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架
    诸天都不希望他们的大人活下去,那他们就以自己的力量改变诸天对他们的大人下的死咒,而且他们相信他们一定能够从诸天的手中夺回自己的信仰,只因为他们的信仰给了他们足够的力量来完成。

    姑娘盯着兔子,温柔的双眸深处是一片惊涛波澜,有那浅紫色双眸的绝世男子独立万顷波涛之上蹙眉轻语:“爹爹和娘亲终还是见面了,不过幸好他们两边的猪队友都很给力,要不然现在两个人就明了对方的身份估计会出现大波澜。我好不容易抓在手中的姻缘线也会彻底的分崩离析。”

    男子微微垂眸,他是两人之子,拥有两人的神之血脉,也知晓两人身体里有无上的阵封印着他们的真正本源,两人自己被封印了自己不知道,但是他却因为是两人诞生出来的新生命而获悉了一切。

    只是天道一直都在压制着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是以他能够见到两人的时间根本不多。

    不过这不妨碍他知道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到底是什么人,不过他也很确信若是自己现在不抓紧这姻缘线,就算是日后他们都恢复了记忆也是没辙的。因为已经彻底断了的姻缘,怎么可能还有回转的余地?

    所以他要替他的爹娘守好他们的姻缘,他根本就不想他的爹娘天各一方。

    但是他仅仅是说完了这句话就消失了,现在的他还不能出现在此间多长时间,他必须要回到自己的身体去好好孕养自己的躯壳,有时候就是棋差一步满盘皆输,他不能让自己失去娘亲之后自己也不能出世,若是真的不能出世,他当初还不如自己去死算了,这样还能保住娘亲一条命。

    “娘亲,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一定会守好你和爹爹的姻缘,你们一定会好好的一只都在一起,只要我平安诞生,就算是强大如外公也不可能阻止你们的相伴!”他的话很是坚决,他感觉到过泽宁的心思,自然是知道他那位外公是绝对不会允许他爹的存在,要不是他爹也是神子,多半他外公都要下杀手。而他也必然是不受他外公待见的,估计都是随意扔在一个地方永远都不会准许他见到他娘亲了。

    他也是很无奈的,但是他又不能去恨自己的外公,那可是自己的外公自己的血亲呀,而且要不是外公把娘亲放到黯星大陆上来历练,他根本就不可能出生,就算是出生,又怎么可能是他?

    而且他看过自己娘亲被封印的记忆,知道他的外公只是不擅于与人沟通,再加上是个女儿奴,所以越发的不待见别人了。这种极端疼爱自己女儿的外公,他怎么可能恨得起来?

    相反他和他爹爹多半还是要感谢他外公的,要不是外公把娘亲送到这里来了,爹爹根本不会遇见娘亲,也就不会有他。他知道外公在的那个世界是多么的宏大,他很怀疑若是娘亲是在那个环境长大的,是不是跟现在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样子?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是多的,要是真的能见到外公的话,他一定会很感谢外公的。不过估计他外公应该是要气爆了吧。

    他笑着摇摇头,彻底的消失不见。

    而他的娘亲凤澈羽,还在抱着那只兔子不停地抚摸,一副很是喜欢这只兔子的样子。他不是没有看见,只是觉得这只是一只兔子而已,犯不着做什么事情,也就放过了。

    已经远去的落清秋微微有些沉默,苍蓝的眸子闪烁着若有所思的光芒,他真的不知道原来这里还有这样让他有熟悉的感的人,但是看她的样子,根本不是他认识的人。

    这也是让落清秋很无奈的一件事,明明自己对她根本没有记忆,为什么会有熟悉感?难道真的是他的第六感出问题了?还是世人经常出现的那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不得而知,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现在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他没有上台出战,但是刚刚见完那个女子,他却是觉得自己像是许久没有睡眠而且还在一个庞然大物身边待了许久一般,那种精神压迫真的无法让人忍受。

    苍蓝的发丝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随着他的步伐轻轻的漂浮,苍蓝的眸子像是倒映着天空还有一般。

    若是此时有人在远处观看,兴许可以看见银白的光点和碧蓝的光点纠缠在一起飞扬在他的身边,这是天生的吸引,天生的血脉赋予,无人可以创造这种绝无仅有的奇迹,唯有神才能以己之身创造这种奇迹。

    落清秋不知道他这种奇迹根本就不是认为可以创造的,不过就算是知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早从上辈子血脉更迭开始,他就一直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落家的血脉,最后他放弃了,但是也知道自己不是落家的血脉,不过那也没什么,到底是养育过自己,照拂一二还是可以的。

    他是沉睡了,但是铭浅唯却不敢回来了,他实在是怕了现在的落清秋,根本就不敢回来,回来就怕做错了什么让他生气,然后发飙。

    要是他知道现在落清秋已经沉睡了,估计也不会就一直在炎九霄那边蹭地方住了。

    他们的房间里,炎九霄沉了脸:“铭浅唯别以为你是我兄弟就可以在我这里睡了,你赶紧的给我回去,老落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又不会吃了你用的着这么害怕吗?”

