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星雨矿(贰)
    只是再怎么样渎职也不是薄锦这样子的,她真的是把欺上瞒下欺软怕硬做了个彻底,平时羽族是林恒那一脉的人做主的,就算他们碍着同为君上不能做些什么,她也只能看着他们的态度生活下去,因为是林恒他们一脉的人掌管权力,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机会。

    现在好不容易离开了羽族,若是面对这么一群在她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的低贱下人都不能放松,还不如就待在羽族呢,虽然被人监视着什么都不能做但是好歹平时的生活他们是不敢做什么的。

    她此时就把自己性格里的嚣张展露无疑,只是她的那份嚣张在落清秋看来只是一种悲哀,跟红尘中的芸芸众生那种摸爬滚打没有任何的区别。他也不是神,自然不可能摆脱这种情绪,但是他学会了很好的遮掩这种情绪,或者说在他眼中这种情绪是可以很好的遮掩的。

    他不需要这种情绪是因为他已经默认了自己根本就是作为一个战斗兵器而生,兵器如何需要这种烦恼的情绪?这只是一种虚妄罢了。

    他安静的抚摸放在掌心的猫儿,安静而淡然的看着薄锦,就像是在看一具即将要死去的尸体在那里趾高气扬的做最后的跃动一般,他面对一切要死在他手下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就算是君上又如何?只要敢于惹怒他,一切都是没得商量的。

    更何况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或许这个女人和当年的那件事情有关系,譬如关于浔的那位未婚妻——他记得浔的那个未婚妻当年差点就成了他落族的媳妇儿了,结果就是因为羽族有人插手,结果活生生的拆散了……好像当年就是和这个女人有关系吧。

    落清秋森寒的笑了,他是冷血,但他也护短,就算没有羽皇护的那么多,但是他也同样的护着,他可还记得当初他答应可怜兮兮看着他的浔的请求的时候,浔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真的很温暖,像是温暖的太阳。

    他也答应了浔在落族披红挂绿迎接他的未婚妻过门,他在族里等着迎亲的人回来亲自主持这一场喜事——但是他等到的只是浔几乎流干血的身体和一队几乎是人人带伤的迎亲队伍。

    他几乎暴怒,但是羽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一个人出面解释这件事情,他没办法只能去羽族族地肆虐了一番回来了。

    事后他知道羽皇那个时候根本不在羽族,她去黯星之巅找一株天材地宝险些被困在那里出不来,凭着一口气回来什么都来不及留下一句话直接陷入了沉睡,经年的沉睡直接让她没有管理羽族的能力。

    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就算是当初查出一个始作俑者也没办法登门讨债,否则就算羽皇不能动手,白曌也是能够动手的。

    现在他看见这个当初查出来的始作俑者,脸上的表情森冷如冰。

    他真的没办法继续忍耐那些胆敢伤害他手下的人活下去了,就算是自此杀了她会打草惊蛇也一样无法容忍,反正在四皇的想法里有一个统一的地方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的修为无人能比,为什么要看着别人的眼色行事?为什么不用自己的修为去碾压别人?

    就是这么一个思想让他们直接不愿意去思考,就算是现在也是一样,落清秋就算不能用自己的修为,至少还是能够动用真言的,只要一个真言下去,管他君上还是真言级数的,全部都撂倒。

    这样的思想自然是奇葩,但是在他看来却是很正常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真心想法。

    落清秋突然眯起眼眸安静的看向了前面,眸光直接越过了薄锦,直接看向了前面的库房,若是他感觉的不错的话,好像里面有天劫石的波动。不过许久都没有见过天劫石了,而且那里还有阵掩盖了气息,认错了也未尝不可能。

    只是若是真的是天劫石,那就是好东西呀。

    天劫石的名字就是它的意思,它是天石之中的一条分支,专门用来抵挡天劫那一类东西的,意思看起来很是鸡肋,毕竟这年月了又没有几个人能引动天劫,这东西自然是没有什么大用的。

    但是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似乎羽皇她还有第三次命劫要度过,要是他带着这块天劫石去找她的话,应该是可以引走一点命劫的。

    只是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做才能打开门的时候,薄锦就直接感觉到了那里有阵的气息,直接推开来查看。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要询问主事人这里能不能推开的意思,在她眼中她想要做到的事情自然没有不能做到的。

    所以就算这里的主事人再怎么暗地里臭骂她,也只能看着她推开门,他们根本没有理由拦着这位君上推开门,或者说他们要不是身为这里的主事人,只怕连见到她的资格都是没有。这就是最悲哀的无奈。

