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心思绵长
    他本就是雪豹兽王,早就看尽了世间的罪恶和欲念,长发委地,心思绵长。只是他现在根本不需要这份绵长,他现在要做的只是他的大小姐抵挡命劫的最后一面盾。

    转身而去,带着无尽的寒冰气息。

    很多看透的人都长发委地,漫过脚踝,只是他们都会截断,只因为长发委地,心思真的绵长起来,看清看透是一件很烦恼甚至绝望的事情。很多时候甚至他们都愿意自我欺骗,身处俗世隐瞒自己的心思,成为红尘万丈之中一粒丝毫不起眼的尘埃。

    虽然那些凡人比作尘埃似乎有一种不尊重,可,红尘万丈不正是这样吗?天上路不是凡人能够企及,日复一日在天下做着重复简单的事。

    但他们也是最重要的。

    无数的修者从尘埃之中走出,化为夺目的珍珠,又或者成为脆弱的流萤,其中有些会被这条天上路给埋葬,但也有很多会走上这条路。

    不成君上永逝千年,不为君上千年必死!

    无数人想要踏上君上这一层次,很多很多人都想,可惜君上永远都是亿万人里出现一个,黯星大陆也是得天独厚被诸神祝福创造才有那得天独厚的机会造就这么多的君上罢了。

    若不是诸神真的太看重他们的孩子了,或许现在如井喷般出现的君上必然是要锐减一半以上的。

    白衣青年悠然而咯,寂寞而叹:“此间多少春花秋月,多少英雄红颜,终是抵不过岁月无情,斩灭一切大道化硝烟,就算是四皇也有死去的那一天,就算他们的寿命足以支撑他们活到现在,但是他们还是同归于尽,这何尝不是天地的操控?只是现在的天地,真的太过违逆了。若非要三位神之后人血葬才能造就一个黯星者出来,只怕所有神子神女离开之后,这里就会被夷为平地打成废墟吧……诸神是不会允许他们抱着无上希望送入这里的孩子出现问题的。”

    他的声音幽然而冰凉,似乎对于这片天地的规则真的有些不喜。

    他是凤澈羽的守护者,并不是神子之一,所以就算是他破开自己的封印成为一名半神,也无法破开这片天地的封锁。

    这是属于神子神女的历练,唯有风刀霜剑红尘万丈,才能够助他们登上天阙,成为新的神新的宇宙的守护者,而不是他们父母的延续不是单纯的一个什么什么神的后人。

    他们现在是神子神女,也暂时只能是神子神女,但是他们的心也是高傲的,这是传承的血脉和信念让他们一开始就明白,他们是高贵的。但是他们也不是其他人可以折辱污蔑的。

    真正的神血,是无可匹敌的强大。

    泽宁不是神血,但是他的血统也是无与伦比的强悍,不然也不会走到需要封印才能站在这里的地步。

    当然血脉不是一切,只是真的说起来,高贵的血脉传承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的起点高上太多,甚至很多神子神女的起点根本不是什么初星境,他们的起点很多都是帝星境甚至飞星境。

    本来就是在外界身体自主修炼了一段时间等到第三批孩子差不多都出生了才进的黯星大陆,受外界的力量洗刷,父母的神血洗筋伐髓,他们的体质本就空灵,这也注定了他们的起点真的很高。

    普通血脉不是没有走上君上的,只是真的太少了,少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成为君上的时候也要经历天劫,血脉的后援和洗练却不够,很多时候都是血脉后继乏力而导致的失败。

    也有很多人都是见到了君上的浩瀚气血心生惊惧而产生的畏惧而导致的终生为真言。

    只是苍天终究是苍天,有人是想要成为君上,但是他们心底还是礼敬苍天,根本不会想到要成为君上,终是逆天而行。

    真言级数已是掌控上苍部分的规则为自己所用,已让苍天打下烙印,就算是再礼敬也无用,上苍是不会容许任何一个试图掌握它的人轻易的活下去,或许是苍天下意识的维护自己的尊严罢。

    但是苍天的尊严在那些激进的君上和四皇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四皇举手投足的战斗之间就是全力以赴的不敬苍天!

    而且对于他们来说,就算是不敬苍天又如何?难道能凭空降雷把自己劈死不成?又或者掌控他们身边亲人的死活来威胁他们不成?

