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女孩儿
    你们当初好歹也是一方皇者,现在只不过是转世了而已,就变成现在近乎无赖的样子,这不是给我这个做老师的落面子吗?要知道当初知道你们是我学生的老东西可是还有不少都没死呢。

    云雪染在心底悲叹,但是他还是很给力的阻止了两个人的蠢蠢欲动,要是再让他们打下去,估计那种大道痕迹又会出现,要是又再度伤人的话,那就真的是会被那些学院给联名名誉打击了。

    云雪染是不在乎这些,但是染雪学院在乎这些。所以他就不能让他们继续打下去。

    云雪染蹙眉:“浅唯,你没地方住也不能这么折腾九霄啊,你们两个又不是不知道,实力相近是很难分出胜负的,要是一个不留神结局也是翻转的。你就跟着我去住,等到清秋的状态恢复正常了再回去。”

    铭浅唯微微拧起眉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嫌弃还是在眼底旋转不休。

    老头子自然是看见了他眼底的嫌弃,但是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也用嫌弃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根本没有搭理那些有受伤学员的学院。他觉得自己也是魔怔了,居然真的跑来这里调节他们的矛盾,还不如就让他们打呢,打完了引爆自己散布周围的大道痕迹直接把那些陷入冥想的人直接炸成灰烬,还省了一些事情呢。

    两个人还是互相嫌弃的看了一眼,然后炎九霄进了自己屋子去搂媳妇儿,铭浅唯满脸嫌弃的随着云雪染的步伐去了他的住处,他也没办法,虽然很是嫌弃云雪染的地方,但是现在自己的住处回不去,炎九霄又是个重色轻友的,他也只有老头子的地方可以去了。

    那些学院的人都是一愣,然后一脸通红的看着铭浅唯离去的背影,却根本没办法冲上去抓住他们评理,只因为本来就是他们在那里吸收别人的战斗得好处,人家有手段毁了那些感悟是他们的手段,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道理上前要个说法。甚至有想多的人想到了另一个方面,要是他们真的没有手下留情,直接引爆了这些天才体内的大道痕迹,是不是这些天才立刻就会死?

    单单就是想到这一点,所有人都不敢上门去要个说法了。

    而其他根本没有进入冥想的学员和老师则是一阵冷汗都流出来了,这真的是一个玩命的事情呀,谁能想到战斗演化出来的大道痕迹都变成自己的了,还有办法引爆,这不是一种骇人听闻的手段吗?

    他们瞬间就没了找这两位大佬报仇的心思了,就是因为这两位大佬实在是太强势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多半都是没有出全力,要是真的出全力,估计他们这些人都是要被杀的,这又不是自己的亲人,就算是真的为了这些天才而死,那也不会被这些天才记住,最多就是一眼扫过来,然后再也没有任何记忆。

    而且人死不能复生,为什么要为了别人而献出自己的一切?那不是吃多了吗?人的劣根性本就如此,何必为了根本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付出一生呢?难道是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好了吗?值得献出自己的一切去死。

    铭浅唯走在后面相当的随意,但是每一步下去都有一种如钟鸣的节奏隐隐约约响起,若不是云雪染真的也算是一个君上,而且铭浅唯根本没有至他于死地的想法,这时候云雪染多半都是出事了。

    饶是如此他还是蹙眉了,铭浅唯的气息真的是太强大了,如渊如狱的气息一直缭绕在身后,若不是知道后面是铭浅唯,云雪染这个时候早就发毛了。

    这也算是真的切实的让他知道了一位皇的威严到底是多么强大,就算是转世了没有了强大的修为作为依靠也是这么强大。

    兴许是看出了云雪染无法自制的战栗,铭浅唯直接把气势给收起来了:“你还是不要想得太多了,此世的确有天赋不弱于我们的人,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到达碎星境这一层次了,不只是他们修炼的天地不如上古,更是因为他们身在那些古老世家,是会知道此间曾经有我们纵横过,他们是看着我们的神话长大的,他们从知道我们名字的那一刻就已经种下了心魔,他们已经没有可能超过我了。”

    云雪染一愣,然后若有所思的点头:“的确,当初天道抹杀你们的一切存在,当世唯有羽族还有一息音讯,但是他们也肩负着镇压疆域的职责,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世人眼前。而其他三族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这不得不说天道的手段真的是好。那些留存了你们信息的家族,多半都是当初有君上存在的世家大族,若非如此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记住你们的一切,一定会被天道灭了一切的痕迹。”

    铭浅唯冷笑:“天道?天道算什么,我敢说这里绝对不是我们的起点和终点!若是真的算起来的话,这里最多就算是个试炼之地罢了,只要我们过了这片试炼之地,多半都是能够知道一切的真相。”

    老头子僵住了背影,他根本没想到铭浅唯居然会这么说,连落清秋和铭浅唯都这么说,是不是真的如他所想的一般,这里根本就不是一个众生安乐的世界,只是一个试炼之地?一个为了落清秋他们而诞生的试炼之地?而黯星境是否就是他们最后要达到的境界,唯有到了那个境界才可以离开这里?

