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星雨矿(伍)
    当然他要是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话,估计现在最重要的就不是去找什么天石,而是全力以赴的提升修为寻找前往地球空间的通道,他是狠心没错,但是他也不是没血没肉没感情的怪物,他的心底还是记挂着还在地球的家人,虽然那里也有很讨厌的人,但是说到底那也是他的家。

    若是让他知道现在地球已经有域外一族降临潜伏下来,估计真的是要发毛了。

    但是很遗憾的是他不知道,所以他现在把那块石头给收进戒指之后根本没有再去看,这地方根本就没条件和时间看好吧,羽族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找上门来,要不是他提前做了后手,指不定已经对上了。

    不过他还是蹲下来安静努力的看着地上的每一块原石,他都在这里发现了两块天石,指不定真的能找得到第三块呢。

    虽然这个概率真的很小,但是并不妨碍落清秋这么做。

    但是事实证明他真的是想多了,能同时得到两块天石已经算是他运气逆天了,要是再被他在这里得到第三块天石,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要哭。

    落清秋默叹:难道真的是运气没了吗?刚刚还得到两块天石,结果现在想要努力去找却没有了,这难道都是命吗?真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是真能在这地方发点财的话,估计羽族也是会很心疼的吧?

    虽然不能对羽族动手,但是让他们心疼一下还是可以的。

    他贼笑着把东西全部都收到自己脖子挂着的项链里,他这种人一天到晚的不知道要做多少事情,身边的空间器物至少都是五个起的,尾指、食指上各一个戒指,手腕上一个银圈,脖子上一条链子,耳朵上还有一枚耳钉样式的,要是真的到了忙碌的时候,估计身上得七八个才够,譬如征战的时候,收缴战利品真的是一件很爽快的事情。

    一股迫人的气势慢慢的压迫进来,看起来就像是有一个很危险的人物出现在这附近探出神识搜查这一片。

    落清秋弯唇诡异的笑,然后转身就走,他虽然不知道来人到底到了什么地方,但是他知道的是这一片星雨矿绝对不止这一个出口,而且他不仅要好好的离开这里,还要很轻松很愉快的再来一次顺手牵羊。

    顺手牵羊的方法很简单,把他们私藏的那批东西全部都拿出来,拿些看得上用得上的东西,其他的东西就这么扔在地上,羽族的人估计一看就知道,然后一场新的暴怒就会成型,还真的是想想都很激动呀。

    当然也只有落清秋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才会觉得羽族暴怒是件好事情,事实上就算是一个瞎子也知道,惹怒了羽族的麻烦真的不只是一点点大。

    落清秋转身走到一处山崖,准备借助这里上去和羽族的人打一个时间差,但是没想到他刚转身嘴里就多了一个东西,雪白的小猫儿抬起爪子捂住他的嘴,死活不让他吐出来。

    落清秋其实很想吐槽的,因为这东西入口即化根本没有一点点捂住的必要好吗?不过他仔细感觉自己嘴巴里的味道,别说还真的是挺好吃的,没想到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东西居然会这么好吃。

    只是下一刻落清秋就感觉到了一点头晕目眩,一股要晕倒的错觉在他心底流转,虽然他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一场幻觉,但是幻觉的未免太过于真实了,真实到落清秋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的地步。

    雪白的小猫儿根本没有因为落清秋的手软而掉到地上,事实上它直接站在了落清秋面前的空气中,似乎无形之间有什么东西托着它的身体一般。

    落清秋无奈的摸了一下它的毛,就彻底的晕过去了。

    要不是他相信元素是不会骗他的,但就是刚刚那么一瞬间他就已经可以灭了猫儿,根本不会给它活下来的机会。

    但是说到底他还是相信它,所以他选择了相信它安心的去沉睡了,反正有人保护自己,何乐而不为呢?就算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只要好好的应对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落清秋本来就看得很开,再加上自己对它的信任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别的想法,试问若是连元素都开始背叛自己的话,那此间的一切就真的没救了。

    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连元素也背叛这件事情。

    “噌!”

    猫儿眨着眼,在他面前走了几圈终于跳到了他身上,一双雪白的肉爪直接弹出雪亮的猫爪子,寒光一闪而过,然后它就低头开始在落清秋脸上琢磨起来,不时的划动两下做了点什么事情。

    而奇怪的是,落清秋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这里,但是来搜查的流离却像是根本就没有看见一样直接走了过去,她那副直接无视了落清秋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没有一点破绽,但是,落清秋就这么躺在那里,根本动都没动。

    小猫儿舔舔自己的爪子,看了流离一眼继续伸出爪子在落清秋脸上改起来。

    流离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寒,就算是回头看了一眼也没有看见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倒是这么一转头那种感觉就消失不见了。饶是如此,她还是一个姑娘,打了一个哆嗦转身就走。

    虽然这么匆匆忙忙的走过似乎有些不道德,但是泽宁祭祀感觉出事的是薄锦那个女人,那么就没有多少所谓了,反正都不是他们这一脉的人,干嘛这么着急?

