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念想
    落清秋说的很绝情,但是他不想烁槿掺和进他的事情也是为了他好,他所要面对的一切都是皇那个层次的东西,烁槿只是一个君上,他还没有那个资格参与他们之间的是是非非,稍微一参与,那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落清秋宁愿烁槿恨他,也不愿意让他参与自己的事情。他真的太知道他的圈子到底是多么的步步艰险,若是稍有不慎可能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或许他可以活下来,但是一旦非皇者参与,必然是要成为他们之间第一个祭神的那个人。

    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怜悯和恻隐之心,就算是自己手下最受宠爱最疼如珠宝的那个人都是一样。对于他们这些看尽此间繁华的人来说,漫长的生命很孤寂需要有人或者舞来打发,那些所谓的宠爱也不过是用来打发时间的一种手段罢了。

    若是真的涉及到他们的利益,就算是亲子也照杀不误。

    他们是很冷酷,但是这也是他们生存下来的方式——是生存而不是生活。他们的日子并不是像寻常人想的那样舒坦为所欲为,在他们眼中这些所谓的舒坦不过是一种欲念罢了,披上人世赋予的新的意义,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但是这改变不了本质上的腐败罪恶。

    落清秋自己不是多么喜欢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对他来说有那么一个栖身之地,有那么一点粗茶淡饭,已经足以慰了平生无数风华绝代。就算是一族之皇又如何?在某些用心险恶的族人眼中,这些都是为皇者应该做的。因为家族培养了他。

    但是他们没想过,一个家族怎么可能培养的出纵横天下的皇,就算是带着万千宠爱的羽皇,她的亲人也是该放手就放手,绝对没有一丝犹豫去让雏鹰成长,她的家人深谙一块绝世的璞玉,若是没有最好的雕琢,还不如路边一块被人小心擦拭的石头。

    落清秋收起一切思绪,苍蓝的眸子渐渐变得温柔,他伸手轻轻抚摸烁槿的脸颊:“不要太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冥冥中自有天定,若是天意难违就算是你一心一意想要违逆,你也没办法呀。我会有办法的,烁槿要相信我对不对?我可是你最信任的落清秋呀,我一定不会骗你的,对不对?”

    落清秋虽然完全是一副哄孩子的样子,但是他的语气却完完全全是真的,他真的很想烁槿走出来,继续做他的烁槿君上,继续做他的落天剑灵,他是最好的唯一不可替代的。落清秋的笑容逐渐浅淡,双眸中的苍蓝一阵变化,然后化为了剔透的笑意。

    他松了手躺倒在床上,发出轻轻的呼吸声。

    烁槿低着头跪在床边看着落清秋,知晓他真的是回到之前那个状态了,再度醒来的时候,他们的大人又要不记得以前的一切了,不是说他们之间还在的快乐时光,而是他们彼此之间金戈铁马的征伐岁月。

    不过不记得也好,以后从这个旋涡中抽身的时候也能更果断更决绝一点,再也不会留恋这里的一切。到时候就只是他们的大人,不是别人的眼中的落皇,不是别人眼中的绝世皇者,他只是落清秋,他只是他们的大人,再也没有人能够打扰他们的生活。

    他抬头笑着看着沉睡的落清秋,默然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他需要做些准备,若是真的要去大人口中的那个世界,估计要准备很多的资源,不过听大人的口气,似乎那里的人战力不强,但是也要预备着有什么深山老林旮旯犄角里跳出一个不知名的人反杀。这年头这种事情不少了,基本上每到一个地儿都能听到这个消息,只是最后证实有真有假罢了。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深山老林里的确会有一些闲的发慌的人到处住着,他们也纯粹是闲的发慌修炼进入瓶颈,这种人多半都是老死在山上,他们根本没有突破延续寿元的机会!

    就算是那另一半有机会突破的,也基本是要在突破过程中死一半——他们根本没有炼心的过程,在突破那一刻的心劫中,灰飞烟灭。

    所有走到君上这个境界的人,敢以君上为号的人都知道,唯有红尘才最炼人心。三千红尘无数凡人修者沉浮,无数人心算计聚集,无人能知何时是尽头,也无人能知红尘炼心何时休止。唯有一点他们知晓,当天下杀尽,在无人喧嚣之时,就是此间红尘尽之时。

    但是怎么可能?只要还有生灵存在,就会有红尘万丈,三千喧嚣伴身而行。除非入魔,斩断此间一切生灵,再斩己身,如此才能灭了此间的红尘。

    烁槿看着站在外面的珑熙,一双赤红的眸子闪烁着淡然的光芒:“此间的一切都准备舍弃吧,我们大概不久以后就要去别的地方了,大人在回归此间之前,寄身于另一个空间的一对平凡夫妻膝下,我们要去保他们一世平安。”