    云雪染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想到底对不对,但是他知道两位皇都这么说,一定是有他们自己的猜想,而且这猜想多半还真的是事实,毕竟四皇才是此间最接近真相的修者。

    他们说的自然也是最接近于真相,而且他们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说谎来欺骗别人?那不仅仅是一种说谎还是一种蒙蔽自身,这只会在自己的路上留下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罢了。

    铭浅唯的眸光越发的深邃:“其实我能够知道的也不算很多,我的识海里有一个封印,也是因为那个封印的力量比我预计的黯星境来的更加强大,我才敢确定我们现在身处的这片大陆只是一个试炼之地罢了。若是有朝一日我能够破了封印,必然是会得到一切别的东西。”

    我也相信其他人的识海里一定也有一样的封印,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凭那么年轻的年纪就成为了一位皇?

    铭浅唯的话直接让云雪染的眼神变了,甚至语气也有了一丝急促:“那是不是识海里有你说的那种印记的都可以确定是送到这里来接受试炼的人?要是真的都是这样的话,那这片大陆多半都是人为炼制出来的!”

    耀金色的眸子剧烈的波动起来,铭浅唯的气息压抑不住的冲了出来,然后他的气息弥漫之处,出现了一个娇小的十七八岁女孩儿。

    女孩儿一身黑色的连衣短裙,露出雪白的肩膀和线条流畅的锁骨,身材虽然娇小,但却很火辣,胸前露出一条雪白的沟壑,短裙甚至都只是到大腿根的样子,在黯星大陆看来根本就是伤风败俗!

    女孩儿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甚至朝着铭浅唯走的时候还可以的露出一些白皙的皮肤。

    她赤着足,但是没有沾染上一丝一毫的尘土,若是仔细看去会惊觉漫天尘埃都无法靠近她。

    铭浅唯挡在云雪染身前,阻挡他看向那个女孩儿的目光,低声道:“不要看,不要感觉,闭眼立刻回去!”

    由不得他不这个样子,眼前这个女孩儿的到来居然让他努力了许久想要破开的封印传来了微微的颤抖,但是绝对不是战栗和害怕,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云雪染赶紧的走了。

    云雪染的气机自然是比不上铭浅唯的,自然是听从他的话立刻闭眼朝着记忆里的路线飞去,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

    期间他和她就这么对峙,他没有任何情绪直接开口:“你是谁?”

    女孩儿媚笑,举手投足都是风流多情:“我是谁?你说我是谁,你不是都猜到了吗?”

    铭浅唯的心凉了半截:“果然,此间真的是一个人为炼制出来的试炼之地,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是强大,居然能够创造出这么一个可怕的大地。不过你出现在这里,要跟我说的不止是这些罢?”

    女孩儿笑的极尽温柔妩媚,她挑开自己脸颊边的发丝,靠近了铭浅唯,身上的香味也是越发的极尽诱惑:“你真聪明,不愧是这片天地最强的四人之一。关于你想要知道的事情等一下再告诉你,你应该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找上你而不是其他人吧,毕竟跟你一个层次的有一个,比你还要强的还有两个。比你抢的那个女子可以排除,她的心实在是太坚定了,而且正如你所想的那样,她也有封印,甚至不止一个。而且我确定我一旦诱惑了她,她身后的那个人必然会立刻出现在这里,将我轰杀成渣。”

    耀金色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的眼底泛滥起笑意:“那清秋呢?清秋现在无欲无念是一个很好的诱惑对象,为什么不选他呢。”一个问句,但是他偏偏以陈述的语气说了出来。

    女孩儿更加靠近,近到他足以看清楚女孩儿胸前更深的沟壑,雪白的起伏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她娇笑,舔了舔唇角,很是妩媚的抬头看着铭浅唯:“你都说了他无欲无念,他是有爱的人,但是他的爱也被封印了,一个对爱朦朦胧胧神识却无与伦比的强大的人怎么可能是那么好诱惑的?而且我没有感觉错的话,此间多半是有一个跟他血脉同源的人存在,而且一旦他出现什么问题,就算是拼着天谴降临也一定会来解救他,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去动?”

    铭浅唯深深的看着女孩儿:“九霄是因为卓月在身边吧?但是卓月对你应该是没有威胁的吧。毕竟真的比实力就算是成千上万个卓月也比不上你,你要对卓月取而代之不是很简单吗?”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