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修炼的机会
    两个人听见落清秋的话,心情莫名的平静下来了,他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个要命的关头惹着了落清秋,就算是十条命也不够他杀的。

    不得不说两人现在的想法说出来很怂,因为落清秋的修为真的说起来,其实也只有王星境一层而已,就算是在三人中也是垫底的。

    但是他们很清楚,要是真的逼着落清秋走到无法预料的地步,一切的一切都将颠覆,所谓的修为和肉身根本什么都算不上,落清秋就算是毁了一切,只要他还有一念尚存,足以斩灭这片大陆,这就是他的最强实力!

    方法也是很简单的,放弃自己的肉身燃烧自己全部的修为,化为无穷无尽的精神力,识海浮现于世展示最后的一击,虽然只有一击之力,但是只要动手必然是会造成石破天惊的震撼,最差都是可以拉着他们一起玉石俱焚。

    而现在落清秋大概是放弃这种想法了,他们两个的心瞬间就放下来了,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不听他的话?而且这也算是他们小小的洁癖吧,毕竟刚刚还在地上摸爬滚打的,灰尘和泥土是拍干净了,但是心底的那道坎还是过不去。

    两个人灰溜溜的往回走,一身的气势直接逼身后拦着的人让开道路。

    落清秋轻轻松松把小兔子抱在怀里,虽然很小很小的一只,但是到底才开始养,过段时间总会长大的。

    他眯起眸子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院子,深邃的苍蓝双眸闪烁着冰凉残忍的光,就像是远古的魔神在逐渐苏醒在准备随时睥睨天下。

    快走到院子的时候兔子突然浑身一颤,然后跳下了落清秋的掌心跑一处茂密的草丛。落清秋微微挑眉,收起自己那冰冷的眸光,朝着兔子消失的方向而去,这只兔子本就是他特意寻来养大的,现在出现这样的变化,想必都是有机缘出现,若是不好好把握的话,那还真的是要天打雷劈了。

    兔子跑得很快,但是落清秋的动作也不慢,甚至还追上了全速奔跑的兔子。

    雪白的一团似乎天生就会趋吉避凶,硬是带着落清秋绕过了几处十分隐蔽的杀阵,朝着一座看起来很是平凡的宫殿而去,但是落清秋知道那座宫殿绝对不会平凡,它给他的感觉如芒刺在背。

    若不是落清秋记住了兔子的步伐,多半都会被拦着。

    他微微沉默,然后跟着兔子进了那座宫殿,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柔软的浅蓝色衣裙很是宽松,袖子也是宽大的广袖,长裙一看就知道已经委地,微微向前一步似乎看得到侧面的一些样子。落清秋有些讶异,因为他看见这个女子已经有了明显的身孕。

    他根本没有想起凤澈羽怀孕这回事儿,他只以为自己进了别的地方见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是乖巧的姑娘罢了。

    姑娘似乎是睡着了,长发已经垂到小腿位置,现在这么坐着发尖已经垂地,有更多如云发丝披散在广袖宽裙之间,隐隐约约露出一点漆黑,像是最深邃的黑色玉块一般。

    侧颜看上去有些许的熟悉,但是具体熟悉在哪里根本就记不起来,甚至还因为这么一思考识海就产生了巨大的波动,还带起了阵阵的痛感。

    他蹙眉收起所有的念头,安静的看着脚下雪白的一团从进来开始就不断的颤抖。

    兔子血色的眼看了看落清秋,似乎是确定某些事情,直接蹿到了那个姑娘的脚边,小爪子还抓住她的裙摆一扯一扯的,似乎想要唤醒姑娘一般。

    落清秋心神一慌:“喂喂喂,别去打扰人家姑娘睡觉呀!”他说着还扑了过去想要抓住那只扯人裙角的兔子。

    但是他尴尬的刚刚扑过去,就因为气机牵引抬起了头,恰好对上一双在识海留下深深印记的眸子,很深邃很纯良的深紫色眸子,温柔的颜色让他微微一愣,忍不住抬起手握住了她的手。

    第一个反应就是很柔软,柔若无骨的触觉。

    落清秋慢慢的把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恰好的感觉让他心底有一种被填满的喜悦。

    但是他喜悦不代表姑娘就会很喜悦,事实上姑娘刚被兔子拉扯醒来,结果醒来看到的却不是兔子,而是一个看起来年纪比她稍长的男子,而且还直接把她的手握进自己的掌心,虽然那种被包覆的感觉真的很让人心安,但是说到底这都是一个男子呀!

