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自己的路
    其他的神子神女也是如此,只是修为没有他强大,做不到让整座大陆都一起哀泣的程度。但是这不妨碍他们之中有人再度打开封印。

    “轰!”

    荒野之中的白发少年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大战的方向,他的眼中有泪水盈眶,披散的白发再度生长,直到了委地才将将停下,一双眸子瞳仁极浅,却带着深深地杀伐之气,他的父亲母亲就站在那片星空之下,为了他们的生机而战斗,他怎么可能感受到那股气息而不为所动呢?

    那是他的亲人!他要用一生去报答的人呀!

    他痴痴的笑:“到底要用多少漫长的时光去寻觅去追求,才能换来今生今世的一场血脉亲情?我上辈子花了那么多时间一直在找你们,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们离开了,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陪在你们身边与你们一起杀伐!”

    他的声音很轻,却带着滔天的杀意,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他花了多少时间才找到的念念不忘呢,好不容易这辈子修成了亲人,却要面对他们有可能会离开他的结果,这怎么可能让人接受?

    若不是现在少年的修为真的算不上太强大,或许他现在就已经破开周身的大封印,直接进入星空!

    不过也是幸好他周身的大封印因为其他人还在被封印而没有任何动摇,如若不然,早就跟域外一族联合起来的空间之灵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让他们破开封印?

    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庇佑吧,他们没有破开一起的大封印,最多就是破开自己的小封印,而且主要维持封印的那四个人还没有一个人破开,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落清秋合上双眸,死死的压制心底的冲动,冥冥之中他有一股感觉,现在绝对不是解开身体那个未知封印的机会,甚至现在打开他一定会死!那是一股浩浩荡荡根本没有任何解开机会的死劫!

    他或许终将面对,但绝对不是现在。

    勉强压下翻滚的气血,苍蓝的光芒在眼底流转,一股寒冰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发出来,这是他当初熔炼进身体的天玄冥冰,他的身体压制不住了,现在强行的要让他沉睡,否则一旦发作掌控他的身躯便是一场浩荡的死劫!

    他蹙眉转身,直接去沉睡,而且下一刻一层薄薄的天玄冥冰直接封堵了门口,散发的气息直接让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

    而这一举直接持续了七日。

    那一边的比赛也被打断了,因为炎九霄正要忍不住的时候,莫名熟悉的气机直接让他不自觉的转身看向了那个方向,而且在场的还不只是他,铭浅唯和卓月都转身看向了那个方向。

    紧接着下一刻炎九霄就怒了,星雨的人趁着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居然向染雪的人发动了必杀一击!

    这么一动手直接造成了一位男学员的半边身子几乎都被打成了肉泥。

    炎九霄没有动,但是手中得黑色长枪却是微微一动,然后那个染了染雪之血的星雨队员立刻双眼暴突,一声不吭的被击飞了出去,还是被护罩给挡了下来,才勉强停止了飞天,最后他挪开了身子还可以看见护罩上有一条条清晰的裂纹在慢慢修复。

    所有人都是震惊,但是再也没有人开口说什么,真的是太恐怖了,单单是炎九霄的轻微一动就已经造成这个状况,那还怎么打下去?这根本就是一场死局。

    可是不动还是要僵持下去,他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就算最后让各个学院决定哪个胜哪个负,看对面那个从来都没有出现的人,也一定是染雪的人赢。这是淘汰赛,就算是要输要淘汰,他们也一定要拉着染雪一起!

    打定主意的星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招招下狠手,招招往死穴打。

    炎九霄恼火是恼火,但是他不能动手,近乎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但是心底却有满满的石头压在心上,他真的是压抑惨了。本来就是向往自由的炎皇,掌管一方炎城的皇,现在被这么压抑性子,除了爆发就只有毁灭。

    只是他绝对不可能看着自己毁灭,对面那些星雨的人是绝对要死的!

