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执念无救
    白色纱裙的女子微微仰起头,吃惊的看着那个踏月而来的蓝色身影。

    修长矫健的身躯被蓝色劲装包裹,勾勒出完美的身形,背对着月光看不清面容,却感觉像是面对这世间最温柔的海洋一般。

    当然这也只是凤澈羽才感觉得到,其他人不是被他蒙蔽了气机,就是被他周身的威压直接压的不敢起身。当世也只有一个她能够让落清秋这般的小心翼翼,甚至小心到把自己身上的威压收敛的干干净净,就怕自己不相信冲突了那个一脸懵懂的乖巧女子。

    他减缓了速度,单膝蹲在了窗棂上,被月光弥漫的脸颊泛着温柔的光芒,一双苍蓝的眸子温柔缱绻的看着她,像是在看着什么放在心尖上的人。

    就算是真的忘记一切,那深深刻进骨子里的爱还是让他对面前的人起不来一丝敌意,就算是知道面前这个看起来就很荏弱的少女是足以与他战成平手的羽皇,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对她好,这大概就是他心底那部分被封印起来的执念吧。

    执念强悍到这个程度其实是很可怕的,但是这张可怕是建立在执念的对象从始至终都找不到,但是真的找到那个执念的对象的时候,一切都会化为绕指的缠绵。

    有时候越是恐怖的人,心底的执念就会越深,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净化不去封印不灭沉淀在骨子里,等待着枯骨生花的那一天,等待着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天。

    而落清秋现在无疑是幸运的,很多时候那种执念都是已死之人对世间某个东西的执念,很多时候都已经不在了。而他很幸运,他的执念还在,甚至离他只有不到一条手臂的距离而已。

    凤澈羽被他突然跳下来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他怎么可能让她摔倒?不费吹灰之力就抱住了她,苍蓝的眼略过她有了形状的小腹却没有任何压抑的波动,该怎么对她笑还是怎么对她笑。

    凤澈羽可没有失去记忆,她之前可是见过他的,现在突然被吓了一跳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双颊鼓起娇嗔的看着他,不过声音还是压的很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泽宁不是一直都守在隔壁吗?为什么你可以出现在这里?”

    落清秋无奈的抱着一脸好奇的她坐在床榻上,眼角眉梢像是盛满了星河:“你别指望我会告诉你,虽然我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我还是知道的,你要是知道我进来的办法,明天那位凶巴巴的雪豹兽王就要找上门来。而且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肚子都那么大了还想要到处乱跑。要是我在你身边的话,我连家门都不会让你出!”

    凤澈羽直接被落清秋这一番佯装恐吓的话给吓到了,她直接伸手抓住他的衣襟,带着些许哭腔摇头:“人家不要!人家就是想要出去看看嘛,为什么不让人家出去看看?明明外面那么好玩,为什么不让人家出去嘛。明明人家都已经长大了,为什么还是不可以出去呀?”

    落清秋有些手足无措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很无奈的看着撒娇的丫头在他怀里一直控诉她的不满。

    只是这丫头似乎真的被压抑惨了,根本没有下午那个多变的样子,现在在他怀里就像是埋怨他没有来找她一样。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最近的记忆根本就是混乱的,就算是靠着隐隐约约的记忆,要找到她也太勉强了……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好,但是这也是事实呀。

    凤澈羽嘟起嘴窝在他怀里,白皙的指尖在他胸口画圈,她才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这个好久都没有来找她的混蛋呢!

    要不是现在真的不是冲动的时候,她早就把这个混蛋给镇压几十次了!

    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乖一点吧,身边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镇压的。兴许她要镇压他,或许可以成功,但基本上也是他看着她真的发火了才会让她。

    他是可以跟她打成平手的人,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容易就被镇压?就算是真的能被镇压,除了闹着玩,那也是他们双方的力量太过悬殊,悬殊到可以一击擒获。

    但是他们这个级别的怎么可能太多呢?所以这不过是一种猜想而已。

    他慢慢的把手搁在她的小腹下,默默感受新生命的动作,真的很奇妙,奇妙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个新的还没有出生的生命就沉睡在手下,他的精神力早就提升了一个小境界,现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个新的生命所传递来的活力,让他沉寂了千年的心都是忍不住一跳。