    可惜的是,黯星大陆的第一代被天地创造出来的人已经死绝了,这一代都是他们自己努力创造出来的后人,与苍天无关,甚至真的在苍天寻找黯星大陆现在任何一人的名字,天地之间都不会有记载。

    不是因为他们弱小不值一提,而是天地没有资格记载他们的名字!

    而且四皇从为皇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了来自天地之间的气息烙印,早就悄无声息灭了十几个种族,那些种族才是真正的被天地都烙印进去的天地后裔。

    只是四皇不需要他们的存在,甚至他们的存在对于四皇来说是个威胁……因为苍天可以掌控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旦四皇有什么羁绊落在他们头上,是绝对会被他们拖累到死的。

    哪怕是造了杀劫血孽,他们也一定要把那些人除尽!

    炎九霄的禁锢天地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本身的修为不足以支撑这么长时间的禁锢,所以不多时他就牵着她的手走出来,两个人高高兴兴的样子看起来分外融洽,只是又何尝有人知晓,一根红线又到了崩断的边缘?

    又或者可以说,从属于落清秋和凤澈羽的红线崩断又抓住强行连上开始,此间所有的红线都开始了慢慢崩断。

    这是属于神子神女的命运,也是属于此间无数挣扎的少年少女必然的命运。

    没有人可以得到而不失去什么,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此间就是如此的残酷,却美得让人如痴如醉,这或许就是此间天地的魅力,无上的大道所带来的如诗如画。

    炎九霄笑意匪浅,只是眼底始终有那么一抹高傲和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卓月这么说过了,他还是觉得心中很是忐忑,像是时候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到一般。

    就像是心底被挖空了一块,无论再怎么蒙蔽自己骗自己,还是会认为那一块依然缺失一般,就算最后自己知道那一块从来没有消失,可还是会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曾经真的缺失过。

    高傲自由如炎九霄,怎么可能真的容许自己的心缺失?就算是知道自己的缺失和哪一个方面有关,他也无可奈何,这就是他的命吧,无可奈何的命运。

    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是抓住她的手,永远都不想松开……

    事实上他现在的确是抓紧了卓月的手,甚至偷偷把自己的一丝血脉偷取出来,偷偷维系在卓月身上。

    他承认自己很担心,这种方法也不对,但是他太担心了,担心到必须自己亲自动手把自己的一部分维系在她身上才能安心。殊不知正是因为这份担心,才让卓月真的越发觉得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担心失去所以才更加容易失去。

    卓月抬起头看着他,温柔的笑,眼角眉梢却是一片幽幽的冷淡,她叹:或许真的是天定吧,我始终就没有资格接触,就算是强行看到你的世界又如何?还不是那样?我还是会离开,我本来就不是你的世界的人呀。

    卓月看的很开,她知道很多事情都是强求不来的,也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情我愿就可以做到的,更多都是魂断欲绝,两地相思付诸东流水。

    就算是神子神女也绝对不可能逃得过,甚至于他们更容易分离,是因为他们的血脉更加的强悍,神的血统本就是此间最强大的,他们的后人,第一批和第三批神子神女没有洗掉双神血脉,更是结合过后的强大。

    这一点是第二批的神子神女所没有办法决定的……

    卓月感觉不到炎九霄偷偷取了自己的血脉,注入她的身体里,但是血脉中出现一丝诡异的感觉,真的让她有点不舒服。

    但到底两个人还是携手回了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整整七天,持续了九天的循环赛染雪基本上没有遇见什么多么强大的对手,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毕竟炎九霄之前的战斗已经是众人皆知,硬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把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现在染雪根本没有人看着镇场子,但是没有任何人愿意强行得罪染雪。但是事实上也没有人打得过染雪学院了……

    所以很干脆的,根本没有学院能阻止染雪的脚步。

    最后一天也就是落清秋沉睡的第十天,他终于醒过来了,而且恰好循环赛在前一天结束,休息一天。

    他睁开双眸安静的看着天花板,苍蓝的双眸宛若碧蓝无云的天空,高贵若他双眸却含冰带煞,就像是最好最温润的蓝色神玉,却掺杂着漫天的血丝一般,他的双眸也是如此。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