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三百章
    古晗已经被证实了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修炼,甚至她能活到现在的寿命,也是因为她爹云无夜将自己修炼的星力灌注到她身体里强行洗筋伐髓来的。

    铭浅唯也很清楚若不是因为古晗的存在,云无夜是早就可以摸到君上那个层次的天才,就因为他在天地限制的情况下还可以成为一个真言级数的人就可以看得出来!

    若非天地限制,只怕他早就可以成为一位君上,而不是在真言级数苦苦挣扎,经年累月只能苦苦守望那个境界,却成为最大的笑话。

    不过现在的云无夜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羽族有君上专门负责替古晗洗筋伐髓,甚至还在凤澈羽的命令之下开始使用那些温和的固本培元的药物,不是不舍得用天材地宝,延命的天材地宝多的是,但是古晗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

    铭浅唯估计云无夜现在应该是在闭关准备借助这已经因他们的归来而变动的天地突破那一个层次。若是真的能够成功,估计云无夜的战力应该是可以直接追上单独一人的月影。但是月影和阳影从不愿意分开,两个人的战力加在一起也是几倍提升。

    卓月突然扯着他的袖子指着下面:“快看!”

    铭浅唯收回心思继续看了过去,双眸耀金的光芒如太阳般耀眼夺目。

    炎九霄还是那个握着珠子的样子,但是珠子正在慢慢的变化,一杆黑色的由漆黑光芒勾勒出来的虚幻长枪正在慢慢被珠子填满。

    他脸色有些难看,暗绿的眸子闪烁冰冷的光芒,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动手,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真的是阴沟翻船了,这些小家伙眼看着性命不保,他现在必须要抓紧机会把他们都给救出来。

    只是现在还没有真的到那个地步,他必须要压抑住自己那个暴躁的性子,耐心的等待着这些小家伙有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动作。

    柳青青看着直接走进来的星雨学院参赛队员,眼神有些冰冷。

    星雨那边要主持威力这么庞大的一件器物,自然是有一个人不能动的,这样直接跟炎九霄不能动手的染雪直接变成公平的场面。

    只是真的要说公平的话其实也算不上,因为星雨队长的珠子被炎九霄直接剥夺,现在已经受了很重的伤,而炎九霄这个样子看起来是随时都能够动用那颗珠子的威能。而且炎九霄说过,一旦他们阴沟翻船,他就会出手,确保能够进到循环赛。

    这么一对比下来,其实染雪也是占了优势的,他们来这里甚至都只是为了练兵而已,在确保必胜的情况下来练兵,他们的心底其实是没有多少慌张的。甚至他们还因为这份镇定而冷静的爆发出自己的力量,这更加加重了染雪这边的优势。

    只是很可惜,除了上面站着的两个,房间里睡着的一个和下面的这些人,根本没有人知道现在染雪队员现在的感受。

    若不是星雨真的挑衅到了他们,他们估计现在还在谈笑风生。

    烁槿站在另一边看着下面的战局,他是动用了落清秋的神念来这里看的,所以他根本不用担心被铭浅唯和卓月发现这件事情,但是他也根本不可能靠近铭浅唯他们。同位为皇,其实差别是没有那么大的。

    烁槿的神色明显有点不好,但是他还是很小心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对面的那位可是随时随地监控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若不是真的因为同位为皇的影响太大了,烁槿的存在早就被发现了。

    炎九霄的手已经紧紧的握住手中那杆黑色的长枪,若不是真的不能动用九歌,炎九霄岂会握着这么一柄临时凝聚出来的长枪?

    他的全身很白,尤其是那一双手更是纤长,握紧那杆长枪的时候,手背露出青色的青筋,带着一种无双的挺拔,整个人的气势顿时都变了,本来是个风流的红衣公子,却硬生生的带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来。

    只是一下子身形如巍峨高山的炎九霄没有动,或者说他蓄势待发,但是就是没有动。

    他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机会,他在等待一个石破天惊的机会!

    他笨就是一张暴露了的底牌。但就算是已经暴露了,在他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之前都不会有任何的异动。

    他本来就想的很简单,既然羽族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行踪,那还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羽族扶持的星雨学院给一次性打残算了,只有打断一条筋骨才能让一个种族都痛!

    他眯起眸子森森的看着对面的学员,眼神冰冷而嗜血,他很确定要是自己家的这些小兔崽子被人伤了,他绝对要羽族付出代价。

    虽然这不算是他炎族的族人,但是好歹也是染雪学院的学员,他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心9情好点,也是要出手一次的。

    就算这一次有人死在这个比赛台上,炎九霄也敢打包票绝对不是他的人。其他人死不死无所谓,他又不是那些人的爹娘管不着,但是这些小家伙若是论起辈分来,估计也是他的小辈之类的,再怎么说也是要好好的保护的。

    他握紧枪杆,暗绿色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光芒,高傲的神色明明白白的让星雨的人打了个寒颤,他就是要从气势上直接给他的人作弊!

