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星雨矿(肆)
    如果当初他身边的女君上出现在这里,一定会表示这种女人留在大人身边干什么?这一次就可以害得大人打了一天的喷嚏,那下一次是不是就会出现别的状况了?所以直到皇战落清秋都没有再见到过那位女君上。

    不过落清秋根本就不会在乎一个女君上是不是在他身边出现过。他是护短护犊子没错,但是这也是要分对象的,如果落族每一个都要护着,那他一天到晚还要不要做别的事情了?

    而且如果真的说起来的话,他在族里的威名根本不是那些一般的族人可以想象的。

    这个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一个有家族发展成近乎独立的种族,规则将是多么的严格。落清秋自己也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好好把自己的手下给约束好,等到别人带着那个不成器的小兔崽子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那估计就真的是很丢人了。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不丢人,自己的手下自己也要约束好了!

    这也是各个种族之间的内部意识,就算是丢人,也只能在自己种族里丢,要是丢到外面去丢了一整个种族的脸,就是大逆不道给自己的种族拉低印象分!

    这种拉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总的说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要是落在那种不是特别要面子的种族眼里,估计一顿皮开肉绽的打也是不能免了;要是落在那些特别要面子的种族眼里,呵呵,估计就算是整个人都废了也无济于事。

    落清秋当然不在乎这些,在他眼中看来,只要他变得强大,整个落族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原因很简单,就算是有作乱的那种不知死活的人,碰上他也必须得束手就擒,原因真的很简单,他们根本打不过落清秋。

    实力就是他们之间最重要的对比,虽然说起来很不好意思,但是这就是事实,这就是此间的真理。

    他微微叹气:“丫头,有些事情虽然还是你自己动手解决比较好,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我动手比较好,毕竟我有时候比你更加的狠心一点。”

    重曦柳眉倒竖,双手叉腰一副泼妇的样子,但是配上她那张小脸真的没有任何的威胁力,只有一种引人发笑的感觉:“大人!您说什么呢,人家才不会这么心软呢!而且这种女人中的败类还是女人自己来收拾比较好,您动手了别人只会说您胜之不武!”

    落清秋瞬间就愣了:“什么女人中的败类?虽然我知道她的人品很不好,还犯了很多的错,但是败类这个词的意思好像不是这么理解的吧?”

    重曦示意落清秋赶紧的把这片地给封了,然后才有理有据的一点点把她的分析说出来:“从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我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她有很多地方都不该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应该有的。”

    重曦首先是看了她的面相,得出了她自私刻薄阴毒的表面,其次就是看她的眼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双眼睛的清明与浑浊是能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来一个人到底好还是坏,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依据,最主要的依据还是眼睛里到底包含了什么信息。

    重曦看见薄锦双眼的第一时间就认定了她根本就是个败类,因为太多了,薄锦的眼中包含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到重曦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的地步。

    落清秋无奈的答应了,伸手一缕璀璨的碧蓝色从他的掌心闪着光消失,一根绳子凭空在薄锦身边,就这么环绕着不停地旋转,但是不知道薄锦到底是怎么了,居然在绳子形成包围圈的第一时间就像是被绑住了一样直挺挺的站着,连弯腰驼背都做不到。

    重曦笑嘻嘻的看着薄锦,露出一个赞叹的神情:“大人的动作就是迅速,要不是大人这么强大的话,我现在还真的是抓不住你这个丢我们女人脸的败类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要做这个败类的,但是碰上大人真的是你运气不好。碰上大人也就算了,你偏偏还敢放抗大人,大人也是奇怪居然硬是不愿意放过你,硬是要出手把你干掉。”

    她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眼角眉梢还是流露出讽刺的味道,她走到薄锦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发出微微的响动:“知道为什么我会离得这么近吗?因为我真的很想看看一个丧家之犬到底会不会做出大义凛然去死的样子。当然我想是不可能的,因为丧家之犬就是丧家之犬,就算是受尽侮辱和死路一条摆在眼前,也一定会选受尽侮辱。”

    落清秋眯起眸子笑:“丫头,你说的真的太严重了,一个丧家之犬还说些什么呢?你要是想要说什么的话赶紧说吧,我还要收拾这个女人呢,你别忘了我们还在别人的地盘上呢。”

    小丫头撇撇嘴,然后转身朝着落清秋走过去:“还真的是够麻烦的,不过这里的确是别人的地盘,要是真的被别人发现大人您在这里的话,估计就真的不好了。”