    凤澈羽手放在他的大手上,低着头像个小女儿一般很温柔双手交叠:“虽然还是不知道你到底在我的生命里占了多少位置,但是我能接受你这样,说明你在我的生命里很重要。”

    落清秋的手掌上有柔若无骨的小手抚摸,自然是握了她的手,他低低的笑:“没关系,我们的以后很长很长,我有足够的时间让你知道我到底是谁。”我也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自己知道你在我的心底到底是多么重要。

    凤澈羽双颊绯红,却也没有做什么。

    她只是单纯的想,哪怕今晚真的是个梦又如何?她至少还是开心的,至少她还有足以让她生出相濡以沫念头的那个人。

    这种情况至少比那就此站在绝巅不问世事来的好些,那种就算是死了也是莫大怨念好不好?哪里像这般,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至少拥着她的这个人是个比她还来的妖孽的美人,好歹也是赏心悦目一些吧?

    要是真的遇上一个丑的,现在不说在怀里,只怕早就吓得叫了泽宁来。

    落清秋就这么抱着她一直坐到了天明,余光看见了灼灼的耀阳,他微微一沉吟,把怀里早已沉沉睡去的她小心翼翼放在床上,拉过被子替她掖好被角,低头在她额头烙下一个浅淡的吻,他转身而去。

    在这里他的身份始终都是一个禁忌,而她却是这里的皇,他们的身份就不一样,怎么可能让她最忠诚的臣下心悦诚服?

    所以还是走的快些吧,不然就算她被吵醒也保不住他。更何况他一点也不想她被吵醒。

    公子如风踏月而来,又如梦一般消散在灼灼耀阳之中,如梦似幻不可琢磨不可找寻。

    他本就该是她的梦,若是换个地方相遇,只怕两个人根本不会走在一起。换上一个地方,他是身负风水神血的第三批神之后裔领导者,她是身负禁忌血脉的另一个领导人,他们合该对碰,成为诸神眼中打闹的小孩子。

    但是他们不是在偌大浩瀚的星空见面,而是在这座他们的父母亲准备的大陆上见的面,很奇妙很不可思议的相遇,本来不可能实现,却因为无数年前预测到了来自域外一族的袭击而变成了真实。

    本就没有可能连接的红线却很是奇妙的连接在一起,本来即将崩断又被抓住,此刻又再度面临崩断。

    他的双眸无悲无喜,仿佛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不值得留恋的镜花水月——可是他明明白白的知道这不仅不是镜花水月,还是他努力了那么久才得到的战果。

    但是他没有办法不去遗忘,得到又失去的感觉真的不好,那种如刀割的感觉真的像是钝刀割肉,一点点的把那颗心给挖了下来,却再也找不到安回去的办法。

    或许有一个人可以,但是他不能去找那个人。或许暂时可以结了那无穷无尽的相思,但是接下来的分别一定更惨。

    所以还不如一直挖了出来不放回去,这样凉风吹着也不会那么疼了。

    不过他的笑意还是弥漫在眼底,单单就是心底那股执念的化解,就已经让他很开心了。说到底修炼长生还不是一种执念嘛?只是大部分人都有这种执念,所以没有人愿意承认。

    他的执念只是换了一个名目罢了,其实本质上还是一样的。

    岁月里不是没有人因为执念实在太深,走火入魔自此死在岁月里的,说到底都是执念,人在世上努力挣扎还不是为了那活下去的执念吗?真的无欲无求就不是人,而是木头石头。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才发现,早已有人发现他不在房间的事实。

    是一个小姑娘,看着还是有些眼熟,似乎是染雪参赛的一个人,好像隐隐约约听云雪染一起过是个好苗子。

    但是再是个好苗子这么私闯他的房间还是让他沉了眉眼。

    他就这么突然出现在房间,冷冷的看着柳青青:“滚。”除了这么一个字,落清秋真的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了。

    本来极好的心情还被她给破坏了,这着实是让他郁闷不已,偏偏还不能轻易杀了这个惹他的女人,这真的让他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个女人,他总是感觉要是自己再继续看到这个女人,指不定会真的动手抹杀了这个女人的存在,毕竟当初不也是没有人这么做过,他也不是没有创造过先例。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