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帕子
    卓月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要不要看着炎九霄,到了他们这个地步了,就算卓月自己没有修炼到那个程度,但是她好歹还是陪伴在炎九霄身边,知道很多的秘密。

    她知道真的是她的就算是强抢也抢不走,但不是她的,就算是看的再牢再紧也没有任何办法留下他。与其最后大家都不好看,还不如放手成全算了,最后你好我好大家好,就算是聚会在一起也不会那么尴尬了的避开。

    卓月的心思铭浅唯自然是知道的,他也知道这真的是没有任何好说的,一切都是命,该是自己的真的谁也抢不走,不是自己的就算失去一切留下那也是注定要失去的。

    两个人都是心照不宣的笑了,注定了的事情很多都是说不清楚的,但是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这就是他们的强悍修为所能带来的好处。

    他的笑容浅淡,她的笑容嫣然,倾国倾城不外如此。

    只是比赛台上却是气氛紧张,两边几乎凝滞在一起,炎九霄收了人家一枚珠子,人家直接出手分而破之,这根本就是拉回了势均力敌的场面!

    炎九霄微微咬牙,但是他没有任何表示,因为他只是作为镇场子的人存在的,他跟铭浅唯是说好了的,在真的出现问题之前根本不许出手,这些小家伙不是他们,小家伙们是需要锻炼的。

    他们早就是老油条一根了,就算是有再多的锻炼机会也没有什么用。这东西在千年之前那个天才纵横的时代,只要是活到四皇出世的天才,根本就不会缺乏那个东西。

    真的是天才太多了,多到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拼,就是为了在那乱世之中活下去。可是乱世就是乱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活下来了?

    无数天才埋骨,无数英豪喋血,没有人能够逃脱自己的命运,即使是当初公认的足以与羽皇一般比较的那个天才也是一样,根本不可能像落皇一般违逆自己的命运成功成为第五位皇……

    四皇并起的时候不是没有人认为当初那位战死沙场的天才会成为第五位皇,甚至取代某一位皇的地位,但是那个所谓的天才就是没有崛起,就是没有成为四皇之一甚至成为第五位皇,最后那位天才也只是天才,永远的没有成为睥睨天下的皇。

    虽然很是悲哀,但是无可否认的是,那个时代真的很绚烂,绚烂到了他们根本就不想生活在这里,只想回到遥远的过去,哪怕知道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们还是无法避免的想要回去,这真的很矛盾……就算知道就算是回去那也不是属于他们的时代,可还是无可避免的幻想这要是真的有一天能回去该多好。

    炎九霄眯起眸子深深地看着面前的局面,反正这些小家伙可以失败但是绝对不可以死,要是真死一个都是他们的损失!而且一旦出现死伤,哪怕是为了了却因果,炎九霄都必须灭了对方同样数量的生命,这就是公平和等价交换。

    铭浅唯倒是笑的肆意张扬:“没想到老炎居然落到了这步下场,是不是他平时做的亏心事实在太多了,所以才会这么倒霉?”

    卓月笑的温婉:“亏心事倒是没有见他做多少,只是有时候就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事情,虽然有些搞不懂,但是如果真的说是报应的话,还也不算是吧。”

    铭浅唯抬手摩挲下巴,突然开始调侃炎九霄:“那个家伙能得到你这么一个媳妇儿也是不容易呀,要是我也能有你这么一个媳妇儿的话,该多好?”

    卓月还瘦笑意满满,只是神色之间有些莫测:“每个女人有每个女人的风采,我倒是认为其实你只是在夸奖我而已,你真的喜欢的还是姝星吧,还不是姝星那个类型的女子,而是姝星那么一个人,对你而言,姝星就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人,姝星就是你心上的白月光心头的朱砂痣,你的一切都是她。”

    铭浅唯无奈的揉揉眉心:“女人果然是最可怕的生物,居然把一件事情猜测这么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不过幸好是你在我身边猜到了我的心思,要是别人猜到了我的心思,多半都是要出问题的。”

    卓月缓缓掏出怀里的一条方帕,一双眸子闪烁着幽幽的光芒:“是呀,最好的隐藏就是隐藏自己全部的心思,真的走到这一步虽然可以看见无数的风景但是心上却永永远远都戴上一张面具,没有人能看见自己独一无二的美,自己看别人也被限制……”

