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星雨矿(壹)
    但是他为皇,怎么可能真的受到那么一点念头就可以影响自己?他若是愿意的话,就算是立刻抹杀了那个念头也没多大关系。

    他没有斩灭那一个念头,那也是他的一部分,甚至留下了一个秘密,他若是真的知道留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估计失去的那段记忆也会顺利归来。只是落清秋心底总是有那么一个感觉,总是觉得自己永远也不可能那么顺利的拿回自己的记忆,他的记忆解封必然是伴随着血与泪。

    落清秋思考清楚这一切之后他疑惑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若是拿回记忆的话,也许只是转瞬就能拿回,但是拿回记忆伴随的反噬怎么办?若是身边的人下的封印,一旦发生反噬,他这个修为足以毁了那个人,除非那人为皇!

    他抬手饮尽那一碗白米粥,笑:“好了,你先下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做。”他的那道念想不是没有给他留下东西,要是真的没有留下,他只会以为那是他的某种古怪的执念在作祟而已,根本就不会在乎的斩灭。

    烁槿很快就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他抬手掌心有一个很小的纸条,像是迷迷糊糊之间下意思写成的,虽然很疑惑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写下的,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若是真的按照字条里的内容来做,他基本上是没有回去的希望的。但是他心底的念想却让他必须要这么做。

    这也让他下定决心,真的到了那一日,他必然要把自己一帮手下全部送到地球,就算空间能够追踪,到了那边多半也没什么大的能力了。他自己也会强行解开封印,做真正的自己想要做的一切。

    那时候的他,想必也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吧。

    漂亮的海蓝色在他手中成型,化为欲滴的水滴形在他手中闪烁夺人的璀璨,他的眸光温柔起来,掌心也在他的注视下裂开一个口子,他慢慢的看着自己掌心的水滴形宝石吸收自己的血掺杂上漂亮的血色,血进去了不是那个混杂的样子,而是主动依靠落清秋自己的意志化为一把长剑的样式,若是仔细看去,会发现血化为的图案层次感很鲜明,一把栩栩如生的落天绽放血色光芒。

    他浅笑温然,将宝石搁在自己面前的檀木桌子上,银白的光华在他另一只手中成型,竟然是一只猫咪的样子。

    落清秋微微一愣,然后抚摸不过半指的小猫咪:“你还真的是让我意外呢,没想到你有了实体居然这么可爱。真不知道那个可以震慑你的人到底是谁,又是何等的风华绝代。”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仅仅知道足以威震风元素的人是他的血缘亲人就足够了,只要有血缘关系无论隔得再远也能够感觉到,只要他的修为足够的强大就足以感觉到来自血脉的悸动,除非他们之中一个死了,否则总有相见的一天。

    他抬手,雪白的猫咪沾了血迹,一下子闪过一道幽然的光芒,然后猫咪一下子“活了”过来,那个灵动的样子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风元素凝聚而成,而是天生天养的一只极有灵性的小猫咪。

    猫儿一下子窜上他的肩头,很是自然的蹭蹭他的脖子表达了自己对他的爱。

    落清秋无奈浅笑,摸摸脖颈间的猫咪,柔顺的皮毛真的让人觉得不像是天地凝聚而成的一般。

    猫儿蹭了一阵子温柔的跳到他的头上,很是自然的窝了下来,拳头大的猫儿自然没有什么重量,就算是趴在头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真的很伤面子不是吗?他好歹也是一族之皇呀,虽然他这个一族只有那么一条支脉甚至不是他的血裔,但是他在别人眼中还是一个皇。

    但是猫儿像是认准了他的头顶一样,被他拽着尾巴都不肯下来,而且趁着他松手的时候狠狠的用爪子削了几缕苍蓝的发丝下来。它的身体是风元素构成的,爪子自然也蕴含了强盛无匹的风元素,此时此刻斩断这么一缕发丝自然是很简单的。

    落清秋抬手接住这几缕发丝,无奈的摇头,直接指尖苍蓝的光芒闪动,一条漂亮的苍蓝色同心结就出现在手中,还有特意留出来的可以套进去的圈。

    他抬手抱下它,轻轻把手上的同心结挂在了它雪白的皮毛间,很漂亮,像是白雪间那一抹华丽的蓝色花朵。

    他轻笑,抚摸它的皮毛,看着它好奇的拨弄着自己脖子上的同心结:“好好带着,这是我的头发编的,上面有我的威压,足以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宠物,他们就不会看见你就想捕获你了,当然要是你乖巧一点不离开我身边的话,或许不会出现这些麻烦。”但是他知道这多半都要成真,因为这只猫儿是天地之间的风元素凝聚而成,天生向往自由,如今这么乖巧都是因为它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