    珑熙点头,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辞语和镜影给叫回来?我不知道该不该把他们给叫回来。”

    烁槿抬起手摩挲下巴:“不着急叫他们,让他们再玩段时间吧,我们还不缺战力……而且大人只说了让我们去准备而已,辞语和镜影他们应该是作为后手的准备。而且其他人还没有回来,我们要做好足够的准备。大人在这里,气机的牵引也足够他们过来了。”

    烁槿说的很模糊,但是已经足够了,他们这个层次,就算修为没有恢复,但是只要见过了这个层次的波澜壮阔,就会发现此间的一切真的很美,掌握在手中的感觉真的很棒。也让他们知道了很多事情,譬如有些禁忌的需要他们隐瞒世人的事情。

    珑熙转身就走,既然知道了大人要吩咐去做的事情,还是提前动手收拾东西的好,若是拖延不去完成,那一定会酿成大祸,这一点早就有人替他们验证过了,事实也证明了一位皇真心想要去完成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找出别的办法违逆的,一旦违逆也只有死。

    他默然闭上赤红的眸子,鲜红的泪水滑落脸颊,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什么人给掐住了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呜咽的哭音还在他喉咙间涌动。

    蛇近龙,烁槿这个层次就算是真龙也无法比拟,他的修为已经足以影响天象,他落泪的那一刹那,以整片星雨学院为范围,晴空碧天瞬间化为雷霆骤雨!呜咽声出现在他喉咙间的那一瞬间,无尽金色雷霆出现在云端,露出狰狞的爪牙。

    他真的是太痛苦了,痛苦到自己的情绪下意识的透露出来影响了天象。

    骤然的天象变化让诸多学院都是诧异的,唯有那些有过关于君上一鳞半爪记载的学院才是勉强记起这种天象的恐怖之处。

    不少认出来的学院都是面色铁青,甚至还有冲动的直接见了星雨学院的老师,直言要离去的事情。这里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太危险了,他们带来的人可以说是未来黯星大陆一大片地域的未来统治者,若是没有好好的保护好,未来是要出大乱子。

    但是这一次星雨学院的人一反温和的态度,直言不能离去,还劝慰那些惶惶不安的学院,这不过是一种突然出现的天象罢了,当世不见君上出世,怎么可能有君上出现在此引动这么强大的天象?

    那些学院的人倒是安静下来了,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听进去,他们还是在筹备离开的事情,反正只要循环赛结束了,这些失败的学院是可以选择离开的。反正没多少时间了,他们也就早点准备了。

    落清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站在一边给他布菜的烁槿一眼,只是笑的诡秘莫测:“啧,羽族的人也来了,估计他们也慌了吧。不过你以后要小心点,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多半会出点事情。不过就算你被抓了也不用担心,他们不会对你做什么事情的,他们只是要以你为要挟来要挟我就范而已。”

    烁槿沉默的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以后都不会这么情绪外露了。他也算是怕了,以前都不知道自己哭了会变成这个样子,后来才想起当时就算是打破了天,也有四皇撑着把天顶上。现在四皇没有一个修为恢复巅峰,就算是最接近当初的羽皇也始终是差了一步,她根本没有感受到当年那种隐隐约约抓得住黯星境的一点感觉。

    没有抓住感觉的皇,怎么可能达到最巅峰的战力?更何况要是她现在全力出手的话,多半都是要被第三次命劫盯上,认为尚有余力,直接降下天劫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她从怀了孩子开始,基本上都没怎么动用过修为,最多就是空闲的时候费点精神来镌刻空间大门而已。

    因为就算是羽族这么庞大鼎盛的状态,空间大门用了快千年了,也该差不多消耗殆尽了。只是她手下的那帮人都不许她动手,她也是很无奈的找了泽宁。若不是泽宁说与其闲着不如做点消耗时光的事情。

    当然这都是羽族的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是否是真的——毕竟在他们眼中,凤澈羽他们这种修为强悍的修者,根本就是神!根本就不可触摸!

    落清秋转眼幽幽的笑,端起桌上普通的白米粥轻馔一口,这是他特意让烁槿用那些普通的米做的粥,他想要再度回味一下,当年还在地球的一点一滴。他也知道两边的时间流速不一样,或许他找到那里的时候,才过了一两年而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落清秋就是感觉心底有一股执念,让他根本就没有回去的念头,稍稍有回去的想法,立刻就有一个念头拿出另一件事情搪塞。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念头,也知道这一点念头可能就是之前没有失去记忆的自己留下来的。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