    她一边说着这话一边走回来,还转着头一脸高傲的看着薄锦,看样子就知道是把薄锦真的当做败类了。

    落清秋当然不会因为一个薄锦惹了重曦,再说了他又不是没有见过男人惹怒女人到底会发生什么,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安全问题都不能去惹了一个女人,否则女人报复的办法真的是多种多样,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来。

    但是重曦似乎是看出了落清秋眼底的一丝丝担忧,很无奈的看着薄锦:“算了,大人您处理了这个女人吧,虽然她只是一个败类,但是说到底也是一个女人,还是早点让她上路吧。”

    他们两个都是知道薄锦不能留,否则必然是会给落清秋造成很大麻烦的。

    几乎是一瞬间,落清秋就出现在了薄锦面前,落天搭上了薄锦的脖子,剑刃咬着她的脖颈,剑芒划破一道可以看见血管的口子,一些细小的血管已经被划开了,只是不致命而已。

    他安静的看着薄锦,手中的落天朝着里面再度送了几分,他还没有让一个人能够冒犯他之后活下来,用一句话说就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落清秋突然蹙眉,一剑直接把她的头震成粉碎,只是识海的位置还有一点点神秘的光芒溢出,看起来很是神秘与绚烂。

    落清秋只是双眸微眯就让那一点即将破空而去的神识停了下来,到了这个境界怎么可能不知道夺舍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真的让这么一点神识逃出去了,只怕刚刚离开了星雨矿的范围就会被羽族的人发现,然后带着一起来找到他。

    虽然他根本不会害怕,但是做事情还是要斩草除根来的好些。

    重曦看着落清秋干脆利落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懵懵懂懂的光芒,一闪而逝根本没有办法注意。

    落清秋温软浅笑,手腕一抖就把落天剑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血给溅落在地上,他沉声:“丫头,你最好还是回到我的识海,等一下拿完东西我可能要根本对峙一阵,要是你在的话可能会出点问题。”

    重曦嘟起嘴很不高兴的样子,但是看在落清秋那个的份上还算是很乖巧的没有说话,直接飘回了他的眉心,回到了他的识海里自己的那具身体了,落清秋说的没错,她在的话也许会出点意外,而且那具身体也是必须要契合的,否则以后做出什么霸气的动作都会因为没有实体而失败。

    落清秋慢悠悠的寻找着原石间的好东西,顺带把被薄锦拖累进来的人一个个的斩掉,反正羽族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也是会把这些人解决掉,还不如自己解决掉算了,毕竟他们可是见过自己的相貌的。

    他斩杀的动作干脆利落,一看就知道是熟手。而且刚开始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生涩,但是那也是因为他现在这具身体没有像以前一样那么“熟练”。只是越到后面来真的越来越简单的,因为神识的原因让这具身体记忆起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真的没有人做到过。

    但是落清秋凭借着对自己的身体真的是太熟悉了而做到的,熟悉到根本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具身体所做过的每一个动作,所以他成功的凭借自己的记忆在现在这具身体上做出了以前的动作。

    基本上他每一步每一个抖手都会带起一场华丽的血腥。

    他温润的笑容在满地的猩红之中竟然意外的很契合,仿佛那苍蓝本来就应该染上这片猩红。

    天隐石和天劫石都被他收在了手里,而刚刚那块绊倒了薄锦的原石,却更为珍贵,因为若是落清秋没有看错的话,这块石头里应该有一条活着的生命。

    不是耸人听闻,这是真的,若是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上面的花纹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可以诞生出来的,倒是有点像是当初再地球空间偶然看到的一处古花纹。

    但是就算他还记得是在哪里看的,他现在也没办法回去知道一切的事实。

    这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不给自己留下后手的人,他现在就直接把那块原石塞进指间的戒指里,他才不会蠢到把这么来历不明的东西放进识海呢。

    虽然说起来的话识海是最安全的地方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大问题,但是历史上不是没有因为识海里进去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而出现意外的例子。这种极端例子出现,就算落清秋再怎么嚣张还是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而且真的把这石头塞进识海里,就算是能塞落清秋也绝对不可能塞进去的,他也真的没有什么放不知来路东西都塞进去的习惯。

    所以落清秋根本就不知道这块石头里的东西很是重要,重要到了他直接不用动手直接做起观众了。

    当然那是他不知道,要是他知道的话,估计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发狠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