    就算此刻被心底的悲切所控制不能转身,但是他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譬如斩杀。

    铁血征伐对于擅长杀伐征战的诸皇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是救人的难度就不是一刀一剑斩杀下去就可以得来的,他们必须凭着自己的实力实打实的去获得胜利,有时候甚至还会为了救援某些特殊的人而牺牲更多的人。

    很多人都会认为不是一桩对等的交换,但是很多时候往往是对等的甚至物超所值的,那些值得四皇都出手救援的人,很多时候都是拥有扭转一时大局的作用。

    没有一个人会认为牺牲那么多人就救下这么区区一个人是不值得的,因为他们还有亲人,只有足以颠覆一城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四族战士的亲人,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他们分布于五湖四海,因为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的血亲,所以所有城池都是他们保护的对象,这也是一种无奈。

    战士们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血亲很可能就在某座城池之中,就算是为了自己血亲的性命,他们也甘愿为了那个足以扭转一切的人付出生命,只因为那个足以扭转一切的人,真的真的太重要了。

    炎九霄也有族人血亲留在世间,他知道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舍弃一切只是为了那些血脉亲人活着,有时候甚至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足以勾动漫天的思念和回忆。

    没有任何人会认为自己的血亲是累赘,很多时候其实是那些只是普通人的血亲成全自己的。

    此间有秘法,能够将一个种族的气运血脉集中到一个人什么,助那个人回归最纯净的初祖血脉,这就是牺牲大我成全小我,但是反过来也可以说是牺牲千千万万个小我成全一个强势的大我。全看自己如何理解。

    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要觉悟牺牲,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自然而然继承诞生下来的血脉天赋来的强大些,这也是本源所决定的。

    炎九霄咬牙死死的握紧手中的长枪,悲愤的心情还影响到了手中的长枪,长枪本来有些凌厉的刃锋微微柔和了些许,看起来就像是他主动融化了这杆长枪的刃锋一般。

    但是来自天际的影响消失之后,铭浅唯发现刃锋的柔和,他笑了:“他终于还是学会了过刚易折的道理。只是不知道他理解的是不是晚了些,毕竟羽皇和落皇早在千年之前就知道自己的路到底要怎么走,他却是千年之后才理解的。虽然前年之中我们因为转世并没有多少修炼,但是到底有千年的沉淀……”

    他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他知道炎九霄听得到,他也听得懂什么意思,只是这个差距真的太大,甚至炎九霄就算现在明悟自己想要的不想要的,想走的不想走的到底是什么,也是慢了一步。

    或者可以换一种说法,现在的炎九霄和铭浅唯自己,他们就相当于处在需要闭关思考的位置,而落清秋和凤澈羽却是处在要外出游历人世百态的位置上,他们从一开始就拉开了差距,再加上千年的游历和浮华的洗练,落清秋和凤澈羽已经近乎圆满。

    但是铭浅唯不久之前才知道自己的路,而炎九霄是到现在才知道。

    他们已经直接拉开差距了,就算真的想要拼一把,皇的层面上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最多就是君上层面拼一把。

    但是世人谁不知,世间有四皇,四皇分阴晴,冥冥天上月,煌煌苍穹阳,人间曾铭记,穷极有神炎。

    天上月是凤澈羽,苍穹阳是落清秋,曾铭记是铭浅唯,有神炎是炎九霄,这已经分的很清楚了。

    虽然阳月有分明,但是这先后顺序也是逆转了的,很清楚的就可以看出来四皇之间的排名,就算他们都知道落清秋和凤澈羽的实力是差不多的,但是架不住落清秋真的喜欢惨了凤澈羽,根本不会忍心下死手。

    这直接就可以从最后那场皇战看出来,如果不是铭浅唯和炎九霄参与了,或许落清秋早就跟自己手下的君上商量要不要投奔凤澈羽做个上门夫婿算了。

    虽然有点不切实际,但是按照铭浅唯对落清秋的了解,或许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到来。也正是因为这点了解,铭浅唯很干脆的把炎九霄也拖进浑水里,一起翻覆这个天下。

    同归于尽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发生的。

    下面的炎九霄根本没有任何异动,他很干脆的把那个被重创的男学员送了下去,紧接着冷眼看着染雪其他人孤军奋战。他要做的只是镇场和防备阴沟翻船罢了,其他的都不关他的事情!

    他看穿了看透了,救人不是他的路,那不属于心向自由的他,他属于战场,适合杀伐征战,或许有一日他会陨落会万民所指,但是他还是要继续走自己的路。

    这一刻想通的他注定绽放出无上的光辉。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