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星雨矿(叁)
    他不喜欢温柔,温柔对他而言只是专门相对于某些心上的人才有的,至于对于他必杀的人,他也喜欢露出温柔的笑容,只是充满了嗜血而已。

    他身边的人其实都不知道,他的心是冷的,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温度,无论再怎么靠近他认定的太阳、凤凰,也没办法捂暖自己的心,这是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的,谁也没办法改变。

    只是他会笑而已,他的笑容看起来很是温暖,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冷的,只是没有人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清楚他的眼睛而已,这是他们的盲区,也是落清秋藏的最深的地方。

    若是真的算起来,就算是跟他心灵相通的烁槿,也看不穿他的内心,他的心实在是太冷了,冷到就算是烁槿也无法看到他本来应该看到的一切,他能够看见的只是落清秋“想要”给他看的一切而已。

    但是也是这种寒冷,才让他有了对抗一切的力量,他在明面上市没有软肋的,或者说他没有把自己的软肋给暴露出来,就算是暴露出来了,别人也不可能把他的软肋怎么样,他心底的弱点一点也不比他差。

    所以他现在看着薄锦,才能这么淡然的笑,这是必胜的把握,就算有人说那只是他的骄傲,骄傲会让他粉身碎骨。但是他还是觉得他会赢,这就是从心底涌上来的骄傲和高傲。

    薄锦后退一步,一块不起眼的拳头大的原石把她绊倒在地,她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后退:“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落清秋手中的红色长剑闪烁着妖艳动人的光芒,恍惚之间似乎可以见到神话之中诱人无数的狐妖。

    但是在落清秋手中的落天剑,却比狐妖要来的更加狠辣,只因落天劈开一个人的识海让那个人神形俱灭只不过是手腕轻轻一动的事情而已,很多事情都很简单,只是因为手段不够高明而全部都变得复杂起来,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是会误导自己的,这也造成了一件事情往往会很复杂。

    而现在薄锦说出的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就是她完全忘记当年的事情,慌不择路的情况下说出来的真心话,看得出来她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还说星雨矿是她的东西,她是星雨矿的主人。

    落清秋浅浅的笑,却冷嘲热讽:“你是这里的主人?啧,我怎么不知道羽族的领地为什么会变成你一个卑微的君上的私有物?虽然我不是很待见羽族,但是我还是会尊重他们,因为他们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知道喜怒哀乐的人,而不是一个卑微的蝼蚁。”

    他说的很干脆,看得出来他根本不在乎薄锦这么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大小姐的样子,不过想想这也是必然的,落清秋当年是落皇,身为站在最巅峰的那四个人之一,抛开一切的关系说的话,其实普天之下他的情敌只有两个,一个炎九霄一个铭浅唯。

    但是当时炎九霄迅速的找着了他的炎后,所以可以说炎九霄的情敌身份也没有了,因为卓月成为准炎后的第一时间,炎九霄迅速的宣布了自己一生只有她的消息。

    铭浅唯的心里记挂着姝星,虽然没有很明确的跟天下人说出他的铭后是姝星,但是包括落清秋他们在内的人都是知道,未来的铭后就是姝星没跑了。

    所以可以这么说,在外界眼中的单身成功男子就只有落清秋一个人了,所以落清秋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若是从美貌上来说,落清秋敢打包票,当年他身边的那些女君上就不比她差!

    若是从修为上来说的话,呵呵,那就真的很抱歉了,他身边的女君上若是论起战斗力,那是个个都比薄锦这个一天到晚就想着害人的女人强大的多了,因为她们知道落清秋不会喜欢她们一天到晚跟宫斗一样的动心思。

    所以她们从知道落清秋最希望看见的就是她们变得更加强大可以保护她们自己开始,就不断的变得强大,甚至这股风气还带动着别的女君上。毕竟落清秋是她们共同的大人,虽然她们早已经心有所属或者成婚了,但是这不妨碍她们崇拜落清秋。

    而且,更不要说落清秋自己偷偷爱着的那个迷糊的丫头了,那个丫头真的是太倔了,落清秋也太倔了,不然他们两个早就成了一对,何必等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结果。

    他讽刺的看着薄锦:“而且你以为你是谁?羽族的君上吗?当初死在我手上的君上已经不少了,我也不介意添上一个羽族的君上,虽然很不想承认你这种败类是羽族的君上,但是你说到底还是羽族的人,我根本没有权利剥夺你的身份什么的。”