    流离嘟囔:“希望云栖她哥哥不要蠢到很着急的去找薄锦,反正又不是我们的人,再着急找也没有人领情。不过估计霜夺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吧。还是要回去联合他们商量一下要是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来诬陷怎么办。”

    流离根本不在乎薄锦的死活,到了现在她在乎的还只是霜夺到底会想出什么办法诬陷他们,这就是他们两脉之间的隔阂。

    就算是泽宁也没有任何办法让他们其中一脉服气另一脉,他们从一开始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杀尽另一脉或者自己被另一脉所杀这两条路可以走,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算是他们踏出一步的契机。

    流离继续喃喃自语:“想必这一次这个女人死了,枫妃应该是能够前进一步了,要是这一次真的能够前进一步的话,那个臭小子的天赋也算是全面开启了,至少等到他变得更加强大之后,霜夺那个坏人他自己就可以亲手对付了。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重曦还在不在。”

    流离的声音有些凄然,但是她并没有任何神色上的变化,因为刚刚那股发寒的感觉真的是让她有那么一点点怕了。

    碧绿茂盛的树下,一身白衣的泽宁安静的盘坐,身边干净的没有一丝尘埃,连叶子掉落下来也是被风卷起掉到一边,他闭目,突然开口。

    “流离,你有找到一些什么吗?”

    流离摇摇头,火红的裙摆被风卷起没有沾染上一丝尘埃:“没有,星雨矿那片区域没有发现任何属于薄锦的气息。”

    流离的话直接让一直在旁边焦急等待的霜夺脸色苍白:“怎么可能?!薄锦明明就是去的星雨矿区那里巡查,为什么她会没有了踪影?!是不是你们下的毒手?是不是你们害死了薄锦藏起来的?!”

    一直站在泽宁身边的白曌冷冷扫了霜夺一眼:“哼,霜夺你未免想的太多了吧?虽然我们不是一脉,但是说到底我们都是羽族的君上,我们不可能这么下手。再说了就算我们真的要动手,也是等大人命劫过去了再动手。”

    月影随意的躺在地上,枕着阳影的大腿冷嘲热讽:“啧啧啧,霜夺君上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哦,你也不想想,你那一脉才多少人,我们一脉一拥而上三对一都有人被剩着,我们何必现在做着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你难道不知道吗?你们早就被定为去抵挡命劫的人选了,我有必要杀你们吗?”

    月影真的说的相当的随意,因为现在这里基本上都是他们的人,就算是其他一脉的也只有一个霜夺而已。

    其实说白了,霜夺他那一脉其实就是林恒他们那一脉可以培养出来的,就相当于一种锻炼自己的人的磨刀石踏脚石而已。

    甚至霜夺一脉的力量主要都是集中在真言级数以下,但是以下的那些人有什么用?基本上一个真言就能解决的事情。主要的战力也只有霜夺和薄锦而已,除此之外再无一个君上。

    泽宁从来都没有阻止过,他深知一个独立的种族虽然表面看上去很是强大,但是岁月到底是不饶人的,只要时间一长人就是会变的,能保持赤子之心的人基本上都是不存在的。

    争斗磨砺才是一个种族最好的磨刀石,团结才是一个种族强盛起来的踏脚石。

    而霜夺他们其实就是为了林恒他们准备的磨刀石,也是最好的杀鸡儆猴的对象。

    霜夺直接咬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面对命劫的主要人选,要是真的知道的话他早就逃走了,但是看泽宁的样子,估计是不会轻易地放他离去了,毕竟他虽然是当做磨刀石培养起来的,但是他还是知道了太多属于羽族的秘密,这种秘密足够泽宁亲自出手把他杀的死无葬身之地!

    他脸色铁青登时直接让月影笑了,本就妩媚的眉眼越发的多情,让阳影也忍不住睁开双眸安静的看向腿上肆意张扬躺着的人。

    他笑,肆意嚣张的笑:“霜夺,你现在的表情还真的是难看呢,实话告诉你吧,要不是看在大人现在这个关头真的是没办法了,你以为你还能安安全全的活到现在?”

    阳影蹙眉,低声道:“不要再笑了,真的想笑就回去笑给我看,别在外人面前笑的这么开心。”

    月影伸出手抓住阳影的手交合:“行行行,我知道了,我不会在他们面前笑了,你这个木头还真的吃醋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