    铭浅唯和卓月站的位置很靠前,基本上再向前一步就会跌落下去,但是这个位置也有一个好处,至少看见了最好的风景。

    而且不知道是学员主动还是云雪染找他们谈话了,他们没有靠近铭浅唯一丈的范围,再加上铭浅唯自己布置下来的隔绝阵,根本没有任何人听得见他们说话。

    卓月小心翼翼的打开帕子,温柔的眸光停留在那个以天蚕丝绣成的长枪之上,那是炎九霄的长枪,他的九歌。

    干净的白色帕子只有那么一柄鲜红的长枪,耀眼夺目却也透着莫名的悲哀。这很奇怪,只是简简单单的刺绣居然会绣出如此神韵,也算是难得的人间奇景了。

    只是卓月和铭浅唯似乎对这条帕子很熟悉,根本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意外来,事实上铭浅唯甚至好蹙眉:“为什么你还留着这条帕子?你明明知道这条帕子是他的痛。”

    卓月弯唇轻笑:“痛?我就是要让他痛呀,你也是知道当年的事情的,当初落皇还爱着羽皇,彼此之间还没有隔阂,天下一片太平盛世。他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还把我这个订了婚的未婚妻给抛下,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原谅他?”

    铭浅唯微微咬牙,耀金双眸闪烁着耀眼的光彩,他当然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当初的事情不都已经过去了吗?为什么还要记住让人伤心。

    只见卓月继续幽幽叹息:“大概是我太贪心了吧,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有忘记她当年带给我的痛苦,就算是亲手把她打得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我还是很不甘心。”

    铭浅唯微微一愣,然后神色微微变化失声:“你当初已经成为君上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这个消息?”

    卓月冷笑:“告诉你们?然后他就要告诉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再想出更加恶毒的计策杀害我吗?”

    铭浅唯沉默,如果不是当年的事情,或许他真的会以为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简简单单的生活着,根本不会做出任何别的不应该出现的事情。

    可惜他真的想的太多了,女人之间的战争很多时候都比男人更加恐怖,只因为她们大部分的战斗力都不强,靠的只有自己的心计。

    就算是这些柔弱女子的小心计都足以让一个实力比她强悍很多的男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害。这也算是女子的狠毒之处。

    只是当初站在铭浅唯那个高度看来,一切都是可以以战力破之,根本没有任何计谋能够伤害到他。只是当初卓月的事情真的让他很后悔。

    他就算是站在一个旁人的角度去看,也会觉得当初没有帮助卓月真的是件不好的事情。

    炎九霄的行为真的是太伤害她了,这根本就跟赤裸裸的羞辱没有任何区别若非炎九霄真的是他的兄弟,他早就对他动手——不过就算他现在不动手,未来卓月回到羽族的时候,凤澈羽也一定会出手好好教训炎九霄,让炎九霄知道她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卓月轻笑把帕子重新折叠好,鲜艳的红色长枪被层层柔软的帕子遮住,她重新放回心口的位置。

    铭浅唯沉默,他算是知道这条帕子到底在她心底有什么价值,能放在心口,看起来真的很珍视呀。只是可惜的是当初那么温柔乖巧的女孩子,居然硬是因为炎九霄的一念之差变得心狠手辣,甚至自己主动投靠羽族。

    这在那个四皇并起的时代简直就是一个狠狠地巴掌和耳光。

    但是他们两个都知道,那是当时最好的选择了,四皇只有一个凤澈羽是女子,她懂得女子所有的苦,也只有她才能庇护那些苦难的女子,若不是还有她的存在,兴许当初的上古根本不可能那么璀璨与辉煌。

    只是炎族炎后投靠另一族的皇,就算是同为女子,那还是很讽刺,这相当于炎后和羽皇联手在炎皇脸上抽巴掌,一旦泄露出去,这个巴掌将是震天响!

    “不过。”铭浅唯伸出腥红的舌尖轻轻舔了舔唇角,“我还是很高兴你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羽皇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她保护你也是最好的选择。我也很高兴你当初做出了这个选择,换来了今生你做我的姐妹。”

    卓月也是风姿卓然:“是呀,我也很庆幸当初做出了这个决定,我也很庆幸成为了你的姐妹。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所有人都会出现在那里,还牵扯到了林漓他们,我甚至都不知道林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出现在地球成为我们的兄弟姐妹之一。”

    铭浅唯眯起眸子继续看着下面凝滞起来的比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某些缘分吧。不过现在是乱世,他们没有任何踪迹也好,至少我们还可以下意识的认为他们根本不是在这个时候出生。”

    卓月也是分外惆怅,现在兄弟姐妹已经出来一半多了,但是其他几个就是没有任何消息,这让人怎么办?要是真的跟他们岔开了时间降临于此间,那他们该怎么去等待?难道又是等待一个又一个的轮回吗?

    可是他们不是不知道,这所谓的轮回都是靠的自己的精神力进行转世,要是精神力枯竭,根本不可能转世成功!

    四皇还好说,甚至连身为君上的她和姝星也好说,但是古晗呢?已经出世的古晗怎么办?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