这个叫做刘青青的女人在他眼中真的不一样吧。

    只是于他而言就算是真的有关系甚至是血缘关系又如何?她只是跟云雪染有关系而已,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他当初根本没有留下后人,怎么可能跟这个女人有关系?

    不过他倒是很好奇到底这个女人能够给他什么不杀她的理由,但是接下来的确是一个他不能杀她的理由。

    柳青青看见落清秋突然出现真的很惧怕,但是不知道她想起什么还是咬着下唇迎了上去,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这位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落清秋不满的看了她一眼,直接开口:“有什么事情就说,我不喜欢别人在我的房间待得太久。”落清秋说的相当的明白,事实上他真的不喜欢别人随意地不经过他的同意在他的领地停留,这是属于兽的本能,也是属于皇的冷酷。

    除了中意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在属于皇的领地过多停留?就算是那皇已经没有皇的力量,但是他还有属于皇的本能,强悍的无以复加的本能,可怕的足以让人颤抖不休的本能。

    虽然落清秋不想承认自己的本能真的可怕的像兽一般,但是这也是他无法掩盖的事实。

    柳青青被落清秋吓得脸色惨白,但她还是开口了:“大人,其实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院子!”

    落清秋的脚步一顿,转身挑眉:“你说院子?云雪染吗?才几日那个老头子又惹出什么事情吗?不应该呀,在这里虽然他算不上是无敌,但是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只有那么些两只手可以数出来的人,就算是他真的惹到了那些人头上,他们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对他出手的,这事有点奇怪。”

    柳青青的脸色还是一片苍白的,甚至因为落清秋的若有所思而不敢抬起头看着他,只能低着头盯着地上的尘埃。

    落清秋微微抿唇,什么没说直接抬足朝着云雪染的房间而去,在这里说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处,只有眼见才能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身蓝色劲装的下摆被风微微卷起,漂亮的弧度硬生生的不知道到底迷了几人的眼。

    而迷人的人却不自知,他只想快点到云雪染那边去,他也只想快点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需要柳青青犯戒来找他。

    不过若是没有那么重要的话,后果也是严重的,毕竟他不是可以随意戏耍的,尤其是身边知道他本性的身边人,要是他们敢于犯错犯戒,那受到的只会比死更惨。

    他舍不得杀了犯错的人,所以他只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所以他身边犯错的人也是最少的,就算是那仅有的几次犯错也是避开了他的双眼。因着没有碍了他的眼,所以他也根本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冷眼看着世间的一切,万物生灵的苦苦挣扎。

    虽然看戏很无聊,但是很多时候也是熬过这漫漫长夜的最佳消磨时光的东西,也只有看戏才能让他暂时放下对她的思念。所以看戏很无聊很讨厌,但是不想成为其中的棋子,那就作为那个执棋者,看着手中的棋子逃不掉也死不掉的样子也是极好的。

    只是现在棋子出问题了,他这个执棋的若是不出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话,那就是他这个执棋者的不是,而且棋子出了问题用起来也不顺手。所以去看看还是很有必要的。

    只是他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云雪染端坐在那里,一副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甚至看见他进来还贼笑了两下。落清秋只看见外面有人影一闪而过,然后他就被关了起来,对,他被云雪染给关了起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反转好吧?

    不过看起来似乎这个布局的人不是太聪明就是了,他似乎根本没有想到他要关的人是被关了起来,但是他自己也被关了进来,而且按照他们的实际战力差距,云雪染那是铁板钉钉会死!

    但是落清秋不想这么快发脾气,所以他很是干脆的开口:“云雪染,你这是要做什么?”

    云雪染很是得意洋洋的看着他:“嘿嘿,其实是想让你说说看柳青青那个小姑娘到底怎么样,够不够格成为我染雪学院的下一任院长?”

    落清秋突然沉默了,但是很块他就告诉云雪染,有时候骗人真的是不好的事情,就算你要说的事情的确很重要,但是真的不能骗人,因为骗人都是会很惨的,尤其是遇上一个难得认真一回的皇。

    他慢条斯理的撸起袖子朝着云雪染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很是清浅羞涩的笑:“老头子呀,有时候真的不是我想要出手,有时候真的是有人皮痒了欠揍,所以你要怪还是要去怪那些不知好歹的骗我的吧。”

    他的笑容逐渐的狰狞,带着凌冽的拳风直接朝着他扑过去。

    “啊啊啊!”

    “咚!砰!啊!”

    落清秋走出来的时候脸色一片放松,看得出来现在的他心情很好,不过怎么可能不好呢,刚刚收拾过人怎么可能不好不舒服呢?而且难得的疏松了筋骨,真的是太难得了。

    慢悠悠的双手交叠伸了个懒腰,他打了个哈欠就走了,一副根本不会管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事实上他也是真的没有管,就这么大剌剌的把房门开着,让别人看看云雪染到底是多么的悲惨。

    而且云雪染也是真的蠢,居然想出这么一个借口让柳青青去找落清秋,这不是找死吗?这样子叫落清秋,这纯粹是嫌弃自己活的时间不够长了。

    不过这也是云雪染了,要是是别人这么对待落清秋的话,落清秋早就动手把那个人直接干掉,毕竟他还不至于蠢笨到了别人随随便便都可以欺负的。事实上只有他能欺负别人!所以那些敢欺负他的都还是去死一死吧,他还不想让自己死,所以还是被人去死来的好些。

    柳青青一直都守在外面,但是她听见那声音硬是被吓得不敢进去,事实上不进去刚刚好,因为无论是云雪染还是落清秋都不会希望有人发现他们的打架,毕竟这只是他们的私事而已,不过要是真的有那种热血敬老的热血青年出来“伸张正义”的话,其实落清秋还是不介意的,只是他会动手而已。

    他要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人可以违逆。

    现在打爽了自然是要做正事的。

    他住了脚步朝里面喊:“伤口藏好就出来,你要说的事情还要好好商量。”

    云雪染听到最后一句话迅速取出一张面具扣在脸上,这玩意他可是随身都戴着的,就是为了防止什么时候落清秋动手给他脸上来个破相好遮掩一下。

    这种事真的发生太多次了,多到云雪染知道发生这种情况应该做什么,甚至连解释都有成千上万个,根本不怕别人推敲和猜测,事实上落清秋要是真的不想别人看见他脸上的伤口,就没有一个人看得见他脸上有伤口!

    云雪染有些小心翼翼的赔笑:“清秋呀,你真的不生气了吗?我们真的可以商量这件事情了吗?”

    落清秋随手一抓,银白的光芒在他手中凝聚成杯子的样子,蓝色光点飞来在杯子里汇聚成水流,几乎是一眨眼就有袅袅热气升起,他低头轻吟一口:“生气?生气有什么用?还不如打你一顿来的实在些,而且你说的这件事也是现在必须要考虑的,毕竟你已经老了,已经不适合在染雪学院继续留下去,染雪需要一个新的全新的格局,而不是千年前的格局。”

    云雪染的眼底闪过落寞:“对呀,我真的已经老了,都那么久了,我还在这里留着,那只会制约染雪的发展,它需要的是一个年轻的领导者,而不是我这个老不死的。”

    落清秋微微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很无所谓的开口:“你卸任了刚好去看看黯星大陆,这么多年了,黯星大陆也是有很大改变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年都是待在染雪城的。黯星真的和我们当初不一样了,真的很值得我们去看看。”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