    若是有朝一日它厌倦了此间的一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离去,他也不会约束它离开它本就自由,强行留着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

    这就跟他骨子里一样,叛逆到极点,却因为那份如水一般的柔软,他留在了这里。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吸引了他。

    或许是爱,又或许是恨,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被猫儿一爪子抓在手上拉回了思绪,手背上的血迹很快就被止住了,他抬手揉了揉猫儿背上的毛:“你还真的是够讨厌的,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抓我抓多了,你自己也会渡劫的。我的血也不是这么好流的。”他的笑容浅淡,把猫儿放在肩头就朝着外面而去。

    他需要猫儿做点事情,或许这件事情就可以知道星雨矿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就是不知道对皇有没有用处,若是有的话,恐怕真的算是一种奇珍吧。

    他转身朝着阴影处走去,雪白的猫儿藏在他的衣襟里,只露出一双银白的猫眼温柔的看着前面。

    落清秋下意识的摸过自己手腕间那条深紫色的手链一下子觉得心底安稳了几分。他也不知道这条手链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手上,只知道这条手链触摸的时候给他带来一种莫名的安心,深紫色的像是发丝一样的东西编织在一起。

    他看见的时候不是没有诧异,但是他最后选择了再度割下自己一缕发丝,然后编成一条一样的手链套在那条手链上,一蓝一紫很相称。

    不多时他就找到了星雨矿的矿区,远离了星雨学院的范围,虽然有些远但他还是凭借那股硬是飘不散的尘埃气息找到了矿区。

    然后他站在高处看见了整个星雨矿的样子,恨壮观但是不少的地方都有血染过的黑色血迹,看起来似乎死了很多人,造成很多不好的事。至少在落清秋看起来真的是这样……

    他微微沉默,然后迅速的跑了下去,他想要知道,到底羽族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甚至知不知道这些星雨矿的真实出产量。他在外界的时候特意去注意过星雨矿的产量并不是那么多甚至可以说流落在外面的数量很稀少,连染雪学院都没有多少储备,只能挽救重伤不治垂死之人的性命罢了。

    他就是想要知道这星雨学院,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对于羽族的党羽自然是能杀就杀了,但是他很奇怪,羽族的党羽他很乐意剪除,对于羽族的人他反倒不是那么愿意下手了。

    一种很奇怪的情绪慢慢蔓延在心头。

    雪白的猫儿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抬头看向落清秋,却只看见线条优美弧度完美的下巴带着冰冷的感觉,若不是之前感觉到他掌心的温暖,猫儿此刻大概应该是迷茫的,迷茫人族是如此的善变。

    落清秋不是没有感觉到猫儿的异样,他没有伸手抚摸猫儿,全因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事。虽然有些多余,但他还是想要替他们做到这件事情。

    但是他下去隐藏好身形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绝对算不上是陌生的名字。

    “你们听说了吗?至高一族有大人物要下来来这里,我们的动作都慢点,留几分力气给那个大人物看看就好,今儿放假不用那么拼老命了!”几个年老的人走过落清秋隐蔽身形的地方,他微微眯起眸子,知道这里的事情多半都是有水分的。

    他森然的笑了。

    悄无声息的化风跟在了他们身后,雪白的猫儿眨了眨眼吐出一口气帮助落清秋遮掩掉那一部分没能遮掩住的气息。

    他笑着摸摸它的脑袋,从容的走在了他们后面。

    不多时一个人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有几分熟悉的气息,而且他的身体居然在讨厌这种气息!

    他摩挲下巴,冷笑:大概是当年我讨厌的羽族人吧……只是不知道是哪个而已。

    若是他还有以前的记忆就一定会记起来,这个人是薄锦,当初坑害了四族君上的那个女人!若不是当初她主导了一切,或许当初的重曦根本不至于死去被落清秋救起!

    可以这么说吧,羽族两脉君上,彼此之间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她现在很是嚣张的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仔细点数那些星雨矿,或者说她认为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来走过场的根本不用担心这些事情的。

    知道这一点的星雨矿管理者根本就是松了一口气,现在就盼着这位姑奶奶赶紧的走人,他们好快点恢复生产,不然这一天损失的就有数千紫星币。

    白黄红紫黑五种星币,兑换率都是一比一百,这要是换成白星币都是一座山了!

    这损失在这些视财如命的吝啬鬼眼中可是一笔大财富呀,要不是这位真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君上,他们指不定多不待见。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泽宁才让根本没有事做的薄锦来的。若不是担心他们这一脉留人在羽族里可能埋下祸患,说什么泽宁都不愿意带上他们。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