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托付
    落清秋想要的很简单,他只是要宣泄罢了,他很感激空间之灵让他恢复了短暂的记忆可以见到她但是他也绝对不会饶恕这一刻他的心碎心殇。

    他微微侧身,眸光还是在那一缕紫色的发丝上,他的手中也有一缕被她斩下放在他手中的紫色发丝,被他紧紧的握在掌心,如珠如宝。

    “去吧,我感激你,但我也恨你。希望这轮回的磨砺之后,你能够抛掉以前的一切做回真实的你,做回那个最真实尊贵的空间之灵。就算被人掌握生命,也依然高贵无缺的空间之灵。”落清秋的声音冷淡,转身就走。

    他根本不在乎这个女孩儿在他的轮回里遭受什么,就像他从来都不在乎他关心之外的人到底会发生什么一样,他本就是最为高傲的皇,为皇者斩断生情死念,人间七苦不求斩断但求斩忘。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为皇者,但是从别的意义来说他是合格的,因为他根本不在乎除他惦念之人外的一切生灵,反手全灭也不是不可以的一件事,只要他肯承担莫大的因果。

    到了他这一步已经可以看见自己的因果,他也是知道若是要达到那个境界的一个前提就是斩断自己的因果,该斩的不该斩的全部都要斩断,唯有如此才能得到那个资格。

    但是落清秋知道他此生无望了。

    他有了挂念——他并不想斩断这种挂念,只有经历过才知道,真真销魂蚀骨入骨暗香。

    他念念不忘,而且他还有一个孩子,他现在才知道他还有血脉在世上。这让他怎么斩断?斩断意味着忘却,意味着他将失去所有爱的人。

    他知道自己无望,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他要以自己的力量自己的血脉,把自己的修为全部灌注到孩子的身体里,只要孩子能够在他的血里承受住这种力量,孩子就可以把他的力量分担给她,在她接受之前若是她忘却了一切,得到来自他的力量,她就可以直接成为一位黯星者,他的孩子也没有属于他的记忆,也可以凭借对他娘亲的孺慕顺利成为一位黯星者。

    难道没有什么不好吗?

    铭浅唯拦住了炎九霄,看见落清秋就这么离去,双眸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你难道真的想要以一己之力度化两位黯星者?!你明明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炎九霄瞬间被黯星者那三个字给镇住了,他也转身深深的看着落清秋,他总觉得他这一刻的背影像极了印象里的那个人。

    落清秋终于转身了,苍蓝的眸子含着笑,但是眸底那深深的沧桑,看起来真的让人心酸。

    他还是含笑,以笑容面对一切:“有什么大不了的吗?我也是一位皇,她也是一位皇,我和她的力量本就是对等的,缺的也只是对等的力量和斩断一切因果罢了,我把我的力量给了她,再替她斩断因果,这不就好了吗?”

    铭浅唯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几乎是逃一般避开他含笑的苍蓝眸子:“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坚决,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在知道此生证黯星无望把自己的修为送给别人。还是自己打了一辈子的对手。”

    落清秋抬手撩起自己耳边的一缕发丝:“自己打了一辈子的对手有什么不好?她总比外人好呀,而且想要把修为给她还需要中转呢,你真以为修为真的那么好给的?”

    耀金色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他:“你还真的是够强大,居然能算计到这一步,也是天意,居然让你们走到这一步了。那个孩子来的还真的是时候,希望你回去之后还能记住这一切吧。”只是不知道最后到底是谁成全谁。就算我们要帮她抵挡命劫,她也注定会因为诞生逆天的孩子而陷入沉睡,最后到底是你成全她还是她成全你,这根本就是个无解的事情。不过你们的孩子也会是最后的胜者……

    铭浅唯转身就走,根本没有再关注接下来的事情了,他能做的能说的都确定了,他现在不过是在等待那个时候的到来而已,完成他的姐妹的托付,看着那个注定逆天的孩子变得无人能敌,他也可以彻底解决天谴一族的血脉传承。

    落清秋弯唇,安静的看着铭浅唯:“你不必死的,只要你换血,是可以活下来。”

    铭浅唯淡然的声音传来:“此间除了你们的血,还有什么血能够承担起皇身?”