    铭浅唯撇撇嘴,很是干脆直接的拒绝了他的话:“我才不会去,我摆明了告诉你,在他彻底恢复正常之前我是不会回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多么变态,要是真的一个弄不好,搞不好你们明天就见不到我了!”

    炎九霄怒:“哪里有你说这么夸张?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回去打定主意要蹭地方了吧?信不信小爷我马上解开封印跟你打上一场,别以为小爷我真的怕了你了。小爷我只是不想跟你闹僵了都不好看而已!”

    耀金色一闪而过,高傲的男子就这么坚定不移的坐在了外室的椅子上,一动也不肯动,就这么表示了自己坚决不会离去的意思。

    炎九霄几乎快要被气疯了,这家伙平时跟他吵呀闹呀的没什么,但是现在这种关头还这个样子,这不是诚心找揍吗?他咬紧后槽牙,直接如猛虎一般扑过来:“老子跟你去外面打!老子倒是要看看你这个混蛋到底经不经揍!”

    两个人就这么跑到外面去开始火拼了,不过他们打架的方式也无愧于他们曾经的赫赫威名,硬是把一场火拼打的充满了启迪。

    无数人都走了出来看他们两个打架,这一次她们都是拿出一部分本事来打架的,谁让他们都动了火气。

    无数看到的人都发现,他们能够借鉴的地方真的是太多了,多到他们近乎眼花缭乱的地步,但是很快云雪染就来了,由不得他不来呀,本来在自己的房间待得好好的,结果突然感觉到了铭浅唯和炎九霄打起来的气息,他本来以为落清秋回过来制止他们,但是等了许久他都没有出现。

    云雪染只能一脸呆懵的出现了。

    不过看见周围那么多人之后,他直接咬牙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停下!”

    炎九霄和铭浅唯的身躯都是微微一颤,然后都蹙眉收起了自己手上正在酝酿的一招星技。

    由不得他们不收起来,虽然他么都不想给云雪染面子,但是周围的人真的是太多了,甚至还有人已经盘膝坐下来等待观看他们一战带来的感悟了,他们到底不是圣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让人看见自己能够带来的感悟呢?

    所以他们收起那招星技之后很是干脆的冷哼,直接打破了弥漫在周围的诸多波动,也把很多已经陷入感悟的人全部都从那个状态直接震了出来。

    不少感悟颇深之人全部都是嘴角淌下鲜红的血痕,眼底也有痛苦在闪烁,看得出来突如其来的变故真的是带给他们很大的伤害。

    而不少跟着云雪染来的学院老师看见自己学院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惊慌失措的冲了上去很小心的询问怎么。也由不得他们不关心,能够在炎九霄两个的战斗中得到这么深的感悟的人,基本上都是天才那个级数的存在,现在被这么伤了,岂不就是伤了他们的命根子?

    他们身上都是带了各种保命丹药,此时都不要钱一样直接塞进了那些天才的嘴里,然后都抬头等着铭浅唯和炎九霄,却又不敢说出来,明显是怕了他们两个人一样。

    这两位怎么可能理会这些人呢?他们昔日之光彩根本就不是这些人可以想象的,就算是此时此刻斩杀他们于此也算不上是多么困难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他们占理,因为这是他们弄出来的东西,就算是收回去也没有人能够说上半句话。

    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怕任何人,这些人就算是出现了,那也只是给他们提供一个练手的磨刀石罢了。

    云雪染也是知道他们的脾气,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搭理那些对他们两个怒目而视的人,而且跟他们待久了又染上了他们的本性,认为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东西,就算是想要毁了都是自己的决定。

    他微微蹙眉:“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在这里打架?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么是禁止打斗厮杀的吗?就算你们自己不会受伤,伤到别的地方也是不好的!”

    炎九霄率先咬牙切齿的开口:“这个混蛋硬是要住在我那里,明明他自己的地方那么大,还要抢我的地方,这是一个兄弟应该做的吗?”

    他还没说完,铭浅唯就直接冷笑着开口反驳:“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要不是老落这些天情绪不对,我用得着来你这里睡吗?大家都是兄弟,用得着这么赶人吗?”

    云雪染的嘴角一抽,看着他们两个近乎骂架一样的动作,根本想不起来他们当初震慑诸天的样子。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