    薄锦无心之下帮了大忙,落清秋自然也是开心的,毕竟能晚一点暴露也是好的,至少时间拖的长了,薄锦也是会离开的。毕竟一个君上是不会待在这种地方太久的,他们会下意识的认为这和他们的身份不符。

    说到底他们还是没有看穿,若是看穿的话怎么可能在乎这些虚名。他们没有看穿如何懂得人世间的一切都不过是烟花易冷罢了,一切都会破碎,就算是山川大海也会在他们的战斗之下不复存在,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唯一不朽的大概只有元素,但是如复一日的修炼也终将会让元素消失殆尽。

    他们懂不过是修为停滞不前去外踏遍山川大海,红尘万丈看的太多,明白的也太多了。

    君上的修为终究是没有太多的险阻,是以自此都想不通为什么皇能够看得那么深远,甚至到了无物不知的地步,终究是看得太多了,多到他们都不愿意看见此间悲苦了。

    他们冲动之下不是没有做过所谓劫富济贫的蠢事,但是最后他们发现该穷的人还是穷,因为就算是拿到了钱财还是不知道怎么去好好的用,就算有少数人醒悟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那也基本上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就是因为这一点,落清秋知道此间天道的运行有自己的规律,什么人该去拯救,什么人任他自流,这都是命运里面定好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修改,很残酷却也很真实。

    讽刺的是,就是因为此间的真实,才让落清秋有了明明白白的活着的感觉,才让他有了自己原来还是一个人的感觉。而不是作为一个道具活在这个世上,只能用来愚弄终生。

    虽然真的很讽刺,但是这就是事实,黯星大陆的所有一切的事实。

    这就是四皇为什么这么想要离开这里的原因之一,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趣了,无趣到他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才能度日,甚至时间一长开始胡思乱想想到他们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或者说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活下来的,他们到底是谁,他们到底应该做什么,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全部都是一个谜。

    本来他出生在这里他不应该怀疑自己的身份,但是每到十八岁的时候就会换一次的血脉,真的不得不让人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有多么强大,强大到足以让他重新诞生程度。

    他温柔浅笑,他决定暂时放下这些事情,但是绝对不是永远的放下,他只是想要做完手上的事情然后再继续完成这件事情。

    这也没办法呀,现在这种举目无亲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找得到答案呢?而且若是他探究的太深了,估计天道也不会认同吧,还不如现在就这样放下好了。

    他悄无声息的抱着猫儿走进去,精致到荼蘼的眸子安静的看着薄锦一脸嫌弃的扫过那些原石。

    他刚想要靠近天劫石原石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他的变相的隐身解除了。他自己自然是第一时间察觉出来了,眸光也是第一时间投到了脚边的那块原石上。

    他是知道的,就算自己把这块原石砸身上都不可能破了自己的隐身,但是邪门就邪门在这里,这块原石他居然看走眼了,居然还是个宝贝,同在天石系列里的天隐石,和天劫石、天负石同一个等级!这东西破隐身那就一个随便,只要碰一下就是铁板钉钉的破开。但是这玩意儿也是可以帮助拥有的人隐身的。但是前提却是必须完全暴露在空气里。

    落清秋默默的看着脚边的石头,若是他看的没错的话,这块石头貌似被全部都包裹在石皮里,一点点天隐石的样子都没有。

    他默默叹气,抬头看着呆愣在那里的薄锦:“不好意思呀,本来打算暂时让你再活一段时间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看见我的真身了,只能麻烦你去死一死了,毕竟只有你死了,羽族的人才找不到我的位置。”

    他抬手,安静冰冷的看着薄锦,手中鲜红的长剑一点点的凝聚起来,如红色流光凝聚成的剑身吞吐着寒冰般的气息,如果不是身边还有星雨矿的人,薄锦简直觉得落清秋根本就不是活人,突然就出现她不远的地方,这除了鬼还有什么?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这突然出现的不仅仅是鬼,还有实力远比她强大的无法想象的人。

    落清秋现在的修为真的很低,低到几乎在这里基本上就算是垫底的那一批,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他的精神力真的很强大,强大到了羽皇都不能忽视的地步。

    落清秋也是知道自己一旦动用精神力一定会被第一时间盯上,但是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布下了很多后手,现在他这么一动用精神力,直接全部爆发,直接打乱了泽宁的探查。

    他冷冷的看着薄锦,一双苍蓝的眸子深邃而幽远,像是最深最宁静的瀚海,温柔却充满了杀机。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