    他说的很对,此间除了同位为皇的血,哪里还有能够承担皇躯的存在?就算是天材地宝又如何?不能负担就是不能负担。

    一直夹在其中的炎九霄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是铭浅唯自己说清楚自己会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他能够知道些什么,铭浅唯和落清秋到底会告诉他什么。

    但是现在这种气氛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他有一种自己根本插不进去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之间根本就是天壤之别一样。

    落清秋还是转身走了,苍蓝的发丝划过华美的弧度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这么离开了,他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己的修为提升起来,然后迅速的找出可以顺利的把自己的修为度给他媳妇儿孩子的办法。

    炎九霄愣在那里许久,最后看了一眼还在度过轮回的空间之灵,一咬牙直接转身回去了,既然这两个人商量事情都不告诉他,他还不稀罕去知道呢,总有一天他会知道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

    炎九霄不知道的是,他知道一切理清楚一切的时候,就是他们一帮兄弟姐妹生离死别的时刻,最后的结局在预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他们也终将分离。

    落清秋盘膝坐着,突然叫出了烁槿,他看着一脸迷茫的烁槿,浅浅笑:“趁着现在我还记得一切的时候,我还是把事情给你说一遍,要是我又忘记了,只有靠你们了。”

    烁槿诧异的看着落清秋,知晓他多半是陷入了某种状态,知道了他们当年做的事情了,他也知道落清秋多半是真的要吩咐一些事情。

    他眯起眸子,像是看进了烁槿的识海一般:“我日后会给你们打开一条路,你们要顺着这条路一直走,走到一个叫做地球的空间,那个空间比黯星大陆小一些,就算你们转一圈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你们记住一定要问清楚是不是地球,若是不是,你们可以用我给你们的玉佩把我的力量召唤出来再度送你们穿越虚空。到华国去,找到我当初的气息,奉养那两位诞下我的男女,他们是我上一世的生身父母,他们养了我十八年,我不能回去奉养他们已经是不孝,你们一定要替我好好的奉养。等他们百年之后,你们想要哪里就去哪里吧。”

    烁槿一下子愣住了:“大人,您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怎么能奉养您的爹娘呢?我们没有那个资格。”

    落清秋摇头:“我只说一次,很快这个状态就要消失了。我不能回去会因为很多事情叠加,首先我作为一个皇,绝对被天道限制了行动,除非我成为黯星者,否则我绝对不可能离开得了黯星大陆。其次你们以为就你们去吗?多半还有其他三皇和别的人的手下要去,到时候可能要跟你们一起上路。就算我真的能走,其他三皇怎么办?一起去地球,那个空间多半是要崩溃的。”

    烁槿微微咬着下唇:“可是烁槿舍不得大人呀。”

    落清秋无奈的开口:“可是再不舍得也没办法呀,你们终究是要长大的,就算不长大,我有一天还是不能陪伴在你们身边的呀。”

    苍蓝的眸子散发着微微的无奈光芒,他也没办法呀,身边真的就只剩下烁槿一个人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就把烁槿找来呀,若是可以的话,谁不希望多找几个人来多记点东西?

    只可惜的是他真的不可能维持这个样子太长时间了,不然的话说什么都不会这么草率地就做出最后的嘱咐。若不是现在他想起来了,指不定自己会把这件事情拖到多久。就算两个空间的时间流速不一样,十八年了,也该知道他们一群人都失踪在了荒郊野外了吧。

    就算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过是回家了,但在他们的生身父母眼中,地球才是他们的家呀。他们在这里只能算是在异世罢了。

    不过万幸的是,他们这些人父母最大的年纪也不过四十多,完全有能力生另一个孩子。就算是身为老师的古晗都二十出头的年纪了,她的父母也还在上班,有编制完全养得活自己,根本不用担心。

    他让烁槿他们回去看看,也是为了帮他爸妈一把,万一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会身边一个奉养的人都没有。

    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引动多少星力才能帮他们开启一条空间通道,而且还是那种具有短暂稳定性的空间通道,这样他们才能顺利进入地球而不受伤害。

    他笑,伸手摸摸烁槿:“乖,以后我什么都记不起的日子,不要那么伤心了,我忘了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了。”

    烁槿抱在他的另一只手,大哭:“对不起大人,大人我对不起您!烁槿当初不该封印了您的记忆,烁槿真的做错了,大人您回来吧,您要杀了我,烁槿也高兴呀,只要您回来就好,烁槿一定什么都听您的!”

    落清秋笑的清浅:“能在睡之前听见这个,我真的很高兴,但是烁槿,很多事情都是天定的,就算我不因为你忘记这一切,也会因为其他事情忘记这一切。这就是命运,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这也是事实。你以后要好好的生活下去,绝对不要做出什么跟我同生共死的事情,那根本不用你插手,你也用不着插手。”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