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封印加重
    若是这个时候有人胆敢进来看见他的模样,或许会直接被他周身的气息威压直接碾成粉碎!只是他现在的状况看起来真的有点不好,泛着蓝色光芒的血从嘴角缓缓淌下来,周围迅速浮现诸多的银白色光点。

    他慢慢的起身下了床,蹙眉看向周围的一切,熟悉而陌生的房间让他的眼底无端浮现出无尽的漆黑冰冷。

    他唤:“烁槿。”

    但周围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

    一个白色的身影却悄然出现,熟悉的眉眼让他的眼底染上诡异的冰冷,他不想眼前的这个人靠近!

    兴许是看出了落清秋眼底的挣扎,来人没没有继续靠近,只是挑起鬓间刚刚削短的发丝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半晌之后他才开口:“没想到他们有人的封印开启了,你却把识海的封印加重了,是因为一定要有人承担最后最坚固的封印吗?本来应该是大小姐和你共同承担吧?可惜大小姐现在有孕在身,封印自动加剧在你身上。这也怪不了我家大小姐,毕竟这是当初你做的孽。”

    他抬头,泛着丝丝冷芒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落清秋,像是要看清他眼底的恐惧一般。

    只是可惜他失望了。

    落清秋眼底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反而一股不屑在他眼中凝聚。

    泽宁嗤笑,转身就走:“希望你真的解开封印的时候还能这个样子吧,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跪在我羽族大门口就是了。”

    他的声音冷冽,带着九天的寒冷,带着一族大祭祀的威严逼迫过来,悲切和极怒让他面对这个承担一切封印的神子没有任何好感。

    泽宁出了门笑的颤抖,眼角却有泪花泛出,他终于还是对大小姐喜欢的这个人说出这样的话了,不知道大小姐要是知道这一切的话会不会恨他。

    可是他已经不在乎了,能够报复这个不可一世高傲的男人,真的让他很开心。可是报复回来又有什么用?他的大小姐的死局几乎是无解的,他就算是在此间纵横无敌又如何?还不是救不回他的大小姐!

    随意的扫了被他强行束缚在门外的烁槿一眼,他直接消失在落清秋的房门前,若是他猜的没错的话,只怕现在封印逐一开启,不久之后这些神子神女应当是会进行一场盛大的集会。

    而且他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天道也是有一线生机的,至少大小姐还可以在生下小殿下之后继续行走一段时间,既然如此,那一切的盛大落幕,就在大小姐诞下小殿下开始罢。

    泽宁肆无忌惮的笑,他连大小姐都守不住,他还有什么资格活着?他必然是要带着大小姐去见玄倾大人,至于小殿下就只能交给林恒他们一起带出去了。

    怕就怕玄倾大人一怒之下真的不待见小殿下……

    泽宁消失的那一瞬间,烁槿的束缚消失不见,他立刻冲了进去,却看见落清秋已经站起来,冷冷的看着门外,他愣住。

    落清秋蹙眉:“还不快过来给我更衣,是不是这一次我睡的太久了,几天没教训你了,你就皮痒了?”

    他一身素白的单衣,姿容却因为这一身素白而带上几分脆弱的风华,皮肤细腻若是摸去只怕比上好的羊脂暖玉来的更加好,而且那皮肤的白比那一身素白的单衣来的更加白,白到几近透明。

    烁槿连忙取了架子上的蓝色劲装朝着落清秋走去。

    落清秋抬手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冷冷的看着门外,似乎泽宁还在门外一般,只是烁槿和落清秋都知道其实他已经消失了,只是他还是固执的看着门外。

    铭浅唯感受到落清秋苏醒的气息,直接找上门,恰好看见他扣上衣扣束好满头苍蓝发丝的模样。

    他张了张嘴,却还是开口:“淘汰赛已经过去了,今天是休息的日子,下午日落之前是各个学院上交循环赛参赛队员名单的期限。”

    落清秋面无表情点头:“我知道,今天比赛台那边没有战斗的气息和波动。”

    铭浅唯微微呼吸一滞,丝毫看不出异样的点头:“你的精神力又进步了。”

    落清秋起身,苍蓝发丝带起华美的弧度扫过铭浅唯的脸颊:“忘了很多事,识海干净了些,自然就有空间继续修炼精神力。况且十天已过,说什么都要有些进步。”

    他转头认真的看着铭浅唯,微微眯起眸子,幽蓝的光芒一闪而过,却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了出去。

    恰好是正午,太阳火辣辣的晒,这里似乎没有四季之分,无论何时这里除了白天就是黑夜,黄昏和黎明只不过短短半刻钟就消失了,气候也算是适宜,只是每每到午时,总是炎热如盛夏。

    他抬头怔愣愣的看着太阳,蹙眉许久才冷漠开口:“假的。”

    烁槿早就回了他的识海,自然没有听见,独独一个铭浅唯,还是一脸迷茫:“什么假的?”