    薄锦浑身颤抖,看着落清秋一步一步的都过来,节奏很稳定,稳定的像是每一步都踩在她的心上,随时都可能直接杀掉她一样。

    落清秋本就是这么强悍,若不是他的修为真的跟不上,单单就是脚步声就足以让她心肝俱裂。

    这不是什么夸夸其谈,而是真的,单单就从境界上就可以看出来,薄锦是君上,但是落清秋的精神力和本质却是一个碎星境的人,单单就是大境界就比她强大了一个大境界。

    若是说小境界的话也好说,现在的薄锦看起来也不过是君上三层。这在落清秋的眼中真的是相当的废物了,凡是能够成为君上的人,无一不是把前四层给当做一个积累的踏板,最差也会在十年之内过去,因为这四个小境界根本没有任何修炼的价值。

    但是薄锦居然在这么一个可以说是踏板的大境界之内修炼了快千年的时光都没有到达五层,这已经不能算是废物这个层面了,简直是废物的不能再废物了。

    所以落清秋根本没有任何想要停手的打算,反正最后都是会死的,死在皇战和死在他手上有任何区别吗?反正他也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背负上所谓的因果。

    “大人……为什么我觉得她好熟悉的样子?”修长的白影出现在落清秋身边,歪着头上下打量着瑟瑟发抖的薄锦。

    落清秋把手中的长剑向旁边挪了一点,生怕伤害到这个脆弱娇小的白影,而落天更是直接把自己的剑芒给收敛了起来,看起来也是对这个白影很是熟悉,一点也没有要伤害的意思。

    他无奈的浅笑,眼底有了一丝丝的温度:“重曦,你怎么跑出来了?我不是说了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就算现在出来了你还是要回去,不然你现在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和你自己契合的那么好。”

    白影正是苦苦祈求落清秋把她带上一起过来的重曦,落清秋也是放不下她再一个人继续留在染雪学院了,索性就直接把她给带上了。本来他看着这里的星力似乎很好,也有让她出来修炼一阵的想法,但是他发现自己当年给她准备的身体似乎随着她的离开而有些生涩之后,他就不让她出来了,生怕那具好不容易弄出来的身体出了什么意外。

    现在他要不是遇见了薄锦,还逼得她释放出自己的一缕气息,估计她也不会出来好奇的看着薄锦还问她是谁了。

    只是这让落清秋怎么说?说这是当初害你只能被封在天玄冥冰里,身体都取不出来只能带着神识回来的那个女人?还是这是你当初的一个仇人?

    这让他怎么说?这根本就是怎么说都不对嘛!

    但是重曦好像还有一点点当初的记忆,突然蹙眉死死盯着薄锦:“大人,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呢?就好像当初我跟她有什么过节一样,可是我不是一直都在大人身边吗?我根本没有见过她为什么会觉得她很熟悉呢?”

    一连三个问句,直接把落清秋问得哑口无言,他说不出什么,也只能很是尴尬的笑了:“别管这么多了,你看着她像是跟你有过节的,那就动手好了,反正只是一个君上而已,而且还不是那种重点培养的君上,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多少人来查她到底是被谁杀了。”落清秋没有开口说出来的是,要是羽族的人真的知道是你杀的,估计第一时间根本不是来义愤填膺要抓住你给薄锦报仇,而是欢天喜地的抱住你根本不会计较为什么你会杀了她。

    落清秋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叹息,他居然会想到这一点,他自己到底是多不待见自己呀,居然会想到这么一个方面去。

    不过想到这里他也没有任何的慌张了,反正都出现在薄锦的眼前了,留她一口气也是出卖他,还不如直接让她归西来的更好些。

    只是落清秋有些担忧的看向了重曦,生怕自己动手的时候会给这个小丫头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只是偏过头看见这个小丫头根本没有任何的异样,甚至很是兴致勃勃的盯着薄锦肆意的打量,一边打量还一边点评:“她长的就是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脸上的粉搽的那么多那么厚,一看就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样,看起来就不好看还出来吓人,还真的是没有公德心!”

    落清秋的嘴角一抽,他还真的没看出来薄锦有这一点值得吐槽的,他就这么看了一眼,发现也没有多厚呀,最多就是那么一层而已,不过尖酸刻薄这一点还真的没有看出来,这大概就是女人的天赋本领吧,能从另一个女人的眼角眉梢看出来那么多的东西。

    反正落清秋是自认做不到这一点的,甚至他可以很明确的表示自己做不到这一点,他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只是那么回想一下,似乎当初他身边的女君上很多都是素颜朝天的,他也根本没有注意她们脸上到底搽了什么,反正他就记着当初一个女君上不知道到底搽了什么东西,走到他面前那味道就飘到面前,他那一天硬是因为这个味道打了一天喷嚏。

    虽然有点丢人,但是他也不在乎。不过似乎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再也没有看见那个女君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