    他的眼神越发冰冷对面的人就越发战栗,只是染雪的人都是背对着他,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让星雨的人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是上面的人都没有几个察觉到是因为炎九霄的原因。

    这从一定程度上可以感谢这层由君上直接出手维持的护罩,若不是这层护罩,这整座星雨学院都会被炎九霄这种高傲冰冷的气息直接给碾压!

    只有铭浅唯和烁槿察觉出那股莫大的杀机,或许和他们站的位置恰好站对了地方,所以那股杀机刚好他们感同身受。

    铭浅唯勉强抽了抽嘴角,他这一刻真的很想下去把这个脑子有包的臭小子给打一顿,下去镇个场子就镇呗,偏偏整出这么大的阵仗,这算是让羽族每一个人都知道你是炎皇,然后下黑手干掉你吗?你到底是脑子有坑还是脑子有坑?

    这一刻的他很想骂人,但是身边的卓月还在好奇的看着下面,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兄弟的颜面,也要好好的瞒着!

    他不动声色的站稳,然后咳嗽了一下把卓月拉到后面去:“别站这么近,要是掉下去我也没办法救你上来,要是直接掉到老炎那家伙的怀里,估计你马上成为所有学院的笑料了!”

    卓月一愣,然后迅速退后了一步,就怕人真的掉了下去掉到炎九霄怀里,真的成为所有学院的笑料,这真的是一个悲惨的事情。

    烁槿的嘴角一抽,识海之中直接唤落清秋:“大人大人!炎皇在比赛里气势全开整人!”

    还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落清秋直接睁开了眼眸,璀璨的苍蓝色闪烁着冰冷刺骨的光芒,若不是他真的有温度,或许会认为他根本一个就没有任何温度的人偶。

    听到识海里的那么一句话,他眼底的苍蓝色瞬间就变了,但是下一刻他又继续沉睡了下去,他的修为还不足以支撑自己的行动,若是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他们面前,除了吓到他们,估计就是自己要再度陷入沉睡,直到循环赛都没办法出场吧。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睡觉吧。

    睡觉不能见人总比操心那些破事强不是?

    再说了铭浅唯那个状态似乎也有些不对,还不如让他们自己赶紧的去磨合去,赶紧的把自己的性子磨一磨,这样就可以很好很和平的相处……

    所以直接对着烁槿交代一句:“随便他们怎么玩,反正你注意着点,不要让炎九霄闹出人命就成,记住这里是星雨学院,不是咱们的染雪学院,闹出人命那是要很被羽族针对的,到时候羽族族地都去不成。”

    他的一番话很是轻描淡写,但是语句里面慢慢的威胁却是如鲠在喉,直接击中了要害,直截了当的告诉烁槿,要是炎九霄真的做出什么不可以做出的事情,或许他会直接发火。

    烁槿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直接就愣了,然后再开口的时候,落清秋直接关闭了识海,直接把烁槿的意识扔了出去,根本没有任何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烁槿的脸色顿时哭丧起来,他再三确认下面的护罩只是隔绝了星力波动而已,面容一片变换,然后直接闭上双眼张口大喊:“炎大人,我家大人说要是你搞出人命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一下子直接蹿到了铭浅唯身边,可怜兮兮的看了下面的炎九霄一眼,转身就跑!

    炎九霄冷冷的扫了过来,瞥到铭浅唯和变了面容的烁槿,咬牙切齿:“你们就不能盼着我一点好吗?要是我真的出事的话,你们就必须跟着惨!我说到做到哈!”

    铭浅唯也被这一幕直接震撼了,他根本没想到有人突然蹿出来说这么一句话,然后突然出现在他身边,这大人大人的,这里除了炎九霄这个炎大人之外,似乎就只有他这一个可以说得上是大人的人了吧……

    而且这个人还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这不是诚心的吗?!

    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吧?

    而且现在是那个人也跑了,他该找谁去说?!

    铭浅唯愣了,不代表炎九霄愣了,他听到话的第一瞬间就抬起头骂了铭浅唯一句,就直接毫不犹豫的握紧了枪杆,手背青筋真的都露出手背了,像是蚯蚓一样浮现在皮肤上,不难看出他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差。

    卓月也是一脸呆懵,突然有些诧异的开口:“这,刚刚那个是……是谁?”

    铭浅唯仓促之间看了烁槿一眼,但是来不及以精神力看清楚,只能有些迟疑的开口:“好像,好像是流光……可是为什么流光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我觉着那个流光好像有点奇怪呀……”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