    姑娘瞬间就愣在那里了,落清秋微微蹙眉,眼角眉梢的微微忧愁让人忍不住沉沦,早在抱着兔子回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撤去了自己全部的伪装,一头苍蓝的发丝被同色发带束缚在头顶,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这发丝还是变长,此时垂落下来硬是带起一阵温柔的感觉。

    但是姑娘不觉得温柔,她都快哭了:“你到底是谁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站起来,白皙修长的手把兔子托起,有些不知所措的递到她面前:“对,对不起,其实是我家的兔子带我到这里来的,我以为它找到了什么喜欢吃的东西,没想到居然冲撞到你了。”

    兔子的血色双眼可怜兮兮的盯着她,像是在说对不起一样。

    姑娘还是心软了,伸手接过兔子,放在手心温柔的抚摸。

    然后落清秋就看见姑娘明显的身怀动了一下,腹中孩子似乎是在恼怒自己的母亲没有抚摸自己去抚摸一只兔子,就这么连续的踹了几脚,虽然不疼,但是还是让两人一兔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肚子上。

    落清秋半跪在地,神色莫名:“不知道姑娘有孕几月了?”

    姑娘一愣,然后敛去眼底的潋滟神色:“七月了,孩子已经成型了。大概是看见我没有关心他,才拼命的要踹我吧。”

    落清秋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跟印象里的月份对不上,要不然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笑,眼角眉梢的忧愁舒缓而去:“是吗,那姑娘你可要好好的保重身体了,这生孩子可是女子的一个劫难呢。”他根本没有掺和任何意思在话语了,却让姑娘眼底泛出漂亮闪烁的光芒。

    她低着头抚摸肚子:“是呀,生孩子是女子的劫难,很多女子终生无后,却不知这是她们的错。为了心爱之人孕育孩子,感觉孩子在肚子里不过数十日就有了神识波动,不过几月就有了胎动,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呢。”

    奇妙到让人心醉的感觉,她也切实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落清秋没有伸手去抚摸,他不是这个姑娘的谁,自然是没有资格抚摸的,但是单单就是这么看着,他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在涌动,像极了那个曾经在识海中出现过的孩子。

    虽然他到至今都不敢确定那个孩子的存在,但是那个孩子动用了属于他们的血脉之力把他的星力调走对抗莫名的劫难,这让他心底的不信任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然后他像是看见了一模一样的自己一样,是那个孩子长大以后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他,眼角眉梢几乎都是他的样子,要不是他的眼眸和发色跟他截然不同,或许他都要认为那是他想要一个孩子实在是太魔怔了导致的。

    他也曾经拥有过一个孩子,尽管只是在识海中昙花一现罢了。

    姑娘突然抬头看向了远方,然后蹙眉焦急的看着落清秋:“喂,你快点走吧,他们要回来了,要是他们看见你的话,多半都不会放过你的!”

    落清秋微微一愣,然后点头:“那我先走了,兔子就在你这里放一段时间吧,我要走的时候再来找你要。”

    姑娘点头,看着落清秋照原路返回。

    “大人,您醒了呀,有没有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呢?”谛梦怀里抱着五颜六色的神药,看着姑娘已经坐起来了,笑的很欢快。

    姑娘抬头笑容满面:“哎呀,你知道我的身体呀,寻常的那些小病小患什么的怎么可能近得了我身?而且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可是盯着我的身体呢,我怎么可能出现意外呢?”

    谛梦微微点头,然后看着姑娘手里的兔子,挑眉:“大人,您从哪里弄了只兔子进来?这兔子身上有没有什么病害?要不要谛梦带去洗刷一下?”

    姑娘摇头,低头抱着兔子:“不用了,我刚刚看见它跑了进来就直接抱住了,而且它身上很干净的,不信的话你看看!”这句话倒是不假,落清秋身上的洁癖简直到了严重的地步,要是他养的这只兔子身上不干净的话,早就被他给做成兔肉了。

    谛梦上前一步仔细的看过兔子之后,伸手在怀里一拨弄,拿出一束草递给姑娘:“大人,这种草中正平和可以用来喂兔子,如果这只兔子有修行天赋,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开始修炼。”

    姑娘接过谛梦递过来的草,眼神一下子就亮了:“真的吗?我还以为只有流离他们那些有上古血统的种族可以修炼呢,没想到小兔子居然也可以修炼。不知道小兔子化成人形会怎么样!”

    谛梦浅笑不语,她才不会告诉姑娘,流离他们身为上古血脉自然可以修炼和化形,但是这只兔子就算是能够修炼也不可能化形,这就是血统的差距。除非这只兔子是生在上古,而且已经到了君上那个层次,否则根本没有化形的希望!

    但是现在天地大变,不要说修炼到君上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说上古那个时代的星力到底是多么充裕了,至少也是现在的几倍向上数,

    她给的这株草也只是给这只兔子一个修炼的机会而已,看姑娘现在这么喜欢这只兔子,就是不知道这只兔子能不能把握机会吸收一点她身上逸散出来的力量了,要是能把握住那就是这只兔子的机会了。

    谛梦起身走向姑娘的房间,她还要好好的把这些神药布置在姑娘的房间里,若是有可能的话,还是能给姑娘一些活下去的机会。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