    落清秋抬手指着太阳,又扫过周围的自然美景:“都是假的,不过是一个阵而已,居然敢蒙骗我这么久。”

    说实话,铭浅唯真的没有感觉到任何阵的气息,但是落清秋现在飞速增长的精神力却让他不得不相信:“大哥大哥,你千万别做出什么事情呀!反正这阵只是来蒙蔽我们的而已,又不是什么杀生大阵,我们知道破法就好了,其他的就不要管了吧?”

    落清秋抿唇,略微思考了一下,抬脚又朝着外面走去,陌生的景色让他每一步都很慎重。

    铭浅唯见着了也只是默叹,说真的这在他们当初真的是刻入骨子里的动作,他们当初征战的种族哪一族不是危险?在知道四皇大军要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出了拼命的准备。

    开始征伐的那一段时间每一步都有族人死去。

    就因为这个,他们越来越谨慎,甚至为了不非战斗性减员,他们还亲自一步步的踏过那些种族的土地。

    现在失去一部分记忆的落清秋,大概是想起了当年的一部分记忆,所以才会是这个样子的吧,看起来真的很心酸。

    只是现在面前走着的那个将蓝色劲装穿出一种风流的人,铭浅唯真的是嘴角一抽什么也不想说了。

    就因为那张脸……不甚至只是一个背影,就能让周围走着的女学员女老师的目光全部过来。

    只是那些女学员女老师什么的把目光随意的一转看到铭浅唯的时候,都是瞬间凝滞,直接收回目光转身不动声色的就走了。

    这一点真的让铭浅唯很是无语,但是再无语也只能看着前面那个跟大爷一样老神在在的主停下他的动作。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这位大爷到底是去什么地方了。

    他居然来到了星雨学院的院长室!

    铭浅唯一愣,然后落清秋蹙眉:“听你之前的口气,染雪不是还没有报名吗?”

    铭浅唯点头瞬间就知道这位大爷到底是要做什么了。

    他直接在前面打头阵:“大爷呀,你老人家可慢着点,你身上那气息根本不是星雨那个行将朽木的老头子能够承受的,你老人家还是慢着点吧。”

    落清秋的神色微微一冷,却还是知道轻重没有说什么,直接跟着铭浅唯进去了,反正他也不喜欢做那些事情,还不如就铭浅唯去好了。

    但是那位行将朽木的老院长见到铭浅唯也没有多少好的反应,反正就是该怎么害怕就怎么害怕了。

    铭浅唯也没有多少反应,直接抽了桌子上一张纸,唰唰唰的写了抬头的染雪,笔也没停直接写了前五个人包括他铭浅唯和炎九霄的名字。

    但是写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他却犹豫了,转头看向落清秋。

    落清秋略微沉默,走上前直接拿过笔写道:莫微周。

    铭浅唯一愣,却也没有说任何不对的话。而那个院长更是什么都不敢说,毕竟眼前这个一身简单黑色劲装的男子是能跟七天前那个满头红发的男子力拼的人,真的说起来或许他连人家的一根小手指都算不上。

    就算这个时候铭浅唯带来的人把他星雨的名字也给写上,他也不能说什么,反正到时候他们上不来人,那就是他们的问题。

    落清秋沉默寡言写完这个名字之后直接退了下去,一副不听不闻不言的样子,单单就是这份冰冷的气息已经拒人千里之外了。

    铭浅唯嘴角一抽,也不在乎老院长也在,直接撇嘴:“真是的,每次你跟我们走在一起都是这个样子,明明冷到不行,偏偏最吸引人家大姑娘小媳妇的目光的都是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女人那么喜欢看你!”

    落清秋回眸终于难得开口了:“那是你们长得丑。”

    铭浅唯一愣,老院长直接呼吸一滞,显然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这句话真的是打中了铭浅唯的软肋了,平心而论其实铭浅唯的长相跟丑这个字根本不挂钩。但是就算是他的长相再怎么超脱丑这个字,还是比不过落清秋这个非人的容颜!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